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一十一章斬草要除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一十一章斬草要除根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叫紅意,是三毒教在巴占市的分堂堂主是不是?」葉凡坐在椅子上,問道。

「大爺就這名,堂主就是我,怎麼滴?」紅意吼道,叭地一聲,臉上被藍存鈞給狠甩了一巴掌。那五指印清晰的顯現在這貨臉上。

「你丫的牛逼個屁,在咱們副教面前還猖狂,信不信老子馬上拔了你整嘴的牙齒。」藍存鈞凶神惡煞的罵道,葉老大有計較,乾脆將計就計,冒充五毒教的人了。

因為三毒教原本就是華夏五毒教一個分支,因為頭兒鬧不和而遠走寮國創立的三毒教。

兩教直到現在還在時不時發生爭端。根本就是世仇,所以,葉凡等人才會讓紅意誤會了是五毒教的人來打岔。

估計,那個石壘也是為五毒教準備的了。

「你有種就殺了你紅意爺爺1紅意一點、不再乎嘴邊的血,扭頭盯著藍存鈞咬牙罵道。

「你丫的算個球,老子殺你比殺只雞還容易1藍存鈞火大了,叭叭叭連煽了紅意十幾個耳刮子。估計這貨都抽得手發酸了才停了下來。葉凡也沒攔著,聽說小藍同志最近有些鬱悶,所以,特地讓他發泄一下也好。這火啊,不泄怎麼行?泄泄更健康著了。

「好了1葉凡擺了擺手,看了看紅意,問道,「你們總舵在什麼地方,只要你講出來,帶我們去。本人保證在破了三毒教后你能一輩子安全過日子。」

「想破咱們三安發你作夢吧。咱們教主是無敵的。」紅意居然猖狂的大笑了起來。

「那行,就算你們教主無敵,可他也救不了你的小命1葉凡冷冷哼道。

「大爺無所謂了,用華夏人所講的,十八年後照樣子是一條好漢1紅意頭仰得高高的。

葉凡曉得,這傢伙根本就中毒太深。估計是三毒教從小培養起來的教徒想說服他無異於痴人說夢。

「你們是不是抓了一個叫朱方星的人?」葉凡突然以化音迷術哼出聲來。

「抓了1紅意一愣之後脫口而出,轉爾就清醒了過來,看了看葉凡,一幅恍然大悟樣子,說道,「我紅意總算是明白了,原來是朱家請你們出來的是不是?你們五毒教是不是也看中了朱家的『九香杯,?難道你們也曉得了其中的秘密。這怎麼可能,這是個天大的秘密。」

「你能曉得我們怎麼能不曉得,這天下的秘密也是天下人應該曉得的。而且,我們五毒教教徒比你們多高手比你們多門面比你們廣。比你們知道得更多又有什麼奇怪。別以為你們有古法子曉得這秘密我們就沒有是不是?」葉凡乾脆詐一下這老傢伙。

「你們果然曉得了。

」紅意臉色相當的難看。

「呵呵,當然,朱家跟我們做了交易。」葉凡淡淡一笑。

「你們這些混蛋不就是一個解毒的玩意兒,你們居然殺了我們這麼多兄弟。混蛋1紅意破口大罵道。

「原來九香杯不但泡茶好喝,還能解毒,謝謝你告訴我這個秘密。」葉凡淡然一笑。紅意表情一僵那臉色,跟哭差不多。

「說,朱方星呢?」葉凡臉一板厲聲喝道。

「想要我告訴你,除非太陽打西邊升起。來吧,「百度貼吧啟航有嘉嘉」給我一刀,要狠些,你紅意爺爺眉頭都不會皺一下的。」紅意胸一挺,這傢伙還真不怕死。

葉凡知道多講無用乾脆施展開分筋錯骨手在紅意身上施展重手法分解了起來。

不久,紅意如蛇打擺子樣的擺動著。不過,令葉老大相當失望的就是。

這傢伙的意志力簡直賽過鋼鐵。最後居然堅持住了一直沒有開口。怕把他給折磨死了,葉老大隻好又合上了這傢伙的全身骨頭。

看著這個滿身大汗癱坐在地下的老傢伙,葉凡緊皺著眉頭還真有些黔驢技窮的感覺了。

「橇不開他的嘴就難以查到三毒教的下落,還怎麼救出朱方星。而且,張強還等著咱們拿回解藥呢?」王仁磅一臉陰沉,講道。

「我從沒見過如此意志力的傢伙,就連我慣用的手段都失效了。唉,看來,三毒教從小灌輸給他們的教論真是邪得很了。」葉凡嘆了口氣,想了想說道,「實在不行的話三毒教總舵咱們就不用去了,我想,紅意是九段高手。貴為三毒教家門口的分堂堂主。難道三毒教總教主就不可惜這樣的人才?」

