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零二章南福第一少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零二章南福第一少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聽說賈市長對輕旺的事有些看法?謝書記是不是在考慮這些?」葉凡問道。

「是有些小麻煩,不過,相信飛雄同志會酌情考慮到各方面情況的。」謝國忠這話一出,等於答應了下來。

葉凡曉得,這個,當然是費向飛的面子在起作用。既然費向飛對自己表現得如此的親熱了。即便賈飛雄是費滿天的親信,但他的面子能大得過費向飛嗎?

兩者擇其一時謝國忠當然選擇了偏向於葉凡了。這事不答應,估計費向飛會直接出面的。那樣子下來,可是有得罪葉凡的可能。權衡輕重,謝國忠最後選擇了先答應下來。

從歌廳出來葉凡就住在了墨香大酒店。

而費向飛剛回到房間,迎接的第一個拜訪者是賈飛雄。

「費少,昨天到家裡拜年,你是不是回京了?」賈飛雄一臉笑容進了費向飛的房間。

費向飛住的是一個小套間,一個小會客廳加一間室,跟葉凡住的一樣的格局。

「嗯,京里有朋友招呼了,回去坐坐口這大過年的真是忙得很,應酬不過來。

」費向飛笑道口賈飛雄一聽,心裡頓時一震。

費向飛這句話可是令得賈飛雄想象很多。這豈不是說明費向飛是特地從京里趕到墨香來專門吃葉凡這頓飯的。這是個什麼狀況?

「呵呵一天一個來回,還真是累著了,晚上你得好好休息才是。」賈飛雄笑道。

「累,倒還行。」費向飛說道更是證實了今天是從京里趕回來的。

「費少,這個葉凡。今天在桌上好像也有些……」賈飛雄決定再試探一下,講了半句話看著費向飛。

「你是不是覺得他悖了你的面子?」費向飛直言直語的問道。

「面子倒是沒啥,只是,此人也太那個了一些。為一個林場場長這樣子出頭,我有些想不通。難道他們有親戚或者什麼?」賈飛雄說道。

「他這個人就是這麼直脾氣不過,他也講了。鄭場長在查清他乾爹的死這個問題上出了大力的。人嘛,知恩圖報也純屬正常。」費向飛淡淡的解決了一下,看了賈飛雄一眼,說道「此人你最好是不要跟他硬扛著干,既然他想幫助鄭場長以還別人的人情。我看你還是由著他算啦。」

「求人幫忙還這麼囂張?這個可不像費少你認同的性格。」賈飛雄說道,表情上有些不痛快了。

「他不一樣。」費向飛搖了搖頭,想了想講道「怎麼講呢,我只告訴你一點。剛才在桌上不是有個叫喬圓圓的姑娘,她是葉凡訂婚的妻子。」

「喬姑娘來自京城,莫非是出自某位大家?」賈飛雄心裡又是一震。

「嗯,喬家大院的公主。你說算不算大家。」費向飛也沒瞞著賈飛雄了。因為,賈飛雄的爸爸那一輩人就開始跟著費家了。給提個醒免得他跟葉凡真的鬧僵了搞得到時自己兩邊都不好處理。

