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十二章神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神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各位大大的支持是狗子碼字的動力,你們知道狗子要什麼!

而且當時費老頭還神秘的說是突破到第五層后還可以使用師門的什麼『相面術』。意思就是說通過神魂行氣后從面相上就可以隱隱地對方的喜怒哀樂,說得非常的『玄』。

葉凡自認為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如果都能猜出別人心裡好惡還了得。不過華夏自古以來就是能人隱士倍出,易經八卦學說其實也不是完全沒有根據的。

一些能人長期的人生積累,再加上善於察言觀色,能模糊的猜到一些人的一點心思也是正常的。不過如果有這種本事在官場上卻是非常吃得開的,如果事先能把領導的心思揣摩出一些,哪怕是一點點,對於自已的陞官之路那也是一大助力。

只是要突破到養生術第五層那是非常的難的,甚至用不可能來說也行。因為師傅費老頭已經修鍊了快60年了也才到第四層。即便有那什麼牢啥子的『相面術』等自已境界達到時已經都快入土躺棺材中了還有屁用。所以葉凡自認為是師門在故弄玄虛。

不過現在葉凡興趣來了趕緊行氣凝神耳朵貼在了牆壁上開始偷聽試試。

「死人,你又用手指頭了。跟你說過不行嘛!人家那裡發……」一女子聲發嗲般嬌嗔道,聽得葉凡背脊一陣子惡寒。

「媽的,原來正干那事兒。」

葉凡覺得有些晦氣正想不聽了卻是聽到一熟習男聲奸笑道:「癢不癢?小芙蓉,老子來了,保准把你那*坑中的水全抽干,嘎嘎……」

「啊!那男的好像是蔡大江,好像聽說蔡大江老婆不叫芙蓉,難道是在偷情?」

葉凡心裡一緊感到刺激極了,更是想把自已的耳雜整個都塞進牆壁里去。

「慢著,你得先給我講清楚了。昨天你說咱們林泉鎮鎮長寶座肯定是你的了,而且還說秦老鬼在暗中使壞想讓分管工業的宋寧江上位是不是真的。秦老鬼的靠山可是縣委書記李洪陽啊,你憑什麼與他斗,別沒沾著魚兒反惹了一身騷連這黨委副書記的寶座都給弄沒了。」

芙蓉有些擔心地嚅嚅問道。

「寶貝兒,秦老鬼有縣委書記李洪陽撐著咱也有縣長張曹中靠著啊!你一個娘們懂什麼?快張開腿,老子等不及了,搞不死你。」蔡大江聲音壓抑著興奮地吼道。

「不行!再回答一個問題。你當了鎮長給我安排啥位置。黨政辦那個王老頭整天討厭得很,像只蒼蠅一樣粘我身邊。你就不怕他吃了我,咯咯……」芙蓉低聲盪笑道。

「他敢!老子拔了他的皮。不過那王元成的確可惡,整天粘在秦老鬼屁股後面,一時半分想把他拿下是不可能。要不你就換個地方,乾脆到財政所怎麼樣?」

「當所長,財政所不是有所長嗎?那劉良輝可還是緊跟著秦老鬼的。而且財政所可是咱們鎮的一大塊肥肉,秦老鬼怎麼可能放手?」芙蓉驚訝地問道。

「劉良輝!他嘎不了幾天了。嘿嘿,寶貝兒,張開,先來一下我就告訴你。」蔡大江淫笑道。

「嗯!來一下得趕緊回答,咯咯……」芙蓉媚笑道。

「可以,啊!舒服呀。這玩意兒還真沒得說的……」

蔡大江推了一轉磨后說道:「劉良輝可能跟吳鎮長的死有關。那天只有劉良輝陪的吳鎮長到天水壩子去,回來后我看他們倆個好像精神都不怎麼好。特別是吳信民上吊后劉良輝最近目光閃爍,好像做賊了似的。要知道以前他見到鎮里人都是趾高氣揚的,所以其中肯定有見不得人的東西。只要我們查出底細,到時我坐上了鎮長寶座,即便有著秦老鬼撐著劉良輝自個兒就倒下去了。唉!芙蓉,作為一個鎮長,鎮政府的財權沒抓到手中還怎麼活。媽的!插不死你1

