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十八章雁過拔毛的主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雁過拔毛的主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謝兄弟們的相助撐著本書衝到了首頁榜單前第10名。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狗子沖榜,要留下來才行,收藏和票票就像麵包和奶油。祝各位大大全交好運·!!

…………………………………………………………………………

也許是因為今天是蔡大江第一天正式上班,所以他也挺準時到了。不過因為新的辦公室還沒裝修好,所以蔡大江暫時還在以前的辦公室上班。

「蔡鎮長好。」

葉凡一見趕緊跑了過去微微躬身遞上了一支中華。雖說前幾天晚上利用養生術神通偷聽了蔡大江對自已的狗屁言論,知道蔡大江只是把自已當作一枚棋子在耍。其心是非常的爛,不過葉凡面上還是略顯得對蔡大江的恭敬。

「小葉啊,回來了,進去吧。」蔡大江愕了一下估計也猜到了葉凡是來拿錢的,心道這小子倒是來得快。昨天居然沒來彙報工作,這小子還得敲打敲打,也許年輕人不懂這規矩。

「蔡鎮長,天水壩子小學的確太破了,急需修繕。所以我利用村裡幾大姓之間的矛盾激起了他們的好勝心,大家共同修理學校……所以,前幾天我去縣上弄了一些錢。聽說已經拔下來了,想請蔡鎮長開個批條好去出納處領錢。昨天晚上據我了解,天水壩子吳李葉三姓和雜姓代表都已經把木頭運到了鋸木廠,板估計都快鋸好了,所以這錢不能拖了……」

葉凡先是向蔡大江彙報了一下天水壩子村的工作以及學校情況,說完后盯著蔡大江。

「嗯!小葉做得不錯1

蔡大江嗯了一聲淡淡地誇了葉凡一句,其實葉凡在天水壩子所做的事他早就知道了。像天水壩子這麼個特大號村子其實鎮里幾個頭頭都有安排人。

蔡大江正在考慮給多少給葉凡,畢竟這錢是葉凡弄來的。而且一下子能弄到這麼多錢說明這小夥子還有點本事,也許在縣裡面還有點後台。

不過從手下調查的情況看這姓夷確沒什麼後台,白板一個。那怎麼會搞到這麼多錢?這一點蔡大江十分疑惑,估計跟秦志明也差不多。

「小葉,對於你近期的工作鎮裡面是非常滿意的。接下去就是要計劃好選舉的疇備工作,要做到皆顧三大姓的平衡。千萬別弄出什麼亂子來,有什麼情況要及時彙報……」

蔡大江像一老師教導學生樣對葉凡進行了一番談心式教育,最後輕聲補了一句道:「對於吳鎮長的事你也得上心些,這也是工作,不過得做好保密工作。」

「是蔡鎮長,我會上心的。」葉凡乾脆地答道,「娘的!這蔡老鬼好像是對我有些不滿,才幾天時間怎麼查得出吳鎮長的事,我又不是神探狄仁傑。」

葉凡暗想著。

蔡大江拿起筆『唰唰』幾下開了張批條遞給了葉凡。葉凡斜眼掃描了一下,心裡大驚,忍不住輕聲問道:「蔡鎮長,我記得縣上好像是拔了一萬二,怎麼才四千?四千根本就不夠啊!是不是縣上弄錯了……」

說完后一直盯著蔡大江。

「這小了,什麼都不懂,真是一雛兒。縣上拔了一萬二就該給你一萬二嗎?能給你四千還是因為老子剛升了官心情不錯,不然二千還差不多。」

蔡大江心裡想著一臉嚴肅地說道:「唉!小葉,你也知道鎮上有困難。石坪村,山龜村兩所學校那房子牆面都歪斜了,再不修一下估計會造成牆倒人傷的悲劇。作為一名政府工作人員,咱們都是公僕,要有大局觀念,應以大局為重,時刻想著為人民服務……」

