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一十二章詭異的表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一十二章詭異的表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保護好他,那豈不是給咱們留個禍害。這斬草不除根無患無窮。」趙青玉講道。

「不用擔心什麼,咱們是打著五毒教的牌頭去的。並且大家都變了臉。即便是宗洛想幹些什麼也找不到咱們。」葉凡說道。

「就怕他們會危及到朱家人的安全。」王仁磅講道。

「也是,咱們跟三毒教的梁子是結下了。他們找不到人撒氣估計會找朱家挖咱們的底子。我看,只有徹底滅了他們才不會留下祝禍根子。」葉凡想了想覺得有道理。

「不管怎麼樣,這件事完了后朱家估計不能再呆五詔省了。」王仁磅說道。

「我已經打算把家搬京城去了,三毒教想全滅估計是滅不了的。就怕剩下一兩個餘孽。不過,也不一定。他們主要人物被消滅掉后剩下的估計也早嚇破膽了。這年頭講義氣也是有基礎的。絕沒有無緣無故的義氣的。」朱同講道。

夜靜悄悄的,清水酒店的老總宗洛回到了家裡。那是一座二層的普通小樓,看上去既豪華也不顯目。誰能想到令人聞風喪膽的三毒教教主宗無秋的兒子就住在這裡頭。

「仁磅,你跟天通和存鈞三人出手就是了。我估計,宗無秋會不會派人保護他,你們說呢?」葉凡講道。

「肯定有人保護,雖說父子鬧不和,擔畢竟打斷了骨頭連著筋。要小心點。」趙青玉叮囑道。

果然暗中有高手在保護。不過,在天通王仁磅藍存鈞三人配合下。二個四段,一個八段還不是手到擒來。

宗洛看上去很文靜,梳著個大板頭。一身筆挺的西裝,皮鞋擦得很亮,儼然一個酒店經理架勢。聽說也三十五六歲了,在他身上看不出一點草莽的影子。那宗無秋估計也六十左右了。

「叫紅意打電話給宗無秋。」葉凡交待王仁磅道。

想不到幾分鐘過後王仁磅氣呼呼的回來。一腳就踹在凳子上,嘴裡罵道:「嗎的,那傢伙簡直就是茅坑裡的臭石頭疙瘩。」

「怎麼了?」葉凡有些訝然,問道。

「他說寧願死也不會給教主傳訊的,他認為我們想用宗洛去騙宗無秋自投羅網。我跟他講了只是交換朱方星和換取解藥。想不到紅意居然哈哈狂笑道:宗洛你們要殺就殺,管教主什麼事?你看看,這傢伙還是不是人?」王仁磅有些鬱悶的講道。

「中毒太深了。」葉凡嘆了口氣,「想不到紅意此人居然忠心如此。這種人還真是少見了。」

「那怎麼辦,咱們又找不到宗無秋,還怎麼傳達消息?」藍存鈞說道。

「不是還有幾個沒死嗎,全都給他們講講。總有人會聯絡他們的。」葉凡說道。

王仁磅又去辦了,一個小時后,倒是一臉喜氣回來了。說是在崇明小學中活下來的有個長耳朵的傢伙放了一隻信鴿。肯定是給宗無秋報信了。

果然,半個小時後有人打了電話給王仁磅,同意換人。

「你叫朱方星講幾句。不然,我們怎麼能確定他是否還活著。」王仁磅說道。那邊還真傳來了朱方星的聲音,朱同聽得出來是爺爺的聲音。

「不會是事先錄製好了的吧?」藍存鈞問道。

「只能死馬當活馬治了。」葉凡講道,示意王仁磅說道,「給他們三個小時時間。等他們把朱方星送到巴占市后交換的地點在10分鐘前再告訴他們。免得他們再搞埋伏,在這裡,人家是地虎,咱們鬥不過他們。而且,在地形方面不如他們熟悉。」

