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零三章葉子奇的親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零三章葉子奇的親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領」…領導,我是水雲鎮派出所所長宋柱,領導要問什麼儘管問就是了,我一定配合。剛……剛才我太激動了,對不起,對不起1宋柱反應還算是快,眼睛看著李強在掏電話,這邊趕緊沖葉凡說道。

「紅谷寨玉葉庵來的青蓮師太為什麼被抓了,什麼時候被抓的,現在在哪裡?」葉凡也顧不及跟他計較了,問道。

「這個……」宋柱好像有忌憚似的看了葉凡一眼,吞吞吐吐。

「看來,你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就沖你剛才那囂張態度,你這所長看來是不想當了。」葉凡冷哼一聲,聲音重了許多。

宋柱人一激凌,趕緊說道「領導,是這樣的口昨天跟著青蓮師太來的還有一個神情有些亂的婦女。

那女人好像不是尼姑,聽說神經有些問題。這法事做得累了,那個女子吵著要吃什麼。

所以師太帶她上街去買。哪曉得那女人突然發現一輛停在路邊的奧迪車裡有個紅色的布娃娃。

馬上就沖了過去,因為奧迪車裡還有一個人,車窗也開著。那紅色布娃娃被那個神經有問題的女人搶了就跑。

車裡那個半大孩子嚇得哭了。正好遇上車主回來。馬上就抓住那女人,不過,女人不肯還,兩人就糾在了一起。

青蓮師太一看馬上上前去想分開兩人,結果是越分越亂打起來了。後來兩人都被抓進了同嶺區公安局。」

「既然師太是你們宋家請來的,難道你們就眼巴巴的看著她們倆個被抓走,何況這只是一件小事?」葉凡問道。

「你不是派出所所長,怎麼連一個方外之人都保護不了。還宋家,宋個屁1葉強哼道。

「這個……這個……」宋所長一臉的醬色,估計有難言之隱。

「你不講是不是,是不是那個打人的車主有來頭。如果你真不敢講,叫包毅過來問問你。」葉凡火大了,也不曉得那個瘋女人受了什麼苦。

「他叫唐楚,是章河市唐家的人。」宋柱終於頂不住了,講道。

「是不是章苒市政法委書記唐雲同志那個家族的?」葉凡問道。

「嗯,這個,我也沒辦法。唐楚說是被人打傷了,要求同嶺區公安局嚴肅處理。」宋柱講道。

「恐怕是唐楚先打人吧,人家師太一個方外之人哪敢動手打人?更何況,一個女流之輩能打得過誰。師太年齡可也不輕了。」這時,李強問道。

「嗯,其實當初那女人一搶布娃娃正好唐楚回來,馬上上前就踹了那瘋女人一把。

後來師太一看,馬上上前想拉住人不要打架了,結果臉上也被唐楚幹了一耳刮子。

瘋女人沖那布娃娃不放手,結果就被唐楚一腳踢倒在地。而且,還上前補了幾腳。

就連師太也被踢倒在地,結果全被抓公安局了。」宋柱全盤的講了出來。

「沒你事了,我們走1葉凡一揮手,幾人快速進了車子直奔同嶺區公安局而去。

葉子奇手骨捏得嚓直響,雙眼快噴火了。

十幾分鐘后趕到了同嶺區公安局。

葉凡等人直奔辦公大樓而去。

「我是同嶺市委葉凡,馬上叫你們值班領導過來。」葉凡一臉嚴肅的沖門口一個幹警講道。

「是葉書記。」幹警一個立正,不敢多問,馬上掏出手機打了起來。

不久,從樓上飛跑下來一個頂著個啤酒肚,帽子戴得有點歪的二級警督。他沖葉凡一個立正,說道:「同嶺區公安局副局長崔雲向葉書記問好1

「昨天你們是不是抓了一個叫青蓮的師太以及一個神經有些問題的女人?」葉凡直接問道。

「這個,我不怎麼清楚。」崔副局長臉色一愣,趕緊沖旁邊兩個警察問道「鄭濤,你馬上查查。」

鄭濤應著掏起電話嗯啊了一陣子后講道:「是有個叫青蓮的師太和一個女人。兩人現在還關在局裡臨時頭的審訊室的。陳副隊他們正在審理她們倆個。」

「帶我們過去。」葉凡惱了,昨天的小事到現在還在審訊,那豈不是講有人還在折磨兩個可憐的人。公安局內部搞的這種貓膩葉老天早就領教過,當然曉得了。

一行人匆匆到了審訊室。

老遠就聽到裡頭傳來女子的哭聲以及有人在大聲的喝問聲。

「敢嚇著我妹妹,老子要你們倆好看。麻痹的,什麼東西,要不是看你們是一尼姑,長得又這麼丑,老子真想就地辦了你1一個男子聲音囂張的吼道,接著又是啪地一聲,估計又打人了。

