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十一章一杯酒15塊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一杯酒15塊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說完舉起杯子開始自罰了,一口氣就干下了6杯啤酒。

「小夥子酒量不錯1張新輝看著葉凡道,「我分管的是交通,學校修繕要去找顧副縣長。不過現在趙大財神爺在這裡你也可以直接問他化些緣嘛!呵呵……」

張新輝臉上難得地露出了一絲笑意,原來的淡漠也好了一些。

「我說老同學,你這可不厚道。分管交通難道農村就沒路要修了嗎?小葉,你們天水壩子村小學的路可該修修了,正好張縣長在此不弄些修路費更等何時?呵呵。而且我只是個管錢袋子的,並沒批錢的權利,筆可是在幾位縣領導手中。」

趙局長說完又得意地把磨推到了張副縣長一邊。趙柄健和張新輝兩人因為是同學,所以說起話來也較隨意,並沒那種上下級口吻。

「好你個老趙,倒打一耙是不是?不過這修路我們只管三級和四級路,至少也得鄉鎮層次的,村裡的小公路一般來說是……」

張新輝剛說到這裡,估計正在想一些什麼推辭之言時卻被張家林校長一句話給堵死了。

「小叔,我就要5000,你給不給。」張家林說話那是硬梆梆的,一點迴環餘地都沒有。絲毫不像是來求人,倒有點像是逼宮。

「5000,你們那裡又不是什麼二級路三級路,太多了……」張新輝估計是想減一點。

「不給我馬上走。」張家林站了起來怪異地撣了撣褲子上的破洞。

「好了,你看看,都說不得。五千就五千,你這脾氣真該改改。唉!家林,坐下來吧,跟叔好好聊聊。」

看見張家林褲子上的破洞張新輝明顯的一震,儘管掩飾得極好但臉上還是浮現出了一絲久遠的哀傷神情。見張家林坐了下來拿起酒杯與他喝了起來。

「呵呵!既然張縣長都給了五千我也不能啥都不給,不然可馨又會……」

趙局長掃了葉凡一眼大有深意地笑道,「這樣吧,剛才見小葉連喝12杯麵不改色。我們就賭一賭,底數先給一千塊,後面的就要靠你自已了。一杯酒10塊錢,你能喝多少我就划多少錢給你。」

趙局長摸著自已的啤酒肚得意不已想道:「可馨這y頭,平時高傲如天鵝,今天我把你的葉小子給整醉了那就有好戲看了,嘿嘿……」

「可馨,好像是個人名,不知是誰?」

葉凡眨眼間想了一下子趕緊拔起了算盤珠子:「一杯10塊,以我的酒量不用養生術散酒也能喝個10瓶啤酒,10瓶就是100杯,也就是一千塊到手了。如果加上養生術散酒功能還可以喝上10瓶,醉肯定鐵定了,為了錢拚了。」

「老趙,你也太小氣了,一杯才10塊錢,怎麼也得20塊一杯。」張副縣長也給勾起了興趣呵呵笑道。

「不少了張哥,我們的工資一天也不過10塊多一點。一杯酒賺一天工資,這樣吧,一杯15塊,沒有上限,喝吧小葉,我看好你,哈哈……」

趙局長肚裡也在算計道:「看小葉的酒量最多12瓶,120杯乘以15就是一千八百塊錢,加上底數一千塊還不上三千塊。不多,用三千塊戲弄一下可馨這y頭的男朋友合算。這y頭,還保密,看你怎麼保密……」