「不一定。」王仁磅搖了搖頭,講道,「對於這樣一個兇殘的毒教,看到的只有利益和自身,絕不會講什麼情面的。就從他們教眾對自已的殘酷就可以窺見一斑了。你是不是想用紅意去換朱方星以及張強的解藥,估計這個沒戲。而且,還有可能暴露了咱們自吧。」

「改審其他人,我就不信他們分堂裡頭個個都是硬骨頭。」葉凡手一揮,乾脆把吹笛老頭以及剩下還活著的三個三毒教徒都一起弄進了房間,全都施展開了分筋錯骨手。

四個活著的一個在施展過程后不久就口冒黑血死了,也不曉得他們的毒藏在什麼地方。

不過,剩下的三個中就是吹笛管理蛇蟲的老傢伙開口叫道:「我有重大秘密1

「快講,留你一條命1王仁磅兇巴巴的問道。

「咱們教主叫宗無秋,他的第二個兒子宗洛就在巴占市。」吹笛老頭叫道。

「你知道三毒教的總舵嗎?」王仁磅問道。

「不清楚。」吹笛人講道,看了葉凡一眼,講道,「總舵估計咱們這些人中只有紅意堂主會曉得。」

「那你們從來沒去過總舵?」王仁磅繼續用寮國語問道。

「有一部分去過,不過,都是被蒙著眼弄上去的。」吹笛老者講道。

「裡面情況怎麼樣?」王仁磅問道。

「好像是一個峽谷,有一些房子。還有人種田養雞,其它跟普通的村子也沒什麼兩樣的。而且,他們不讓人隨便亂走,我們只是偷偷看了幾眼。」吹笛人講道。

「把你吹笛驅蛇蟲的秘法交出來。」天通問道。

不過,王仁磅這貨故意的不翻譯這一句,急得天通叫道:「快翻譯給他聽。快點!別磨蹭了。」

「拿錢來,翻譯一句10萬塊?」王仁磅手一伸比了『十,的把式。

「你丫的為什麼不去搶銀行,這麼貴?」天通氣得牙齒咬得格格的響。

「聽說你這次下來也不是白來,一次下來就要200萬。咱翻譯一句就10萬,算便宜的了。」王仁磅一本正經講道。

天通恨得牙痒痒的看著葉凡,不過,葉老大裝著沒看見掏煙點煙了,這貨急了,哼道,「一句話一萬塊,再多我不問了。」

「成交1王仁磅笑眯眯的,馬上就翻譯道,「這個意思就是說,說什麼來著,唉,對了,應該是這麼問的……。」

葉老大直想笑,天通臉漲得通紅,罵道,「問一句話你講了屁話幾十句,不行不行,這樣子問不行。」

「你要那玩意兒幹嘛?」葉凡笑問道。

「好玩1天通脫口而出,葉老大差點被嚎著了。示意王仁磅問問,因為,這種車東拿來有時沒準兒還真有用。

「我沒有?」想不到吹笛人直搖頭。

「你沒有法子怎麼管理那些毒蟲毒蛇的。」王仁磅根本就不信。

「我真沒有,這些毒蛇毒蟲都是他們伺養好的。時間久了就聽話了,而且,這笛子也是他們給的,只是教我怎麼樣吹罷了。

說什麼驅蛇蟲的秘術,我真沒見過。而且,如果要會驅蛇,估計也得自己養才行。

不然,蛇哪能聽你的。這個,需要時間跟蛇磨合才行,當然也是我猜的。」吹笛人急著講道。

「說,宗洛在什麼地方?」葉凡轉爾問道。

「這個,也是我偶爾一次聽到堂主通電話才曉得的。教主的兒子宗洛就是咱們巴占市清水酒店老闆。

一直都在巴占市,當時偷聽到紅意還勸教主別逼宗洛什麼。好像是宗洛不喜歡回到總教去,也不想當什麼少教主。

而且好像還勸父親不要再害人了什麼的。結果鬧不和就跑了出來,已經出來幾年了。

自己開了個酒店,他跟三毒教沒有來往什麼的。」吹笛人講道。

「清水酒店,兒子想用水洗清父親的罪孽。不過,他想法太天真了。

也許,他開酒店的錢還是父親宗無秋用害人的毒藥的錢賺來的。這世上,有些罪孽是洗不清的了。

不過,宗無秋有這樣的兒子,倒也出乎人的意外。」葉凡嘆了口氣,看了大家一眼,說道,「宗洛看來是個好人,是個有良心的年青人。這樣的人咱們也是沒辦法,必要用他去換朱方星了。不過,我給大家提個醒,得注意保護好他的安全。」

「根本就不用保護,難道宗無秋會下手殺了自己這個親生兒子不成?」藍存鈞講道。

「不一定,如果宗洛危害到了三毒教的存亡。我想,宗無秋這種梟雄絕不會手軟的。」王仁磅有自己的看法。

「有的時候子彈無眼,亂戰之中誤傷了宗洛也有可能。咱們不是劊子手,不能亂造殺孽。當然,該殺的咱們也毫不會手軟的。比如,危害世人的三毒教,這個,他們有著本質上的區別。」葉凡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