「那你怎麼查得出來,要知道公安都沒查出底細。最後結論是吳鎮長工作壓力太大,神經分裂得了精神抑鬱症所以才上吊的。」

芙蓉不信地問道。

「你懂個屁,公安只查是不是他殺。在確定不是他殺之後還管這屁事惹上一身騷幹嘛。你以為公安就牛了,吳鎮長那淌水可深著呢。至於查案我已經安排得有人了,只是不知那小子行不行。」

蔡大江也有些懷疑。

「難道在說我?」葉凡心裡一震更是聚神聽著。

「誰?」芙蓉頓時來了精神,屁股猛地向前一挺,大腿猛地一夾舒服得蔡大江直喊媽。

「好了我招還不行嗎?剛分配來的,叫葉凡。」蔡大江無奈地哼道。

「聽說他一來就混了個天水壩子工作組組長,還是正股級的。你這死鬼,我都跟了你幾年了還是個科員。」

芙蓉不滿地哼著乾脆屁股往後一拉蔡大江那東東自個兒丟出來了。

「你看看,說你是頭髮長見識短你還不信。你以為那正股級的組長那麼好當是不是?當初本來定的是劉馳可是那小子耍滑頭死活也不願作那組長。最後秦書記還巡了鎮里一批想陞官的科員,當一聽說天水壩子立馬就嗦了堅決不去。那破地方,不要說一個毛頭小子,就是張縣長去了也搞不定,說不準還得把命搭上。周昌棟是一經驗豐富的老副鎮長,而且還是天水壩子村土生土長的人,去代理了一段時間村長不是現在給整進了縣醫院,聽說是什麼神經分裂證。瘋了知道不知道,聽老周家裡人說老周是被嚇的,常常在夢裡大叫。天水壩子,鎮里人稱『幹部的墳墓』,誰願去鑽那臭墳墓。我估計那小子最終會撞個頭破血流,能保住小命都不錯了,呵呵。」

蔡大江乾笑著說道,「來!寶貝,來一下。」

「媽的!這蔡大江真是鬼。還真是挖了一死人坑叫我跳,我得小心點。不過這老小子即將坐上鎮長寶座,如果不給他辦事估計會給我小鞋穿,看來只得投向秦書記一邊了,不然就憑自已這才剛畢業的一毛頭小子怎麼跟他斗……」

葉凡心情複雜舉旗不定。

「大江,你要不幫那姓葉的小子那不是把他往秦老鬼身邊推嗎?」芙蓉疑惑不解。

「秦老鬼,你以為他是什麼好鳥是不是?明知道天水壩子不是個人能呆的地方還叫那葉小子去,估計也是在利用他。」

蔡大江分析道。

「唉!可憐的小葉子。來呀用力點大江,咯咯,你們都不是什麼好人。」芙蓉調笑道。

「敢說我壞,老子捅死你,礙…」蔡大江壓抑地叫喊著,房間里頓時春水無限。

「完了,那秦書記真的也是一壞人嗎?怎麼辦1葉凡獃獃地想著,掃了一眼自已身上,發現全身都濕透了。而且人感覺非常的疲憊。

「奇怪了!偷聽一會兒怎麼就成這樣子了。難道運起養生術偷聽也會耗功力和精神?看樣子得買點補品補補,這偷聽的活也不能常干,太耗神。」

葉凡趕緊衝出去洗澡了,洗完后拿出老媽給買的西洋參乾脆就生啃了起來。聽費老說是生吞人蔘運行養生術也有助於恢復功力和精神。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