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二十章才氏雙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二十章才氏雙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歡迎大家來到-<>-:.

因為,那白髮老太婆其實也是被葉老大的飛刀嚇怕了。倒是著了葉老大的『道兒』。剛才兩把飛刀的確是花把式,相信『流離』這老太婆會上當,果然如此。

而葉老大真正的攻擊目標卻是在對岸的『炮動』以及空中翻騰著的『它紅』這兩凶頑身上。

只見葉老大雙手一陣子令人眼花繚亂的翻動,這翻動速度快得人眼都無法看出在幹什麼。就是『炮動』都感覺有些詭異,懷疑這傢伙是不是瘋了在搞雜耍。

說時遲那是快,被尾巴發力的慣性送到空中翻騰到空中的『它紅』此刻突然散開了蛇身,環形的中央的蛇嘴張開了,這次張得特別的大。那碗口粗的蛇嘴居然張得如小臉盆粗大。

而此刻,很協調的就是『炮動』的十幾顆飛球也到了蛇嘴的前面十幾米處。

哧一聲悶響。

它紅嘴裡噴出的毒液如滿天星雨一般的撒向了炮動扎出的黑球。夾帶著黑球在空中翻滾著,全方位形成一個方圓幾十米的包圍圈往葉老大身上如箭般的攻擊了過去。

毒液加毒球,好厲害,葉老大冷哼一聲。雙手突然詭異的劃了個五圓環動作。

空中突然一陣子輕微的嗒波動。瞬間,一條水色的帶子在夾帶著毒液的毒球面前閃現。

這當然是葉凡那便宜師傅蝠王南陵候的絕技之一的——水功。以前葉老大花費大力氣只能凝聚出一個乒乓球大的水球。

不過,當場也把天通這位九段大圓滿的同志差點炸暈了過去。可見這水球的恐怖威力。

這水球可是全完以精純的內息,再輔助以秘功『水功』之法融合空氣中的水份子再加以壓縮再壓縮。

就好像液化氣一樣,當氣體被壓縮到一定的層次再加上溫度驟降,就成了水球。最後,被葉老大的內機激發發生了爆炸,那威力可想而知。

炮動跟流離兩人沒來由的打了個冷顫,因為,周遭溫度驟然降到了零度左右。只是它紅這冷血動物對溫度的反應會遲鈍了一些。

「怎麼突然有下雪的徵兆?」流離望了望天有些疑惑。而炮動的表情也差不多。

來不及讓她們倆多想,那詭異的淡淡水帶在毒液跟毒球之間消失了。

炮動感覺到了威脅。往旁邊閃了幾閃退出了幾十米。不過,還是慢了點,被葉老大水球帶著的毒掌液跟毒球瞬間返回,分成兩半一半砸在它紅身上,一半撲擊到了『炮動』的身側。

轟隆隆巨大的聲響炸起。

一團黑霧在空中升騰起足有十米多高,其中還夾雜著噴泉樣的散花水滴。

『它紅』慘叫了一聲被水球毒球炸得直接就拋在了百米開外那堅硬的石鼓之上。而後邊一米多長的尾巴也跟身體搬家著走了。

炮動閃得快還好一些,不過,也相當的狼狽。兩截褲子跟袖子都給炸得不曉得去啥地方了。露出了這個女子一雙白晰的雙腿來。而白晰上有著點點滴滴的血滴。

唰啦一聲。

它紅畢竟是蛇,知道厲害了自然想著逃跑。這畜牲才不會管什麼道義責任,一轉眼就爬進房頂不見了蹤影。

葉凡突然騰起足有六米高。在空中雙掌直拍炮動的腦袋。嚇得炮動趕緊轉進對岸的屋子裡沒了人影。

不過,後背還是著了葉老大十段高手一擊,炮動慘叫著不見了人影。

而流離這老太婆跑得比他們還要快。早沒了人影。葉老大也顧不及太多危險了,因為擔心王仁磅他們以及宗無秋過來。

所以,這貨吸了口氣一掌擊塌了小樓的大門。在滿天木屑聲中施展開鷹眼觀察了進去。

發現大廳中擺著幾把古式的雕蛇頭的椅子,在中央一把巨大的蛇椅後邊掛著一幅畫,畫上畫的是一條張牙舞爪的龍騰空著很是威風。旁邊還有精緻的茶几以及瓷碗等東東,估計是喝茶用的。

「宗無秋自詡自己為蛇的傳人,現在居然上升到了龍的地步。我呸,你也配1葉凡嘴裡呸了一口痰。

突然,這貨瞳孔睜大。因為,他發現遠距離二里之處的屋頂上有兩條身影好像在空中飛行一般的滑了過來。

前面的一個雙腳在空中踏步,葉凡曉得,此人絕對突破11段位了。因為,只有這種高手才能把內息逼出反彈在頂上,借著反挫之力在空中好像跨步而行。實際上是內息動用到了奇妙之處。當然,並不是飛行。

