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二十七章斗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二十七章斗計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突然感覺面前什麼東西迅速的一閃,才發現是個黑色的詭異的大球這玩意兒。這貨趕緊身子一動往側面拚命的閃去。

轟隆一聲巨響,密室劇烈的晃動著抖動著。葉凡飛刀趕緊一出,只聽宗洛大聲的慘叫道:「丁叔1

「快走,走得越遠越好,走!走……」只聽另一道蒼啞的聲音慘叫著跌倒在地。

而葉老大的鏈條也到了,一卷把那傢伙卷了進來,發現是個老頭子。不過,老頭子脖子處被自己的飛刀扎中了,一股鮮血如泉樣的從其人的脖子處涌了出來。

剛才就是這老傢伙救的宗洛,扔出了一顆毒球。而轉眼間,宗洛也失去了蹤影。

「說,宗洛藏什麼地方?」王仁磅惡狠狠的一把捏住了老頭的脖子,當然是想讓血流得慢點別一下子就死了。

「少爺會回來找你們的,你們等著!我丁冒死得值1老傢伙最後噴出一句話後腦袋一軟,死了。

「嗎的1王仁磅隨手一扔,感覺晦氣。

「倒是個忠義的人1葉凡嘆了口氣瘋狂的燥動感覺好了一些。環顧了這秘室一眼,問道「宗無秋怎麼不見了?」

「不清楚,剛才不曉得發生了什麼狀況。好像有點像是內亂了。宗洛此人太可怕了,老大,你先前沒有發現他是高手嗎?」王仁磅問道。

「此人估計用了什麼秘法把內息全隱晦了。居然連我都沒探測出來,著實可怕。

此人心機之深,倒真是一個強勁對手。不過,咱們得趕緊先走。不然,宗無秋一回來,咱們都得死。

對了。宗洛跑出來了,估計咱們兩個負責看守他的預備隊員已經遭了不測。」葉凡眉頭皺得緊緊的。

「才喏姐妹怎麼處理?」王仁磅忙著問道。

「帶走。我還沒搞清楚剛才為什麼會發瘋。估計是中毒了,而且,這毒跟這姐妹倆估計有些關係。」葉凡說道「其實,她們倆也是一對可憐人。」

「嗯,至少,對於這廟裡她們倆比咱們都熟悉。」王仁磅說道,兩人回到密室。發現才喏姐妹倆正縮成一團獃獃的躺在床上。

「你們想不想回到故鄉?」王仁磅問道。

「我們能回去嗎?宗無秋根本就不是咱們能敵的。」才青一臉恐懼,問道。

「能不能回去全得看咱們了,不過,即便是你們想留下估計宗無秋也不會讓你們倆活著了。」葉凡說道。

「我們明白,走就走,拚了。」才喏突然變得堅強了起來,一咬牙掀開被子下了床。

四人在密室外邊尋找了一會兒,自然是想找到剛才談話的記錄以及視頻記錄以弄明白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

不過。結果令人相當的鬱悶,沒有。

「他呢?」王仁磅踢了一腳倒在牆根處的車天。

「帶走,此人沒準兒還有用。」葉凡說道,在車天身上拿捏了幾把,自然施展的是封穴和經絡的罡指。

而王仁磅迅速給這傢伙胡亂的包紮了一下用了些特效藥綁在身上。四人往外竄去。

唰啦啦……

葉凡趕緊扎出飛刀把射來的十幾把短箭給碰飛了,這貨又是一陣子甩動,手腕上飛刀如雨般的扎了出去。不久,外邊傳來幾聲慘叫。葉凡等人趁機沖了出去。

「老大,咱們的通訊設備全壞了。也不曉得天通他們怎麼樣了?」王仁磅一邊走一邊用a組自編的用語問道。

「估計懸了,沒辦法,先離開這寺廟再說。」葉凡講道,在一轉角外停了下來,葉凡幾個掂腳上了屋頂。貼著屋頂施展開了鷹眼之術。

「怪了,很安靜,怎麼會是這樣。按理講這個時候三毒教的教徒們應該是大舉出動全寺搜找咱們才對。怎麼會這麼安靜呢?」下了房頂,葉凡有些不明白的講道。

「他們被我們幹掉了七八十人了,估計也怕了。而且,剩下的估計也沒幾個高手了。這個時候,估計一個個全躲在什麼旮旯處,只要咱們一出現他們就出手。不是飛箭就是子彈,咱們得擱外小心才是。」王仁磅講道。

