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二十八章詭異的感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二十八章詭異的感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估計他們實力還不在此吧,那個教主不是還沒出現。而三毒教的護法咱們只見過象山。

還有占第一的『車天」排第二的『馬石」而象山只排第三,還有老四『炮動」

這些人都出現的話,咱們今天鐵定沒命出去了。而且,我懷疑,三毒教的實力還不止這些。

比如,像這些有著幾百年歷史的教派,既然有教主護法堂主,那肯定也有長老一級人物。

這些人物跟教主是同一輩人或許還是教主的叔叔輩的。那些人估計,應該都是舊段位強者了。

咱們現在考慮的是如何的跟老大取得聯繫保命出去。唉,朱同,要救你爺爺估計是難了。

咱們連他在什麼地方都沒搞清楚。更何況,咱們現在自身難保。」林要風嘆了口氣。

「唉,害得大家踉我朱同一起受難了。我爺爺的事你們就不要管了,現在當務之急是如何的殺出去才是王道。我爺爺,這命只能認了。」朱同一臉的悲哀。

「朱同,還沒到最後關頭,沒準兒還有奇發生。」藍存鈞輕輕的拍了拍朱同肩膀,以示安慰。

「屁的奇,我懷疑,葉老天八成是掛了。咱們估計只能靠自己了。不然,他一個10段位的大高手居然連通訊設備都沒保住?即便是有命在,人估計也被人家給控制住了。不然,早跟咱們聯繫上了。」天通譏諷著哼道。

一時間,大家都有些喪氣。

其實,大家在心裡都有些認同天通的講法,只是不願意承認這個殘酷的結果罷了。

葉老大是大家的主心骨,沒有了他,大家還怎麼有希望?

「嗎的,那伙人還真是厲害,在林子里居然殺了我們十幾個兄弟居然還給他們逃到北邊的葯園去了。宗副教和象護法都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他們滅在葯園之中。」這時,幾個三毒教徒走了過來,一邊走一邊聊著。

