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十三章老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老宮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好,李書記。我是林泉鎮派來的天水壩子駐村工作組組長葉凡,今天倒底是怎麼回事?打成這樣子,這世上難道就沒王法了,唉!這孩子挺可憐的。」

葉凡掃了那少年一眼心有點酸,心道這老頭不簡單,估計有故事。說不準也算得上隱世高人之流,不然那般兇悍的李德貴怎麼見了他猶如小鼠見了老貓一般。

「唉!他小名叫二芽子。正名吳宏,沒爹沒娘的,家裡就剩個哥哥吳桐。大前年高中畢業參了軍,前年、去年每個月都有寄幾十塊錢回來給二芽子用。

在我們這天水壩子一個月60塊錢也挺多了,誰知今天到現在已經9個月了他哥哥吳桐一塊錢都沒寄回來,更令人費解的就是連封信都沒看見。

沒有了生活費二芽子生活就難了,不過這孩子挺倔的。吳家一些鄰里叫他去吃上一餐他一般都不去,就靠著自已一雙小手在地里種了些東西。

偶爾山上采一些野菜對付著,日子過得苦啊!今天早上去山上撿了一隻十來斤的大山兔子回來,正在洗剮時才知是德貴昨天用捕獸夾子夾住的。德貴這脾氣也不好,認為二芽子偷了他的山兔子,所以就……」

李經棟一臉無奈地嘆息道。

「他胡說,我沒偷德貴的山兔子,這隻兔子是我自已捕來的。」二芽子吳宏突然站了起來大喊道。

「你捕來的,你用什麼捕?像這種大型的捕獸夾子一個就要好幾十塊,你有錢嗎?即便有錢你有那種嗎?真是可笑。」李德貴兇巴巴地吼道。

「吼啥!看你都那麼大了還跟一小孩子計較,兔子拿回來就是了也不用打人。」李經棟瞪了德貴一眼。

「我沒偷,我真的沒偷!你們冤枉人,你們都是壞人。」這時那二芽子吳宏大吼著衝出了人群,背上的血痕在暴怒之下一用勁掙裂開了,鮮血順著背上流了下來。他也不管不顧一溜煙跑沒影了。

「唉!這孩子。嘴還是倔得很,死不認錯1李經棟嘆息道,「葉組長,我帶你去村委會。」

「難道這野兔子真是二芽子自已捕的?說不準還真冤枉了他。」葉凡心裡暗想著幾人向大隊部走去。

不久看見了一座很大的三層破舊木樓,門匾上寫著——天水壩子村委會。

「吱——嘎1

推開厚實的大門,首先就看見了一個天井,天井的上一級台階上還有個戲檯子。葉凡愕然了一下,怎麼看總覺得這大隊部十分的怪異,感覺自已進宮了。

「呵呵!葉組長,你是不是覺得這村委會有點像一廟或者說是宮。」

李經棟笑道,「沒錯!這裡原本就是天水壩子村的老宮,後來村裡人疇集了錢又建了一座新宮,所以這老的宮就利用來作了村委會。那幾尊菩薩今年一月份才剛搬走的呢!不過剩下一尊最重的石頭雕的財神爺沒法子搬走,所以用布遮起來了。以前鎮里幹部下來閑時總喜歡在菩薩面前隨手點上幾柱香,抽上幾簽,呵呵……」

李經棟解釋道。

「噢!遮起來幹什麼?顯出來讓大家瞧瞧不是更好。」劉馳開玩笑道。

「嗯!我們看看。」葉凡也覺得挺新奇的,以後如果在這廳中辦公,背後站著一財神爺支持著也挺那個的。

於是三人合力一起掀開了粗糙的青布,一尊高達近三米,頭上還戴著官帽,左手拿著金算盤,右手拿著一個籃球大元寶的笑眯眯財神爺石雕露了出來。

「葉組長,有財神爺撐腰說不准我們會撞大運。」劉馳調侃道。

「哈哈……」逗得大家直樂。

二樓房間挺多的,而且是全木結構,連窗戶都是木板拼的,令葉凡有種進入了古代的感覺。三人選了房間,不久一個樸實婦女進來要幫他們收拾房間,葉凡趕緊推辭說是自已搞。

「葉組長,不用見外了。她是村委會的出納葉金蓮,與你同姓。平時這村委會都是由她在照顧,她也住這裡面。以後你們有什麼事都可以找她。我想以後三位幹部的吃飯問題就由她包了。」

李經棟笑道。

「謝謝了金蓮阿姨。」葉凡趕緊謝道,轉頭對李經棟說道:「李書記,你看我剛來什麼都不懂,以後還得你多支持。今天晚上我想開個碰頭會,你能不能代為通知一下,叫村委會的成員和各小隊隊長一起來坐坐。」

「行!你們先吃飯,然後休息一下,坐了這麼久車也累了,晚上就定7點在這裡開會。」李經棟倒是非常配合。

吃完飯後三人各自回房休息,三點鐘左右,葉凡正在考慮怎樣開展工作問題。卻是聽到輕輕的叩門聲,剛打開門就見劉馳鬼鬼崇崇地鑽了進來。

「兄弟,嘿嘿……」劉馳一臉詭異之色。

「幹嘛,一臉的乾笑,是不是碰上你的小芳了。」葉凡立即就想到那方面事兒。因為這種表情是個男人都會往那方面想的。

「嘿嘿……不錯啊兄弟,我都懷疑你是不是我肚中回蟲。」劉馳乾笑了兩聲,「村裡的出納葉金蓮有個女兒,聽說叫葉若夢。絕對極品貨色,不信你出去看看。母女倆都是極品啊,各有千秋。聽說葉若夢在天水壩子完小校教書,與你同睡,不過聽說是高中畢業的,不是正式的,應該屬於民辦教師之流。唉!可惜了。」

劉馳露出了一臉的遺憾

「你小子,什麼叫與我同睡?」葉凡輕輕哼了一聲。

「現在說正事,校長找你有事,正在外面候著你這組長大人。」劉馳正色說道。

「去看看。」

葉凡說著下了樓,廳中坐著二個人。一個削瘦的中年男子,另外一個估計就是那出納葉金蓮的女兒葉若夢了。的確長得出塵,圓瀾的瓊鼻,彎彎的柳葉眉。胸前堅挺的雙峰也不小,但腰卻是細弱。一身水綠短衫更是襯出了她的出塵世而不染,真應了那句話『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攜。

「想不到這旮旯地方還能蘊育出這般人物,真是秀山清水蘊美人啊1葉凡心裡yy著有點意動。

「你……你就是葉組長。」那中年男子站了起來,微躬著身子趕緊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包10塊錢的雲煙去了皮抽出了一隻遞了過來,不過神情有些遲疑,估計是覺得葉凡太過年輕了,乳臭未乾。

「嗯!你是……」葉凡借過煙問道。

「噢!對不起,我是這天水壩子村完小校校長張家林。葉組長,唉1

張家林一臉難色。

「有什麼事請說張校長。」葉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