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一十三章我早不想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一十三章我早不想活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宗洛並沒有機會跟他們取得聯繫,他又怎麼設圈套。不過,說句實話,我還真揣摩不透他的意思了。」藍存鈞說道。

「把他帶進來,我問問。」葉凡說道,不久,馬漢把宗洛帶了進來。

「你為什麼要帶我們去三毒教老巢,難道你不曉得,我們去肯定會滅了三毒教。」葉凡問道。

「不滅三毒教我帶你們去幹什麼?」宗洛顯得很平靜,說道。

「恐怕是想叫我們去送死吧?」王仁磅譏諷著講道。

「會不會死,那得看你們有沒這本事了。實話給你們講,三毒教用你們華夏人所講的話怎麼講,不是龍潭,但至少也是虎穴。

你們去送死的機率很高。雖然我也曉得你們也是高手,不過,三毒教的毒有時是防不甚防。

你們估計也領教過他們的厲害了。」宗洛講道。

「你會用毒嗎?」葉凡問道。

「我不會,這害人的玩意兒學來幹什麼?我知道,我父親作了很多的孽。

雖說他親手殺的人並不多,但經三毒教配製出來的毒藥那是害死了不少的人。

這些,我從小都看到過也領教過。實在不忍他們再作惡下去了。所以我才會離開他們到這裡來開個酒店,我只是想過普通人的生活。」宗洛說道。

「你給我們講講,三毒教里的高手情況。還有。三毒教在哪裡?要詳細一些。不然,你帶我們去,如果滅不了三毒教,你自己估計也會丟了小命。」葉凡講道。

「說句實話。我早不想活了。」宗洛淡淡的哼道。

「為什麼,髏蟻尚且偷生,何況是人?」王仁磅又譏諷道。斜了宗洛一眼。

「箇中原因我不想講,你們信我的話就跟我去。不信的話就算啦。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你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我無所謂了。倒是你們想知道的情況我也曉得一些。」宗洛一幅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

他看了葉凡一眼,講道,「三毒教其實是你們華夏五毒教的一個分支,當年兩個祖上不合吵翻了。

三毒教的創始人叫宗南天,也是我們宗家的祖上。而五毒教剩下的那位祖上姓龔,所以,一直下來五毒教的教主都姓龔。

而我們宗家嚴格來講也是華裔後代。因為祖上是華夏人。雖說我們到寮國也有二百年左右了,但我們一直保持著華夏人的一些習慣。就是娶妻也是娶的華夏人或他們的後代。而三毒教中教徒八成左右都是華夏人的後代。

而剩下的二成左右這周邊地區都有。我父親宗無秋是教主,他的功底子很高。

到底高到什麼地步,我講不出來。不過,我看他隨手一掌揮出去就能擊倒大樹。

而他手下有四大高手,分別叫做車、馬、炮、象。因為我父親不但是用毒高手,而且他還是個象模高手。

所以,手下四大高手取的是象棋中的名字。他們叫車天、馬石、炮動、象山。

四個人各有自己的獨門技藝。比如,車天行動迅速,快步如飛,跑起來時可以跟法拉利比速度。

往往在格鬥時你還沒反應過來,眼前一晃他就到了你面前。這個。就搶佔了先機。到時,等你反應過來時腦袋已經跟身體分家了。

馬石並不是講他行動如馬,那是因為的掌力厲害。曾經有一次他連拍了十掌,一掌擊斃一匹,十掌活活的殺了十匹馬。

炮動是用毒高手,從小就跟毒打交道。全身都是毒,她用毒的手層出不窮,你不曉得什麼時候就著了她的道。

而她自己也常說希望能把自己練成一個毒人,誰沾著都倒霉的這種境界。她一掌下去,就是石板也能給毒成爛渣。

『象山』力大無窮,可以硬生生的拔出一顆成人合抱大樹。如果你不小心被他纏上,那你在他手中猶如一個玩具。

其結果就是被他玩弄過後像拆積木一樣的把你的全身骨頭硬生生的撕裂開。

他是一個特別喜歡玩弄殘忍的人。喜歡看著你那種生不如死,骨頭皮肉被一塊塊的撕裂下來,血淋淋的場面。

至於講到三毒教的老巢,那個地方很普通很平凡。其實就是一個普通的村子。

村子里生活著樸實的老百姓,連他們都不曉得這個村子就是三毒教的老巢。

那些個天天跟你笑臉打招呼的傢伙全是一夥殺人不眨眼的惡人。

所以,對於普通的老百姓,希望你們下手仁慈一些,別傷及無辜。」宗洛講道。

拎走宗洛後葉凡看了看大家。

「這傢伙講的話還真難分真假。」王仁磅搖了搖頭,有些苦惱。

「好像是個正義的人,不過,人心隔肚皮,哪曉得他心裡在想些什麼?我倒是覺得有八成的可能是圈套。」藍存鈞說道。

「不管是不是圈套,咱們都必得去了。兩個傷員在等著咱們出拿回解藥,而朱方星也不曉得怎麼樣了。」葉凡說道,「抓緊休息,六個小時后出發。不過,馬漢,你給我盯緊著宗洛。不能讓他有一絲一毫的發出信號或留暗號的機會。」

