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章鎮長上吊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鎮長上吊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條僅6米寬的沙石公路蜿蜒如老蛇睡覺似的一直快盤繞到天了,葉凡此刻就正在蛇腰上。破舊的中巴『突突』嘶喊著帶起了滿天塵騰蛇舞,偶爾還會發出啦啦解體前的恐怖麗音,搞得滿滿一車子人都提心弔膽的就怕那破車直接散架了。

十幾分鐘后,中巴在30來人的虔誠樸詘參鵲贗T諏肆秩鎮那個辜且叫車站的三角坪上。這三角坪分支開了四條路,葉凡第一次到林泉鎮,逑逑地提著一旅行包獃獃地站在十字三叉路口,彼有股子選擇人生道路的荒唐感,所以暫時也不知林泉鎮鎮政府往哪走。

因為今天就是葉凡到魚陽縣林泉鎮報道的第一天,他可不想給鎮領導留下個不好的印象。

本來葉凡是南福省墨香市古川縣城關人,父母都是吃皇糧的普通國家工作人員。

葉凡打小聰明,5歲時隨在小學教書的母親在班上玩,玩著玩著居然就那樣子入學了。9歲就小學畢業,15歲考上了全國排名前10的《海江大學》,今天剛滿19歲就畢業了,經過了一翻周折,考取了墨香市的公務員。

先前通知上是說會分在墨香市,後來也不知怎麼回事說是墨香市老大難,也就是全市墊底的貧困縣魚陽縣打了報道。說是因為他們那裡經濟太過落後,拖了全市建設『墨香經濟區』的後腿。

經過縣委常委多次討論,反覆論證,最後總結出了原因。發現是因為缺少娜瞬擰R虼絲儀笫辛斕及顏獯畏值僥香市的大學生分一些給他們救救急,因為魚陽那地方出來的大學生有,回去的卻是少得可憐。

當時同一批分在墨香市的大學生也不少,人家有後門的耳朵靈,老早就知曉了消息提著禮物串門走戶,八仙過海,最後神靈顯靈了當然就留在了墨香市。

就拿葉凡的同學張勁來說,人家因為背後有靠山,所以直接就分在了墨香區政府辦工作。

而葉凡因為暑假去外面轉悠了一圈子,再加上消息不靈通,還有一個原因是其父母也只是普通的吃皇糧人員。結果等他回來時就接到了去魚陽縣林泉鎮報道的通知。

反正他今年也才19歲,覺得年輕,去啥地方也無所謂,而且魚陽縣離自已家古川縣也不遠,2個鐘頭就可以到達。於是先去魚陽縣報了道,拿著介紹信轉了車終於在早上10點鐘趕到了林泉鎮。

抬頭望見一旁有個半弧形的車站樓,就三層,中間還有個大廳,好像是候車廳,於是走了進去。

掃了一眼,發現香墨市全市的車站站點圖下不正有一個中年婦女坐櫃檯里。估計那就是車站的服務台了。不過櫃檯里卻是擺滿了香煙和一些小孩子的零食。估計這所謂的車站買票員大嬸還皆賺點外塊,隨手搗騰點煙酒小食品什麼的。

「阿姨!來包三沙。」

葉凡說道。早上出發時父親也不知從何處搞來了幾包中華,叫他帶著散發給剛認識的領導、同事。葉凡平時抽的就是5塊錢一包的三沙。

順手抽出一隻點上后隨口問道:「阿姨,鎮政府從哪裡走?」

「哦!一直朝前,拐過s形的彎就能看見林泉大橋,你站橋上往下准能看見一堆人圍在哪裡的地方就是鎮政府。」

那胖阿姨伸手指了指。

「奇怪!這阿姨怎麼知道鎮政府門口圍了一堆人,難道有人圍攻政府不成?」

葉凡好奇地想著背著旅行包大跨步走了去。街上稀稀拉拉的開著十幾家店,拐了個s形彎后倒真看見了一座長達上百米的石拱橋。

葉凡快步到了橋頭,朝下一看。倒真有一堆人正圍在一座長達七八十米,高有六層,全部用紅色瓷磚外鋪的樓前。一個個正仰望著樓頂也不知在看些什麼。葉凡也被提起了興趣,站橋頭望向樓頂,並沒什麼怪事發生。

於是退回樓頭源著一排石階下到了橋下,不久到了那堆人跟前。

呵!還真不少,上千人好像開聯歡晚會一般全擠在一起呆望著樓頂。

葉凡湊近后也抬頭望了上去,此刻報道的事倒給忘了。順著一哥們手指的方向看去,終於給他發現了奇巧之處。

心裡悚然一驚,發現在第四層樓的一間房裡靠窗的地方好像有一個人貼窗掛著。隱隱還能看見一條花色帶子樣東西勒在此人脖頸上。

「哥們,他是誰?」葉凡輕聲問身旁一穿著花短衫的青年。

「鎮長,自已用領帶子上吊了。媽的!肯定是貪污怕被抓就直接上吊了。」那花格子青年『呸』地一聲噴掉嘴上煙頭隨口罵道。

「啊!鎮長1葉凡差點震掉了下巴,失聲叫出口來,不過這時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上吊的鎮長身上,倒沒有注意到他。