「才喏,你們在這裡住了幾年了。雖說宗無秋限制你們姐妹倆到寺廟外邊。但這裡頭你們應該也曉得一些路徑是不是。快說來,不然,咱們都得完蛋。」葉凡轉頭問才喏道。

「我們平時在寺廟裡走動時宗無秋都有派『炮動』跟『它紅』跟著的,估計,那條路人家早埋伏得有人了。其它的路咱們姐妹倆都不是很清楚。」才喏搖了搖頭。

「不管了,往南邊去。只要方向沒錯,咱們總會到樹林子的。天通他們還在樹林里等著。」葉凡講道。

四人沒辦法,只好由葉凡打頭小心的往前伏進著。

「報告宗副教主,象護法。五毒教的帶頭人他們估計逃出來了。教主下了死命令,要求咱們一定要抓住他們。還有,遇到宗洛殺無赦。」這時,一個黑衣人到了宗河面前一抱拳說道。

「教主沒說原因嗎?」宗河一愣之後問道。

「沒有。」黑衣人說道。

「這夥人他娘的還真是玩命,居然硬抗到了現在。咱們的人死了七八十個,他們好像還沒死人?」象山在一旁憤憤然罵道。

「正常,咱們這邊死的也全是些低手。他們就二段三段,跟這些至少五段以上的高手沒有可抗性。

不過,村子外邊傳來消息,並沒有他們出林的報告。而今天他們大部分人馬全被咱們逼到了北邊已經快到『蛇院』。

只要再加把勁頭把他們全部逼入蛇院,到那個時候,不要咱們收拾,那上萬條的劇毒王蛇會吃得他們連骨頭都不會剩下一根的。」宗河副教主居然一臉的平靜,擺了擺手,他看了象山一眼,問道「你說說,宗洛會藏在寺廟什麼地方?」

「估計會去丁冒那裡,不過,我倒有一計。既然五毒教打頭的人還沒來跟他們會合,他們如果活著的話肯定會會合的。

不如故意漏點消息出去告訴那個打頭的他們的同伴就在北邊蛇院處。

我想,沒準兒還能讓他們湊成一塊兒全收拾了。不然,一直不見那個年青人對咱們有些不利。

此人聽教主說是有著10段位身手。如果他發起狠來,藏在什麼暗處一個個的來,咱們的人還不夠他殺的。」象山這大塊頭居然會用計,看來,人真是不可貌相了。

「象護法,你帶幾個人去丁冒處查一查。不過,估計宗洛不會肉個,你我能想到他也能想到。只是不曉得在寺廟裡他還有跟誰關係更好的。估計他會去那個地方了。」宗河臉上閃過一絲陰沉,對於自己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宗河根本就沒有絲毫感情的。

「對了,馬石回來沒有?」宗河問道。

「回來了,他暫時在教主身邊不能離開。」象山說道。

「炮動這娘們呢,還有『它紅』傷好一些沒有。好一些的話叫他們馬上參加圍捕。現在咱們正缺人手,還有,長老們都回來沒有?」宗河問道。

「炮動跟『它紅』包紮了一下已經開始加入圍捕隊伍了,只是長老們的情況還不清楚。估計一時半分兒是趕不回來了。這個節骨眼上,如果有他們在哪咱們也不會死這麼多人了。」象山嘆了口氣。

兩人分頭合計了一下就事著些人分開了。

寺廟北邊一座顯得較雜亂的假山下。

「這傢伙,居然聯繫不上。難道是掛了?」天通生氣的說道。

這傢伙,現在面相上相當的慘。連衣袖都給誰撕去了一半,剩下半截袖子在晃蕩著。

臉上也是血跡斑斑,不曉得是自己的血還是別人的。多半是別人的,不然,早包紮上了。

對於後勤一塊趙青玉還是搞得很好的。一些必備的葯品還是隨身帶著的。而且,這些葯品都是高濃縮的特效藥。像流血方面撒一點就能止血。當然,這些藥物的配製也是昂貴的。

「老大不會這麼容易死的,天通,你丫的別亂咒他。要是給他聽見,可是有得你受的了。」藍存鈞說道。

「真是煩人,出又出不去,現在連吃的都成困難了。咱們難道藏這裡等死不成。」天通憤憤然講道。

「先忍忍等老大,不然,現在出去估計都得死。小天同志,那個副教主跟你差不多實力吧。」藍存鈞問道。

「差不多,不過,他們那邊多了一個象山出來。此人有著九段三階實力。除了老大在還能扛一扛。

我要對付那個該死的副教主。象山就沒人能扛得住了。難道我小天同志今天真要喪命在此。

娘的,為了200萬把命都掉這裡,我早曉得,葉老大這200萬不好拿。

這不,錢沒到手,命先丟了,不划算不划算!丫丫滴1天通講起來覺得自己特冤枉,差點咬牙了。

「實在沒想到三毒教的實力如此的強悍,以前咱們可是一點資料都沒有。我工作方面出了紕漏,現在曉得了回去一定得好好的審視這些了。對不住大家裡了,唉……」趙青玉也是嘆了口氣。一臉的慚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