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十三章火藥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火藥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本來葉凡想道出那『仙雲草』在本地叫『天耳靈』時想到秘密卻又是閉了口。對於天水壩子人來說絕想不到『天耳靈』還有那麼高的價值,如果給他們知道了自已都跑去賣了自已還賺屁錢。

而水州大酒店的人即便到了魚陽縣也想不到那天耳靈就是仙雲絲。所以對於自已獨家經營還需要保密的,這也許就是商務機密。

當葉凡正在水州大酒樓店為仙雲草討價還價時魚陽縣9大常委也正在討價還價,當然他們討論的是官帽。

魚陽縣縣委會議室里煙霧早就開始騰騰了,吳信民的上吊風波可是波及甚遠。

魚陽縣的頭一號人物——縣委書記李洪陽可是鐵青著臉悶聲不響地坐著盡把氣往中華身上撒,一根接一根沒停過。看得縣委辦主任江亞澤擔心不已。

因為昨天李洪陽被他的靠山,墨香市市委書記李國棟罵了個狗血噴頭。什麼任人不明,流言四起,新聞暴炒等等,整整在在電話中被批了半個鐘頭。

李洪陽可是苦在心頭,當初那吳信民坐上林泉鎮鎮長寶座並不是他提的,而是政治交換的結果。

因為當時他也要力挺當時還是宗教局局長的秦志明上位林泉鎮書記,所以在常委會上縣長張曹中提出了吳信民當鎮長。書記鎮長不可能自已一把抓了,無奈之下只好妥協。當時還沾沾自喜至少佔了大頭,誰知吳信民經不起考念上吊了。

李洪陽本想說那吳信民是縣長張曹中提的,可一想如果給市委書記李國棟知道了那不是會罵自已無能嗎?居然不能百分之百的掌控縣裡的常委會。

而且即便說了因為張曹中也不是李國棟的人,他也不可能直接開罵張曹中。所以最後李洪陽只能嚅嚅垂頭在電話中聽著把氣全憋肚裡去了。

而縣長張曹中更是臉若死灰,全成黑包公了。那吳信民是他力挺上去的,現在流言四起,他的頭可是漲得如豬頭了。

昨天他其實跟李洪陽也差不多,背後的靠山墨香市黨群書記周乾陽也是在電話中給他來了個關於人生、理想、工作的再教育。差不多半個小時,現在一肚皮火也沒泄掉。他估計稍等片刻這裡就會變成戰場了,因為李洪陽肯定會拿這事說事。

會議室中充斥著一股濃濃的火yao味,空氣正在膨脹。而其它的幾個常委中只有黨群書記鍾明義和武裝部部長謝強倆人東瞧西望的正準備著看場好戲。

「1

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大家都抬起了頭看向了正中的李洪陽。因為這是一號人物發出了生氣的警報聲。

縣委書記李洪陽有個習慣,每次開常委會時高興的話他會用牙杯蓋輕敲牙杯,發出『鐺鐺』的聲音。生氣時就會重重地蓋下去發出『』聲,氣越大發出的『』聲越尖利。據說牙杯蓋都被他敲壞了幾打了。

「同志們,這幾天我很痛心呀!痛心1為了更形象地表現出自已痛心,李洪陽還摸著自已的胸口好像心絞痛患了似的。

「痛個屁,老子都想上吊了。」張曹中心裡一抖暗罵道,「狗日的吳信民,一個熊包。天水壩子村再難辦也沒到逼得你上吊的地步吧!扶不起的阿斗,死得好,弄得老子還要給你擦屁股……」

李洪陽巡了一眼周圍八大常委大吼道:「一個鎮長,特別還是咱們魚陽縣除了城關鎮以外的第二大鎮的鎮長。怎麼就經不起一點波折、困難的考驗?要知道,他這一上吊,給咱們的魚陽的工作帶來多大的被動。咱們魚陽現在出名了,省報頭版都登出來了。以前咱們縣貧困,求那些閃著星星的省報記者給呼籲一下看看能否拉些人來投資。可惜人家那些無冕之王理都不理咱們,現在呢,不用叫,天天叫著嚷著要到咱們魚陽採訪……天水壩子是難辦,但我們是幹什麼的?我們是黨的幹部,是人民的公僕,一切都是為人民服務。如果都像他那樣子遇到一點困難就撂挑子,上吊,那人民的公僕還有人敢做嗎……」

說到這裡李洪陽呷了一口茶斜瞄了組織部長費默一眼,令費默頓時感覺那眼神寒煞煞的猶如刀割,趕緊低下了頭不敢再看。

因為費默雖說是魚陽縣的組織部長,不過他可是縣長張曹中的人。當時提議吳信民就是費默受張曹中指使乾的。

「媽的!李天王要發怒了,唉!運背啊,當初就不該沖這打頭陣的出頭鳥……」費默只能在心頭大嘆悔不該當初,槍打出頭鳥他此刻倒是領會最深刻了。

「這事不能就這麼了啦,組織部門要負起責任。」李洪陽一拍桌子瞪圓了眼珠子沖著費默喊道。

「該!老子管黨群這人事方面你這該死的費默居然仗著有張曹中撐腰不鳥我,現在好好地喝一壺吧,呵呵1

黨群書記鍾明義小眯著眼在心裡得意地罵著。這組織部門的人事方面本來是屬於黨群書記鍾明義的範疇,結果因為費默跟著縣長張曹中,所以也不怎麼鳥鍾明義和李洪陽。

「同志們,教訓深刻啊!當初提議吳信民當林泉鎮鎮長時我也投了贊同票,我會向黨組織和上級領導作出深刻檢討的。」

會議室里頓時就掉了一地的眼鏡,縣長張曹中倒先站出來作檢討了,就連李洪陽也覺得有些奇巧。

「李書記,張縣長,我向黨組長作出深刻檢討……」組織部長費默即時地站了出來,態度誠懇。老大張曹中都站出來了他這當事人不站出來行嗎?

「嗯!費部長態度很好。」

張曹中哼了一聲轉著眼巡了一圈道:「話又說回來,吳鎮長的死眾說紛芸,不過人都死了小吳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天水壩子這個村想必在坐諸位都十分的清楚,典型的一個刁民村。

甚至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前次選個村長都要動用縣裡武警,就連林泉鎮派出所代所長趙鐵海都給劃了一刀差點破相。趙鐵海是幹什麼,人家特種兵轉業,結果村長至今還是沒選出來。

說明那個村子複雜啊!吳鎮長在明知這些糟糕的情況下,卻是牢記黨的號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是一個好黨員,好乾部,最後為這事連命都給搭上了。我很痛心,痛心……

不像某些人,只會坐在鎮政府喝喝茶看看報,一聽說天水壩子發生事了連頭都不敢露了。作為林泉鎮的書記,秦志明有著推卸不了的責任。

作為鎮黨委書記,他更應該沖在前頭。據我的了解是當時吳鎮長向秦志明報告了天水壩子的事後,秦志明只是哼了一聲。至少沒引起他的重視。唉!也許他當時去了就不會發生這種慘劇了,所以,我覺得秦志明有失職之嫌,要作出深刻檢討……」

張曹中慷慨悲歌地放了一頓把矛頭指向了李洪陽的親信林泉鎮黨委書記秦志明。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