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二十五章突然變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二十五章突然變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四百二十五章突然變故「車天,這是你認識和理解上的誤解。其實,為什麼稱之為毒人,那是因為煉成毒功後會在他們身體丹田之內另外再聚集一個毒液。

猶如在你的體內再生成了一個能裝毒液的毒丹田。跟毒球蛇擁有的毒囊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而在平時這毒液是藏在毒丹田之中,毒人的身體外表並沒有毒,就是被你殺死後食他肉都沒事,只要不要搞破了毒袋就是了。」宗無秋講道。

「那如果咱們也能煉出一毒丹田來不是也一樣嗎?」車天問道。

「不一樣。」宗無秋擺了擺手,講道「毒丹田要擁有能抗納硤拍芰凍傘

這隻有毒人能做到,假如咱們把毒人的毒丹田挪到我們自身上來,你還是沒用。

因為,如果你用毒丹田的毒液去故保那毒液出來是不是要經過我們倆身的經絡。

我們的經絡根本就承受不受毒丹田出來的那經過精鍊的厲害之毒。所以,我們自身首先就命難保住,就更別說施展毒功了。

而毒人的身體有著特殊的體質,能抗擊這些。所以,他們自己沒事。而毒液沒有攻擊時,他們自身肌肉內並沒有多少毒質存在的。

所以,並不會傷害到我們自身。為什麼眼鏡王蛇噴毒時可怕,可咱們不是照樣子吃它的肉。它的肉里並沒有毒而且味道相當美味嘛。」

「看來,這毒人還真好用了。」車天臉上現出一絲羨慕神情來「不過,教主,怎麼才能讓毒人忠心於咱們。要是他們有了叛逆之心咱們不是白忙活了?而且,反受其害。」

「這個不用擔心,老祖宗的法子很有效果。毒人雖毒,但他們要依靠我們才能生存下去。

咱們被稱之為毒教,到時自有毒法來控制他們的。自然界存的事物都有相對性,一物必有另一物來降住你。

毒人對外邊人來講很可怕。但只要咱們控制得當,他們並沒有什麼好怕的。

當然,這個,只是針對咱們自已煉出來的毒人才行。不然,為什麼譚笑笑只忠心於龔秋,咱們可是耐何不了她的。

那是因為每個人控制毒人的法子都不一樣。對譚笑笑的控制法門只掌握在龔秋手中。

你不曉得這法門,自然控制不住譚笑笑了。」宗無秋淡淡笑道略顯神秘。

「我看他們快活得也差不多了,是不是現在要採取行動用老祖宗的法門來煉他們了?」車天問道。

「呵呵呵。差不多了。」宗無秋笑著。突然臉一板,手一伸從皮袋子里掏出一個精緻的盒子來。

只見宗無秋高舉著盒子放在了桌上,宗無秋這豪世的梟雄居然對著盒子三拜九叩。很是虔誠。車天當然也不例外,趕緊跟著跪了下來。

不久,宗無秋打開了盒子。車天偷偷地看了一眼。豁然是一隻手掌。

手掌估計年代已久,所以表面肉質有些乾枯,猶如一隻被風乾了的手掌。但又比風乾的肉類之物要顯得有活性一些。

手掌顏色傾向於紫色,不過,就是掌上的毛髮都歷歷在目。看來,保存得不錯。

「這就是老祖宗的手掌,老祖宗全身毒功以及精純內機所能存貯的地方。

據說這毒人也是代代相傳下來,只有老祖宗的老掌才能讓毒人心服。

而我宗無秋已經得到老祖宗的法門,全天下。這兩個毒人只能我宗無秋能擁有和指揮。」宗無秋全身勢氣大發,他沒發現,車天的眼中隱晦的閃過一絲貪婪。

「讓輸氣之洞開大一些。」這時,宗無秋衝車天說道。

車天趕緊站起來,在壁上一處按鈕處旋轉了一下。輒輒聲響起,通向葉凡密室的一個通氣孔變大了一些。

宗無秋拿起手掌,全身突然如充氣的皮球似衣衫都鼓漲了起來。宗無秋那老臉漲得通紅。漸漸的居然成了紫青之色。似乎隱隱有紫青之光從臉上漫射出來。使得宗無秋看起來格外的可怕和猙獰。

而那隻乾枯的手掌好像突然間充滿了活力,以肉眼能見的速度漲大了起來。乾枯的肌肉和皮膚開始變得光滑了起來,似乎,在瞬間,這手掌活了過來。

「這是我的內息融合了老祖宗的法門使得這手掌充滿了活力。不過,這次一旦煉成。老祖宗的手掌也將被他們徹底的消化掉。

而代之的就是我宗無秋的這隻手掌。我宗無秋的這隻手掌就是控制兩個毒人的唯一法寶。

只要我一個手勢就能置他們於死地。所以,毒人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控制的人。」宗無秋淡淡的哼了一聲,舉起了左手。

