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一十七章暗藏玄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一十七章暗藏玄機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她跟我一樣的想法,整天窩在這裡大門都不能出,人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有幾次寧妹子都想死,不過,被我勸住了。」蘇芳講道。

「『它紅』有沒喜歡的食物?」葉凡問道。

「還真是巧,『它紅』也喜歡吃『兔包蛇』,跟才喏一個口味兒。有時才喏高興時還會把吃剩下的兔包蛇賞給『它紅』。不過,兔包蛇也很珍貴,因為才喏要求的兔子跟蛇都很特別。而製作又麻煩,所以,並不好弄出來。」蘇芳講道。

葉凡從身上模出一玩意兒一把就塞進了蘇芳的嘴裡,這貨一臉兇悍的講道:「這是我們五毒教特製的毒藥,就是宗無秋估計也解不了。你如果能老實點配合我,滅了他們我絕對帶你們出去。不老實的話那你們自個兒想死我也不想說。」

「我配合你們,不過,你們講話要算數,我要求你以母親的名義發個毒誓。不然,你殺了我也沒用。我蘇芳雖說只是一個普通女子,但也不喜歡功成后被人『兔死狗烹』。」蘇芳講得很堅決,葉老大倒是有些佩服這女子。

沒法子,葉凡只好以母親的名義發了個毒誓。

「有些人拿發誓當放屁,我蘇芳相信老天會報應的。一個連母親都不尊敬的人,還做什麼人?」蘇芳哼道。

「放心,我一向尊重母親。」葉凡講道,看了蘇芳一眼。伸手在她身上幾拍之後她立刻恢復了正常。

葉凡講道,「既然『它紅』喜歡兔包蛇,哪你叫寧妹子快速搞出來。粗一些沒關係,到時你拿著兔包蛇逗引『它紅』。它必分散些精力。我會找到機會進去的。」

寧妹子的速度還真不慢,在蘇芳的配合下半個小時就搞出來了。當然,味道絕對會差了一些。不過。給一隻蛇吃應該還湊和了。

葉凡尾隨著蘇芳往才喏住的院子叫紅堡,估計是懷念家鄉莫斯科紅場才取這名的。這紅堡具有鮮明的莫斯科古堡特色。

看來。宗無秋還真是寵著『才喏』了。不然,光是這紅堡的建造估計就不是一個小數目。

就連葉老大都感覺有些好奇了起來。才喏憑什麼能讓這毒道大梟雄如此的寵著她。

紅堡院牆全是用紅色的石頭堆砌的,高達八米。估計,院牆上頭應該有攝像頭之類的東東了。

遠距五十來米,葉凡已經清晰看見了那隻正吐著舌念子的雜交眼鏡王蛇『它紅』。

此蛇此刻居然展開了身子伏在牆的頂端。見下邊有人來,馬上豎起了那扁平的腦袋。

蘇芳打開『兔包蛇』的蓋子,頓時騰起一股香味兒來。那蛇立即好像興奮了起來,腦袋擺動著尾巴也輕輕的顫慄著。蘇芳向它招了招手。比劃了幾下。

唰啦一下,葉凡感覺影子一晃那大蛇居然就到了蘇芳的面前。蛇眼定定的盯著盒子里的『兔包蛇』。

嗎的,蛇也能反應這麼快。葉老大心裡暗暗吃驚,見蘇芳正親熱的拿了一塊肉類東東拋了過去。

『它紅』張開嘴一口就吞了下去。蘇芳一塊塊的喂著,葉凡見機會難得,迅速潛伏了過去。

發現那蛇居然停止了吞肉,一下子豎起足有一米多高往四周張望著。

難道被發現了,不會吧。我這手虎鷹之功輕如無物。葉老大頓時一凜,觀察著『它紅』。

蘇芳還算是鎮定,趕緊又拿出一塊很大的兔腿揚了揚。終於沒能頂住美味。

它紅又張開了嘴吞了起來。在它紅喝湯時,葉凡身影一晃終於晃過它紅的頭上進到了院子里。

它紅迅速轉身,不過。估計也覺得有些奇怪,明明感覺有人,怎麼的又沒發現人。

這牲畜還警覺的遊走了一圈回來才又回到蘇芳身邊把剩下的湯喝完了。爾後張了張嘴好像在打飽嗝似的又上牆頭懶著去了。

而這時寧妹子又匆匆而來,拿著另一個食盒。裡頭當然是另一隻兔包蛇。搞得當然比『它紅』的哪只精細了。

蘇芳接過食盒進去了。

這內院裡頭警戒倒是很松,有蘇芳帶路,葉凡很輕鬆的跟著進到了內間。

這裡頭的裝飾全是參照俄羅斯風格,牆壁上油畫很多,七彎八拐過後蘇芳把食盒輕輕的擱在了一張精巧的桌子上退了出去。

