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零四章到寮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零四章到寮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唐楚呢?」葉凡從鼻腔里哼出來的。因為,蘭東只處理了鄭濤一夥,並沒有對唐楚怎麼樣。葉凡曉得,蘭東想和稀泥混過去。葉老大哪能讓他如願。

「葉書記,唐楚公然夥同鄭濤等人到公安局的審訊室打人行兇,幕後指示者是誰?

是誰給了他們如此的膽子這樣子蠻幹。這事因為發生在同嶺區公安局!所以,為了避嫌,同嶺區公安局不能再處理這事了。

我請求由市局出面調查處理這件事。」突然,外邊過道里傳來一道更為響亮的聲音,自然是匆匆趕來的包毅了。

「那行,這事交待給你們市局了。我先走一步,把兩位師太扶起來先送醫院。」葉凡講道,葉紫衣跟幾個女的民警過來扶著青蓮師太跟瘋女人出門了。

在醫院清理完后才發現,師太跟瘋女人身上多處被踢傷。青蓮師太的牙齒被唐楚打掉了二顆。

而瘋女人胸肋骨也斷了兩條。至於皮外傷就更多了。這些,葉凡當即指示包毅叫來公安人員鑒定拍照了下來。

公安人員走了后,葉凡施展內氣之術為兩位可憐人進行了一番疏理。

當然也不可能讓兩人馬上就好起來,只是舒服了一些罷了。葉紫衣跟母親林秀芝給兩位可憐人洗了澡。

掛瓶后師太跟瘋女人都睡去了,聽說她們被折磨了一夜不讓睡。

「葉凡。師太是個好人。這麼大年紀了,幸好身子骨還硬朗,不然,恐怕會被折騰死了。」林秀芝嘆了口氣。

「媽。你看她像不像子奇的母親?」葉凡問道。

「這麼多年過去了,再加上她臉上有好幾處刀痕,一時還真不好認出來。不過。這女人吃過很多苦。身上都是傷。唉……如果真是子奇的母親,子奇心裡也不曉得會多難過?可惜這瘋病一時又治不好。不然就可以問個明白了。」林秀芝嘆了口氣。

「明天轉到首都醫院去,作一下親子鑒定。」葉凡說道。

「凡仔,不管這女人是不是子奇的母親,我希望你能出些錢送她去治療。天下這樣的事很多,咱們管不過來。但是,碰到咱們手上了咱們就得管了。還有,那個玉葉庵叫葉強代我捐贈100萬。給師太們添些東西吧。」林秀芝一臉的憂鬱。

「媽,我捐500萬。」一旁的葉強講道。

「媽。這過年了,你們乾脆都在紅葉堡不要回去了。大家在一起也好照顧著。子奇這邊的事還沒處理好。」葉凡說道。

晚上連夜葉凡就把兩位轉回了首都第一醫院。本來是沒有病床的了,不過,葉凡打了個電話給衛生部的張副部長。結果,還搞了套兩室一廳的高幹病房住了進去。

第二天早上,包毅來了電話,說道:「葉書記,昨晚上唐雲打電話來了。

希望我能照顧著點大事化校不過,我沒答應。今天早上他又來了。

不過,我還是沒鬆口。這事,必須嚴肅處理。青蓮師太被打掉了兩顆門牙,而那個瘋女人肋骨斷了兩根。這已經構成了犯罪。

這次定要讓唐楚這傢伙進大牢不可。」

「必須的!這次的事你給我頂住,誰講情都沒用。」葉凡冷哼道「估計,今天打電話來的人更多。最後出現的估計會是孔家。」

「不管誰打電話我絕不會放人的,就是省委羅書記打我也絕不會放人的。麻痹的,無法無天了。」包毅態度堅決。

擱下電話後葉凡安排好了一切。

爾後跟母親說是要執行秘密任務,這邊的事交由王朝處理了。

下午,葉凡到了a組總部。

進到龔開河的辦公室,發現李老也在。

「你們的人馬都到齊沒有?」龔開河問道。

「我這邊沒問題,不曉得a組派什麼人跟我們配合?」葉凡問道。

「張強和趙青玉,青玉同志主要是負責聯絡情報一塊,及時給你們通報消息。而攻擊方面得由你們負責了,而張強主要是負責a組這邊武器的配備跟你們掛勾的。」龔開河交待道。

「龔頭兒,天通要跟我一起去,那邊的事你要安排好人接手。不然,天通不好走。」葉凡講道。

「已經安排好了,不過,這次去,你們還是以自身安全為主。」龔開河臉上掛著憂鬱。

「我們清楚,自已的命值錢。」葉凡點了點頭。

「唉,等你們回來我這個老頭子跟你們好好整幾杯。千萬別讓我這個白髮人送黑髮人。」李嘯峰站起來輕輕的拍了拍葉凡的肩膀。

下午三點,葉凡的人馬全匯合在了首都機場裡面一個特殊的會議室里。

這次跟葉凡一起去的有王仁磅,藍存鈞、包毅的師弟林要風,天通以及張強和趙青玉,當然不會少了這次為朱家出頭的朱家人朱同了。王朝和包毅因為臨時頭要看著同嶺那邊,所以就沒去了。