而他身側那個人雙手展開。好像身上披得有兩扇翅膀。在空中一扇之下滑行距離絕不下幾十米。倒有點《西遊記》中天鵬展翅的威風感覺。

那人似乎也感覺到了葉凡的凌厲雙眼,看了過來,葉老大頓時身心一動想往樓里鑽去。

不過,一道細若遊絲樣的不明東西如蛇一樣尾隨著就到了自己的腿部。

鷹眼之下,葉老大曉得是那人把內息之氣逼成毛絲樣的絲線遠足二里之地攻擊過來了。

二里之地遠距離攻擊。葉老大心裡頓時直冒涼氣,嘴裡呼到:「老天。12段位,絕對是12段位。」

這貨趕緊拚出吃奶的力氣往後猛然的一蹬,而且同時甩出十把飛刀扎向了那內絲之處。

……

葉老大拚盡全力終於掙脫了二里之處攻擊來的內氣之線的攻擊,不過,也被內氣之線的反挫之力扯得直接就撞進了大廳里。

上面唰啦一聲脆響。

一張大網從空中撒落下來,而葉老大滾落的方向嚓一聲響過後,地下突然往下陷了下去。

這下陷上落的倒是弄得腿還沒站穩,心還在震駭的葉老大一時手忙腳亂之下趕緊伸展開身體,手中的血滴子飛出,展開合金蓮瓣一下子抓在了屋上的樑柱子上。

手一擺從側面串上了二樓。而黑色大網也失了準頭落下了地。發出里啪啦的怪異響聲之後,葉凡發現那黑色大網的許多倒勾已經把地下鋪的石板給勾碎了。

嗎滴,這要是勾在老子身上還有屁的命。葉老大狠罵了一句,幾腳踹去,發現一鋪大床上正坐著一個高挑的俄羅斯女子。

金以碧眼,雙腿修長,白晰的肌膚似乎能捏出水來。那精緻而略帶點妖嬈的臉蛋真是能令萬千男兒盡折腰。

「你是誰?不曉得這是教主的室嗎,快滾出去。」俄羅斯女子皺著眉頭,講的居然是英語。估計是怕葉凡聽不懂,所以用較多外國人都能講的英語。

「你是才喏?」葉凡哼道,一個跨步到了女子面前。

「你想幹什麼,我才喏是教主的女人。」那女子大叫著,不過,葉老大可不是善茬。手往下一撕,滋啦一聲布匹碎裂的聲音傳來。俄羅斯女子那雙峰如跳跳球一般的彈跳了出來。

「你個混蛋,色狼1那女子以為葉凡是那種人,憤怒的大叫道。

葉凡根本就不顧及她,又是往下一指剪下。那女子頓時全身衣褲被葉老大一指破成兩半飛走,露出那深深的桃源之地來。

女子全身恐懼的瑟縮著,碩大的雙峰子好像皮球一樣的擺動著。而此刻那女子雙腿居然張開了,露出更神秘的部分,好像是被嚇怕了似的。那萋萋的芳草之地張揚的向著葉老大張開了那啥滴之門。

葉老大伸手在那神秘之處摸了一把。

「說,才喏在什麼地方?」葉老大幹澀的吞了一把口水厲聲喝問道,此刻這貨哪還能心情『色色』,如果不能抓住才喏以此為籌碼,估計今天來的一伙人都得下地獄。

其下場肯定是被宗無秋這12段位高手拿去玩弄之後餵了那受傷斷尾的『它紅』了。

因為剛才宗洛講過,才喏是宗無秋最愛的女人。此女人胸脯乳峰上繡得有一隻眼鏡王蛇,這是宗無秋的標誌。這女子雖說胸脯上也有王蛇,但葉老大可以肯定她不是才喏。

因為,宗洛還告訴了葉老大一個大秘密。才喏這女子的桃門處居然怪異的長著一塊紅色肉瘤,小指頭粗。

當初宗洛的母親跟這女人打架時發現的,所以,告訴了兒子宗洛。不過,宗洛的母親也遭受到了宗無秋最殘酷的折磨,現在生死不明。這也是宗洛一直仇恨父親的原因。

葉老大剛才那一摸並不是色色行為,而是在鑒定,果然沒有。

女子一愣之後葉老大更為肯定了,旋即以大手法施展了分筋錯骨手外加上化音迷術。

女子馬上就熬不住了,大叫道:「我是才喏的雙胞胎妹妹才青。」

「才喏呢?」葉凡以化音迷術問道。

「在這裡1才喏手在床上一動,大床頓時翻板,裡面居然還有個密室。

就在這時候,王仁磅這貨居然不要命的跳了進來,喊道,「不好,估計是宗無秋來了,咱們快走1

「來不及了,你把那個女人抓進來,咱們下密室。」葉凡往密室里一鑽就進去了,王仁磅順手一摟就把才青摟環著扯進了密室中。上邊的鐵板嗒一聲詭異的合上了。

「快插上這個1才青好像還沒醒轉過來,還以為遇上了敵人要防止住敵人的攻擊所以指著旁邊的一道巨大,足有水板粗的合金鋼柱大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