這時,從後堂轉出一個金髮碧眼的俄羅斯姑娘打開看了看。爾後又觀察了一陣子才蓋上蓋子捧著食盒輕輕的往內堂而去。

這裡頭肯定沒有攝像頭,葉老大也不敢輕鬆。這個,天曉得宗無秋有沒安排一些女子高手隱藏在什麼地方。

進到一條長長的過道時,葉凡發現那姑娘停了停,好像確認似的才下了第一腳。

而且,鷹眼之下,葉老大清晰的發現。那姑娘好像很害怕這條過道。第一腳踩下去時連額角上的汗珠子都冒出來了。

葉凡鷹眼瞪得大大的觀察著那姑娘的下腳之處,才發現這過道有『明堂』。

過道的石板好像鋪成方塊形的,有點像是國際象棋的棋盤。但是,黑白之間不是十分的分明,要仔細看才能認出來哪塊是黑的哪塊是白色的。

那姑娘好像在走貓步一般,七彎八拐的走著。不過,葉老大當然也牢記下了那姑娘的落腳之處。認為尾隨其後應該能快速的通過過道。

不過,顯然沒這麼輕鬆。當葉凡也照著那姑娘的腳步過去時。剛到中央部分。

嚓嚓嚓的輕微聲響傳來,葉老大趕緊在空中幾個翻騰落在了20米處的一個腳印上。

不過,那腳印處剛才那位姑娘踩上去沒事。可是葉老大一踩上去腳印處那塊微黑色的石頭居然突然彈了起來,把葉老大頂得往空中而去。

抬頭一看,上頭也正有一塊鐵板樣東東快速砸了下來。葉老大趕緊快速踩騰了過去。回頭一看,頓時驚出一身的冷汗來。

「唰唰……」過道里橫七豎八的躺著許多黑色的小弓弩,指頭大,指頭長。上頭肯定有劇毒。要是給隨便的紮上一枝估計也就差不多了。

到底什麼原因造成的如此現象葉老大也來不及考慮了。葉凡怕他們已經警覺到了,所以,快速進到了內院。

裡頭景緻相當的不錯。

一個小潭,方圓二百米左右。小潭的中央有假山,在假山中有一座兩層的小樓。

奇怪的就是這小樓的的建造風格並不是俄羅斯風格而是正宗的純華夏古代建築風格。青磚青瓦配上純實木的木頭,就連窗戶全都是雕花配上磨砂玻璃的。

而房子走廊的欄杆全是精巧的木頭做的。葉老大眼前不由得浮現出了影視城中看到的那些闊公子少爺們經常會去的嫖妓的小組閨房來。

聽說古代高級妓女很有講究的,外邊有牌子掛著,嫖客進去還要翻牌挑人等。

而嫖妓的地方做得很講究和很隱蔽。不過,這樓的四周圍都是水給圍著的,要過去就得踩水而去了,空中距離估計有50米左右。

騰空滑過去葉老大也能做到,不過,剛才的經歷讓葉老大領教過了。覺得這水潭並不簡單。宗無秋難道會想不到對手會從空中過去?

這對於10段位的高手來講,憋足了一口氣在空中滑行三四十米還是不難的,顯然這一條道行不通。

葉凡發現,那個俄羅斯姑娘站在潭水的這邊停了下來。

姑娘拿起笛子吹了幾聲,不久,對面樓里走出一個俄羅斯姑娘來。姑娘朝旁邊一按,輒輒的機輒聲響起后,從潭底突兀的冒出了像條石樣的東西來。那姑娘拿著食盒踩著條石很輕鬆的就過去了。

對面那姑娘又摸了一下,輒輒聲響起水中的條石又落進了水裡。葉凡發現,相當的深,在鷹眼下也只能發現條石的模糊影子,估計這水潭的深度不下10來米。

既然有條石在下邊,這一汪潭水肯定安全一些。葉凡想著,不顧不及太多了。

內息一斂,踩水而過。倒也不怕水中有毒什麼的。因為a組的這雙防雷鞋即便是在a組來講也是珍貴得很。

聽說整個組裡僅有五雙。平時要執行任務時才會批准由高手穿著。而葉老大這雙鞋自從前次撒哈拉之戰借出來后就沒再還給a組了。龔開河當然曉得這事,老傢伙也就睜隻眼閉隻眼了。

最早的時候龔開河也問過葉凡,只不過葉凡這傢伙也耍賴。這傢伙倨功自傲,拿功勞去換鞋子了。

當然,先前葉老大說是可以用錢去買。不過,龔開河直搖頭。說這種鞋的材料太特別。

整個地球都難找到,不然,a組再窮的話也得整上幾十雙人手一雙擱那兒了。

當初狼破天同志可是很此紅葉老大這雙鞋。有一次去龔頭兒哪裡嗦了幾句。

反倒被龔頭兒批評了幾句,而且說,你如果能打敗葉凡這鞋歸你。狼破天只是鬱悶的聳了聳肩嘴裡嘀咕道『跟這個犯騷包的怪胎比老子又不是受虐狂』走人了。

不過,剛踩過十幾米。對面一股大力夾雜著飛鏢樣的東東撲擊而來。

此人能逼出內息,至少也得是九段位的高手了。看來,宗無秋還真捨得安排了高手保護自己這個寵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