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零七章全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零七章全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更到,連爆5更,爺們,我要月票!

所以,三人略顯感覺有些呼放困難。而戰力自然大打折扣。這世上沒有十全十美的東西。

三人趕緊背靠背頂在一起往三個方向以劈空掌發力往外攻擊而去。王仁磅還不行,只能舞動著他的柔極刀根本就攻擊不到對方的身上。而只能是防備為主了。

雙方纏鬥了幾分鐘,葉凡心裡急了。這樣子下去也不曉得藍存鈞他們四個能否頂得祝那邊可是有著接近三十號人。他們每個人要對六七個。

如果個個高手那四人就有些懸了。而且,四人中除了藍存鈞達到七段以外,像趙青玉不過四段頂階。

因為,趙組長從來以搜集情報為組,戰力並不怎麼樣。而朱同也就五段頂段,林要風也還沒達到六段。

「我幹掉三個了,別擔心,我去支援他們。」藍存鈞傳來聲音道,葉凡心裡稍稍安靜了一些。

不過,轉爾他想到一個嚴重問題。張強掉草地上不曉得情況怎麼樣了,到現在也沒聯繫上。難道張強犧牲了?

「天通,殺1葉老大想到這些,大吼一聲,在傳音筒里差點震聾了天通和王仁磅的耳膜。

十幾把飛刀飛了出去,直擊四周的五個人而去。

葉哧一聲,一個傢伙中刀了。他腿兒一軟倒了下去。

「老五1那位估計是老大的又叫了一聲,估計這些傢伙有解藥,所以根本就不怕漫天的灰色毒粉。

「老五找『如來,去了1王仁磅狂笑了一聲柔極刀突然帶著嚇人的凶勢破空而去,直擊正面一個黑衣人,因為寮國人信佛,自然不去找上帝而去找佛祖了。

而天通也不慢,手中雪家的飛鈴鐺脫手飛了出去,雙擊兩個側面的兩個黑衣人。

葉凡一個滑行,虎鷹功施展到了極限,在空中幾步就到了那位老大面前。從上往下雙腿像是蹬西瓜一般的踢了下來。

那位老大似乎感覺到了葉老大雙腿上的凌厲的攻勢,趕緊往旁邊一側想閃開。不過』費家的虎鷹功可是國術界的絕技之一。哪能由這個傢伙閃過去。

叭嚓一聲兵響。

那黑衣老大頓時就矮了半截』為什麼呢?

因為他整個人被葉凡硬生生的踢壓進了鬆軟的草土裡,只剩下肩膀跟一個腦袋還露在草地外邊。

不過,也差不多了。滿頭都是鮮血,葉凡鷹眼瞄了一眼,才發現這傢伙長著一鷹勾鼻,耳朵相當的大。

只不過一邊耳朵已經被自己那硬實的能防小威力地雷的話雷鞋給硬生生的勒掉了半邊,血淋淋活脫脫一個人形魔鬼。

啊...…

某人被王仁磅的柔極刀準確命中,帶著血箭穿胸而過。而天通的鈴鐺可不是吃素的。攻擊過去時那兩人在鈴鐺音波攻擊之下人頓時就迷糊了。而鈴鐺此刻成了殺人的利器。

鐺鐺兩聲微響,預示著兩位同志到佛祖處『理佛,去了。兩人胸脯都是兩個拳頭大的血洞子。

天通的鈴鐺上還能長出毛刺來,在兩人內臟里一攪動,再往回一收,頓時,心臟噴著鮮血飛了出來。

「嗎的,這心臟居然是黑的,臭死了。」天通感覺晦氣,一腳把兩心臟給踢得老遠去了。

「增援牆上1葉凡吼道,三人如大鳥一般瞬間到了石牆上。有三位強者加入,這些功力只不過達到二三段最多四段,全靠毒來攻擊的黑衣人那是葉老大幾人對手。因為,他們最厲害的殺手踵毒沒用了。

見情況差不多了,葉凡交待了天通一聲,直往草地落去。

發現草地上已經失去了張強的人,難道真犧牲了我的兄弟。葉老大差點要抓狂了。

眼淚冒了出來,葉老大跟張強可謂交情不淺。而且這次的事雖說是以a組出面辦理』但實際上是葉老大在還寶志禪師的人情債。於是,這貨虎鷹功施展到了極至,在空地外邊的樹林里找了起來。

發現樹林里還有幾個傢伙,在鷹眼下見一個干一個。短短十幾分鐘過後,樹林子里的人馬全被幹掉。

葉凡血紅著眼,可惜就是沒有發現張強的身影。而王仁磅等人也趕了過來,雖說十分的疲勞,但大家也顧不及了,全面搜找起張強來...

