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一十四章進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一十四章進去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父親也不喜歡不傑出的兒子。而且,十幾個哥姐妹中也只有幾個練過武,大部分跟普通人一樣。」宗洛說道。

「倒是麻煩了,按這種狀況講白天肯定進不去。一進去在村外邊就被發現了。而晚上進去更危險,這陷井毒箭隨時關注著咱們。要是能搞到這寺廟的設計圖紙就好了。」葉凡皺緊了眉頭。

「沒用?」宗洛搖了搖頭。

「有圖紙還沒用?」葉凡有些不明白。

「這寺廟沒有一張完整的圖紙,而是分成好幾份。除非你能把幾份都搞到手。不過,這個顯然不可能。這圖紙是分由四大金剛分別保存的。除非你把他們四個全解決掉也未必能搞到圖紙。而且,有些是隨時變換,拿來也沒大用。」宗洛搖頭講道。

「只能是晚上進去了,白天進不了村子。」葉凡講道。

夜晚悄悄來臨了。

葉凡打頭,王仁磅配合,而天通跟藍存鈞斷後。

在晚上夜視眼鏡再配上葉凡的鷹眼還是能發揮相當大作用的。因為夜已經很深了,農村人早就睡了。而沒睡的有八成可能就是三毒教的暗哨。

果然,剛接近村子時在一個小的橋洞側面就發現一個暗哨。葉凡找準時機一個滑行,那人還沒反應過來早就成了地府亡魂。

現在殺起人來葉老大是乾淨利索,一點響動都沒必要弄出來。在靠近寺廟外圍的大片樹林地帶的過程中。葉老大順利的幹掉了五個暗哨。

王仁磅也幹掉了兩個,這些暗哨的功底子並不高,跟獵豹的普通隊員能力差不多。

對於葉凡和王仁磅這樣的高手來講那還真是小菜一碟了。

「接近寺廟樹林,大家打起精神。一定要踩著前面人的腳印過去。我們的速度還不能慢。暗哨被殺了這麼多,就怕有人問話沒人應答反倒起他們的警覺。」葉凡再一次慎重交待了大家。

果然,接近樹林時葉凡那靈敏的嗅覺得總感覺有些不適。

剛進去百米左右。王仁磅踩中一個軟乎的東西。這貨反應很快,馬上騰起。

喳地一聲微響。一隻弓駑小箭擦耳而過。這貨嚇出了一身冷汗。望著那整個沒入對面樹榦的小箭,這力道的強度還真是令人有些發怵。絕對能把人整個射穿的。

葉凡觀察了一陣子,居然沒發現這是從什麼地方彈射出來的。天太黑也是一個緣故。

對於毒液,大家倒還不怎麼害怕。只要不是刺入身體內的毒液,其它噴出來都不用多擔心。

因為他們都穿著a組的特製防護衣服,連近距離的子彈都可以防護,毒液那是很難穿透過來的。

在黑漆漆的林子里小心的走著,對葉凡來講也是一個嚴峻的考驗。有的時候腳稍微偏差一點。下邊地一松就會翻板。人如果掉下去,那絕對是沒命。

「停1葉凡在耳朵里小聲下達了命令,因為,前方有情況。

葉老大把內氣全部聚集於鷹眼上,發現在前方百米處有著模糊的人體氣波特徵。

因為葉老大的鷹眼對氣波的感覺範圍準確度只能說是30米左右,超過50米就特別的模糊了。

對團模糊的東西好像也很鎮定,一動不動的似乎是面對著葉凡的方向。

王仁磅的消音短柄式狙擊步槍早瞄準了葉凡指示的方面。兩人只能講是以什麼角度為坐標線了。

「啥玩意兒?」王仁磅問道。

「還不清楚。」葉凡小聲講道。

雙方對峙了幾分鐘過後,葉凡決定不等了。落寶金錢從側而拐了個彎旋轉著飛向了那團有些模糊的東西。

哧溜……

被割了一金錢的那團模糊東西溜走了。葉凡發現居然是條大蟒蛇。估計原本是盤在一起的看上去是一團東西。

不過,大蟒蛇撞上了。很倒霉的就是蛇尾巴被什麼套住了並且傳來輕微的輒輒聲后整條大蟒蛇被吊到了空中。大蟒蛇拚命的掙扎著。

「要不要趁機過去,這個時候倒是好機會。」王仁磅問道。

「不要,咱們再退後一些。」葉凡說道,兩人又退後了幾十米。四隻眼盯著那亂掙扎著的大蟒蛇。

「它折騰出這麼大動靜來,估計會招引來守林的暗哨。」王仁磅說道。

「等的就是暗哨。」葉凡說道。

「你是想偷偷跟著過去是不是?」王仁磅恍惚大悟。

「我想,貓有貓道蛇有蛇路。如果有暗哨能引路咱們更安全。等一下我個人跟著暗哨,爾後把標記作上。反正這種標記只有咱們a組的夜視眼鏡才能反光發現,他們是看不見的。」葉凡說道。