「不是!聽說是爭姘頭不合一氣上吊了。」這時旁邊一哥們反駁著花格子青年言論。

「誰說的,這是撞鬼了知道不?」旁邊一中年大叔老道地說著。

「撞鬼,這年頭還信這個。」花格子不信地搖了搖頭。

「這個你就沒我清楚了,吳鎮長的一個親戚就住我隔壁。昨晚吳鎮長打電話給他姐姐,說是心情不好,撓得慌。叫他姐姐去替他求一張去邪的符。不過他姐姐說是昨天沒空,家裡事多。說是今天求了送來。誰知那驅鬼符還沒送來人就成這樣子了,唉!才30來歲,可惜!這鬼也太磕滲人了。」

中年大叔一邊嘀咕著一邊嘆息不已。

葉凡饒有興趣地聽了一陣子,發現各種上吊版本的都有。也有說是情殺,還有的說是……

「人怎麼還不放下來一直吊上面幹什麼?」葉凡隨口問道。

「等公安來查案,說不定是謀殺。」花格子彼有股子興哉樂禍樣子笑道。

將近10點半時葉凡才記得自已好像是來報道的,慌得趕緊走進了大門。問了門口守門的大爺后直上四樓而去,看見樓上走廊上也是站滿了人,估計都是政府機關各個股室的人。

辦公室里倒沒找到幾個人,人們都在小聲議論著,好像挺訝然的樣子,反正聽不清楚。葉凡找了幾分鐘才發現了寫著黨政辦的牌子。

輕輕走了進去,發現裡面正有一位二十來歲,穿著一身杏紅短衫,胸脯鼓得如大饅頭的惹火姑娘正彎著身子站在那裡抄什麼文件。此刻那姑娘正面對著葉凡,透過那深深的乳溝葉凡的目光隨流而下,差點看遍了,心裡那是沒來由地咽了一下口水,見那姑娘要抬頭了,趕緊轉過了眼去。

「姑娘,請問報道就在這裡嗎?」葉凡微笑著問道。

「報道,報什麼道?」那姑娘愕了一下才想了起來,「噢!你是分配到我們鎮的大學生是嗎?」

「是的,我叫葉凡,這是我的介紹信。」葉凡遞過了一張蓋有縣政府大印的介紹信。

「不得了,還是《海江大學》畢業的。」

那惹火姑娘掃了一番后,一臉羨慕地『嘖嘖』了幾聲熱情地說道:「我叫蘇佳貞,是林泉鎮黨政辦的辦事員。你也看見了,今天鎮里發生了大事。我們主任到縣上去了,秦書記倒是在,我可以帶你去,不過你得小心回話,不然……」

蘇佳貞倒是好心地提醒著葉凡,令葉凡很是感動地跟在她後面直奔五樓而去。這林泉鎮鎮長的辦公室在四樓,書記的在五樓。代表著黨的領導至高無上嘛。

蘇佳貞小心地叩了叩秦書記辦公室門。

「誰?進來1裡面傳來一聲略顯沙啞的聲音。

「秦書記,我是黨政辦的小蘇。今天有個叫葉凡的大學生來報道,所以帶他來了。」

蘇佳貞微躬腰恭敬地說道。

「報道!今天沒空,你叫他明天再來,這不是添亂嗎?」

秦書記十分不悅的哼道,蘇佳貞瞥了一眼葉凡臉色有些難看。果然惹林泉鎮的一號人物不高興了,她真是後悔帶葉凡來報什麼道。明知今天鎮長出事了作為林泉鎮的書記秦志明肯定心情不怎麼好。可是自已還是心太軟了。

「葉凡,你先找個地方休息一晚上,明早再來吧1蘇佳貞淡淡地輕聲說道。

「嗯!那麻煩你了。」葉凡不好意思地說了聲正想轉身離開時卻又傳來秦書記的喊聲道:「小蘇,叫他進來。」

「哦!好的秦書記。」蘇佳貞眉頭一下子就舒展開去,對著葉凡淺淺一笑如艷麗的野花搖曳,「你進去吧,秦書記要見你。」

「謝謝1

葉凡稱了聲謝小小心輕推門進了書記辦公室,第一次見到這林泉鎮的一號人物葉凡心裡一還是有股子激動勁兒。感覺腳步都有些輕飄飄不著地。

雖說以前在學校時也曾經見過更大的什麼市長,廳長。但那個時候並沒多少厲害關係。這次雖說見的只是一鎮裡面的小書記,但卻是自已的頂頭上司。

秦志明估計就40歲左右,聽說還是一退伍的軍官……沒來前葉凡也通過一些渠道打聽過他的情況。

深吸了一口氣后稍稍平復了一下有些顫慄的心,葉凡首先掏出了自已的中華遞了一隻給書記。

幸好秦書記也抽煙,倒是斜了一眼葉凡也沒說什麼接過了煙。葉凡恭敬地上前給他點上後行氣了一番后情緒一下子就穩定了下來。

「秦書記,我叫葉凡,是墨香市……」葉凡把自已的簡歷等等情況給秦書作了彙報。當然其中也有小許部分是吹噓的,優點方面當然盡量彙報得詳細了一些。

「嗯!不錯小夥子。《海江大學》可是咱華夏國名校,我們鎮能分到你那是非常難得的。這樣吧,今天鎮里事多,就叫小蘇帶你到招待所歇一晚上。明天早上再來,具體工作明天再說了。」

秦志明在香煙裊裊中也是擠出了一絲淡淡微笑說道。

出來後葉凡在蘇佳貞帶引下到了鎮里的招待所。

「小蘇,帶男朋友出來玩是不是?」招待所里突然傳來一道戲謔聲。

子寫書,大家看著高興就請先收藏入書架,有張票更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