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零五章悄悄幹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零五章悄悄幹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富尼爾住的房子是一座獨棟樓,倒是便於大家行事。葉凡安排了幾個人守在外圍,自己跟天通和王仁磅進去的。

悄悄到了二樓,支開窗戶才發現裡頭還真是熱鬧著,正喝得熱火朝天。

葉凡比了個事先商量好的手勢,三人很是輕鬆的一勾腳輕輕一蹭就翻到了二樓。

王仁磅會講寮國語,由他開始敲門了。

不久,吱嘎一聲門開了,一見到三人都穿著警察服。富尼爾微微一愣之後,有些憤怒的問道:「你們是哪個局子的,來幹什麼?」

「我們是萬象總局來的,誰叫富尼爾?我們有事找他?」王仁磅故意講到,一邊講著三人都走到了圓桌旁。

葉凡一個手勢,沙啦幾下,七個人全解決了。這個,對葉凡這等高手來講當然不是什麼問題了。而且,基本上沒發出什麼聲音來。當然,只是干暈了他們,並沒有下殺手。畢竟,葉老大不想傷及無辜。

「礙…」這時,一個婦人從內間出來,嚇得要叫。不過,王仁磅一個跨步過去伸手蒙住了她的嘴巴。

「別殺她,你們有什麼事可以問我?」富尼爾嚇得掙扎著叫道。

天通迅速關緊了窗門。

「說,三毒教在巴占市的分堂在什麼地方?」王仁磅一把把那個女人扔到了地下,她頓時就癱軟成了一團。

「什麼三毒教。我沒聽說過?我雖說是巴占市警察局的警察,但只是管戶口方面,其它像破案治安都不屬於我管。」富尼爾搖了搖頭,這貨。還真是好心計,一臉的淡定從容。

「哼1天通手中匕首突然往下一晃飛了出去,地一聲扎在了桌子腿上。

而匕首上卻是粘著富尼爾老婆的半隻血淋淋的耳朵。那婦人掙扎著想叫痛。不過,嘴卻是被王仁磅順手拿起桌上一條擦桌布給塞緊了。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了。

「再不講的話就是整隻耳朵,還不講的話就划臉了。我這個朋友很好這一口子。」葉凡哼道,王仁磅凶神惡煞的翻譯了一下。

「聽是聽說過,但我的確不曉得他們在什麼地方?」富尼爾臉漲成黑色,講道。

「我來吧1葉凡走地過去,伸手隔空在這貨身上開始擺弄了起來。不久,富尼爾全身如蛇樣的在地板上蠕動著,嘴裡想叫卻是被塞緊了。不久。富尼爾鼻孔開始冒血,一雙眼睛痛得快凸出眼眶了。見他全身都在抽搐,葉凡擺了擺手示意王仁磅可以問話了。

「呀呀……」這時,富尼爾的老婆也是掙扎著靠在了老公的身上。因為婦人的雙手跟雙腿都給綁著的,只是能微微小活動,而嘴又被塞著的,王仁磅也沒理她,估計是心疼老公了。

「分堂在什麼地方?」王仁磅厲聲問道。

「在……崇明協…」奇怪的就是。富尼爾剛講出幾個字,突然瞳孔睜得老大,啊了一聲,雙眼一翻白,那瘦腿彈動了一下居然不動了。

「你小子裝什麼死。嗎滴,快起來?」天通連踢了兩腳過去,不過,發現富尼爾居然沒動靜了。

天通顯然生氣了,一把拎起富尼爾拿起他的頭猛搖,他還以為富尼爾被葉老大的特殊手法給擺弄得暈了。

「不要搖了,他死了。」葉凡擺了擺手。

「被你弄死了,我說同志,你下手不會輕點。現在這線索斷了還有屁用?」天通沒好氣的沖葉老大哼聲道。

「不是我弄死的,是她1葉老大突然長身而起跨到那個女人面前,一指點下,手迅速的抽出塞住那女人嘴的破抹布,哼道,「你估計身份比富尼爾還要高吧?」

「你……你講什麼,我不懂,你們殺了我老公,你們這群惡魔1那女人瘋狂般的哭叫道。

「怎麼可能,我說老大,你絕對搞錯了。你看看,這女人雙腿雙腳都被我綁了,連嘴都給我塞滿了。她只是靠了一下富尼爾,怎麼動手?」天通根本就不信盯著葉老大。

「不對,靠,難道就是因為靠了一下出問題了。不對啊,靠一下有什麼問題?」王仁磅吶吶道。

「這個女人估計是三毒教身份較高的高手,當然,她也不可能做到內息外放的那種境界。

她是用毒,剛才我發現時已經晚了些。你去查查,估計她的頭髮里藏有什麼?