「好!趙局長,有張副縣長作證你可不能反悔,這錢三天內會到嗎?」

葉凡拉上了張新輝作證人,他可是有些擔心等下趙局長喝得醉醉的拍屁股走人自已也是毫無辦法。誰叫自已就是一沒品級的小股長呢。

「沒事!你放心地喝,老趙是個信人,特別是賭酒。」張新輝開口說道,看樣子趙局長是經常干這事兒,那些來要錢的估計都給整慘了。

「咕咚!咕咚!咕……」

屋裡響起了葉凡喝酒的聲音,葉凡一邊喝著一邊還喝上一些湯調解一下。屋裡靜得很,六隻牛眼一直瞪得老大。

當第150杯下肚皮后張新輝和趙柄健都有些動容了,喝120杯的他們也見過,但150杯的就是超級高手了。而且葉凡還在繼續。

200杯下肚後趙局長趕緊叫道:「停!小兄弟,我算是服了你了。別喝了。200杯共計3000塊,外加底線一千塊我給你5000算了。」心道別喝到醫院去了肖可馨那y頭估計會找我拚命,那樣子可就是我慘了。

葉凡醉熏熏地趕緊掏出了兩份申請報告,當然是兩位領導一人一份了。

「小葉,好好休息一下。」

趙局長親熱地拍了拍葉凡肩膀喊道:「鄭老闆,給準備一個好的房間,讓這位小葉同志休息一下,費用就記在我頭上。」

張新輝和趙局長叮囑了張家林幾聲走了。

「葉組長,今天難為你了,為了天水壩子你都喝成這樣了,唉!要不要先去藥店吊瓶消酒。」張家林眼睛有些濕了,感激不已。

「不了……沒事,我去……樓上歇歇。」葉凡拉扯著說道,心裡是痛並快樂著,吐了個昏天暗地。

好不容易從衛生間出來后支開了張家林開始盤腿運行起了『養生術』開始化解殘餘酒力。

隨著『養生術』的行氣,葉凡身上居然有隱隱的飄渺水霧。當然是非常的薄的,基本上屬於看不見。電視中演的那種內家高手,直接把酒從腳底板逼出地下淌了一堆水漬那是不可能的。

三個小時后,葉凡全身汗涔涔的,幸好先前已經把衣服脫了,不然還得臨時頭去街上買。

「不錯!這次因禍得福,不但撈到了一萬塊,而且養生術好像快突破第三層了。難道酒能助修行?不知第三層能否砸斷二塊青磚?」

葉凡喃喃著大是期待。雖說自已並不是想做什麼狗屁的武林高手,但一技在手防身也行。而且昨天在天水壩子自已的拳頭不是就威懾住了那什麼德貴爺。

這個時代雖說並不是古代的那種冷兵器稱雄時代,但有時偉人說的『拳頭大就是硬道理』也是深含哲理性的。

特別是對於天水壩子這個還處於華夏的部落時代的村子拳頭有時比法則更重要。

昨天葉凡還隱隱的從村書記李經棟身上感覺到了一絲內家勁氣的影子,難道這村裡還有什麼古老的門派不成,所以他興趣挺高的。

晚上回到了林泉鎮,洗完后好好地睡了一大覺。剛醒過來后隱隱地聽見隔牆有低語聲,葉凡心裡一驚頓時差點狂喜。

因為政府的宿舍樓可是24厘米磚牆的,即便你在隔壁大叫傳到這邊聲音也是非常小的。如果小聲說話根本就不可能傳過來,難道自已的耳朵有特異功能。

葉凡搜找了一陣子,終於想起了師傅費老說的話:

「小凡,養生術突破到第三層后我們的耳朵會異於常人的,比普通的人會靈敏將近一倍有餘。說是狗耳朵也不為過,這就是養生術的神奇之處。有點相似於道家傳說中的天視地聽之術。不過透牆而過是不可能的,只是在晚上眼睛會好使一些。」

……………………………………………………………………

兄弟!狗子昨晚喝得大醉了。醒過來時已經半夜了,為了今天有更新,只好半夜一點爬起來先修了一章送上。狗子想的就是各位大大的『收藏和票票』。看到狗子這麼辛苦的份上希望各位大大能動動手先把《官術》收藏入書架,有票的給幾張票,狗子做夢都會笑的。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