對方居然也同意了。

擱下電話后王仁磅笑道:「看來,宗無秋並不是個無情的人。」

「虎毒不識子嘛。」葉凡笑道。

幾人又換了地方,抓緊時間休息。

晚上11點,對方來了電話,說是人已經送到巴占市了。要求葉凡這邊給出地點好交換人。

葉凡等人綜合了梭那發提供的地點,最後選定離巴占市15分鐘車程的一個叫『鐵平』的地方。

因為這個地方地勢比較開闊,並且草長得很旺,利於埋伏。而且,三毒教想搞小動作也不容易。因為,葉凡早安排得有預備隊員蹲守在了鐵平。

不過,在別人的地盤上對方人馬肯定多。而他們又有槍,葉凡等人雖說是高手,但也十分的小心著。

對方來得還真快,8分鐘過後一輛吉普出現在離鐵平坡不遠處的公路上。

從吉普車裡出來了四個人,都蒙著頭臉,看不出男女。朱方星被押著走在前面。

「放下手中的槍等武器。」王仁磅在電話裡頭喊道。

對方很聽話,至少把外掛的槍全擱地下了。

到鐵平后,對方四人馬上伏在了地下。而朱方星被他們用一條繩子牽著的。宗洛跟朱方星開始慢慢的朝著鐵平中央一塊空地相對著走去。

看著他們倆個越走越近,葉凡等人心都提起來了。這個時候很危險,就怕對方打冷槍或下毒。

眼看著朱方星跟宗洛距離僅有十來米時,突然,意外發生了。伏在地下的四個人突然彈起,手中全往空中撒了出去。頓時,方圓幾十米範圍都是黑色的霧氣騰起。

「大家小心,毒1葉凡叫道,手一動,飛刀扎出一把就斬斷了朱方星的繩子。

而早就躲在土裡的天通冒了出來,身子往地下幾個打滾一隻手往朱方星身上抓了過去。

只不過距離太遠了一點,還得打幾個滾,而朱方星也倒在了地下。葉凡幾把飛刀甩出全扎向了對方的四人。

眼見著天通就要抓到朱方星了,天空突然傳來隆隆的聲音。一架直升機突兀的出現在了鐵平的上空。在巨大的探照燈下,下邊情況看得十分的清楚。

嗒嗒嗒……

直升機上的槍手開槍了,機槍子彈掃射了過來。

天通被子彈射得連頭都抬不起了,再加上又要防毒。就在眼前的朱方星居然無法伸手抓住人。天通只好趕緊貼地如滾地葫蘆一般的連來了幾十個滾滾進了草叢裡。這傢伙,當然是狼狽不堪了。

叭叭……

躲在草叢中的預備隊員全朝直升機上開火了,只不過距離太遠。效果好像不怎麼好。而且,那直升機好像還是改裝過的,居然有防輕武器子彈的一些裝甲。

「他嗎的,要是有個火箭筒就好了。」王仁磅罵著。

「火箭筒。」葉凡心裡一計較,從旁邊拿起一個手雷,突然從黑暗中騰身而起,一晃而過。手雷被他準確的砸向了空中的直飛機。

待得直升機轉頭想招呼葉老大時,控劍術控制著的手雷炸開了。轟隆一聲巨響,直升機在空中晃了晃。不過,這飛機裝甲還不是一般的厚。

盤旋著又晃了晃,飛機被炸傷了,爆炸倒是沒有。只不過不聽使喚的搖晃著好像喝醉了似的。

只聽直升機上的人驚慌的喊著『飛機失控』。歪歪斜斜的最後砸到了遠處的草地上。

這個時候,葉老大等人自然是痛打落水狗。那手雷在這些高手面前一扔就是幾百米遠。

轟隆隆的聲音傳來,直升機炸開了,煙霧跟火光聲中夾雜著慘叫聲響徹一片。

收拾完直升機後葉老大相當的鬱悶,雖說自己這邊沒有傷著。不過,朱方星卻是被人利用黑色毒霧掩護給弄走了。幸好宗洛還在葉凡手中。

「白乾了丫的1天通氣得一腳把地下踹了個小坑出來。

「張挺受傷了。」這時,馬漢背著張挺過來。

「怎麼回事?」葉凡問道。

「剛才張挺眼尖,發現一個黑影夾著的好像是朱方星就向我發出了信號。

我趕緊趕了過去,那人太厲害了。我被他一腳踢得砸到了二三十米開外手草叢中。

而張挺又不敢開槍,怕傷著朱方星。不過,張挺沖了上去想搶人,被那人隨手一掌擊中了胸脯。」馬漢一臉憂心講道。

葉凡一把撕開了張挺的衣服,發現張挺的胸脯上印著一個很清晰的黑色的手櫻

皮膚倒是完好的,連鮮血都沒有滲出來。而手印的邊緣還帶點紫紅色。伸手指頭輕輕摸去,發現黑印處的肌肉已經開始爛進去了。

葉凡逼出內氣探測了一陣子,講道:「傷了內臟,而且中毒了。也不曉得是什麼毒。張挺很危險,如果不及時治療,估計會從這手印處開始毒爛進去一直爛到心臟。」

大家一聽心情都較沉重,這個,連三毒教老窩一點影子沒看見居然傷了二個。而且,似乎都有生命危險。

「這什麼屁毒,真他娘的煩人啊1天通急燥得大罵道。

「得儘快找到三毒教的老巢,不然,張挺跟張強估計都有生命危險。」葉凡一臉的陰沉。

幾人迅速撤出了鐵平換了個秘密地方住了下來。

吃了點東西後幾人呆坐著一時還真沒什麼輒可想了,這傷不能拖,可三毒教的老巢在什麼地方又不清楚,想去找人都無從下手。

不過,就在這時候,藍存鈞進來了,講道:「剛才宗洛表現很詭異,他說他曉得三毒教的老巢,可以帶我們去。你們說說,他講這話什麼意思?」

「還真是詭異了,三毒教教主宗無秋是他的父親。他帶我們去滅了三毒教。難道宗洛還真有大義滅親的想法,我看,這事,太奇巧了。難道是個圈套?」王仁磅摸了一下下巴,一臉不信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