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二十三章天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二十三章天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天毒之體,是老天天然降給人類的。據老祖宗書記記載,百萬人中難找到一人。而才喏的身體是絕佳之體,就是吞下一包老鼠藥都毒不死她的。

這個社會,什麼天然之體都有。比如,有的人可以生吃玻璃生吃鐵片什麼,你一般人受得了嗎?

既然天毒之體能吸毒藏毒還能解毒,我當初想能不能通過跟她合體之後把我手掌上的毒逼於下身,由她慢慢的吸納解除而去。

而且,今後還可以利用她的身體煉毒。比如,有些毒質咱們受不了時先煉一下,爾後受不了時由她吸走。

不過,想法很好,只是,我翻到老祖宗書上記載的警告時有說過。不是什麼人的體質都能利於此方法煉毒解毒的。

需要陽氣特別深的身體還能用此法子煉毒,而我的身體雖說陽氣還行,但還是不夠。

如果冒然跟才喏搞在一起,估計不但煉不了毒。我自己還有退毒危險,甚至,有退功的危險。

所以,一直以來我不敢接近才喏。而我自己也一直在煉陽氣大旺的毒質,以期能改變自身的本質,達到與才喏配合適當的地步。

只不過一直以來我發現都還沒能達到這種地步,所以,才喏直到現在還是處子之身。

如果我的體質允許,不但可以吸毒排毒給她,還可以返回來后練過她身體的煉化把精純的毒再吸回來。這樣。我的毒功將更精純質量更好。

人家說量變會引起質變,我想說的是質變完全也可以帶動量變的。」宗無秋有些鬱悶的講道。

「那還不把那兩個傢伙幹掉,不然,給他們倆個胡搞下去。才喏姐妹又那麼漂亮,要是破了瓜怎麼辦?」車天有些急了,講道。

「無妨1宗無秋又擺了擺手。說道,「咱們就是要讓這兩個傢伙破了她們倆身子才行。我現在改變主意了。你沒發現。那個年青人功力是不是比你還要強?」

「好像應該吧,聽炮動說是跟『它紅』還有流離三者聯手居然還被這小子敗了。

『炮動』後背中了一掌,差點到了內臟。而『它紅』居然斷了尾巴,這簡直可怕。

而流離這死老太婆跑得快,也受傷不輕。此人,絕對突破10段位了。

不過,人看上去可並不老,估計不滿30歲。難道他比我車天還要天才?」車天有些不服氣的講道。

「呵呵,也不一定比你的根骨上。練功也是有竅門跟捷徑以及還要憑運氣的。

這許這小子吃了什麼天地上品之藥材或者什麼。還有一種,就是開頂灌功**。

就是把自己的精純內氣通過天門大頂硬灌到他的經絡丹田之中。當然,這種法子不可能一次就行。

時間較長。你沒看見,幾年前才喏姐妹還是個普通女人。現在怎麼樣,她們進展神速,才青達到四段開源。

而才喏厲害得多,居然達到六段身手了。這都是我幾年下來用自身的內氣為他們施展了開頂**。

本來。這法子施術的人功力會大折損的。所以,一般的前輩都不願意用這法了,這個,因為危及到了自身嘛。

我當然也擔心這個,後來用了取巧的法子。咱們密窟里有老祖宗留下的一隻手掌。

後來我研究過後才發現。那隻被凍的手掌中居然有幾百年前的老祖輩的內氣蘊含其中。

經過研究,再結合老祖宗的法子,我把這內息通過我的身體開展開頂**灌頂給了才喏姐妹,才使得她們達到了如此的境界。

只可惜老祖宗留下的東西也有限度,現在那隻手掌中的好東西也耗盡了成了廢品。」宗無秋有些肉痛的咧了一下嘴。

「太可惜了,要是教主自己吸納了這些內氣不是更好。沒準兒已經突破到傳說中的境界了?」車天相當的肉痛,腮邊肌肉都在跳動,實際上這貨在遺撼這好事咋莫降臨自己頭上而讓才喏姐妹倆佔了便宜。

「呵呵,老祖宗留下的東西適合她們。給你我都不行,還有攻擊我們自身內氣的危險,有害。不然,我早用了。」宗無秋笑了笑,說道,「所以,我想,咱們往密室中弄些催情的毒素進去。

那個傢伙肯定受不了。到時肯定跟才喏搞在一起。如果那傢伙的身體能受得了,那咱們今後也有毒人了。」宗無秋笑道,看了車天一眼,說道,「你想想,一個六段位的譚笑笑能讓我當年11段位受傷。那換作一個10段位的高手毒人戰勝12段位的龔秋嗎?」

「妙啊,教主這計太妙了。不過,要是那小子的身體受不了呢,那咱們豈不是,怎麼講,用華夏一句話講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車天相當得寵,這話也敢當著面沖宗無秋講。要是換作別人,早腦袋開花見閻王去了。

