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零一章不給面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零一章不給面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遲不遲,這不,還沒開飯呢,你是第一個客人口於哥,你倒是路得快埃」葉凡開玩笑道。

「嘿嘿,有吃的哪能不快。特別是你老弟請客,我是想宰一頓不容易。老弟你現在去同嶺了,高蒼海相當的遠,不容易啊1於建臣笑眯眯的說道口看來,老於同志因為陞官了這心情不錯。

第二個到的是省紀委常務副書記賀海緯。

不久,李洪陽也到了。

第四個到的是賈飛雄市長,此人長相精幹,並不胖。一身厚重的西服,領帶打得很整齊。

賈飛雄剛到不久謝國忠書記也匆匆到了。

大家落座了下來。

一看,倒都是熟悉人。互相之問喝著茶吃著茶點倒也聊了起來。只不過,葉凡鷹眼發現。

賈飛雄見到鄭輕旺時卻是微微一愣,不過,掩飾得很好,轉爾就像沒發現此人似的。自然是在故意裝傻了。

不過,能見到這麼多的大人物,鄭輕旺臉上的震驚再也難以掩飾了。

「想不到賀書記也到咱們墨香了,是不是走親戚,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不打聲招呼,賈某也好過來坐坐。」賈飛雄笑道,對於賀海緯這位鐵面書記,省里這些官員還是有些怵他的。自然,對老賀要熱情一些。

「呵呵,我不是墨香人,這墨香市我根本就沒有親戚可走。不過賀某是專程過來蹭飯的。」賀海緯的話可是令得賈飛雄有些莫名,而且,隱隱有點訝驚。想不到葉凡在墨香市請客,賀海緯居然親自來捧常