「葯園裡可是種了許多的葯,要是這夥人發起狠來不全糟塌了。」另一個弟子有些可惜的講道。

「也是,那有什麼辦法。暫時教里還沒有行動,估計是在等長老們回來商量對策。

一旦長老們回來,他們個個都是10段位的大高手。到時一合計,也許還能保住葯園。

不然,這葯園可也是咱們教里的寶貝。聽說那些王蛇們吃的都是葯園的葯。」一個教徒講道。

「行動1葉凡一示意,跟王仁磅撲了上去。沒發出任何聲音來,三個傢伙都給拿下了。

「馬上帶我們去葯園1王仁磅哼道。

葉凡乾脆直接就施展了分筋錯骨之手段,其中一個教徒最終沒熬住招了。

在途中,葉凡突然想起這裡好像是三毒敖的廚房。

二人閃進去先大啃了一頓又裝足了食物幾人迅速往葯園而去。

三毒教的葯園面積相當的大,掩映在一片蔥綠的樹木當中。旁邊立著五米多高的圍牆,全是用條石壘的。

聽說裡面園子種著各種奇葯,大部分藥材都是有毒的那種,專門拿來給王蛇們吃的。當然,進補的好藥材也不少,像們什麼百年的老山參首烏都有。

「怪了,葯園裡好像沒有動靜?」葉凡貼地探測了一陣子,有些迷惑的說道。

「時間不等人,咱們殺進去再說。估計天通他們也藏了起來,一旦我們這裡有動靜,他們會過來跟咱們匯合的。」王仁磅講道。

「只能如此了,耗下去咱們耗不起。」葉凡點了點頭,看了看守在葯園門前的兩個黑衣人,兩人比了個手勢,意思是一人一個幹掉就是了。

兩人勾在旁邊的石壁上,從空中如大鳥一般瞬間就到了兩個守門的三毒教徒面前。

一人一個,兩個三毒教徒還沒發出聲音來腦袋就掉地下了。而守在內園的一個五段負責的中年人葉老大也沒費多大力氣就解決掉了。

不過,在進入園內,當見到那些藥材後葉老大居然有種怪意的感覺。

一種有些熟悉的感覺傳來,這貨不由自主的到了一堆紫色hu朵的藥材面前。

「別動1葉凡剛伸出手去想摸那美麗的紫色hu時後邊跟上來的才喏急著叫道。

葉凡轉過身來看著她,不知何意。

「這種藥材叫紫狼hu,有劇毒。不但下邊的果實有毒,就是這hu都含有劇毒。

有一次我跟宗無秋來過一次,當時見這hu漂亮就想采些回去種在窗台上。

不過,被宗無秋給攔著了。只見他一笑,隨手一招,守園的手下送過來一隻五步蛇。

宗無秋把蛇拋進了紫狼hu叢中。不久,那隻蛇全身翻滾著,嘴裡亂叫著。

不久,全身顫慄著嘴裡冒出一些紫黑色的泡沫來。再不久,死了,而且,死的時候全身發紫。

我當時驚出一身冷汗來口宗無秋笑道,這紫狼hu很罕見,是園中很有名氣的毒hu

就是工人擺弄的時候都要穿著特殊的防護服才行。不小心沾上的話肯定得死。

除非有我宗無秋的解藥。」才喏有些恐懼的盯著那紫狼hu

「噢,這麼厲害,連五步蛇都給毒死了。看來,這紫狼hu還真稱得上是毒hu了。」葉凡點了點頭,往後退了一步。

「不過,我覺得有點奇怪。」才喏突然又講道。

「有什麼奇怪?」葉凡問道。

「有一次我偷偷來過這裡,因為,那個時候我不想活了。」才喏講道。

「所以你故意去摘紫狼hu就想死。」葉凡問道。

「嗯,只是,我故意的弄壞了幾株,還吞了幾株。不過,結果我只是難受了幾天,居然沒死。我想,是不是宗無秋看出來了偷偷在我的食物裡頭下了解藥的。」才喏說道。

「大概是吧。」葉凡點了點頭,這時,奇妙的庶覺又上來了。自己心裡不但不感覺到這紫狼hu的可怕,而且,居然有一股想伸手摘上一朵玩玩的衝動。

「我到底怎麼啦,這明明是毒hu我還想去摘,到底什麼原因……」葉老大心裡極端的疑惑不解,趕緊施展開內勁之術全身讓內氣循環了一遍下來,感覺好像也沒有什麼不當之處。

這貨一時發愣,腳步不由得往前跨了一大步。

而且,鬼使神差般的一伸就把摘下了一朵紫狼hu

嚇得王仁磅等人全都驚叫出聲來。才喏居然撲了過來一把拍向葉凡,是想把他手中無意摘下的紫狼hu給拍打掉。

「沒用了,你看,這hu折斷的液體都沾我手上了。」葉凡伸開手掌,那點點如細沙樣的紫色液體沾在了手上。

「快點擦掉1才喏還真急了,撩起衣袖就要幫葉凡擦巴那紫液。

「沒事,我並沒有明顯的不適當的感覺口也許是我抵抗力強,或者說是這hu毒的發作期還沒到。」葉凡說道,逼出內氣來把hu托在手中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轉爾,這貨拋下hu朵往下一伸手。內氣而出直接就把下邊的根部拔了起來。

這紫狼hu的果實跟地瓜也沒什麼兩樣,像極了現在搞的那種小紫薯。

怪了,我沒絲毫懼意,看到這東西怎麼反倒有些興奮?難道先前我看到的那隻手掌讓我中毒了。

對了,這手掌中不是有毒嗎?它是宗無秋用心培養才喏的。它在我面前炸開了,難道我也中毒了。

或者說是我吸收了它貯藏的內氣,這內氣中難道蘊含有素質的東西,葉凡心裡莫名的想著。

「小心點老大。」王仁磅講這話時聲音都有些顫慄。這貨明顯的感覺到了毒素的一點危險,條件反射般的往後退了幾步。

輕輕的用內息在紫狼果上一指,頓時,裡頭流出了更為晶瑩的紫色液體來。這液體怪異的就是不但沒有什麼臭味,反倒給人一種興奮刺j的感覺。

葉……

這道聲音雖說很小,而且是從很遠的地方傳過來的。但葉老大有鷹眼,在萬分危及之刻一個側身把紫狼果憑感覺拋了出去。

叭嚓……

紫狼果實被大威力的狙擊步槍擊中后炸開了,頓時,那點點晶瑩的紫色毒液噴了葉凡一臉都是。

「大哥1王仁磅跟才喏都嚇得叫了起來。

「快擦掉1才喏急叫道。

「伏下,三百米處有情況。咱們暴露了。」葉凡喊道,手一動,用內息把王仁磅等三人全按倒在地。

葉葉……

對方知道葉凡發覺了,這個時,狙擊步槍子彈一下子射擊過來十幾顆。

這槍手還不少,一時之間,子彈壓得葉凡四人都抬不起頭。倒是車天那傢伙倒在地上暈睡著毫不知危。

「哈哈哈,年青人,今天這葯園是你的葬身之地。在死前就給本副教主說說,你是不是龔秋那老疲在教中是什麼職位。

沒準兒本人還會給你一個痛快,不然,本副教主將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當然,如果你能把五毒教的秘密全部講出來,本人還可以求教主饒你一死。

只要你歸順本教,咱們共圖大業。」先前在大廳中見到的宗副教主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我呸,你算個毛球的東東。」王仁磅罵了一句。

「年輕人,嘴皮子硬是沒有用的。實話跟你講,你現在已經被全包圍了。

你功力高我們知道,不過,看到沒,這葯園周圍有我們四十竿大威力步槍在招呼著你。

你難道是鐵甲做的不成?據我所知,就是12段位高手也不可能達到金剛不壞而不怕子彈的地步。

更何況是你一個最多上限舊段位的強者。」宗河這嘴皮子功夫耍得不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