「不一定,那小子如果受不了只能怪他命不好。他跟才喏合體後身體肯定會被才喏身體內藏著的毒給毒死。

不過,在毒死前才喏倒是可以把這小子身體內的精純內息給吸納一部分過來。

我想,助力才喏突破到第八段位應該沒問題。過後,咱們可以利用特殊手段把才喏煉成毒人。

你想,一個8段位的毒人是不是比譚笑笑還要厲害。龔秋也不能如此的囂張了。

也該輪到咱們三毒教囂張囂張了。」宗無秋講到得意處哈哈狂笑了起來,震得四周牆壁都瑟瑟作響。

「那另外一個胖些骨架大些的小子呢?」車天說道。

「那傢伙能跟『象山』鬥上一陣子,估計應該達到8段二三個層次了。不過,才青的身體太差了一些。搞個小毒人還是有的,比譚笑笑差點吧,但總是毒人。如果她們姐妹合擊,就是龔秋也得掂量掂量一下了。」宗無秋哼聲道。

「什麼時候放毒進去,放什麼毒教主?」車天問道。

「紅淫王蛇之毒是天下至淫,由它噴出逼入密室。這密室中還不春色艷艷我宗無秋都不信。」宗無秋笑了笑,手突然一振,從其人袖子中突然串出一隻全身紅色鱗甲,僅有小指頭粗的一條蛇來。

「它就是紅淫王蛇,這麼小?」車天獃獃的看著這隻僅筷子大的小蛇,實在難以相信。

「要不你試試?」宗無秋笑了笑看著車天。

「別,那我還不得淫狂而死。」車天嚇得退後了一步。

「呵呵,雖說會**而死,但也能享受到人間極至的如醉如仙,那種蝕骨之消魂味兒,你難道就不想?」宗無秋淡淡笑道。

「我還想留下這小命看明天的太陽。」車天堅決的搖了搖頭。

「那算啦,就便宜了這兩個小傢伙吧。」宗無秋突然收斂了笑,手一甩,那條紅淫王蛇就趴在了牆壁上。宗無秋伸指在紅蛇身上點點劃劃,不久,那王蛇張開小嘴,對準牆壁上一個特殊裝置開始噴毒霧了,噴出的居然也是紅色毒霧。

「你別看它身體這麼小,可是煞費了我一翻苦心的。幾十年訓練下來,它體中之毒噴出來比一瓶液化氣還要多。因為,幾十年的淫毒全被我用內氣逼於壓縮於它的體內的。一旦爆發,至陽至淫。」宗無秋乾笑了一聲。

「這密室他娘的設計得太精妙了,居然找不到絲毫漏洞。老大,看來咱們今天真要同日死了。」王仁磅聳了聳肩,這貨還相當的『光棍』。

「好兄弟就該這樣嘛1葉老大也顯得洒脫得很在牆壁上敲敲打打,一會兒又伏下身子用氣波探測,不過,好像沒多大作用,沒搞出個結果來。

「不對,好像怪。」這時,王仁磅嗅了嗅鼻了,叫道。

「宗無秋施展毒氣攻了,唉,咱們倆個,估計,快完蛋了。」葉老大早聞到了,嘆了口氣看了看床上縮在被子中的才喏,哼道,「我不曉得宗無秋抓你們姐妹倆回來幹什麼?不過,我相信這個毒梟絕不會幹什麼好事的。今天你我四人差不多就倒在這裡了。」

「死就死吧,反正我們姐妹倆早就不想活了。要不是一直有個念頭期望能再次見到家人,我們早自已解決了。可恨的是不能把宗無秋這老賊子殺死剁碎了喂蛇。」才喏突然坐了起來,狠狠的罵道。

「沒錯,你們不曉得,我們過的什麼日子。雖說天天好魚好肉吃什麼都有。

不過,宗無秋每隔一段時間都要把我們抓到一個密室中煉什麼邪功。

並且,拿出一隻乾枯的手掌逼我們天天去拿捏。不久,他就把手掌按我們頭上,一股火熱從頭頂湧進來。

那種痛楚,生不如死。」才青罵道,「這個老不死的混蛋,天天就這麼折磨我們姐妹倆。在外人面前還表現得如此的寵愛我們。」

「手掌抵你們頭上,還火熱,難道在施展一種秘術。」葉凡吶吶道。

「有點像是傳說中的灌頂**。」王仁磅講道,看了才青一眼,問道,「我看你也有著四段身手吧,以前你們是不是練過?」

「沒有,不過,自從被宗無伙這賊子抓來後幾年下來我們發現自己居然很厲害。

有時氣著了,一腳下去就能踢斷一塊薄石板。姐姐更厲害一些,有次不小心居然踢斷了一個條石。

還有一次,宗無秋的一個小妾跟我姐姐打架,被我姐姐一腳差點踢死了。

後來我們就沒見過她了。估計被宗無秋拿去喂蛇了。」才青咂巴了一下嘴巴說道。

「難道是宗洛的母親?」葉凡臉現訝然。

「不清楚。」才喏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