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十章聚香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聚香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差不多。李老哥說得不錯,咱們沒工作的農民也有好處。你看前次角林鎮的一主任聽說氣及了也是背著棉被去鬧,當時那領導當作大家面說得那是非常的油頭,一心為人民服務啥的。錢也是討來了。結果一回去那辦事的主任就寫了檢查,聽說不久后就連那什麼主任職務都給弄沒啦。所以說啊!貧下中農也有好處的,吃皇糧的比我們更不自在,至少我們娃都能多生幾個啥!哈哈……」

張姓村長得意極了,狂笑了起來,還瞥了正呆愣著的葉凡一眼兩人走了。

「完了,咱一吃皇糧的連背鋪蓋捲兒討錢的權利都沒有。」葉凡心底里一下子瓦涼瓦涼的快成冰疙瘩了,「朝中有人好辦事啊!去哪裡找個靠山呢1

葉凡胡思亂想著走在街上,這時腰間bb機倒是響了起來,趕緊奔一旁小店打了電話過去。

「葉組長,我是天水壩子村小學的張家林埃聽說你在縣上,弄到錢沒有?」

張家林校長很是直白地問道。

「唉!不好弄,正在想辦法。」葉凡有些失落樣子。

「你等一下,我過來找你有事。」張家林說完叫了一部黃包車趕了過來。

不久,一身灰色粗布短衫的張家林出現在了葉凡面前,褲子上甚至還有個二指大的洞,這褲子年份絕對不少。

手中還提著個可能是老婆縫的花布袋子,腳上穿的解放鞋上沾滿了泥巴。十足的鄉下土鱉相,土鱉得不能再土鱉了,令葉凡很是驚訝。

覺得今天的張校長有點怪。好像故意弄成這樣子的,要知道張家林可是正宗師範畢業的。不久自學了個大專,現在工資至少也有300塊了。

第一奇怪的是此人怎麼肯一直窩在天水壩子這旮旯村,第二就是按理說今天是到縣上辦事他怎麼也得穿個得體。那天晚上開會時他的穿著也不落後的,而今天到縣上了反而變土了,這其中是不是有些詭異。

見葉凡一直盯著他掃,張家林呵呵笑道:「葉組長,是不是覺得我這身打扮太土氣了有辱你這大組長形象?」

「沒有的事,我這身衣服也差不多。」葉凡趕緊解釋性笑道。

「呵呵!葉組長,我帶你去見一個人,中午約好了一起吃飯,說不準還能從他那裡弄點錢出來。」

張家林儘管在笑,不過臉上那笑容給人感覺非常的凄婉。

「奇怪!這裡面肯定有故事。」葉凡心裡受到感染覺得有些微微發酸,開口好奇的問道:「張校長,能給我說說對方是什麼人嗎?應該是在縣政府工作的吧1

「呃!他叫張新輝,是我小叔。副縣長,剛才他打電話來說是在『聚香閣』叫請吃飯,正好可以弄點錢。」

張家林淡淡地說道。

葉凡更是吃驚了,心道這張校長的腦子是不是燒糊塗了。人家一副縣長還要請你吃飯,反過來還差不多,儘管你們是親戚。不過厚著臉皮跟去討點錢說不準還真有可能,至少看他侄兒張家林的面子多多少少也會給一點。

而且能乘機認識一個大人物對自已來說絕對是件好事。現在自已在這魚陽縣兩眼一抹黑誰都不認識,對於經后的路可是十分的不妙……

「怕不方便吧!你們叔侄聚會我一外人插進來多……」葉凡還是假意地推辭了一下。

「有什麼不方你便,難道你不想弄些錢?走1張家林帶著轉身走去了,葉凡一看當然也不會再矯情了。如果真失了這個機會討不到那3000塊錢自已可是沒臉回去見那得意的劉馳和李春水的,要自已掏腰包還是非常肉痛的,而且也是無能的表現。所以趕緊也就跟上,兩人走向了聚香閣。

聚香閣酒店在縣城東邊街尾,環境幽雅,是一個集娛樂於一體場所。張家林可能也沒來過,抓住了一女服務員問了包間才帶著葉凡直奔五樓。

「小叔,你在裡面嗎?張家林叩了幾下門推開了喊道。

「呃!是家林來了,進來吧1裡面傳來一中音男子聲音。

葉凡只好硬著頭皮跟在張家林後面進去了,房間里就兩個男子。一個臉與張家林有幾分相似的清瘦男子站了起來道:

「家林,坐吧,這位是縣財政局的的趙柄健局長,我老同學。」男子口吻親切,突然見到後面的葉凡愣了一下問道:「家林,這位是……」

「我是林泉鎮駐天水壩子村工作組的葉凡,您們好張副縣長和趙局長。」

葉凡微躬身抽出了煙遞了過去。

「噢1

張新輝淡淡地掃了葉凡一眼看著張家林,似乎想讓他解釋一下。因為像這種聚會沒打招呼隨便叫人參加是非常的不禮貌的。

「他是我好哥們,是專程為了學校而來的。」張家林隨口說道。

「坐吧1張新輝說道。

「嗯!這年輕人不是先前在縣政府里與肖可馨那y頭打趣的那個小夥子嗎?如果真是可馨隱藏起來的男朋友倒是可以結交一下。」財政局趙局長熱情地站了起來說道:「不錯!年紀輕輕就擔當了組長,後生可畏懼啊!呵呵,坐,不要拘束,就像自已家裡一樣。」

「這老趙有些反常,他是財神大老爺。除了幾個常委以外啥時見過他這麼熱情的。平時都是板著個臉,奇怪!難道這小夥子有些來頭老趙知道?」

趙柄健的反常舉動令張新輝副縣長開始胡思亂想開了。這官場上的關係都十分的微妙,察言觀色是必修課。能做到副縣長的哪個不是老油子。

「謝謝趙縣長,張局長。」葉凡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也覺得有些怪。

不久菜端上來了,奇怪的是張副縣長跟張家林並沒有多少話說,張家林只是悶頭消滅那些山珍海味,酒桌上顯得有些沉悶。

葉凡見不開口不行了,如果等下吃飽了張副縣長和趙局長拍拍屁股走了自已的錢去問誰討。而且今天能遇上魚陽縣的財神爺可是一天大喜事。

於是站起來先是打了一通莊,酒完後葉凡不好意思地說道:「不好意思張副縣長,趙局長。小子這次來主要是為了天水壩子村小學弄些修繕費來的,那學校的確太破了……」

葉凡快速地把天水壩子小學述說了一遍,臨了帶著歉意道:「本來不想打擾二位領導的酒興的,可是不說不行了。說句實話,想碰上兩位大領導十分難得。我自已自罰一大套算是賠破壞興頭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