不過,最好不要找頭髮,找找富尼爾剛才被她靠過的地方,應該有情況。」葉凡示意道。

天通一聽,立即在富尼爾剛才的脖子處找了起來。王仁磅也來了興趣,兩貨打開強光燈仔細的搜找了起來。

「奇怪了,真沒啥呢。」天通兩手一擺,說道。

「看他脖子右側旁是不是有顆黑痣,黑痣里肯定有個小孔,細如髮絲狀。你再擠一擠,沒準兒還能擠出污血來。」葉凡淡淡說道,因為葉老大有鷹眼,早瞧見了,只是來不及救就是了。

天通依法施為,果然擠出了一些黑紫色的血來。

「厲害,他娘的,這三毒教殺人的手段還真是高明,讓人防不甚防。這腿不動手不動嘴不動的居然就把一個大活人給殺了。而且,連怎麼死的都難查出來。高手1天通縮了縮脖子,心有餘悸了。

「所以嘛,同志,等下的戰鬥中可得注意著點。不然,怎麼死的自個兒都搞不清楚。」葉凡說道。

「我還是跟你身後算啦,安全一些。」天通擺了下頭髮講道。

「膽小鬼1王仁磅鄙視了這傢伙一句。

「沒命了再高尚有個屁用,你要當高尚的人你去當。我小天同志不想干這蠢事。螻蟻尚且貪生,何況咱們人類。」小天同志嘴硬氣得很。小天同志幾句話下來倒是批駁得王仁磅這貨是啞口無言了。

「好了1葉凡擺了擺手,隔空施展內息又在那女子身上搗鼓了一陣子。

不久,女子當然在分筋錯骨手下跟富尼爾差不多狀況了。這女子意志力比富尼爾堅強得多。熬了五分鐘后才嘴裡依呀著喊道:「共嘎共嘎1

不過,葉凡一停手。女子往地下一癱,嘴裡冒出一些黑血。也跟著富尼爾去了。

「共嘎是什麼東西,難道是地名?」天通嘀咕了一句。三人處理好其它人後迅速的離開了。

當然,這次不能再回小旅館了。幸好,梭那發安排得有一個秘密地方暫祝

「剛問過梭那發了,說是『共嘎』在巴占市北邊。在古代是寮國人民抗擊打仗的軍事堡壘,不過,前幾年早圬得不成樣子了。後來給人買去建了個堡壘樣的莊園。地盤相當的大,全部是用大個頭的巨石壘起來的,就是用炸藥也難炸開。」一進房間。趙青玉就講道。

「看來,這個地方還真有些可疑。」葉凡講道。

「不管可疑,相信沒幾個人能在老大你的手下不講實話的。咱們休息一陣子后最好還是趁晚上過去。白天目標太顯眼,不利於我們自身的安全。」王仁磅講道。

「青玉,你去把有關共嘎的東西比如設計圖等找來。」葉凡安排著,趙青玉出去了。

半個小時后,圖倒是找了一份。只不過也沒大用,就一座堡壘的外形圖。

「一號。這個有點像是華夏的長城上的屯兵堡壘,共嘎堡壘建在一個緩緩的山坡上。圍著莊園的堡壘周圍有一片很大的空地,據說範圍達一百來十來米。

這空地上沒有任何的遮掩物擋著。就是一片草地,如果你要攻進堡壘,就得通過這一百多來米的空地。

這個危險性就太大了。人家肯定安排得有人在堡壘四周守哨。

而據梭那發說,堡壘四周安裝得有十幾個攝像頭。據說裡頭有二十來個保安。這些保安全都帶槍的。連利害的輕機槍他們也有。

要通過空地到堡壘處,除非你飛過去或者打地道過去。不過,這個法子顯然是行不通了。」張強講道。

「如果共嘎真是三毒教在巴占市的分堂,那這裡不但有帶槍的黑惡份子,而且估計這草地上有沒毒那就難講了。」葉凡講道。

「他們下毒真是防不甚防,剛才我可是領教過了,厲害1天通嘀咕了一句,這貨旋即還縮了縮脖子。

「打地道不行,從明面上過去估計也不通。只能從空中過去了,要是在國內倒是可以借直升機過去,在這裡就不用想了。能不能用飛繩射過去從空中過去?」藍存鈞講道。

「怎麼扎得住,人家堡壘全是巨大的石頭壘的,什麼飛鏢能把石頭都扎進去。

更何況,如果真要扎進去,肯定會發出大的響動來。一旦你折騰出這麼大動靜來,人家又不是傻子會不發現你。

三毒老既然組織如此的嚴密,而且用毒手段層出不窮,咱們能想到的人家早想到了。」王仁磅沒好氣的講道。

「射飛鏢肯定不行,如果是木頭房子還好解決。這麼遠的距離肯定響動太大,石頭倒是不用怕。」葉凡說道,想了想說道,「距離多少米,準確嗎?」

「估計120米左右。」張強講道。

「這飛渡的事我來干,關鍵是要快。我一過去可以出手先解決幾個放哨的。

只不過,這樣一來肯定會被他們發現。所以,一旦我綁好繩子,你們速度要快。

而且,在空中只有繩子而不好借力,如果堡壘中有輕機槍的話危險度相當的高。

這頭批過去的就由我先出發扎繩子,爾後由小天和小磅跟上,小藍是第三梯隊的。」葉凡安排道。

恭喜『110521183416068』升為官術掌門,感謝『盟主磅哥』打賞,謝謝『馬豬馬掌門』打賞。狗子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