初四晚上,葉凡一行人到了寮國。寮國也是個極不發達的國家,國民的日子過得都相當的困難。

它是中南半島上的唯一一個內陸國家,其國土分別與泰國、越南、柬埔寨、華夏國、緬甸接壤。而臭名昭著的金三角一邊就是跟寮國接壤。

而據最近情報顯示,三毒教的老巢就在甘沙拉省的巴占市境內。這個地方交通閉塞、山巒疊嶂。

高低起伏的山脈形成了立體性的氣候,山腳的人酷熱難當時山頂的人可能要圍在火塘邊才可以抵禦寒冷。

相對來說高海拔地區的自然條件比較差,人們的生活要更困難。而甘地拉省就跟金三角接邊了。所以,這個地方也相當的混亂。

深夜時幾人到了巴占市找了個小旅館住了下來。

「青玉,有沒最新的有關三毒教的情報?」葉凡問道。

「這個毒教太神秘了,咱們hu了很大力氣也沒搞清楚他們具體的落腳地點。

雖說曉得他們的老巢就是在巴占市境內,但巴占市範圍可不小,市管轄的範圍足有三萬多平方千米。

也是寮國一個較大的地級市。而且,更困難的就是因為這裡山特別的高,植被覆蓋率達到50%多。

一出市區,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樹跟草,人往山裡一鑽,哪能發現什麼?」趙青玉皺緊了眉頭講道,看來,這三毒教的神秘弄得這位a組情報組的組長都覺得頭痛腦熱了。

「難道一點線索都沒有,光靠咱們這幾個人在大海里撈針有屁的用埃唉,這大過年的跑這地兒來受這窮日子,還窩在這一破旅館里,睡著臭被子喝著不幹凈的茶,真他娘的晦氣1天通有些不滿的嘟了下嘴。

「別牢騷,你丫的並不厚道。」王仁磅白了天通一眼,這貨倒真閉嘴了。因為拿了人家葉老大200萬嘛,這貨也有些心虛。

「當然,一點線索沒有那是不可能的。最近因為要解決三毒教的問題,所以,我們加緊了對這一塊情報的搜索。

得到的最新情況就是聽說在巴占市警察局一個叫富尼爾的警察跟三毒教的買賣有關係。

往往都是有熟悉的買家時會通過富尼爾出面聯絡三毒教分堂堂主。

如果批量較大的話分堂堂主會向總教聯繫。當然,他們有一套特殊而保密的聯絡方式。

都是採用的是單線聯絡。一不小心中間斷層的話就是自己人也不認識自己人的。」趙青玉講道。

「搞得像個特務組織似的,看來,三毒教不簡單埃」藍存鈞嘆了口氣。

「既然三毒教在巴占市境內,那在本市裡肯定有三毒教的分堂在。我想,這個分堂的那位叫富尼爾的警察估計曉得的。如果能掏出分堂的地點來再查總教老巢就好辦得多了。」朱同講道。

「不管了,先把富尼爾擺平了再說。不過,千萬要注意保密和行動迅速些。如果這條線索斷了的話哪咱們估計就得打道回府了。目前就這一條線索,絕對不能斷了。」葉凡慎重交待道,看了張強一眼,問道「有沒派人盯著富尼爾?」

「有,還是咱們hu了重金雇的一個本地人。此人叫梭那發,有著六段身手。」張強說道。

「此人可靠不?」王仁磅問道。

「誰也不敢講完全可靠,不過,此人跟我們合作好幾年了。基本上寮國這邊的事都是他在搞。

而且,他手下有許多人馬,還有幾個骨幹份子。都是寮國各地的混混頭子。

不過,咱們付的錢也不少,算起來估計不下四五千來萬了。所以,這開支也不得了。」張強有些肉痛的說道。

「好,跟梭那發聯繫一下,了解一下富尼爾在什麼地方,在幹什麼?」葉凡說道。

「剛聯繫過,正在家裡宴請朋友。一桌人,有七個。正喝得痛快著。」趙青玉講道。

「這倒是麻煩,七個人一下子想不露聲色的擺平,有些難度。如果全殺了倒也省事。」天通講道。

「不要傷及無辜,別人能這樣子干咱們不能這樣子干,除非萬不得已。」葉凡一臉嚴肅的講道。看了大家一眼,說道「咱們一個對兩,很輕鬆可以震暈他們。不過,最好是化裝一下進去。青玉,你去找幾件本地警察服裝來,咱們以調查為由頭進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