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十七章龍氣惹的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龍氣惹的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難辦!明天我先探探老鐵的口氣再說。」

宋寧江嘆息道,「新人難找啊!咱們鎮里就黨政辦主任王元成看看能否把他拉進黨委,不過那樣子的話就得有人移位子。老鐵和老肖那是不肯離開的,葉茂才也才剛升上來也不可能挪窩。只有看看能不能把張希林整走了。」

「元成這人不好說,表面上還行。我覺得剛分配來的那個叫葉凡的小夥子還不錯,只是剛參加工作。遠水解不了近渴,不過這人剛參加工作,腦中還是白紙一張,我們可以慢慢地作為一好棋子培養起來。」

秦志明呷了口酒說道。

「嗯!那小夥子不錯。聽說今天早上張副縣長和縣財政局的老趙都拔錢下來了。數目還不少,總計一萬二。這小夥子是怎麼搭上他們的『車』,奇怪,難道這小夥子背後蹲著一尊大神,老秦,你查過沒有?」

宋寧江一臉的疑惑。

「了解過,他父親也只不過在古川縣勞動局作一沒事幹的辦公室主任,閑差一個。母親只不過是一小學教師,好像沒聽說過背後有什麼大神襯著。」

秦志明搖了搖頭。

「想來也是,如果有大神撐著一聽說他作了天水壩子工作組的組長,估計那大神的手下也會冒出頭來了。也許是撞了大運張副縣長和趙局長同情他,不過這小夥子有潛力,我同意先試著培養一下。」

宋寧江說道。

「嗯!明天那小夥子估計會去老蔡處拿錢。」秦志明臉色十分的怪異。

「你是……說有好戲看。」宋寧江微笑道。

「呵呵!老宋,你猜猜蔡大江會給葉凡多少?」秦志明難得地也露出了一絲笑意。

「一萬二千塊,應該會給他這個數。畢竟天水壩子那村太窮了,估摸著老蔡也應該不會太過份了。」

宋寧江比了個八字,意思就是八千。

「咱們賭一賭,我覺得是這個數。如果誰輸了就請喝小酒怎麼樣?」秦志明像一小孩子,伸出了五根指頭。

「才五千!不可能,一半都不到,如果是其它村這個數還行,天水壩子絕不可能。那可是個野蠻材,老蔡就不怕那血氣方剛的葉小子發動群眾,要知道初生牛犢可是不怕虎的……」

宋寧江搖了搖頭根本就不相信,「賭了!明天晚上我就不回家了,就等著秦書記請喝小酒!呵呵……」

「哈哈……」菜館的包廂里傳來兩隻老狐狸的詭異笑聲。

第二天早上。

葉凡算得准準的8點鐘就蹲在了新搞的鎮長辦公室門口。

原來的吳鎮長辦公室在左邊,而現在蔡大江覺得吳信民那辦公室肯定是不能用的了,免得沾了一身的晦氣,儘管那辦公室搞得相當的有水準。華夏人都較信迷信,特別是作官的,修墓,建房,連出個門都要挑日子。

如果要搬向五樓覺得與秦老鬼同一層感覺彆扭,而且有時自已要會見自已的親信也會覺得隔牆有耳不方便。

其實政府的磚牆是相當厚的,再加上裝修一般來說是聽不見的。從另一方面說黨的領導是至高無上的,自已如果搬上去就成了與黨同級了,這樣子也不好,怕落人口實。

當然,搬到第三層蔡大江更是不敢了。想想也有理,原來的鎮長辦公室在第四層,自已搬到第三層去那不是預示著自已將要丟官或降職。當官的當然都希望天天進步,來個步步高了,蔡大江當然不是去沾那更大的晦氣了。

所以蔡大江思前想到最終想了個好辦法,既然上吊的吳鎮長辦公室在左邊,老子就反其道而行搬右邊去。東邊不亮西邊亮,衰氣過後就是喜氣了。

因此蔡大江乾脆把右邊的那個小會議室改成了自已的辦公室。而原來吳鎮長的辦公室乾脆直接把隔牆拆了,連通后又改成了自已的鎮長辦公小會議室。剛剛好調了個頭,按照風水學的觀點這樣子就把衰氣沖了,接下去的就是大吉大利。

當然,這些蔡大江還專程請了魚陽縣獅頭嶺三峰觀最有名氣的堪輿術大師葛朴來堪輿了一番。

葛大師當時說:「林泉鎮的辦公樓就像一條龍,左龍頭右龍尾。這龍氣是非常旺的,吳鎮長就是因為身上官氣不夠,壓不住龍頭上的暴瘧之氣。所以最終官氣被龍氣反蝕,倒致那樣了。

右邊龍尾雖說在龍氣方面差了一點,但對於當官者來說最好了。不但不會被龍之氣酌傷,而且用得好的話反而可以沾點龍氣,借勢而上做到步步高升。」

「葛大師,那我在原來龍頭的地方改成小會議室會不會被龍頭之氣酌傷了?」蔡大江有些擔心,還是問個明白的好。畢竟頭上的官帽子是最重要的,其它都是小事。

「呵呵!絕對不會,還有好處,而且是大大的好處。」葛大師神秘的搖了搖頭,不過當蔡大江問他時他卻是不點明,弄得當時蔡大江心裡頭像貓抓一樣。

「哼!不包一個讓老夫滿意的紅包還想沾龍氣,門兒都沒有。」看著蔡大江在那裡急葛大師卻是悠閑地喝著上好的龍井,等著魚上鉤。

彷彿想明白了,蔡大江恭敬地說道:「葛大師,聽說三峰觀最近在修繕。我準備捐一座純銅打制的抱撲子仙師雕像,還得仙師你指點一二。」

「呵呵呵!蔡鎮長還記得咱葛家老祖宗,不錯!三峰觀好像正缺一座銅像。那我就在外面大殿中央留一個好位待著。不過得抓緊些,老是空著讓上香的看見也……」

葛朴心情大好,輕聲把龍氣之說闡述了一番,聽得蔡大江頭點得像雞啄米。

因為葛朴大師從來就是自稱自已是東晉名家葛洪仙師的n系後代,有人送銅雕像來當然樂意了,不樂意是傻子。

不過等葛大師滿意而去時蔡大江臉色立即陰沉了下來。

「媽的!老雜毛,這麼陰。那三峰觀大殿不是有座木頭疙瘩雕像。一聽說我要送銅像居然把那木頭疙瘩老祖宗搬走了,老子又不是財神爺。」

也難怪蔡大江火起,要知道按葛大師的要求那銅像至少也得二米多高。這樣一尊銅像可是價值不菲,估計得好十來萬。95年的十來萬可是一天文大數字。

「唉!算了,破錢沾龍氣。」

蔡大江想到自已能沾上龍氣步步高升心裡一時又熱絡了起來,那錢反正是國家的,不過也得從別人碗里摳些出來。

所以葉凡當然就是第一個為抱朴子捐款的倒霉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