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一十九章人命如草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一十九章人命如草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哼1一道冷哼聲透骨般傳來,只見那位身穿西裝的宗副教主從座位上突然彈身而起在石壁上狠狠的踮腳,一個飛鷹展翅騰空而起足有五米多高。

往側一個滑行,在空中雙手一拍直擊藍存鈞而去。

那內息震動空氣的氣爆聲特別的刺耳,倉促之間小藍同志趕緊把攻向兩個大眼教徒的飛錘扯了回來轉向砸向了宗副教主。

滋啦啦……

一道怪音傳來,小藍同志的飛錘硬生生的被宗副教主雙手發出的內息卷著飛砸了過去。

眼看就要自砸在藍存鈞頭上了,10米開外的王仁磅一看,趕緊脫手飛出柔極刀。

滋……

好像布匹被撕裂開的嘈雜聲音傳過之後,柔極刀跟飛錘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柔極刀被王仁磅以特殊手法收了回來,不過,他整個人被柔極刀產生的慣性之力給撞得拖帶了二三十米才止住了腳步。

停下步子時王仁磅臉色蒼白,為了拿回自己的柔極刀。這貨嘴一張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一下子痿頓了下去。

剛才那一記大力力道太厚重了,雖說王仁磅面上看去沒事。其實,內臟早受了不輕的傷。

而這邊,藍存鈞雖說躲過了飛錘的砸擊,但手臂處還是被颳了一下。半個巴掌大的手皮被硬生生的扯走了。痛得這傢伙直咧牙差點喊媽了。

「你天通爺爺在這裡1天通一看不行了,那位姓宗的太厲害了。估計也是9段大圓滿境界。這貨趕緊幾腳下去踢斷了五六個教徒的背到了宗副教主面前。

「你們合擊象山,我來對付他。」天通此刻很正經,像一個臨場正指揮著千軍萬馬的大將軍。

王仁磅還有什麼話說,實力如此。跟藍存鈞聯手合擊起『象山』來了。

幸好象山被天通的鈴鐺幹了一下也受不了不輕的傷。不然,王仁磅一個八段第二個層次加上藍存鈞一個七段第二個層次估計都不會是九段的『象山』的對手。

不過,此刻大堂中近40名三毒教的中層高手也被王仁磅跟天通幹掉得差不多了。

地下滿地是血,殘肢斷腿撒滿了堂廳,看得人頭皮發麻。剩下七八個三毒教自然也被嚇破了肚皮,有一搭沒一搭的跟林要風趙青玉以及幾個a組預備隊員相鬥著。

要不是宗無秋的兒子宗河跟象山這兩個傢伙在常估計這些三毒教徒此刻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兒狂逃命而去了。

「殺殺殺1此刻外邊口號響起。外邊突然撲進來是百號人。不過,這些傢伙一看就是不怎麼樣滴。手中拿著棍棒大刀長茅之類的東東剛衝到堂廳門口。

被林要風拿著大刀撲進人叢中一陣旋風式的飛割下去,頓時就倒下了七八個。

林要風好像殺上癮了。如虎如羊群。每刀下去必有兩到三個教徒倒下。

而外圍拿著短弓長箭的幾十個弓箭手又不敢胡亂髮箭怕誤傷了自己人,實際上全成了擺設。朱同和馬漢也不慢,如殺入狼群的猛虎。那冷兵器都在殘酷的收割著這些三毒教徒的性命。

生命如草芥就是此刻對生命的詮釋。

「哼1

宗河肉痛得又是一聲冷哼,那西裝衣袖中突然飛出一條綠色的東東來。

此物一閃就到了林要風面前撲咬向了他的腦袋。林要風不得不回防攻擊這綠色之物。發現好像是條小蛇。

不過,這小蛇兇悍異常。林要風那般靈敏的身手居然砍不中小蛇。

小蛇居然會跳,每跳一下就會準確落到另一個教徒的身上而尾巴一反彈又彈了起來攻擊向了林要風。見這綠色小蛇那張開的鋒利牙齒以及點點毒液欲噴樣子。

林要風不敢怠慢,要是被射中估計不死也得脫層皮。這小蛇可是宗河從小培養的,名叫綠芒。

行動快如箭芒。它身上的毒液也是經過宗河幾十年的調教整出來的劇毒。

雖說不能跟『它紅』的素質相比,但也不是林要風所能承受得住的。場面暫時陷入了僵局之中。

相距幾百米處一座普通的假山下一個用全紅色石頭建築的地下室里門前站著一個全身綠色披風,綠色褲子綠色靴子的綠衣人。此人就是宗無秋手下四大金剛之一的老大『車天』。

這時,匆匆進來一個黑衣服。先是雙手抱拳一禮后說道:「車護法,外邊快頂不住了。大堂里開會的40號兄弟快被殺完了。後續調過去的人馬全都是三段以下的普通弟子。而弓箭手又不能胡亂放箭怕誤傷了自己人。」

