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十三章門外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章門外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更到,2更7點,收藏多票票多加一更,狗子看好你們各位大大!!

「學了武功就不會受人欺負了,我要把德貴那雜種的腿砸斷,而且武功好也可以救人。」

二芽子咬牙切齒的說道,「葉組長,那天那黃鼠狼真是我自已捕的,正想拿回家洗了燉來吃,誰知被德貴看見硬被他搶走了還冤枉我偷他的黃鼠狼。」

「噢!你才多大?你用什麼證明你會捕黃鼠狼那麼大的野貨。」葉凡有些不信,要知道一個經驗豐富的老獵人也未必能捕到大的黃鼠狼。

「哼!你不信。我捕一頭更厲害的綠毛狼鼠給你嘗嘗。」二芽子捏了捏拳頭仰起了頭,「不過!你得答應教我武功才行。」

「綠毛狼鼠。」

葉凡這時才想起財政局的趙哥可是還拜託他弄一隻,不過聽說那綠毛狼鼠不但兇殘暴瘧,而且十分的狡猾,基本上弄不到手。

聽說那東西是野狼和狐狸亂交出來的雜種。既有狐狸的智力也有著小野狼的兇殘。一點也不輸給小一號的野豬,像二芽子一個才14歲左右少年如果碰上大的綠毛狼鼠估計小命還會受到威脅,更不要說捕捉它了。

不過綠毛狼鼠非常的稀少,就是天水壩子這個到處老樹林的地方野豬,山雞等倒是有看見,綠毛狼鼠非常罕見。

「算啦!不扯了,我相信德貴手中的黃鼠狼是你打的。不過至於說你能捕綠毛狼鼠那是不可能的,而且那東西根本就找不到。」

葉凡搖了搖頭也不想與一個小孩子再扯下去,準備打道回府了。

「葉組長!我真的會捕到它。」二芽子眼中亮光直閃。

「嗯!好像你還真見過它。」葉凡有些吃驚了。

「真的見過,就在土家坳子。」二芽子語氣十分肯定。

「那你帶我去抓。」葉凡一時也是興越趣高漲。

「不行!你得答應教我武功,不然我……」二芽子還是跪在地下不肯起來。

「教你兩手可以,不過二芽子。武功練來是防身用的,不是用來砸斷人家腿的懂嗎?而且武功也不是一天二天就能學會的,至少要十幾年才能有點小成就。」

葉凡教訓道。

「啊!要那麼長時間。」二芽子有些失望,眼珠子轉悠了一圈后說道:「那我就學幾招就行了,而且要絕招,葉組長,我不會用它去欺負人的,你相信我1

「嗯!行!不過你得保密,絕不能告訴任何人。」葉凡故作神秘。心裡感覺好笑,其實武術根本就沒絕招一說。力氣大的隨手一招就能致人傷殘,沒有力度都是花拳繡腿。哪有什麼絕招,純粹是電視電影中演來蒙的玩意兒。當然,要力度差不多的情況下四兩拔千斤的巧招術也有。

「中!打死我也不告訴別人,就是我哥回來也不說。」二芽子信誓旦旦。

「唉!孩子。」葉凡看著二芽子那臘黃的臉心裡直發酸,「以後你就跟我們工作組一起吃飯。」

「不行!我二芽子要靠自已,絕不白吃別人的東西。」二芽子咬著牙齒說道。

「還挺倔的1葉凡心裡贊道,念叨著要靠自已轉眼有了注意,「這樣吧二芽子,我安排你給我辦事。如果辦得好就抵飯錢怎麼樣?」

「中!你說什麼事?」二芽子挺了挺胸像一小大人。

「你幫我收購天耳靈,當然,我還會再找一個人你們一起。」葉凡想到了自已的賺然計劃。如果二芽子能幹得好可以給他提成,就算是幫著這個倔強的小孩了。

「行1二芽子沒有絲毫猶豫,「葉組長,我帶你去看看那綠毛狼鼠,你就知道我不是哄你了。」

二芽子神秘的說道。

土家坳子原來是一個很小的自然村,原來有幾十戶人家,離天水壩子有40分鐘左右路程。十幾年前因為交通太不方便的緣故,現在全搬走了,其實就是一個空殼村。

聽說那裡可是正宗的革命前線,出過紅軍,紅軍走了又有游擊隊打過迂迴戰。最後就連魚陽縣有名的土匪頭子狼四爺也被人民解放軍擊斃在了土家坳子。

老遠就看見一堆破壁殘垣零零散散地分佈於半山坡上,土家坳子人搬走時有的人嫌麻煩,所以就連房子都沒拆走,只是搬走了家裡值錢的傢具等等。

不過土家坳子那屯人窮得叮鐺響,就連那房子也全是土牆築的。所以也不值什麼錢,而且就連那些爛木頭因為交通不方便也沒幾個人願意去搬。

葉凡與二芽子小心地潛進了村子,頭頂著一根有著葉子的y枝兩人像作賊一樣輕輕地彎著腰前行的。在距一座靠著山壁的破房前約40米處二芽子指著那破房子神秘地說道:

「葉組長,綠毛狼鼠的窩就在那房子靠山壁處。」

「那好!我們只要封死堵住了窗戶和門洞,那綠毛狼鼠不是瓮中之鱉了嗎?」葉凡心裡有些激動。

「不行!你仔細看地下。」二芽子老道地說道。

「地下1葉凡眼光在那房子周圍巡視著,「沒什麼呀?除了一些散土雜草碎瓦片等等。」

「你看那裡1二芽子一指點去。

葉凡細細地觀察了一陣子,發現在房子那門洞前堆著一堆海碗大草綠色辣腸樣東西。隨即搖了搖頭道:

「不就是一堆屎嗎?這有什麼奇怪的,應該是綠毛狼鼠拉的。」

「葉組長,你還真是個門外漢!綠毛狼鼠在窩的四圍都拉得有屎,整個把窩全包圍住了。如果有人接近它的窩那屎散出的氣就能傳到綠毛狼鼠鼻子里。所以你根本就無法靠近它的窩,等你去堵門洞牆洞時它早就跑了。」

二芽子像一經驗老道的獵人樣教訓著葉凡這個打獵菜鳥。

「嗯!有道理,許多野獸都有拉屎拉尿來警告對手的本能,估計這綠毛狼鼠也有這本領,只不過它把警告變成了預警。媽的!跟美國佬的鷹眼有得一比。」

葉凡心裡暗罵了一句,倒是覺得新奇。

兩人潛伏了近一個小時,果然發現一隻全身草綠色毛,長得像狐狸,身子卻有點狼狗樣子的東西小心地從門洞中探出了頭。那東西鼻子嗅了嗅,小眼珠子骨碌碌轉著。挺大個的,跟小號的狼狗有得一比,估計有三四十來斤。

嘴張開時幾顆寒生生三四厘米長尖尖獠牙令人頭皮有些發麻。

「這東西估計很兇殘。」葉凡小聲嘀咕道。

「那是!聽說一嘴下去能咬穿木板。」二芽子也是沒來由地哆嗦了那麼一下,估計也有些怕,畢竟是一不到15歲的小孩。

「回去1二芽子作了個手勢,二人等綠毛狼鼠回窩后小心潛到了村外。

「二芽子,沒辦法靠近怎麼抓?」

葉凡問道,要講起捕獵葉凡的確是一門外漢,所以他也是不恥下問。沒辦法,財政局趙柄健交待的東西總得弄到手。不然以後還怎麼再去弄錢,而且能結交上魚陽縣的財神爺那可是一件大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