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章與鬼為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與鬼為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更到,2更看兄弟們的收藏和票票,多的話就在8點上傳。子看好你們!!加油!!

「放心吧蔡書記,黨的紀律我還是懂的。」

葉凡就差拍胸脯了,心裡可是翻騰起了波浪,暗想道:「今天這事有些奇巧,李主任好像在樓下特別在來請我吃飯。我一毛頭小子無權無勢他為什麼要特別等我,而且怎麼就這麼巧的剛好就遇上了蔡大江副書記。這其中難道有貓膩不成?他們兩個是聯合好了挖一坑讓我跳,我得小心點,別不小心地就載進了一個茅坑裡。常聽說官場中也是分派的,這倆人估計是一夥的,不知是否屬於秦書記一派,我得更加小心認清形勢別沾上什麼就麻煩了,要認的話也得跟著秦書記的屁股,不過暫時觀望是最好的選擇……」

葉凡經過近10年來「養生術」的修鍊,再加上隱世高人般的費老頭不時指點。而且他父親好歹也處於官場體制中最低階層面。俗話說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

平時他父親在家唉聲嘆氣時葉凡總能從中學到點什麼。心智也是平穩了許多,看事情的層面比一些什麼都不懂的菜鳥也會稍好一點,所以臉上也是表現得好像受到領導重視時的激動外加恭敬樣子。其實那些全都是裝出來的,而且裝得還挺自然,葉凡都覺得自已天生是成為『發哥』的料子,只是當時沒報電影學院有些可惜,說不準還能出一個『凡哥』級影星。

「好!小夥子不錯。幹得好的話縣委領導可還有特殊獎勵的,這個你以後就知道了,好好乾吧1

蔡大江並沒絲毫懷疑什麼,估計他認為葉凡一毛頭小子就應該是這個樣子才正常,心裡輕視之下興趣也被提了起來倒與葉凡連幹了三杯。

吃過飯後葉凡去街上買了一些必備的生活用品,剛回到招待所就見李春水正在廳中。見葉凡進來略帶點羞澀樣子扭捏著說道:「葉組長,你的房間王主任已經安排好了,是現在搬還是明天早上再搬?」

「就現在吧,這招待所可是專門招待客人用的,住這裡也不方便。反正我也沒什麼可搬的,直接叫輛黃包車就行了,而且明天早上還有些事處理,別給擔擱了。」

葉凡心裡一喜,覺得住這招待所還是不如自已有個窩好,俗話說金窩銀窩不如自已的狗窩。

李春水去街上叫了一輛較大的黃包車二人直奔鎮政府而去。

運氣還不錯,分到了一間30來平方的有一間教室大的房間。裡面還有一張架子式木板床,一張油漆全脫老掉牙了的舊式辦公桌以及二條快散架了的木椅子。奇怪的是這房間搞得非常的乾淨,葉凡還以為是李春水幫他事先就作好了衛生。有些不好意思說道:

「春水姑娘,又麻煩你了,衛生搞得這麼乾淨,這麼大的房間費了不少勁吧1

「沒有哇!剛才黨政辦的王主任碰見我給我說了這個房間,我也是剛拿到鑰匙,也不知是什麼人幫你打掃的。」

李春水並沒貪功,隨口說了出來。

其實她心裡還挺迷惑的,因為這個房間自已記得好像昨天還有人住的,最近好像沒聽說什麼人調走,怎麼會有房間退出來。而且這麼好的房間估計那些各辦主任都會搶破頭,難道是黨政辦的王主任照顧葉凡,或者說是葉凡背後有什麼深厚背景罩著。

不過從分桌子和辦公室來看那王元成也沒照顧葉凡什麼。因為老闆桌是死了的鎮長用過的遺產沒人敢用的,而天水壩子工作組用的那間寬大辦公室其實也是吳鎮長生前開小會的地方。

一般來說都被吳鎮長當作了私密會議室。估計時下鎮政府里也沒有願意再去開會,掏那個晦氣,所以才便宜了葉凡。其實自已至今心裡還毛毛的,怪不自然。

正納悶時站門口眼光不由得向隔壁房間掃了一眼身子骨沒來由地一嗦,寒煞衝天。這下子李春水總算是大明白了。原來隔壁房間就是吳鎮長原來住的,吳鎮長因為是鎮長,所以佔了三個房間。

其實是因為他的房間在過道的最裡頭,所以連過道都一起封了,倒是有點像一個小套間。估計葉凡這個房間的原主人本來是想沾點鎮長的官氣來個近水樓台先得月。

誰知吳鎮長上吊了,此刻估計是怕沾上吳鎮長的衰氣而換房間了。不然這麼大的明明是兩間合為一間的房間怎麼也不會空在那裡等葉凡的,所以也不可能輪到葉凡來撿漏了,要知道鎮政府的房間本來就緊張,好多普通幹部還租在民房裡。

不過李春水可是不敢說,能占這麼好房間的人估計在林泉鎮里不是什麼副書記就是副鎮長。如果被葉凡知道了年青人火暴脾氣上來了,嘴不嚴找王主任發出什麼牢騷來追根溯源自已可就會被牽扯上。

葉凡不知道自已現在居然是與昨天剛上吊的吳鎮長鬼魂作鄰居,按農村人的說法今天晚上吳鎮長的鬼魂就要回來逛逛再去陰間報道的,俗稱為『招魂』。葉凡因為不知而無畏,所以也沒啥想法,還以為自已運氣好撈了個好房間,心情那是個特別的爽勁,真想高歌一曲『路邊的野花你不要采』。

因為這麼大的房間他可是特別的滿意,自已平時打打坐,練練啞鈴屋子裡空間挺開擴的。踢幾腳都行,所以他與李春水一邊鋪著床一連還哼著歌兒。眼光不時地隱晦描過李春水彎腰鋪床時那陷下去的深深誘人乳溝。

一直探到了裡面,可惜自已沒有透視特異功能,有些遺憾。而胯下那話兒經不住逗引時自然地抬起頭時他趕緊去外面提水了,一邊提水一連還氣氣地彈了自已胯下那龍根幾下狠狠地罵道:

「媽的!就你沒出惜!盡想沖。給老子忍住,忍住,忍就是道,這是陰陽之道,暗合天地至理,長生奧秒。唉!暫時還沒目標可以下手,這東東沒排出去也挺那個的,師傅好像說這是咱人體的精華,沒放出去反而有利用修鍊。少林那些個和尚不是多喜煉啥童子功,鬼才信,食色性也,憋著多難受,傷身子骨,唉!等以後吧1

「兄弟!沒目標要不我給你整一個,別憋壞了傷身子骨。爽一下萬年青,而且不貴的,哈哈……」這時突然傳來一猥瑣男聲音乾笑道。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