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二十四章戴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二十四章戴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大哥,你有沒有感覺到全身很熱?」王仁磅臉龐有些紅了,想脫衣服。

「不是很熱,是熱得有些受不了啦。難道這毒是**之毒?」葉凡講道,看了兩姐妹一眼。

「你們倆個有沒這感覺?」王仁磅問道。

「嗯,我們也熱得受不了。好像癢得很,全身都燥熱得很。」全裸的才青雙腿不由自主的動著,這個動作是相當誘人的。

「完啦,咱們將晚節不保了1王仁磅這個時候了居然還有心情開玩笑,葉凡甚至懷疑這傢伙是不是沒長大,居然這般沒心沒肺的。

「宗無秋把自己的寵妾讓給咱們倆個破瓜,難道他會如此的好心腸,讓咱們石榴裙下死作鬼也風流?」葉凡問道。

「鬼不鬼的全靠你們自己了,快活得死也消遙。快活不死成毒人更消遙。」外邊的宗無秋冷哼了一聲。

「他們開始有感覺了,這紅蛇還真是厲害。」車天嘆了口氣。

「肯定有目的,莫非這也是一種煉功的法門?」王仁磅說道。

「八成是,難道是想利用咱們倆個相助她們練成什麼?不然,宗無秋找她們姐妹倆來幹什麼?」葉凡哼聲道,努力的憋著不想女人的那點子事。

「咱們不行時乾脆自個兒了結了也不能讓宗無秋如願。」王仁磅突然冷哼道,柔極刀拔了出來。內氣一如。刀刃上一點刀氣伸縮著。只要一劃拉就能了結自己了。

「你幹什麼,擱下1葉凡一巴掌就打掉了柔極刀,一臉嚴肅的講道,「兄弟。就是死也得把宗無秋的兩個寵妾先幹掉。先快活一下吧,我不相信我們倆這麼快死。髏蟻尚且貪生,何況是咱們。沒到最後一關。咱們就得拚了。老天會不會亡了咱們,那就看天意了。」

「我哪那麼容易自殺。至少也得先把才青『破了』才行。兄弟,才喏是你的。

咱們就是死也要死得快活,死得瀟洒,死也得給宗無秋戴上兩頂綠旺旺的帽子。

我呸,小狗宗無秋,你肯定聽得見。」王仁磅大罵道。唰啦一聲,全身衣服飄了出去,露出那一身健壯的肌肉來。

這貨那身肉還是相當的能讓女人心動的。而此刻已經春心搖動的才青一看。頓時雙眼妖嬈得像是能滴出血來。

噢……

才青連身體都涌成了紅色,她再也忍不住了,一個跨步,張開雙臂,她居然倒向了王仁磅的懷抱,一把抱住他大叫道:「快……快點,我熱啊1

「熱,你熱我也熱。真他娘的熱死人了。」王仁磅嘴裡叫著也有控制不住自己了,再加上被才青那火熱的身體一撞,頓時,最後那一點理智也全給『火熱』而撞沒了。

撕啦啦幾下,這貨三下五除二就弄光了自己。這密室並不止一個房間。王仁磅抱著才青麻溜的鑽進了另一個房間一個旋轉騰起,雙方滾到了床上。

頓時,鶯聲裊裊,嬌啼漣漣,火熱的兩個**在狂爆的對撞著,時分時合……

葉老大其實比王仁磅更要狂燥,因為,他體內還殘存著的『太歲』陽剛之精被點燃了,再加上那隻幾百年的老蟒血的殘留之物也來助興了。

這幾方一融合,即便是葉老大定力驚人,但在天下至淫的紅蛇之淫毒不斷的升騰下,葉老大雙眼血紅,一步步的挨向了床上正蜷縮成一團的才喏姑娘。

啦……

才喏更火熱,裹在她身上的被子突然被她一拋就飛到了密室的角落之處,整個人斜躺在床上。

她全身也是漲得越來越紅,那高挑的身材,那火爆的碩大,以及那白嫩得比水靈大白菜還要水嫩的肌膚。還有那芳草遮蓋著的……

才喏存貯體內的一些毒此刻也被紅蛇之毒給點燃了,她狂亂的伸縮著那香香的舌頭。

「礙…」

葉老大像狼一般的吼叫了一聲,血紅著眼撲了上去。猶如一隻飢餓的餓虎撲向了可憐的小羊羔。

兩具火熱終於碰撞出了奇麗的火花,太歲之陽剛跟才喏這絕世的天毒之體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這陽剛不但吞噬了才喏姑娘身體內過來的毒,而且,好像還特別感興趣似的把才喏身體內的天生之毒都吸納了過去。如打開的大河在吸食涓涓涓細流。