走過去才發現,居然連門都沒關。青蓮師太跟瘋女人正被一個年青人踹成一團的坐在地下打著滾兒。那厚重的皮靴是毫不留情的踩踢在兩個可憐的女人身上。

而瘋女人蓬頭散發像一魔鬼,嘴裡吱呀著也不曉得叫什麼。不過,奇怪的是瘋女人死搶著那個紅色布娃娃不鬆手。而布娃娃早被扯破比垃圾還垃圾了。

「你嗎的怎麼能隨便打人1葉強火大了,一個跨步上去照準那個年青人屁股上就來了一腳。

葉地一聲,葉強可是有著四段身手的口這火氣大的一腳下去也沒考慮輕重。那們踢人的年青人整個臉撞在了牆上。

「你們敢打我,鄭隊人,給老子剮了這幾個人口一切責任我唐楚來負。」唐楚轉過臉來,鼻血直冒,而臉頰上早就腫得老高。額角也鼓起一個旺仔小饅頭。

「崔局長,怎麼回事,唐楚是你們局裡幹警嗎?」葉凡伸手扯住了要上前找唐楚拚命的弟弟葉子奇,指著唐楚問道。

「不是。」崔局長說道,不敢慢。因為葉老大那臉沉得快能滴出黑色來了,曉得葉書記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這個時候一個回答不上絕對吃板子。

轉爾崔局長想到了什麼,一臉嚴肅的沖鄭濤說道:「怎麼回事,你們放一個不是警察的人進來幹什麼?而且,公然打人。你們幹什麼吃的?」

「崔局長,這是我們刑警隊的事。」鄭濤還真是囂張,意思是你老崔不是管刑偵一塊的。

「你們刑偵隊的事我崔雲管不了,不過,你們這樣胡亂的放人進來在審訊室打人就是不對。而且,今天這局裡是我崔雲值班,我倒要問問蘭局長,是哪條條款規定他的手下可以放閑人進來打人的?」崔局長厲聲責問道。

葉凡一聽就琢磨出一點味兒來了,也許,這位崔副局跟分管刑偵一塊的蘭副局尿不到一個壺裡。在局裡根本就是兩派人馬。所以,就連對方的手下都不鳥對方的領導。

「崔雲,你丫的『慫,個球毛。一個屁的副局長有啥好翹皮的。信不信老子一個電話就能讓你丟了帽子。在老子面前牛逼,牛副個球毛。」這時,剛把鼻血擦巴乾淨的唐楚指著崔雲囂張開了。

「唐楚,作為一個非公安幹警,你居然跑進同嶺區公安局正規的審訊室打人。這是一種什麼行為,就是公然無視法律,公然在審訊室行兇打人。

鄭濤,我命令你馬上抓了行兇打人者唐楚。」崔雲也硬氣了起來。葉凡也明白,沒準兒崔雲也是想借自己的手為他剔除對手罷了。

「對不起崔局長,這是我們刑偵隊的事。我得請示一下蘭局長。」鄭濤居然不賣賬,冷冷哼道。

「鄭隊長,你私自放唐楚一個外人進來行兇打人不說,居然還藐視上級領導。

你這是什麼行為,知法犯法,慫恿外人胡作非為,這還是公安機關嗎?

鑒於鄭濤等同志的嚴重的違法行為,崔局長,你是今天局裡的值班負責人,我命令你馬上對鄭隊長採取一定的必要的措施。

嚴肅處理此事,叫局裡一把手隨時向我彙報處理情況。」葉凡說道。

「來人,把唐楚和鄭濤等人先銬起來。」崔雲一個立正後沖外邊的幹警下命令道。

「哪個敢1鄭濤聲音很響亮。

「到底怎麼回事,崔局長,怎麼要抓鄭濤他們?」這時,過道里傳來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葉凡抬頭一看,發現是個白面的中年人。

「蘭局長,剛才鄭濤他們……」崔雲把情況詳細的講了一遍。

「崔局長,這個,也許是一場誤會。剛才可能是唐楚過來找鄭濤他們玩。

他們倆個關係不錯,是朋友嘛。至於說打人,應該沒有這樣的事。咱們局的幹警素質都很高,這刑訊逼供的事是不可能發生的。

至於說唐楚會打人,那是更不可能了。」蘭局長明擺著要袒護手下了。

「蘭東同志,我葉凡親眼見到的還有假嗎?」就在這時候,葉凡轉身過來,看著蘭東同志。

「礙…葉……,葉書記……」蘭東瞳孔猛然瞪大,一幅震駭樣子。這廝一個激凌反應過來,馬上幾個跨步上前一個立正向葉凡問好。

轉爾,這貨臉馬上就變了,臉嚴肅得很,沖鄭濤吼道:「你這是幹什麼?怎麼能讓唐楚進來?

而且還放任他行兇打人,這是誰給你的權力這樣子胡干。我天天開小會時都有嚴厲的交待過,要注意審訊的尺度。

可是你們,居然把我的話當耳邊風。我現在鄭重宣布,鄭濤,你已經被停職了,接受局裡調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