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一十六章雜交品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一十六章雜交品種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什麼意思?」葉凡問道。看小說就到

「據我父親推測,a組還有著許多神秘的地方。你想想,就連鳳家都有著那個冰疙瘩的宋青這種11段位的高手。

a組是國家最神秘的組織。父親說不可能就10段位封頂。只不過咱們還沒能到知曉那些高手的地步罷了。

當然,也不會多。就一兩個,估計應該也達到11段位甚至12段位了。

這些大高手,就連龔開河同志會不會曉得都難講。知曉他們的人,估計就唐主席了。

沒到a組生死存亡關頭,這些絕世高手是不可能顯殺然,這一切也僅僅是我父親的推測罷了。」王仁磅講道。

葉凡心裡一震,說道:「還真有道理,以前講李老是王牌。後來不是出現了另一個更王牌的王牌,也就是你爺爺王老。

沒準兒後頭還有張老唐老什麼的超級高手。這個,境界不同,遇上的高手層次也不同。

想我在10年前不過三段頂階。那個時候認為五六段高手對咱們來講就是夢想了。

現在怎麼樣了,五六段太雞肋了。七八段也算不上什麼,這就是因為咱們的境界提高了。

什麼樣的能力遇上的當然也會是什麼樣的對手或挑戰以及朋友。你說這是不是有道理?」

「絕對是,唉,這國術,最高境界是什麼?」王仁磅嘆了口氣。看著葉凡如貓一般順著房子溜了出去。

用儀器判測定方向後葉凡順著房子直奔北邊而去。

這寺廟裡頭也是相當的大,而且,房子跟房子之間基本上不相連接。都是獨樓一座座的。

前面部分估計是撐門面的寺廟建築,進到第二部分時葉凡發現基本上不見了寺廟建築的影子。這些房子都是石頭建成的。形狀各有千秋。

葉凡利索的靠近了一座有著四個角樓的房子,不過,令葉老大鬱悶的就是裡頭人講話根本就聽不懂。

這貨乾脆不理了。直奔北邊而去。

連續超越了十幾座房子,葉老大都觀察著。好像並沒有發現像宗洛所講的那個俄羅斯叫『才喏』的女人。

正在這貨想退回去時,卻是聽到一個女子聲音傳來道:「蘇芳,都這麼晚了還要吃,明天早餐弄豐富一些不一樣嗎?」

這女子講的居然是生硬的普通話,葉老大支起耳朵還是揣摩到這大概意思的。

「寧妹子,你又不是不曉得教主對她是怎麼樣。不要講這麼晚了要吃點心,就是要你到巴占市酒樓去弄回一盒菜回來你也得去是不是?以後講話小聲點,要是給人聽見你知道教主對人的。」蘇芳小聲的講道。語言用的居然是英語。葉老大大呼痛快,因為這貨還是會英語的。作為海大高才生嘛,葉老大最基本的語言還是會的。

「我……我知道。只是我擔心她吃了過後太飽睡不著。而且,她這次要求吃兔包蛇,這個做法很複雜。要殺兔清理,還要處理蛇。而且,手法很精細,用料又講究。沒有二個小時弄不下來,現在都三點了,等做好都快天亮了。」寧妹子講道。

「別嗦了,人家叫你怎麼干就怎麼干。教主可是回來了,咱們那教主可是神秘得很。也不曉得在什麼地方。也許這個時候他正在不遠處聽著。」蘇芳說道,寧妹子一聽,嚇下趕緊作賊似的往四周看了看。

「別看了,看了也太晚了是不是?做好你的兔包蛇就是了。」蘇芳小聲講道。

「那好,謝謝你蘇姐。」寧妹子聲音有些抖瑟著講道。兩人說著分手了,葉凡自然不會去欣賞兔包蛇了。

而是尾隨蘇芳而出。從兩人的談話中可以曉得,蘇芳沒準兒還是才喏的丫環之流了。看小說就到~

不過,令葉老大有些鬱悶的就是蘇芳拐了兩座房子後進了一座看上去普通的房子。發現蘇芳進去后脫了衣服就上床上。

怪了,這丫頭怎麼沒有去才喏住的地方?葉老大猶豫了一下,輕輕一動,門栓就開了。

「誰?」蘇芳剛問了一句整個人就被葉老大撲倒在了床上。

葉老大迅速關上了門窗,問道:「你叫蘇芳?」

「我……我是……你,你是誰,怎麼會講英語?」蘇芳抖瑟著問道。

「我看你金髮黑眼的好像不是寮國人?」葉凡身子一躺抱著蘇芳窩進了被窩裡蓋上了被子問道。

「我是英國人,不過,我祖上是華夏人。」蘇芳講著伸手想推開葉凡,不過,葉老伸指一點,蘇芳頓時就動彈不得了。蘇芳那臉色明顯的一變,身子又顫慄了起來。

「別怕,老實回答我會留你小命的。你怎麼到這裡的?」葉凡問道。

「你是五毒教的?」蘇芳問道。

「問這麼多幹嘛,我問你就回答什麼?」葉凡冷哼道。

「你帶我回華夏我就回答你。」蘇芳突然講道。

「為什麼要回華夏?」葉凡問道。

「我外公他們就是華夏人,一年前,我跟隨樂團去俄羅斯演出。演出很成功,不過,等我醒來后就到了這個地方。後來才曉得是被他們弄到這裡了。」蘇芳講道,眼淚在眼眶中打著轉兒。