「不是有宗副帥和象護法在場嗎?」車天淡淡哼道,站那裡面無表情,不為所動。

「對方也有高手,有個胖臉的嫩傢伙跟車副帥戰成了平手。而象護法剛才在胖臉傢伙手下吃了暗虧也受了傷。被兩個傢伙聯手纏住了。而對方還有五六個好手,個個如狼似虎,普通弟子們根本就頂不住了。」黑衣人焦急的講道。

「才喏娘娘那邊怎麼樣了?」車天眉頭微微一皺,問道。

「正僵持中,一個年青的傢伙獨斗著『它紅』跟『炮動』。它紅騰到空中噴出了毒液,居然被那傢伙施展一種詭異的身法給閃過了。

而炮埔蒼菔蹦魏尾渙四羌一鎩E詼估計說那傢伙的實力達到了10段位。

不然。他怎麼可能突破多層關卡差點進了才喏娘娘的住處。下邊的兄弟緊迫的請求教主立即出關擒拿五毒教的高手。」黑衣人講道。

「流離那老太婆呢,她不是九段第二個層次了。平時在才喏身邊牛逼哄哄的。怎麼今天不行啦?」車天又恢復了平靜,冷冷哼道。好像外邊眾教徒的生命如草芥一般跟他沒絲毫關係似的。

「她說要保護娘娘。所以進樓了。」黑衣人講道。

「放屁,那老太婆就是個小人。平時吹牛講大話會,遇上硬把子時想的就是逃命。

如果那位年青人真的突破它紅跟炮動的聯手防線,估計流離那老傢伙跑得比兔子還要快。

我早跟教主講過這老太婆靠不住,可是教主一直不肯相信。有次還講我無中生有,嗎的,現在不是顯形了。」車天哼了一聲,看了看黑衣人一眼,說道,「教主這次出門也受了點小傷,正在毒室恢復功力。

這個時候絕對不能打擾。而我要保護教主也絕不能離開。而『馬石』護法又在外地暫時趕不回來。

另兩位長老都不在教中。這樣吧,你拿我的令牌過去,要求流離這老太婆馬上協助它紅跟炮動拿下那年青人。

死法不計,以保護才喏娘娘為主。要是娘娘出了問題,你們都得死,這是我車天講的。」車天霸氣十足,那披風被內息一展,整個一下子漲大到了三米開外,好像長了兩對翅膀。他手一動,一塊黑色名片大的令牌飛到了黑衣人手中。

黑衣人不敢再嗦,因為,這位車天護法可是四大護法之首。在五毒教從來也是個說一不二的人。

而且此人是宗教主的貼身保鏢,跟教主的關係親如兄弟,他是最煩人嗦了。

有幾次不耐煩了有幾個傢伙去嗦,被他一巴掌就拍死了三個。後來四大長老中有個長老提了點意見,還被宗無秋批評了幾句。

那位長老的功力比車天厲害得多,不過,最後也只能鬱悶的閉嘴不講了。因為,有宗教主護著車天,你有啥辦法。總不能剮了車天,所以,這車天根本就是教主面前的紅人。

黑衣人自然不會自討沒趣兒,匆匆拿著牌子走了。

『它紅』一看第一嘴噴出的毒液居然被葉凡這個傢伙以詭異身法閃過去了。

這大蛇發起脾氣來了,仰天發出一道怪音還擺了擺頭。一側的『炮動』一看估計是它需要自己配合。

於是,雙手往袖子里一陣子亂抓。七八顆黑色如乒乓球般大的毒球旋轉著,合擊向了對岸小樓前的葉凡。

而這時樓里吱嘎一聲微響,先前躲進樓里的那位白髮老太婆又出來了。

此刻老太婆手中拿著兩條綢帶樣的兵器。綢帶子往空中一舞,遠距離葉凡五六十米處就飄了過來。

別看這只是兩條輕柔的綢帶,但葉凡曉得如果被它擊中可是不好玩的。這裡頭肯定有毒粉之類的東東。

而對面的它紅一看兩大高手合擊葉老大,頓時興奮得嘴一張。尾巴狠狠地在石頭上鏟了一下。

蛇身又猛然彈起,在空中居然詭異的身子環成環狀像一個滾地的重壘五環一般直往葉老大滾去。

蛇身上發出的臭腥騷味兒就是遠距它幾十米的葉凡都能聞到。嗎的,難道想滾過來把老子纏住不成?葉老大電光火石間想了想,不過,也來不及考慮太多。

兩把飛刀扎出去直往白髮老太婆而去,流離一看,只能無奈的把綢帶往空中一轉卷向了飛刀。

很令流離驚訝的就是這兩把飛刀好像沒有力氣似的。輕輕用綢帶一卷居然落地了。

跟剛才這位神秘的年青人擊出的飛刀攻擊力度相比,好像這兩把飛刀只是花把式。

難道有詐?流離第一個念頭就是如此,老太婆非常快速的馬上就一個側身往旁邊側退了幾十米。未完待續。。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