萬川終歸活,才喏感覺此刻身心特別的興奮,好像一個火球還在騰騰的熊火中燃燒著。

而葉老大的吼叫聲如雷一樣震得密室嗡嗡震想,其中還夾雜著才喏那讓人蝕骨般的媚妖之痛叫。

床上撒落了斑斑落紅,兩具火熱的身體還在狂爆的糾結著碰撞著。

「夠爽的1天車不帶表情的盯著大屏幕冷哼了一聲。

「越爽越好,這說明越能讓他們倆個來個完美融合。」宗無秋面無表情的講道。

「教主,那小子特別興奮,好像吃了春藥似的居然頑戰了這麼久,難道他真不怕才喏之毒軀,她那天毒之體就是教主您也不敢染指啊?」車天說道,其實,這傢伙有些吃味兒。

對於才喏的絕世身體哪個男子不動心。車天作為一個爺們,當然也不例外的。

只是才喏是教主的寵愛,車天只能想想也不敢動手。現在憑白被葉凡撿了便宜,車天自然心裡發酸發麻了。

「就讓他們興奮吧,不過,我估計有兩種結果。第一種就是那小子受不了才喏以及這紅蛇之毒。

才喏雖說經老祖宗手掌中的內息再加上我精純的內機使得她在短短几年內達到了六段之境,但是,這不是她自身練出來的。而是一種外力強行提長的結果。

而且,車天,咱們三毒教以毒起家的。你說說,老祖宗的手掌中有什麼好東西?」宗無秋突然詭異的笑了。

「難道老祖宗的手掌中也含有劇毒?」車天問道,心裡不由得打了個冷顫,心說幸好老子沒動歪腦筋。

「呵呵,老祖宗在世時功力已經達到傳說中的境界,比我的要高得多。

當時老祖宗把全身的內息逼於這隻手掌上,就是為了留給後面能承受其手掌毒勁的人。

而我試過,當初只是吸納了一點就受不了啦。如果再吸下去,肯定爆體。

而才喏的身體是天毒之體,是天生的。老祖宗手掌中那精純的內機不但被她吸納,而且,就是老祖宗手掌中凝聚了他一百多年的內毒也給她吸納了過去。

你想想,咱們幾百年前的老祖宗活了一百多歲,一輩子積蓄和精鍊的毒有多可怕。

我這個煉了幾十年的身體內擁有之毒居然還抵不上老祖宗手掌中一成之毒。而才喏運氣好,全給她得去了。

不過,才喏今後將慢慢被老祖宗的毒所同化。10年內,才喏會自然升化成為一個毒人。

本來我的目標也在於此,我估計,才喏完全消化完老祖宗手掌之毒和內機過後會達到10段位。

一個10段位的毒人是多麼的可怕。估計就是龔秋那老不死的也得心生忌憚的。

只不過,那也需要時間。這個傢伙的到來倒是使得這一切提前了。如果才喏之毒不能毒死他,那他就是我宗無秋手下的第一個毒人,而且,還是位10段位的毒人。

到時,譚笑笑算什麼。我這毒人一掌就可以解決掉她。」宗無秋講到這裡,雙眼盯著屏幕突然停住了,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不久,又摸了一下下巴,若有所思的樣子。

「怎麼啦教主,難道有變異?」車天問道。

「怪了,這小子好像剛剛到10段位的。不過,剛才跟才喏合體后,你看他們倆個好像都有收穫。

才喏居然詭異的突破到了六段頂階。而那傢伙身上居然溢出很深的帶毒質的內息之氣來。

就這狀況,如果這傢伙會活下來的話,估計已經突破到了10段位第二個層次,也就是截流之境了。

到底是什麼促使得他能突破的,才喏突破這個正常。他也跟著突破,這個太不正常了。難道發生了變異?」宗無秋說道。

「莫非這是那小子受不了時要爆體前的詭異表現,練武者有時身體受不了時猶如人死前的迴光返照一般會出現一些詭異的現象。

此人,我看,很像即便爆體前的徵兆。不過,教主,他死了不打緊。會不會在爆體時把才喏給炸傷了。

10段位高手的爆體可是相當驚人的,絕不啞於一顆從空中投擲下的幾百公斤的重磅炸彈。」車天有些擔心的講道。

「你是怕他炸傷了才喏?」宗無秋說道。

「要不先想個法子弄些能讓人暈倒的毒藥進去把才喏救出來。雖說她今後是不可能再是教主您的寵妾了,但她將變成你的手下毒人。」車天講道。

「事還沒結束,我希望能獲取到最大的利益。如果才喏能不死,而那個傢伙又被煉成了毒人,我宗無秋等於同時獲得了兩個毒人。龔秋又算什麼,哈哈哈……」宗無秋講到高興處又大笑了起來,梟雄本色顯現。

「教主,這毒人全身都是毒。帶在身邊怎麼會方便,要是一不小心誤傷了咱們自已人那不是麻煩?而且,聽說毒人之毒是精練后的毒。咱們施展的毒功跟他們相比只是粗製貨罵擺了。有點像是名牌貨跟地攤貨的區別。如果被染上還真是麻煩了。」車天略顯擔心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