「他們為什麼綁架你,難道你家裡很富有,他們想弄錢?我看你長得也只能講是馬馬虎虎,宗無秋難道是看上你了?」葉凡問道。

「不是,後來我才曉得。是宗無秋陪著才喏回俄羅斯玩了一圈。剛好看過我的演出。

才喏說是喜歡聽我談鋼琴,結果我就被弄到這裡來專門給才喏談鋼琴。

一年了,我無時無刻不想著回去。只不過,在這裡一年了,我只能在這寺廟內院走走,連外邊他們都不讓我去。

不過,他們對我還不錯,吃什麼穿什麼都有。不過,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我想回家。後來我打聽過了,這輩子估計都回不去了。如果哪天才喏不喜歡聽我的鋼琴了,估計就是我的死期到了。

我也想到過死,不過,我想見我媽和外公。」蘇芳的臉上布滿了憂傷。

「如果你真想回去,那你就得把這裡看到的聽到的講清楚。只有滅了宗無秋你才有機會回去。」葉凡講道。

「殺了他,怎麼可能?」想不到蘇芳是脫口而出,葉老大不由得有些鬱悶,哼道,「有什麼不可能?」

「他太厲害了,以前剛來時我每隔兩天給才喏談一次琴。後來混得久了他們對我的看管也鬆了許多,允許我自由走動了。

再後來,才喏喜歡吃什麼傳個話什麼的也由我去傳了。因為晚上才喏突然想吃『兔包蛇』,所以我找寧妹子去。

其實,寧妹子也是個可憐人,她是華夏人。原本在大酒店當廚師的,後來也是才喏吃過她的菜後跟我一樣被弄到了這裡。

寧妹子來了二年了。我們兩個關係也是最好了。而我親眼見到教主發脾氣的時候太可怕了。

有一次五個人,被教主一掌就打死了。而且,全是血肉模糊,連肚腸心臟都飛了出來。這些人全被教主拿去喂『它紅』了。」蘇芳一臉恐懼的講道。

「它紅,什麼東西?」葉凡有些莫名其妙。

「它紅是教主從小養的一條眼鏡王蛇,本來是麻青色的,後來教主每天用毒養它,居然變成了紅色的了。

現在長得非常大了,十幾米長,個頭也有碗口粗。聽說這隻眼鏡王蛇是教主的父親用一隻幾百年的巨蟒跟劇毒的眼鏡王蛇雜交出來的。

所以,它噴出來的毒液可以遠達七八十米距離,像下了一陣子黑雨。

這『它紅』噴毒很特別,噴出來的毒液有點像是濛濛細雨,覆蓋的面積很大。

而且,它能連續噴毒七八次。而且,那毒液連木頭都能馬上爛了進去。

有一次教主茲謎狻它紅』噴毒液,一噴到那人身上,不久那人全身就爛了。

僅僅幾分鐘過後那人身上的皮肉就剩下一半了,骨頭都露了出來。」蘇芳講道,眼睛睜得大大的,全身劇烈的打著擺子。

「晚上宗無秋到才喏的地方沒有?」葉凡問道。

「沒看見,不過,教主來無影去無蹤的。誰也不曉得他什麼過來。平時他沒來時『它紅』就守在才喏的院門前。其他陌生人想進去那隻能講是作夢。整個院子都在『它紅』的監視之下。只有我們幾個熟悉的人『它紅』才會讓你進去。」蘇芳講道。

「你的意思是講如果我想進去根本是不可能的?」葉凡哼道。

「嗯,那條眼鏡王蛇從小訓練,所以,靈敏度很高。而且,它如果有反應了,院子不遠外的高手就會過來了。

負責才喏的高手叫『炮動』。此人長得也不是十分高大,瘦瘦的。不過,聽說她也是用毒高手。

跟『它紅』配合起來不真是天衣無縫。當初教主哈哈大笑著說是它紅跟炮動配合默契,完全可以戰勝什麼10段位的高手。」蘇芳講道。

10段位都能戰勝,葉老大有些鬱悶了。這個,自己還玩個屁。去找才喏跟送菜有啥區別。

「你想不想回家?」葉凡突然一臉正經的盯著蘇芳問道。

「想!不能回家,不如死。」蘇芳表情很堅決。

「寧妹子呢?」葉凡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