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十六章盧氏主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章盧氏主公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當時大叔公說,自從吳家、李家、葉家三家祖上建了祖墓以來。還專門請了葛家先祖來看過,當時葛家先祖說是狗熊崖那裡的確是龍氣聚斂之所在地。不但能保佑後人平安,而且沾上龍氣后也許有部分家人能升官發財。

往後的幾百年內三家人都親如兄弟,也不知從什麼時候起的吳家與葉家祖上爭一個姑娘起頭,最後連李家都牽連了起來。自此後三家祖上勢如水火,為了能在龍墓中多佔幾塊寶地保佑後人升官發財,三家祖上發生過多次血斗。

鬧得實在不成樣子后居然從遙遠的水州省府冒出一盧姓人家後人,說以前吳李葉三家的老祖宗吳通天,李懷遠,葉和信就是他三家祖上的主公。

三家人祖上當然不信,不過當見過水州盧氏家人出示的古老憑證后三家人認了下來。在盧家主公後人調停下就定了個規矩——

以後吳李葉三家人輪流作這天水壩子村的村長,三年輪一次。在這三年中如果作村長的那一族人有人過逝的話可以比其它兩族人在龍墓中多佔一塊寶地。當然,過逝的老人必須是要有威望的。如果沒有符合條件的即便有人過逝也不得入龍墓。當時吳李葉三家祖上認為那村長反正是三年輪一次誰都有機會,就看誰的運道了,所以也就定了承諾。

誰知解放后政府開始推行了選舉制,原先的輪流做村長因為沒有法律效力沒被政府承認。就造成了三家族人為了以後老人死後能多佔塊龍氣寶地因此這村長必須得拿下……」

「原來如此,想不到一個村長還引出了這麼多歷史久遠的問題,看樣子這就是村長競選發生流血事件的原因。」

葉凡恍然大悟,轉頭問道:「二芽子,那盧姓人家叫什麼名字知道嗎?」

「不知道,當時吳家大叔公只稱盧姓主公,估計只有三家族長和幾個長老會知道。」

二芽子搖了搖頭。

「既然這水州盧姓人氏吳李葉三家稱為主公,如果能找到他也許就能徹底解決天水壩子村爭搶村長的問題。」

葉凡思忖著準備什麼時候有空先去拜訪一下三家族長。

第二天早麻麻亮。

葉凡和二芽子偷偷杠著一個高達一米二,寬達近2米的超大號木桶出發土家坳子。主要是葉凡杠著這麼大個木桶太驚人了,所以要趕早偷偷出發。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到了土家坳子,兩人把大木桶放在了那綠毛鼠狼窩前30米處。木蓋子斜立在木桶上用一根棍子撐著,一隻活的大公雞也被葉凡放了進去,當然大公雞的腿卻是被隱性地用釣魚的那種透明玻璃絲捆住了。

公雞的尖叫聲終於引得那隻綠毛鼠狼探出了頭,不過它很狡猾。在外面嗅了許久先小心地靠近了那木桶,在木桶邊磨蹭了許久才跳到了木桶邊沿上。感覺好像像個陷井此獠又竄回了窩。等了個把小時才又竄到了木桶邊沿。

來回了無數次,晃得葉凡都快暈乎時終於禁不住大公雞的誘惑綠毛狼鼠小心地跳到了桶里,葉凡正想拉縛在木棍上的玻璃絲線卻被二芽子趕緊拉住了。

「葉組長,不能拉。如果一拉肯定會發出聲響,那綠毛鼠狼力氣大,身體滑如魚鱗,絕對會被它擠出逃走的。」

「不拉難道讓它白白吃了大公雞逃走了。」葉凡不解。

「嘿嘿!葉組長,先讓他吃上幾餐再說,等到它有些習慣后咱們就動手,而且機會到了那隻公雞還要灌醉了。」

二芽子鬼鬼地說道。

「灌醉了,你是說等綠毛狼鼠吃下公雞后自已就醉了等著咱們去抓。」葉凡心裡大是佩服這小鬼頭還真是有辦法。

「嗯!這個……也是我從一經驗豐富的老獵人處偷聽來的。」二牙子有些得色樣子。

連續二天,大公雞也去二隻了。葉凡和二芽子都耐心地與綠毛狼鼠耗著。

村裡有劉馳和李春水在葉凡也十分放心。

第三天晚上蔡大江又打電話來催問吳鎮長的事,葉凡當然不願把龍墓的事告訴蔡大江了,只是說還沒查出原因,正在暗中了解。結果蔡大江可是有些生氣了,語氣開始嚴肅了起來,弄得葉凡鬱悶不已。

放下電話後葉凡首先去了吳家大院,倒是見到了吳家族長吳忠修老人。此老雖說已經70來歲了,但腿骨健碩,一點不像70來歲的人。

兩人閑聊了一陣子葉凡開始進入話題。

「吳老,我聽說天水壩子的吳李葉三家祖上曾經是一盧姓人家為的手下。據說盧家祖上世居水州,不知吳老是否知曉盧家人現在的情況。」

葉凡呷了一口茶裝著隨意地問道。

聽到葉凡那麼一說,吳忠修面不改色,瞥了葉凡一眼淡淡地說道:「葉組長,你這是從何處聽來的謠言,沒有的事。」

倒是被他一口就回絕了。

「呵呵!我也是十分好奇,想了解一下情況。說不準盧氏祖上在水州還是一富人,咱們天水壩子的情況我想吳老應該很清楚,如果能得到點支助就更好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得益是總是咱們天水壩子人你說是不是?」

葉凡微笑著說道。

「呵呵!我也想啊!可惜沒有這麼回事。能攀上富人當然好,能為天水壩子村出些力更是我們村每個人的願望,唉!對不起了葉組長,實在抱歉得很。」

吳忠修點塵不露,根本就找不出一絲異樣之處。弄得葉凡甚至懷疑是不是二芽子當時聽錯了,不過轉念想到吳李葉三家祖上之墓圍著的那塊qq車大小墓,估計就與盧氏先祖有關。不過吳忠修嘴像上了鋼鎖一般,估計用鋼也難以撬開。

葉凡只好灰溜溜打道回府,不過在走時吳家族長吳忠修還是懇請葉凡支持一下吳家競選村長,葉凡當然也是噓應著。

葉家族長葉登邦是一胖老頭,說話都有些喘氣,估計是有高血壓、哮喘之類的玻

當葉凡剛說明來意後葉登邦就直搖頭。不過葉凡還是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一絲怪異之處,那眼神十分的複雜,葉凡也猜不透。如果這時養生術能突破到第五層施展一下『相面術』也許能抓到一絲蛛絲馬跡,可惜自已功底不夠。

最後又拜訪了李家族長李炎亭,一個瘦子老頭,穿著一身寬大的武士練功服,眼神如電。葉凡都有些不敢面對他那犀利的神光。而且葉凡隱隱地從他身上感覺到了一絲武者痕。

「厲害!難道此老真練過幾手,這李家還真是神秘。說不準是那時盧氏主公的家將,會幾手也挺正常的。」葉凡暗暗讚歎道。

……………………………………………………………………

淚求收藏和票票,兄弟們,伸手幫幫狗子吧!明天又是星期一了,狗子又要衝榜。你們手中的收藏和票票就是武器。狗子一直想寫一部不一樣的官場小說,慢慢會進入狀態的。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