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十九章縣長怕鋪蓋捲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縣長怕鋪蓋捲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你運氣好,顧縣長剛好有空,進去吧1眼鏡男板著臉居高臨下地掃了坐在椅子上的葉凡一眼。

輕輕推開顧副縣長辦公室門,葉凡心裡還是有些激動。儘管他修鍊的『養生術』已經行氣三圈了但還是微微有些波動。畢竟對於葉凡來說副縣長可是高不可攀的大人物。

「顧縣長,您好,我叫葉凡,是林泉鎮駐天水壩子村工作組組長,天水壩子這村估計您你也聽說吧,民風彪悍。而且經濟極為落後,人均年收入不到300塊……」

當然葉凡也是先遞上了一支煙,壯著膽子把村裡的困難特別是天水壩子小學的事述說了一遍。開頭幾句還略顯緊張,後來就習慣了再加上養生術起作用了也就平復了下來。

顧副縣長估計不到40歲,保養得挺好,白晰的皮膚,挺著一啤酒肚。他接過葉凡的申請報告初初地掃了一眼,沉默了一會兒略帶點遺憾口吻說道:

「唉!小夥子,可惜了!如果你能早些天來就好了。上面計劃的教育拔款項目已經完成。前段時間縣所屬在你們林泉的魚陽二中以及林泉中心校要去了好幾萬。今天不可能再往林泉鎮拔教育方面的錢了。你回去與林泉學區校長商量一下,看看能否從林泉中心校分點錢給天水壩子村小學修繕所用……」

「顧縣長,那批款子我打聽過了,好像已經被中心校全用了,人家說還不夠呢,哪有錢分點給天水壩子村小學。您看看能否特別拔點給天水壩子村小學,那學校的確危險。」

葉凡恭敬地說著掏出了先前拍的照片,這還是早上沖洗出來的。

顧副縣長接過照片掃了一遍,淡淡地說道:「你這算不上嚴重,比你那學校情況嚴重的校舍在咱們魚陽縣還多著呢。唉!咱們魚陽是國家級貧困縣這個你應該清楚,財政的錢還不夠發工資。單是工資一項縣財政都是負債纍纍了。沒錢難辦啊-…你去其它部門看看能否……」

顧副縣長淡淡地訴著苦,葉凡感覺自已與他怎麼好像調了個位似的。感覺此刻顧副縣長是來問自已討錢的,覺得非常的滑稽可笑。

獃獃地出了門,心裡憤憤然罵道:「媽的!比葛朗台還要小氣,一分錢沒弄到倒把老子的中華抽去三四支,一支可要二塊啊1

葉凡有種偷雞不成蝕把米的荒唐感。覺得屎急見衛生間就在角落處乾脆先拉泡屎放放廢渣再說。

正拉得舒服時聽到一男子一邊『嚅嚅』拉著尿一邊正大聲打著電話:「我說陳老哥,今天中午顧副縣長要在你們那『山野居』請領導吃飯,這次來的可是上面的。你給我準備一隻穿山甲,兩條蛇,一隻鳳尾山雞,土鱉一隻,有黃鼠狼更好,聽說上面那位喜歡黃鼠狼燉木芋。」

「王兄弟,黃鼠狼倒真有一隻。不過現在並不在我的『山野居』,是一鄉下人剛捕到的,聽他說好像還是特別品種,叫什麼綠毛狼鼠。一開口就要一千塊一隻。我看那隻綠毛鼠狼也是特別的大,有30來斤,毛皮摸上去滑柔得很。你們要不要,要的話我就給接下來。不過我也覺得太貴了一點。出價到600塊那漢子硬閉著嘴不賣,說是再不買就要走人。」

陳老闆在電話中喊道,那聲音特別的大,連葉凡那經過修鍊的靈敏耳朵都聽見了。

「陳老哥,你不是不知道。今天的客人非常重要,能不能800塊拿下。不能就算了,趕緊買下,這次得你親自操刀,給整出地方風味來……」

眼鏡男王秘書用一隻手拉上了褲鏈,聳了聳肩,一邊出門一邊還在不潰

「唉!咱們魚陽窮啊,1000塊的什麼綠毛狼鼠都得討價還價,哪像我在雲嶺市當差的同學,人家伺候的雖說也只是一副處級的副市長,但請次客甩出五六千塊連眼皮都沒眨一下,咱一餐二千塊還得思量半天,這人那,人比人氣死人……」

「顧副縣長請客,那打電話的肯定就是那眼鏡男秘書了。原來是姓王,媽的!剛才我討錢的時候顧副縣長哭得比我還要慘,感動得我都差點把皮夾子里剛從黨政辦王主任處領來的500塊都想抽出一張給他了。這下子一說到吃一千塊的什麼綠毛老鼠就那樣子定下來了,還什麼野雞,穿山甲,蛇之類的。全是國家保護動物,狗日的,一餐二千塊還叫窮,還嘆息比不上鄰近的雲嶺市。要知道天水壩子村人一戶人家一餐連菜帶飯才五塊錢,窮的人家甚至點味精、醬油都買不起,那菜就點油星和鹽巴……」

葉凡氣得差點就想踹塌了那蹲位,踹那眼鏡男一褲子屎,下了樓乾脆又奔扶貧辦而去。

裡面一姓江的老頭接待了他,倒也認真地聽完了葉凡的述說。不過最後跟顧縣長差不多,一樣的訴苦。好像葉凡該給他們扶貧辦幾千塊似的。

葉凡憋了一肚皮邪火又出來了,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又奔了幾個辦委局子,拖著疲累的身子,乾澀的航了縣政府大樓外面的草坪上一屁股坐那兒發獃。

仰望蒼穹,幾朵白雲有氣無力地飄動著。

心裡吼道:「不就三千塊嗎?老子砸鍋買血自已出。唉!得先問老頭子討點來救救急,自已第一次為民辦點實事總不能以失敗而告終。那樣子從風水學上說是很不利於經后的發展的,看樣子以後半年都得節衣縮食省錢了……」

「李老哥,你們村弄了多少。」

一個穿著十分鄉土的老農樂呵呵地問一旁的穿著差不多的,背上背著一床鋪蓋捲兒的一個胖子老農。

「二千,肯定比不上你。我可是縣裡沒人,幸好那江主任就怕我這鋪蓋卷,呵呵。」

李老頭伸出兩根指頭彎背後彈了彈還挺了挺背後背著的一棉被卷有些得色樣子。

「那是,我們的李大村長的鋪蓋卷在咱們魚陽可是出了名的。聽說前次你老哥去問顧副縣長討二千塊修校費,硬是被那個瘦得木棍樣的王秘書給挺身攔住了連顧副縣長面都沒見到。不過你老哥牛氣,晚上背著棉被居然跑顧副縣長家裡去差點沒把他老婆嚇死。最後還落下了三千塊錢,呵呵。老哥有辦法啊!兄弟得向你學習學習,取點經。」

瘦子老農調侃般笑道。

「原來還有這招術,我咋沒想到呢1葉凡覺得眼前一亮下了決心,決定下午去廢品收購站看看能否弄一床破棉被試試。

正yy著時卻聽李村長嘆道:

「唉!還不是給逼的,看著村裡那些娃娃在快倒的破學校里讀點書糾心啊!咱們沒官沒權,又不是吃皇糧的,顧副縣長也拿我們沒辦法。真把警察招來的話咱們就去拘留所吃幾頓免費牢飯也不錯。」李姓老農嘆了口氣,微眯著眼轉膳兄弟,你縣裡有人,這次扶貧辦弄了多少,應該不止這個數吧。」李村長伸出了三根指頭。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