漸漸的,宗無秋額角上冒出了黃豆大的汗珠子,全身都在顫慄著。逐漸,那顫慄變成了打擺子似的抖動。宗無秋的臉猙獰得更可怕了,肌肉塊塊鼓起,好像連鼻子嘴巴都要移位了似的。

就在這時候,宗無秋沒發現,車天的眼中閃過一線更濃的陰霾。

唰啦……

那隻發紫的手掌被宗無秋從洞里準確的以內息控制著到了葉凡跟著。

手掌懸空在葉凡跟才喏之間,不久,手掌在兩人頭上旋轉開了。而且,在旋轉的過程中,手掌上溢出一些紫青色的氣體來。這氣體不斷從手掌上冒出來往下砸飄了過去,不久就瀰漫了葉凡跟才喏的全身。

礙…呀……

葉凡跟才喏突然感覺一陣子劇痛傳來,腦中好像被人扎了幾下似的。感覺全身更是火熱得很,似乎身體正在擴大即將要炸開了。

而手掌中溢出的紫色之霧氣越來越大,而且,越來越濃。似乎有點點的紫色小露珠在紫霧之中蘊育了出來。

而此刻的宗無秋全身都是汗水,衣袍全都的。而宗無秋的雙眼居然可怕的成了綠色。猶如一隻在黑夜探照燈下的覓食野狼。

車天曉得,他也到了關鍵時刻。

紫色霧氣在葉凡和才喏身上一伸一縮的蕩漾著,不久,更是以有規律的迴環形旋轉開了,場景詭異極了。

就在這時候,詭異的事發生了。葉凡身上好像發生了變異,這貨似乎被憋得太久了,猛然的一張嘴,嘴裡突然的狂暴出一股巨大的吸力,活生生的把手掌上的紫色之霧連帶著紫色小露珠全給吞進了嘴巴之中。

宗無秋一看,頓時急了,一發力,身體一動,手掌突然一個旋轉,猶如一個空中懸空著的吸塵器賣力的向葉老大身上吸去。

滋滋……

被葉凡吞進去的紫霧又被手掌硬生生的從其人嘴裡抽了一些出來,霧氣在空中翻騰著如蛟龍出海,不過,轉爾,葉凡似乎感覺到了,這貨一聲大叫,那紫霧又被他吞了進去。

「怎麼回事?」宗無秋吼叫了一聲,全身里啪啦一陣子響動。衣服居然被這聲炸響給全部爆裂開去。

「車天,為我護法。」宗無秋叫了一聲,車天一看,趕緊站直了身子觀察著周圍。

宗無秋的身體詭異的漸漸成了紅色,手掌中逼出的內息如噴泉一般的隔空彈射進了手掌之中。

而宗無秋的身體居然以肉眼能見的速度漲大開了。相反的就是那面龐突然的好像蒼老了不少。發像臉上的血突然被抽幹了。

這個時候,車天曉得,宗無秋正在把丹田中最精純的內息逼出來以期能控制住密室中的手掌實施反制之力完成控制毒人的遺傳。

不過,令宗無秋沒想到的就是。自己逼出的內毒之氣全被葉凡吞了進去。

這小子好像一個毒器一般的居然不怕手掌上的毒機以及宗無秋逼出的精純之毒。

雙方僵持開了,宗無秋被逼無奈,只好源源不斷的逼出內息相助那隻手掌。因為,他一脫力那手掌就有失去控制的危險。

二個小時過去了。宗無秋臉色變得越來越蒼白了。鼓大的身體也漸漸的縮小了過去。

而面龐變得更小了,似乎就剩下一層皮貼在面龐骨上。車天驚訝的發現,宗無秋的鼻子好像都縮小了不少,再搞下去的話估計連鼻子都會沒掉了。

就在這時候,側旁好像有凌厲的響動,宗無秋轉頭一看,大叫道:「車天,你幹什麼?難道,你不要解藥了?」

不過,太晚了。車天拿著的一把厚背馬刀準確,狠辣的砍到了宗無秋的背上。

地一聲。

宗無秋背上噴出一股血液,這是車天這個九段大圓滿者最完美的一刀。宗無秋雖說是12段大圓滿,但內氣耗盡,此刻也受不了。

不過,轉爾,地一聲巨響。一砍完馬上就逃,而剛到門口的車天被宗無秋狠狠的幹了一掌。

整個人慘叫著飛到了門洞之外。空中灑落下一線鮮血,而宗無秋看都沒再看他一眼,轉掌又向密室中的手掌招去。

轟……

一聲炸響,手掌居然詭異的炸開了,頓時,密室中騰起一股巨大的紫色之霧氣。

「礙…」

迷糊中的葉老大張開大嘴,如蛇吞象一般把密室中的紫霧全部吸進了肚皮里。

而宗無秋本來按秘術已經跟手掌建立的一點聯繫此刻感覺心裡一陣子錐心般的劇痛過後就失去了任何的聯繫。

「你毀了老夫的好事!小子,我宗無伙要拔你皮喝的血1宗無秋彼發外加上血紅著眼,一聲怒叫,嘴裡如泉涌一般噴出大量鮮血。頓時,整個人萎頓了下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