這時門吱嘎一聲響。

「來遲了來遲了,這大過年的路上也堵車,真是煩埃」省監察廳常務副廳長賈一宵這貨一邊說著一邊進來了。

「哦!很熱情嘛,全都認識。」掃了一眼裡頭的人,粟一宵笑道,熱情的跟大家打起了招呼。

「鐵海怎麼還沒到?」葉凡問道。

「他估計到不了啦最近去外省執行任務了。」於建臣講道。

「唉,干公安工作就這樣。這大過年的還不讓人消停。有啥辦法,苦了我一人平安千萬家嘛。」粟一宵嘆息著說道。

「哥,準備上菜了沒有?」這時,葉子奇過來問道。

「再等一分兒,還有客人沒到。」葉凡說道。

「哦,還有什麼客人?」謝國忠笑問道心裡覺得有些奇怪,這個沒到的客人估計份量相當的重。不然,如果是不怎麼重要的客人這邊早上菜了。

「謝書記估計認識,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恕葉某先賣個關子。」葉凡呵呵笑道。

不過,聽葉凡一講,其它同志全都來了興趣。某些同志時不時還會看一下包廂的門。

「葉書記,你身邊這位不會是就是你的那位吧?」於建臣乾笑了一聲問道,其實,這貨早曉得喬圓圓,根本就是在故意搗亂。

「呵呵准老婆。忘了給大家介紹一下。」講到這裡葉凡看了看喬圓圓,一臉莊重的講道「我准老婆喬圓圓。」

「各位領導好,我是喬圓圓,在燕京音樂學院教書。」喬圓圓落落大方的說道。

「還是葉書記厲害啊,把人家京城的美女都給勾到手了。還大學教授埃」賀海韓也開了句玩笑。

「我葉凡什麼人?」葉老大得瑟著講了一句,喬圓圓哼道「美的你?」

「不好意思,來遲了葉哥。」這時,門開了費向飛一臉愧意的講道。不過,那一聲葉哥可是令圓桌上的好多同志心裡都有些想法了。

「嗯1費向飛看到喬圓圓后明顯的愕了一下,轉爾笑道「喬大小姐也在啊失禮了。」

「是費少埃」喬圓圓笑了笑打了聲招呼。

「別這樣講,你這可是折煞小弟我了。嫂子我先干一杯算是遲到的賠罪。」費向飛一邊坐下一邊笑著一看桌上,居然還沒上酒不由得問道「葉哥,請客怎麼能沒有酒?」

「呵呵,子奇,叫酒菜上來。」葉凡笑道。

「費少,你跟喬姑娘認識?」賈飛雄肯定是想探底子。

「當然認識了,都是京城人嘛。不過,喬姑娘成了我葉哥的夫人時我才認識的。

」費向飛好像有極力吹棒葉老大的意思了。

酒菜上來了,大家開始推杯喝了起來。

「鄭場長,來,你好好的敬謝書記賈市長李市長三杯,你三他們一。」葉凡見火候差不多了,開始拋出話題示意一直不敢吭聲的鄭輕旺出動了。

「三杯不必了,你一杯我們意思一下就是了。」謝國忠說道,鄭輕旺敬他的一杯謝國忠喝了一半。

第二杯鄭輕旺站起來雙手捧著講道:「市長,輕旺敬您一杯。」

「我這一杯酒就免了,最近牙有點痛。」看來,賈飛雄擺明了不賣賬了。

鄭輕旺一下子僵持在哪裡,雙手棒著酒杯懸在空中退也不是進也不是口臉也漲得通紅了,不曉得該怎麼處理。

「呵呵,鄭場長,這一杯我陪你敬賈市長。」葉凡拿過杯子跟鄭輕旺手中的酒杯輕輕的碰了碰,舉著,一臉笑容看著賈飛雄。

這種架勢,在桌上的當然全懂了。這事,擺明了葉老大要為鄭輕旺出頭了,倒賈飛雄能頂住還是葉老大的勢氣足。

「葉書記,我講過,有些牙痛,等熬過這陣子我再好好跟葉書記碰上幾杯。」賈飛雄沉默了一會兒講道,這貨,還在堅持著不給鄭輕旺面子。

「呵呵,牙痛不是病,但痛起來要命。不過嘛,這紅酒聽說喝進去後有麻醉作用,倒是能減輕一些牙痛的。」這時,費向飛笑著,給賈飛雄倒上酒後說道「滿上滿上,賈市長,我陪你們三個喝一杯。」

費向飛當然在和稀泥,他一講完,自個兒先咕嚕著干進去了。拿著個空杯子看了看另外三人一眼。重點,當然是盯著賈飛雄了。

「中1葉凡也乾脆,干進去了,鄭輕旺當然緊跟著喝了進去。

「唉……,這……算啦,也許紅酒還真能治牙痛了,那就試試吧。」賈飛雄有些尷尬,自嘲了一句后也幹了進去。

這個,費大少的面子不能不給,太過於得罪葉凡也不是賈飛雄願意看到的事。

畢竟,在南福省關於葉凡的傳聞是相當響亮的。像賈飛雄這種層次的幹部當然會關注著這種風雲人物的。

「呵呵,賈市長,這一杯酒可是值三千萬。」這時,葉凡淡淡的笑道。

「說笑了吧葉哥,一杯酒值三千萬。有這種好事我費向飛都想攤上幾杯了。」費向飛呵呵笑道。

「是啊葉書記,我也不明白。這酒怎麼這麼貴了?」謝國忠也淡淡一笑問道。

「唉……」葉凡嘆了口氣,看了大家一眼,講道「這事講來話長,我剛出來工作時在林泉區的天水壩子。

當然,那個時候並不叫林泉區而叫林泉鎮。在天水壩子我認了一個乾娘,叫葉金蓮。

乾娘是大隊的出納,而她的女兒葉若夢是為了保護國家財產被人殺害的。

而且,當時也是為了救我。而我的乾爹叫葉水根口不過,我從沒見過他。

因為他被人殺了。而且是為了保護景陽林場的國家珍貴樹木而被以馬占魁為首的一夥偷盜國家名貴樹木提煉藥物賣到國外的事而被殺的。」

「對了,我也記起來了。當初這個案子我也參加過,涉及到市裡某位副市長以及市農業局的一些領導。而當初鄭場長為了破案子可也hu了不少的力氣。」這時,賀海緯講道。

「為了洗刷我乾爹葉水根的冤屈,鄭場長出了很大力氣。所以,我葉凡很感激他這個朋友。

這次回來,剛好遇上財政部風部長一行人到古川考察。我想,能為家鄉人民做些小事也應該去爭取一下。

昨天剛聽古川的楊晨書記講過了。而今天下午去老領導李市長家裡拜年時也聽老領導講過這事了。作為一個古川人,我心裡也有些所動。

」葉凡講道。

「呵呵,相信葉書記肯相助,咱們這個項目還真是有希望了。」謝國忠是曉得一些葉凡的關係的,笑道。

「呵呵,我也是墨香市出來的幹部。是土生土長的古川人。」葉凡笑道。

當然,在酒桌上葉凡並沒有提鄭輕旺的問題。不過,有李洪陽這個牽線人在,一定會把自己的意思傳給賈飛雄踉謝國忠的。

吃完飯後,葉凡提議去k哥。

賈飛雄心裡不痛快,覺得今天落了面子,所以,告辭著先走了。

在包廂里,葉凡跟謝國忠湊一塊小喝著酒聊了起來。對於古川縣的事謝國忠也相當的關注著。

「謝書記,前次的事真不好意思,沒辦成。」葉凡說道。

「沒啥,誰也不能講十拿九穩是不是?」謝國忠笑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不過,葉書記是不是想為自己的家鄉古川縣爭取下財政部的拔款項目,作為回報。」

「有這個意思,不過,額外還有點小事相求謝書記幫個忙。」葉凡趁機拋出了話題。

「鄭輕旺的事吧?」謝國忠可不笨。

葉凡也就把鄭輕旺跟謝端的事一起搗鼓了出來口謝國忠的表情跟李洪陽有些相似。並沒有立即就答覆什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