「對不起蔡鎮長,石坪村和山龜村的學校自有他們村人去弄錢。天水壩子那學校也差不多,再不修好估計也會造成學生直接從樓上漏到樓下的慘劇。而且那錢是我以天水壩子的名義弄來的,要知道現在弄一分錢都難,我到處求爺爺告奶奶就差下跪了地才弄到了這點錢。而且天水壩子的村情複雜,沒有錢工作根本就無法開展,所以還請蔡鎮長多考慮一下天水壩子的實際情況。」

有的東西,知道是一回事,做起來又是一回事。葉凡當然也知道上級的拔款每一級都會颳去一些,但絕想不到蔡大江下手會這麼狠。

令他頭腦中立即很是自然地浮現出了一個詞語——雁過拔毛。當時讀書時是怎麼也會無法理解這個詞語的含義,現在一參加工作總算是給鬧明白了。

一萬二才給他四千,想到天水壩子的複雜情況。早把師傅費老頭要求他事事需靜心,忍住怒氣的話拋九宵雲外去了。所以聲音抬高了許多。隱隱地帶有一絲責問口氣,這下子可是惹得蔡大江不高興了。

心道:「你不就一剛參加工作的毛頭小子嗎?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弄了幾塊錢還敢來責問老子,不給點厲害瞧瞧看來誰都敢爬老子頭上拉屎拉尿了。而且現在老子剛坐上鎮長寶座,正想拉一人來立立威。給秦老鬼的手下瞧瞧……」

最主要的是蔡大江答應了山峰觀的葛朴道長要捐一尊銅像。那十來萬當然就要從這些款項裡面東挪一點,西刮一點了。雞腳里也要榨出二兩油來。

想到這些蔡大江『喳』地一聲把那燙金鋼筆扔到了桌上,收斂了微笑,臉色陰沉了下來。

掃了一眼葉凡說道:「剛才不是跟你說過了嗎?作為一名政府工作人員要有大局觀念。你看看,有多少的幹部們他們都是舍小家而顧大家。同樣的理由,天水壩子與林泉鎮政府相比就是小家與大家。林泉鎮有30來個大村,如果每個村都像你這小夥子這樣子的跟政府討價還價我這鎮長還做得下去嗎?不要說了,快回天水壩子去吧!作為天水壩子駐村工作組的組長,是不能隨便離開村子的,那裡就是你工作戰鬥的地方。要是在這期間出了什麼事你的責任可就大了。」

蔡大江越說越高昂,聲音故意搞得也是越來越高,有點開大會的感覺了。當時那辦公室的門都沒關,隔壁幾個科員可是張著耳雜聽得火熱。心裡暗暗佩服葉凡這毛頭小子居然敢跟蔡大江頂牛。

「蔡鎮長,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回來也是為了村子辦事,並不是為了私事。再添一些,不然我就不走了。」

葉凡聽了心裡也是騰騰騰開始冒火了,自已回來為村裡辦事在蔡大江嘴裡倒變成了不負責任。不過葉凡的情緒還控制得較好,在說話時突然想到了在魚陽縣政府時聽到那兩個村長背棉被討錢的事,靈機一動乾脆玩上了耍賴的招術。

「呯1

蔡大江邪火終於被點燃了,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訓叱道:「你看看,你還像黨的幹部嗎?整個一無賴。別把那些土包子的工作方法拿來用,這種方法早就被人用爛了。不信你再背上一床棉被來試試,看看老子不給你踢到門外去。」

「再給我兩千!就兩千1

葉凡盯著蔡大江睫毛都沒眨一下。這時膽氣也是十足了。他也有豁出去的想法了,想想如果沒有錢估計那天水壩子的工作根本就開展不下去。工作開展不下去灰溜溜回來估計這輩子也難再有搞頭。破斧沉舟在此一舉,如果你蔡老鬼真不容人的話乾脆倒向秦志明那裡去。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