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十章專車就是大三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專車就是大三輪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抬頭一看有些不好意思笑道:「嘿嘿!是趙所長啊!你真敢嗎?你可是警察。」

「有啥不敢,食色性也!不知那個牢啥子的說的,太有理了。」趙鐵海毫不掩飾道,「葉兄弟,你們組的那春水就挺水靈的,兄弟得記住兔子別吃窩邊草啊!她可是朵帶刺的那個什麼,別傷手了。」

「高人1葉凡豎起了大拇指,「俺是那種人嗎?不過……」

「嘎嘎嘎……」

水龍頭旁傳來了兩匹南方火狼的放浪淫蕩狂笑。

「笑什麼兩位大領導,看你們那臉都知道不是什麼好事兒,哼1李春水抓著一塊臟抹布從門道里冒了出來哼道。

「大老爺們的事小姑娘少管。」趙鐵海得意地乾笑道。

「嗯!少兒不宜。」葉凡湊話道。

「德興!懶得理你們。」

李春水臉兒發燒洗凈了擦桌布屁股一扭一扭的走著貓步,是否是故意表演給葉凡看的趙鐵海覺得有些詭異。因為李春水平時並不是這麼表現的,看上去挺純的一個山裡妹子型號。兩隻狼嘴留著哈喇汁『嘖嘖』了一會兒趙鐵海怪怪地嘆道:

「兄弟,怪啊!那妞隳歉雋恕!

「想什麼呢趙所,我可聽說你目前也是一單身漢,可以追嘛1葉凡反調道。

「算啦!我一才高中畢業的軍轉兵蛋子人家春水這水靈靈的大專生看不上眼,呵呵,兄弟走啦!有空到所里喝喝茶。」

趙鐵海拍了拍葉凡肩臂怪怪的使著眼神走了。其實趙鐵海在部隊聽說還是一上尉連長,因為救戰友而違反了紀律所以提前退了回來,歲數也才25歲,光棍一個。

第二天早上8點,葉凡準時到了辦公室。蘇佳貞嘴兒一撅,眉兒一跳,對他火辣辣的一笑說是秦書記有事交待。自從那天剛初次認識葉凡以來,蘇佳貞聽說他是《海江大學》高材生,再加上葉凡長得也不醜,剛夠得上俊浪門檻。所以那個樣子就有些怪怪的,辣辣的。給葉凡的感覺就是隱性放電。

要知道《海江大學》可是排名華夏國前10的名牌學校,就拿魚陽縣來說吧,近10年了就沒一位考生考進那10所學校,所以那是非常不簡單的。

葉凡興奮地到了五樓秦書記辦公室,腰竿筆挺,一本正經地坐著等待秦書記交待工作。

「葉凡啊!到了天水壩子一定得冷靜。對於你的學識我不想說什麼。不過下基層到農村工作可是又是另外一碼子事,工作不好做。現在的農民也不怎麼好相處,特別是天水壩子這個村更是複雜。有什麼困難一定得及時打電話回來。要學會忍讓,千萬別年少氣盛搞僵了工作。你作為駐天水壩子工作組組長,我們鎮領導是相信你能把工作做好的……」

秦書記作為一個軍轉幹部,口氣中明顯地還是帶著軍人的那股子直爽勁。其實他把一毛頭小子放火上烤自已覺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也極為的不放心。

牢叨了一陣子后盯著葉凡看了幾眼,特別慎重地說道:「葉凡,到了天水壩子,順便也了解一下吳鎮長的事。當然這事是暗中了解,不要驚動太多人。有什麼情況的話你直接向我彙報,不可泄露出去,這是組織紀律。你的履歷我看過了,你還是一個預備黨員,說明覺悟很高嘛!不久就要轉成正式黨員了,我希望你……」

秦書記講到這裡嘎然而止。

葉凡雖說表面上還極力保持著平靜,其實心裡早就掀起了駭浪。因為關於吳鎮長的死聽說就是去了一趟天水壩子,難道他的死與天水壩子也有關。

而自已這次被派出天水壩子表面上是開展工作,實際上卻是在隱性地查案什麼的。更令葉凡不解的就是昨天在『百味閣』時鎮黨委副書記蔡大江跟秦書記講的口氣也差不多。

奇怪的是他們都要求葉凡向自已直接彙報,好像並沒通過氣。這事就透著一股子邪勁了。秦書記和蔡副書記分頭行事,難道這吳鎮長的上吊與他們有關係?兩人都想在此事上做點什麼文章不成?

葉凡心裡胡思亂想著下了樓,隱隱地連冷汗都快冒出來了,感覺自已有點像一隻掉進了旋渦的小爬蟲,根本就無法左右自已的命運。此刻的他倒是體會到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已』的感覺是什麼味道。

如果真的了解到了吳鎮長的什麼事該向誰彙報呢,不管向誰彙報都得得罪其中一個。因為這世上根本就沒不透風的牆,這些問題令葉凡很是困惑,感覺特彆氣悶,乾脆躲廁所抽了一根煙,狂吼了幾聲想不明白也就不再想了。

狠狠地罵了一句道:「媽的,老子怕個逑。光腳的還怕穿鞋的不成?車到山前必有路,也許是自已多心了,那吳鎮長與天水壩子一點瓜葛都沒有,現在想太多那不是豈人憂天……」

三人小組集合后直下了樓,葉凡在鎮政府門口掃了幾圈都沒發現小車或者皮卡之類的車。因為昨天黨政辦的王主任說是已經安排了專車去天水壩子。

門口一旁倒是停著一輛大三輪,正在葉凡納悶之時卻是看見自已的組員劉馳和李春水,正把行禮等一應該生活用品往政府門口旁邊停著的大三輪上搬去。

「葉組長,你還不上來發什麼愣啊1李春水沖葉凡喊道。

「這……這就是去天水壩子的……」

葉凡差點震落了下巴,幸好『專車』兩個字硬給他塞進了肚皮裡面。

這種大三輪也是用柴油機作為動力的,開動起來時『』的聲音像打雷,一般是用來載貨用的。因為上面連個遮雨的頂篷都沒有,不過載貨量卻是驚人,核定一噸卻是可以拉近2噸東西。

「嘿嘿!葉組長,有這已經算不錯的了,不然走路的話兩隻腳走癱了估計還不會到的。」

劉馳戲謔般地笑著,他估計葉凡絕想不到。說句實話,劉馳雖說不願作這處於風口浪尖的天水壩子工作組組長,但給別人拿去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不服氣。

自已不敢幹當然也希望別人也干『砸』了,那樣子才能體現出自已的英明來。所以打定了主意——消極怠工,能躲則躲,能使絆子就使,當然也是視情況而定。

2更到,子需要你們的收藏和票票,砸吧,收吧,還有什麼可猶豫的,不滿意可以隨時下架!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