「那你得小心了,在這種環境中跟人而要不被發現,相當的難。」王仁磅說道。

「沒事,我有辦法。而且,估計這麼多年都沒人來打擾這片樹林了這些守林的人應該放鬆了警惕。」葉凡顯得很自信,對於費家的虎鷹功還是相當自信的。

果然,十幾分鐘後有了動靜,裡頭出來了兩個傢伙。其人都是一身的黑衣,手上拿著手槍。

「娘的,運氣真好,居然吊到一隻大蛇。我還以為有人來,虛驚了一常」一個傢伙笑嘻嘻的講道。

「馬才,這蛇不會是教里的吧?」另一個聲音有些擔心的問道。因為,三毒教以蛇跟蜈蚣等撐家底子。當然,對於教中的蛇相當的重視的。像有些重量級的蛇甚至比一般教眾的小命還看重。

「咱們這一片好像沒有安排蛇守林吧蘇松?」馬才說道。

「嗯。沒聽說過。不過,也不能排除這大蛇是從其它塊區爬過來的。」蘇松講道。

「絕對不會。」馬才非常肯定的講道。

「你憑什麼這麼肯定?」蘇松顯然有些不服氣。

「嘿嘿,這就是為什麼你只能當隊員而我馬才是小組長的緣故。」馬才得意的小聲笑道。

「馬哥,馬組長。透露一下好不好,這個,真是。相當好奇。」蘇松問道。

「實話跟你講,咱們教為什麼叫三毒。這玩蛇就是一項本領。老祖宗們玩蛇都玩得有幾百年歷史了。

什麼蛇見了咱們教中高手不服服帖帖的。比如咱們這片區是沒有安排蛇守林,其它地方就不可能爬過來。

因為,那些片區周遭有撒得一些特殊的粉屑。蛇一聞著就嚇得縮回自己片區去了。懂了沒有蘇松?」馬才笑道。

「小聲點,要是給敵人發現了咱們可就沒命了。」蘇松有些擔心的往四周看了看。

「我看你是越活越膽小了,蘇松,咱們守林也有十幾年了吧,啥時發現進來過人?」馬才哈笑道。

「也是,這裡離寺廟就二里之地。即便是有人撞進來估計先前早完蛋了。

這林不要講不熟悉的人。就是咱們每次走一遍下來都得出一身冷汗。要是一腳下去走岔了,嗎的,真得去見佛祖了。」蘇松說道。轉爾又講道,「不過,聽說昨天發生了大事。巴占那邊出事了,連紅堂主都給人幹掉了?」

「嗯,你小子消息還蠻靈通的。沒錯,是有這麼回事。教里高手本來在外邊。現在也匆匆趕回來了。而且招集人要求咱們要瞪大眼。不過嘛,我認為這個,太小題大作了。」馬才說道,看了看那還在掙扎的蛇,笑道。「蘇松,反正這蛇不是咱們教里的。估計是外邊爬進來的。乾脆偷偷弄下來殺了搞鍋湯喝,那味道,想起來我就留口水了。」

「這個,會不會,如果被發現咱們不是……」蘇松有些害怕。

「怕啥,發現了也沒什麼,又不是教里養的蛇。」馬才說道。兩人商量了一陣子果然把那大蛇給殺了。爾後裝進一袋子里扛著往寺廟而去。葉凡身子輕輕一彈就跟上了。

有兩個傢伙帶路還真是輕鬆得多了,不久就看到了寺廟的圍牆。這圍牆也是用條石推起來的。聽說搞的還是三層壘的,就是用炸藥一下子估計也難炸開。

而王仁磅等人在葉凡的標記下全都順利到了這邊。

噹噹,突然傳來兩聲輕脆的鐘響聲。在這深夜裡感覺特別的滲人得很。

「糟糕,被發現了,全體隱蔽。」葉凡趕緊下命令道。幾人趕緊全散開各搶佔的利的方位隱藏了起來。

「這麼晚了還叫開會,真煩人。」這時,某個傢伙嘴裡發著牢騷匆匆從葉老大藏身的地方過去了。

「原來是開會,嚇了老子一跳。」天通在耳機里小聲嘀咕了一句。

「他們現在的人員估計都在忙著到會,這個時候的警戒倒是最鬆懈的。不如趁機進去?」王仁磅建議道。

「怎麼進?聽說圍牆上方有探頭。」藍存鈞講道。

「上方有探頭下方估計還真沒有,咱們挖進去。」葉凡說道,轉悠了幾步下來,發現那邊好像有個排水孔樣的東東。

「仁磅,柔極刀借我用一下。」葉凡講道,王仁磅貓著腰過來遞了上來。

葉凡內息如泉樣的涌了出來,在下邊那條石壘成的牆上畫了個圓。小小的火星冒出,不過,幸好很低。不久,葉老大輕輕一使力,那堅硬的條石圍牆出現了一個洞。

葉凡觀察了一會兒鑽了進去,發現在一株樹上有一個探頭。不過,這探頭主要是針對牆頭上,下邊位置倒是較安全。於是一聲招呼,全都溜了進來。

就在這時候,葉凡發現一個喝得有些醉的傢伙一搖一擺的過來了。葉老大跟王仁磅比了個手勢。王仁磅故意的往前一撲,那人一警覺趕緊想追過去。

感謝『大城小事誠誠』兄弟打賞,狗子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