「我明白。」馬漢講道。

初七早上吃過飯後,大家悄悄出發了。

三原村就是三毒教的老巢。

離巴占市倒也不是特別的遠,的確如宗洛所講的那樣很普通的一個村子。

稀稀落落的房子散布在一片美麗安靜的群山之間。村裡樹木相當的大和高,房子只能看到一角或一面,很少能看到整個的。

路也很差,碎石子公路。在距離村子二里左右時葉凡等人找了個非常隱弊的地方伏了下來。

「這麼多房子,哪一座是三毒教所在地?」葉凡擱下望遠鏡問宗洛道。

「你們發現寺廟沒有?」宗洛指著村子北方那片很大的密林說道。

「看見了,不過,太遠看不清楚。」葉凡說道,「難道那裡就是三毒教的老巢?」

「沒錯,就是哪裡。這寺廟建得很堅固,全部是用巨大的石頭建起來的。

寺廟的門厚達半尺,外表同看去是木頭的,其實不是,只是在精鋼上貼上木頭以假亂真罷了。

你們就是用炸藥也很難一下子就炸塌它。而且,再走近一點時村子周圍都有暗哨在看著的。

這暗哨很難辯認出來,就是我也認不出來。因為他們全都是村裡人,也許坐在路邊正抽煙的一個正歇氣的老人就是暗哨。

也許是一個拿著豬食正在餵豬的大嫂。也許還是個正蹦跳著要去上學的小朋友。

所以,你們想進去,難度很高。一般有陌生人進來,他們肯定會關注著。」宗洛講道。

「怎麼進去等下再說,不過,寺廟裡情況怎麼樣,比如說暗哨或高手的布局?還有,寺廟周遭的布局怎麼樣?還有,教主住什麼地方?」葉凡問道。

「寺廟周圍都是密林,大小樹木都有。不過,這裡三毒教經營了幾百年了。

所以,這片方圓七八里範圍的樹林子是很危險的。陷井、毒刺翻板、樹上飛箭,帶毒的弓弩,彈丸等這些都有。

也許,一張葉子就能要了你們的命。也許,腳下的草地一松你就差不多了。還有,樹上的危險也相當的大。」宗洛講道。

「他們自己人怎麼進去?」王仁磅問道。

「當然有規矩了,寺廟有設計圖紙。各人都按規定好的辦法出林子。而且,你只能走這條路。

並且,這條路也不是一成不變的。也許,半個月後這條路就不能走了,而上面是有安排的,你又得改走另一條路了。

所以,你們也別指望著我能帶你們進去,因為,我以前所走的路絕對變了。」宗洛講道。

「難道村裡人都不去寺廟,小孩子呢?」葉凡皺了下眉頭,問道。

「這個,小把戲就能解決。村裡人都信佛,而他們就玩了個噱頭,說這是佛祖聖地,這片林子是佛的地方。

只能在樹林外邊朝拜,千萬不能進去什麼。而小孩子從小就給大人嚴厲的警告灌輸這些思想。

偶爾有某個調皮的孩子到樹林里倒霉了,比如中毒或殘了甚至死了。

他們馬上就大加一宣傳,說這是佛祖發怒了什麼的。後來,基本上沒人敢進去了。

而每年寺廟也會開啟兩次,不過,開啟的時候會鋪上紅地毯,村裡人全從地毯上爬過去。」宗洛說道。

「嗎的,搞得夠嚴密的。簡直賽過軍隊了。」王仁磅忍不住哼聲道。

「他們的紀律比軍隊嚴密得多,不然,幾百年過去了,三毒教屹立這麼久也沒出過什麼事。

即便是有對手發現了這裡,最後也進不去或者被消滅了。至於說寺廟裡頭更是陷井重重。

狙擊手相當的多,也不曉得他們藏在什麼地方。」宗洛講道。

葉凡看了宗洛一眼,說道,「如果你覺得不忍心,我們可以留你父親一條命。」

「你們不用顧及我,不過,我倒是擔心你們能否有命活著出來,我父親,你們根本就殺不了他。

要說他住在什麼地方,就是我這個親兒子都搞不清楚。說句實話,我父親除了娶了華夏一個姑娘為正妻外,他還有六房。

用你們的話講就是小妾了。我的哥姐妹也相當的多,有十幾個。不過,大部分都在外面做生意。」宗洛講到這裡停頓了一下看了看葉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