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一十五章寵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一十五章寵妾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沒防到側面的葉老大一伸腿那人摔地下了。自然,葉老大等人是不會讓他再爬起來的。

「開什麼會,會堂在什麼地方?」王仁磅用寮國語問道。

不過,那傢伙很頑強,不肯寫下來。只不過葉老大一摸捏,那傢伙終於熬不住了。

伸手寫道:「不曉得開什麼會,聽說跟五毒教有關。會堂在前面200百米中央那座有著紅色石頭壘起的大房子里。」

葉凡招呼王仁磅,兩人輕巧著就過去了。找了個極佳的位置趴伏了下來。因為葉凡聽不懂寮國語,只能把王仁磅這個半吊子的翻譯給帶身邊了。

三毒教的教徒們三三兩兩,一個個打著呵欠進來了。廳相當的大,鋪著紅色的石板,看上去估計年代也不少了,顯得相當的古老。

在廳堂的上首擺著幾把椅子,椅子後邊的雕圖居然是蛇蜈蚣以及蠍子三毒。

這個,倒是三毒教們崇拜的東東。而在廳堂的下首有著幾十把的小椅子。

這時候,小椅子上已經坐滿了人。堂廳四周的石牆上雕的也是那三種東東,有各種各樣的姿勢,顯得兇悍威風。

「有請宗副教主。」這時,一個瘦臉,長得有點像猴子樣的中年人站起來雙手往下一揮,扯著嗓門叫道。

唰啦一聲,下邊全體教眾們都站了起來。葉老大直想笑,這個。搞得還真像軍隊里的規矩的那碼子事。

隨著腳步聲,走進來一個中年人。長相跟宗洛倒是有二分相像,估計是宗洛的兄弟什麼了。此人的穿著倒是令得葉老大感覺有些怪異。

因為,其它的三毒教教徒們穿著的衣服上都繡得有蛇和蜈蚣以及蠍子三毒。材質看上去倒不華麗。好像是自製的土布袍子衣服的那種。

而這位宗副教主穿著的卻是一身筆挺的西裝,居然還打著鮮紅色的領帶。

腳下一雙皮靴擦巴下發亮。而在他的身旁跟著一個長得鐵塔樣粗大的大漢。高度絕不下一米九,滿臉鬍子。身體的塊頭真有些嚇人,外形看上去跟nba的球星有點相似。

「宗副教主。象山護法好。」這時,眾教徒們全都抱拳問好道。

「原來是象山這傢伙,聽說力大無窮,力可以拔合抱的樹,是三毒教的四大金剛之一。等一下倒要跟他比試一下力量。」王仁磅小聲的嘀咕道。

「如果按宗洛所講的此人能硬生生的拔出成人合抱的樹,估計,其力量沒有幾萬斤是下為來的。按這個力量度來計算,此人至少八段頂階實力。老弟。你跟他比,那跟找抽沒什麼兩樣。」葉凡說道。

「我看也未必,此人身體如此的龐大,行動方面肯定不如咱們。光有一把蠢力氣有屁的用,咱們才不會是傻瓜站那兒給他硬拔是不是?」王仁磅有些不屑的講道。

「千萬別輕敵,陰溝裡翻船會要命的。」葉凡叮囑道。

「放心,我王仁磅不是馬大哈。」王仁磅講道。

「大家坐吧。」宗副教主雙手往下按了按。唰啦聲響起,眾教徒們全都坐了下來。

「這麼晚了把大家臨時頭招集過來。主要是講講昨天發生的事。咱們設在巴占市的陷井石堡居然被五毒教的高手給全鍋端了。

還有設在巴占市的紅堂也給他們滅了。紅意堂主也被他們抓了,五毒教來勢兇猛。

家父剛才才匆匆趕回。不過,據家父估計,他們這次來主要目的並不是跟咱們對拚,而是想救回朱方星。」宗副教主一臉陰沉著講道。

「紅堂主可是九段。那這次五毒教來的人豈不是達到10段了?」這時,下邊一個教徒問道。

「有可能,不過,九段頂階的可能性最大。10段不是那麼容易上去的,即便是五毒教又能弄出幾個10段來?

可惜的就是昨天咱們出動了飛機沒把那個高手給幹掉。不過,朱方星在咱們手中,他們必不肯罷休的。

所以,家父要求大家這段時間一定要慎重。特別是咱們的總舵的安全最為重要。

雖說咱們的總舵固若金湯,幾十年了都沒有那個不開眼的來找過事。但是,五毒教是咱們的最大的對頭。

咱們會用毒,他們也會。所以,咱們能倚仗的巨毒對他們基本上不怎麼管用。

失去了這個最大的屏障,咱們只能用武力手段加上現代槍械來保護咱們的家園了。

兄弟們,這裡是咱們的家。你看看,有咱們在,這三原村村民們安居樂業,這都是因為有咱們在。

如果沒有了咱們的保護,估計不要講別的,就是政府軍方那一塊早把咱們給吃了。

這些村民都是咱們的兄弟姐妹,為了咱們的兄弟姐妹,咱們就是拚死也得護下咱們的家園。」宗副教主這話講得還相當的煽情。

「沒錯,沒有了家咱們還有什麼?宗副教,你不用多說,就是我們腦袋全搬家了也得護住咱們的家。」這時,下邊一個頭頭樣的教徒大聲喊道,頓時,教徒們全喊了起來,彼有股子群情激奮的架勢。

「好了,其實,也不必太過於擔心什麼。咱們的家不能講銅牆鐵壁的話那也差不了多少。

更何況,經過幾百年的發展,咱們的教徒人馬增多。而高手,咱們也不少。

即便是五毒教全來了鹿死誰手這個還不一定。更何況,五毒教畢竟還在華夏境內,他們也不可能傾巢而出是不是?