「莫不是被某個黑衣人綁了?」這時,天通嘀咕了一句。

「轉回去1葉凡一個大力像壁虎一樣上了石牆。

一個滑落到了五個黑衣人面前,一檢查,發現那午被自己踩進土裡的老大黑衣人居然還有點氣。

「嗎滴,命夠長的,這兩隻耳朵和鼻子都沒了居然還能活到現在。真他娘的賽過小強了。」王仁磅本想再踢這傢伙一腳,不過,想想趕緊收回了腳,問道,「你們是什麼人,怎麼知道我們會來?」

不過,那人顯然不賣賬,閉著嘴一句話不講。

「扯出來,老子來施展1葉凡氣極了,一把把那傢伙扯了出來扔到草地上。手指頭在那傢伙腿上一劃,頓時就是一條深及骨頭的血槽。

「殺吧,老子是好漢1那傢伙還真是硬朗,居然不怕死。葉老大啪啪啪施展開了分筋錯骨手。

不久,如蛇一樣顫慄開了。再不久,那人依呀著開口了。

「你們是不是三毒教的人?」王仁磅問道。

「是是,我們是三毒教總教出來的誘敵滅殺隊。」那人說道。

「你們怎麼曉得我們會來?」王仁磅問道。

「我們這裡本來就是一個誘使敵人攻擊的石壘,當初教主建來就是一旦我們的人被發現,他們就會供出這個地方。咱們就可以坐等對手上門而全部殺了。只不過,只不過我們失算了。你們太強了,我好恨啊1那人仰天大叫了一聲,嘴裡噴出一股黑血倒了下去。

「嗎的,又死了,還沒問張強的事?」王仁磅有些惱火的踢了那人一腳。

「這些人都是窮凶極惡之輩,你能問出兩句來就不錯了。算啦,咱們繼續呼叫張強。」葉凡擺了擺手。

「這三毒教他嗎的還真是夠狠,居然想出這麼一招來誘敵。如果咱們功底子淺的話估計全完蛋了。」藍存鈞都忍不住罵了一句,幾人出得城來。

就在這時候,趙青玉一臉興匆匆的過來,講道:「剛才張強噢了一聲就沒聲音了,他估計還活著。」

「肯定是暈過去了,咱們趕緊找找。這傢伙,難道是鑽地了。」王仁磅罵道。

「鑽地1葉凡身子一振,趕緊幾個跨步到了纖維繩子下邊,貼地用鷹眼仔細的搜找了起來。不久,鷹眼發出的線升生物『雷達』終於探測到了一點氣息。

「快點挖開,估計是躲進土裡了。」葉凡趕緊說道,朱同跟林要風趕緊按葉老大手指所比的地方挖了起來。在地下一米五深處發現了已經呼吸非常弱的張強。

「還真會鑽地,我說張強,今後你改穿山甲了。

」藍存鈞高興的叫道,葉凡馬上抱起人到樹林里展開了醫療救治。

在內息輸入之下后才發現只是受傷了,摔下來時腿和內臟都受子些傷。功底子還在不在那就不清楚了。經絡方面有些受到了阻梗。

「小趙,聯繫國內,把張強秘密送回去。」葉凡下命令道,那邊趙青玉自會處理了。

幾人回到秘密住處后又犯難了,這個,三毒教還沒摸到一點影子,張強居然給傷著回國了。這下子實力方面可是大打折扣了。可是a組也著實再抽不出人手來了。

幾人吃了早飯睡了一覺就到下午了,那邊傳來消息,張強已經安全回到國內。

龔開河來了秘密電話,說道:「葉凡,從現在的情況看來,三毒教不同於一般的黑道組織,他們的能力和聰明方面都是非同小可。

居然還耗費這麼大的人力長期設了一個陷井去對付他們的對頭。這手筆很大,雖說其中高手並不多,但從中可以看出這個毒教的實力相當的大。

不然,沒有錢跟人馬是不可能浪費幾十個人長期蹲守在陷井處的。所以,實在不行的話你們先撤回來,別再傷著人了。

你們都是a組寶貴的財富,咱們現在是傷不起。而且,據科能組的專家檢查,張強還中毒了。」

「什麼毒,要不要緊?」葉凡有些急了。

「目前正在檢測,還沒查出什麼毒來。」龔開河語氣中也充滿了焦急。張強可是六段位高手,這個,真是傷不起的。

「發作時什麼癥狀?」葉凡緊追著問道。

「張強說全身像是著了火似的,就是熱得受不了。而且,一發作全身汗如雨下。不要講別的,就是光是這冒汗就能把張強給抽乾枯了。最明顯的癥狀就是全身皮膚上會長出一種紅紅的像相思豆樣的豆豆來。就連臉上都布滿了。」龔開河講道。

「你們快點解決掉,我這邊也想辦法。這個,三毒教非得滅了不可,不然,害人不淺不說。還得找到他們拿到解藥才是。」葉凡講道。

「隨你吧,你們小心點。這邊,我已經安排馬漢帶著幾個預備隊員過來了。他們可以為你們提供一切的後勤保障。不過,葉凡,別讓他們幾個上陣。他們只是預備隊員。還沒能形成很大的戰鬥力就傷了或死了咱們死不起。」龔開河言語中略帶些悲愴味兒。

感謝『盟主藍哥,的連續飄紅打賞,感謝『飛翔2102哥,的慷慨打賞,狗子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