「喬遠山?」賈飛雄念叨著這三個字,心裡一沉有些涼意了。

「此人的能力還不止於此。」費向飛講著打了個呵欠,賈飛雄一看,這是人家送客的表情,於是馬上告辭著先走了。

而葉凡的房間里坐著葉子奇。

「子奇,你家裡有沒你母親的肖像圖?」葉凡問道。這圖是葉凡安排畫像高手根據父母親當時的描述電腦搞出來的。

「有一張,我存著的。」葉子奇說道,眼光一亮。問道「哥是不是發現什麼了?」

當葉子奇拿過來后,葉凡施展開鷹眼仔細的觀察著。於是,把紅谷寨見到的那個瘋女人的事講了出來。

葉子奇一聽頓時掉淚了,急道:「哥,咱們馬上趕過去。」

「別急,我在等爸媽一起過來。當年他們倆見過你母親只有他們指認才能認出來。」葉凡安慰道。

「那我趕緊叫電話叫爸媽過來。」葉子奇急得不行了。

「他們估計快到了,咱們連夜去紅谷寨。」葉凡講道。

一個小時後到的不光是葉凡的爸媽,還有哥哥葉強以及妹妹葉紫衣都到了。看來一個個都急了。

一家人坐飛機到了京城又轉機到了晉嶺省龍江市。馬不停蹄直奔紅谷寨而去。

第二天中午時分終於趕到了紅谷寨。

葉子奇的雙腿好像有點抽筋似的顫慄得厲害,這貨估計是有些擔心著了,怕又是一場空。

「我媽」真在裡面?」葉子奇抖瑟著聲音看了看玉葉庵那三個字。

「現在還不能肯定,因為她面龐變hu較大。而且,子奇,你要有心理準備。她現在已經瘋了,而且,臉上多處傷痕,估計是受過重傷的。「葉凡伸手輕拍了拍葉子奇肩膀。

「進去吧,醜媳婦總得見家翁。」葉辰西輕拍了拍兒子肩膀,說道,幾人進了庵堂。

「請問青蓮師太在嗎?」葉凡問一個叫慧珍的老尼姑道。

「她昨天去同嶺了,那裡有個姓宋的人家做法事,特地請師太去的。我們青蓮師太在同嶺市相當有名氣,就是省城有時也有人來請她去做法事。」慧珍說道。

其實所謂的做法事,無非就是哪家死了人請師太去念經誦經罷了。而尼姑們能得到一個豐厚的紅包。這個,當然也跟你的名氣有關係了。

「那你們庵里那個發瘋的女人呢?」葉紫衣急著問道。

「昨天她吵著要跟師太一起去,師太給她纏得沒辦法,只好帶她一起去了。」慧珍說道。

葉凡問清楚了地方,為了趕時間,特地向三叔公借來了幾匹馬往同嶺市趕去。宋家在同嶺區西北的水雲鎮。在該鎮宋家還有些名氣,一問就找到了。

果然是死了老娘,昨天已經出殯。不過,當地習俗是死人送走後還得做二到三天的法事。

宋家一個留著鬍子的中年人一聽葉凡問起青蓮師太,臉色頓時有些不自然。

「怎麼啦,師太是不是走了?」葉凡問道,感覺這裡頭是不是出事了。

「這個…」這個…」中年人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

「到底怎麼回事,你丫的快點講?」葉強可是不耐煩了,吼了起來。

「這麼凶幹嘛,她們被抓進公安局了。」中年人瞪了葉強一眼,很是不滿的哼道。

「抓進公安局,什麼意思,你講清楚?」葉凡一聽,臉頓時嚴肅得能滴墨汁了。

「想問為什麼自個兒去同嶺區公安局問去,沖著我吼啥。我們宋家在這水雲鎮可不是軟柿子。」中年人有些翹皮的哼聲道,估計是對葉強的吼叫不滿了。

「你講不講1葉強大怒了,一把老鷹抓小雞樣拎起了那宋家中年人。

「你想幹什麼,來人,有人想鬧事。」中年人嚇得臉色都白了,慌張著叫道。

不久,從里堂一下子衝出了一大幫人口全都披麻帶孝的盯著葉凡一夥。

「大家安靜,我們不是想鬧事。是想問清楚青蓮師太為什麼被抓進公安局的?還有,跟她一起來的有個婦女是不是也被抓了?」葉凡說道,示意葉強放下那個中年人。

「宋朝,快叫宋柱過來。他叔我被人打了。」中年人一脫開葉強的手掌心馬上一個側轉身轉到那群人背後就大叫開了。

「他娘的,別說沒打你。就沖你這態度,打了你又怎麼樣?」葉強可是火起來了,一個跨步過去就要再拿人。不過,被人群給擋住了。

李強一哼聲,牛高馬大的站在了那堆人面前。看李強那冷酷的樣子還是相當滲人的。這群人雖說不是練家子,但也曉得什麼人厲害著。

「叔,哪個傢伙敢到咱們家惹事?」這時,從門外進來一瘦高個子的年青人,還是個警察。

「宋柱,叔被他們打了,那個小子還要抓我。」中年人指著葉強叫道。

「嗎的,膽子夠大的,到我們宋家來撒野?」宋柱哼了一聲,大步走向了葉強。

「宋家有什麼,你們請來做法事的師太都給人抓了還在這裡叫囂什麼。你叫宋柱是不是,水雲鎮派出所的幹警?」葉凡冷哼道。

「你是哪路門神這麼牛?」宋柱顯然惱火了,一個轉身瞪著葉凡。宋柱是水雲鎮派出所所長,平時在這鎮里那當然是一風雲人物。何曾受過如此的鳥氣,自然王八了起來。

「門神,我們都不是神。不過,我們是來問玉葉庵的青蓮師太被抓的事。」葉凡淡淡說道,當然不會把這小所長擱眼中了。

「你有什麼資格問我宋柱,什麼東西。」宋柱火氣很旺,沖著葉老大就去了。

「李強,給包毅去個電話。叫他問問這水雲鎮一個叫宋柱的幹警為何如此的囂張。我問他話居然還衝著我發脾氣。」葉凡淡然講道。

不過,宋柱一聽,頓時身子矮了一截,那臉變幻了幾次,有些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的神情。

這包毅別的人不一定曉得人,但對宋柱來講絕對屬於如雷貫耳類型的人物。

而且葉凡口氣如此的大,好像包毅還是他手下似的。而且,這貨此刻是官威十足。宋柱所長感覺自己腿兒有些發軟,趕緊伸手在親戚身上扶了一下才站穩當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