這次來的就幾個人,那能成什麼氣候?而且,紅堂主也是大意才中了他們圈套。

要是我象山在的話。早掏了他們的卵蛋當球踢。」象山相當的大條,大馬金刀的坐著像一座小山樣,倒是顯得很威風。

「仁磅,你說如果這個時候咱們去轉悠被發現的機率有多少?」葉凡問道。

「肯定小了不少。不過,他們的安保一塊估計還在正常運轉,只是減少了巡邏的人罷了。這事還真是難辦。就是不曉得朱方星被押在什麼地方?」王仁磅有些苦惱的講道。

「想找到他估計很難,人家隨便搞個地下室咱們到哪兒找去。而且。那個地方守衛肯定特別的嚴。

真要救出朱方星,除非能找到讓宗無秋不得不換的人出來才行。那個宗洛我看在他的心裡份量不怎麼樣?

不然,他也不會用朱方星作誘餌想用直升機幹掉我們了。他難道不怕咱們一氣之下殺了他兒子宗洛?」葉凡說道。

「嗯,宗無秋生了十幾個孩子。而宗洛又不聽話,這種梟雄,殺了兒子都有可能。

而他們主要是瞧中了九香杯的解毒功能,這對於三毒教來講就是一個很大的剋星。

他們是用毒的高手,人家能解毒他們這毒還有屁用?不過。我想,九香杯按理講也不可能能解天下全毒吧。

對於某些毒估計是能解或者有其它什麼原因。」王仁磅分析道。

「這個宗副教估計也是宗無秋的兒子,而且得到宗無秋的器重。此人如果能綁架來,沒準兒還能逼宗無秋換了朱方星了。」葉凡看著那椅子上坐著的宗副教主,說道。

「有可能,不過也難說。反正他兒子多,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也無所謂。」王仁磅講道。

「兒子不看中我不相信他沒有寵愛的女人。」葉凡冷哼一聲。小聲的傳訊過去要求趙青玉問問宗洛。

「衝冠一怒為紅顏,講得有理。這大千世界,好多事都是因為女人引起的。」王仁磅也有同感。

不久,趙青玉彙報道:「聽宗洛講他父親最寵愛的女人叫才喏。我看宗洛那咬牙的樣子,是不是才喏跟他的母親有什麼仇恨似的。宗洛一直講才喏是個最毒的女人。」

「才喏的情況呢。還有,住什麼地方?」葉凡問道。

「住什麼地方宗洛也講不出具體地點來,只是說在寺廟偏北方向。至於說才喏本人,宗洛講這個女人並不是寮國人而是俄羅斯人。

長得像國際模特,身高足有1.76米。頭髮金黃藍色眼球。兩條大腿特別的修長。

身材可稱之為魔鬼。宗洛講了,這女人很好認的特點就是**上著一條蛇。

聽說是宗洛的父親宗無秋很寵愛她,而這條蛇就是宗無秋本人的標記了。」趙青玉說道。

「怪了,宗洛怎麼能看到那女人的胸脯?還不得被他父親打死。」葉凡問道。

「聽說是宗洛的母親看到的。宗無秋把才喏視為寶。有一次四金剛之一的象山帶著兩個手下進來彙報情況。

不小心看到了才喏穿著比其尼的樣子。頓時,三人全都驚呆了。不過,宗無秋當場發怒了。

兩掌之下,象山的兩個手下當場被擊穿胸脯而死。就連屍體都給宗無秋叫人拿去喝蛇了。

象山作為四金剛雖說留下了一命來。但也被宗無秋一巴掌幹得在地下滾了七八下。

而且躺床上整整半年才能下地。宗無秋還不解氣,把三毒教中最難完成,最容易丟命的任務派給了象山四件。

幸好象山這傢伙也命大,居然都熬過來了。」趙青玉說道。

「象山怎麼不背叛宗無秋,對這種人你還忠心個什麼?不就是看了穿比基尼的才喏,又不是上床?」葉凡說道。

「宗無秋控制人肯定有一套手段的,象山敢背叛他絕沒有活路。」趙青玉講道。

「仁磅,我去北邊找找才喏這個女人。如果僥倖能找到的話咱們就用她去換人。你在這裡盯著,估計這會還得開上一段時間。隨時跟我聯繫。」葉凡交待道。

「行,他們現在開始安排任務了。到時我直接給你講就是了。不過,就是存鈞他們得交待一下一定要隱藏好。」王仁磅說道。

「他們哪邊有天通在應該沒多大事,除非遇上宗無秋這種高手。我相信這三毒教10段位的高手應該也拿不出幾個。咱們堂堂的a組還沒幾個,更別說三毒教了。」葉凡說道。

「不一定。」王仁磅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