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十八章大捧來了是胡蘿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大捧來了是胡蘿蔔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老子還不是為了天水壩子,這抓綠毛鼠狼難道就不是為了討錢嗎?為民做點實事怎麼就那麼的難?」

葉凡肺都差點氣炸了,感覺那張副鎮長太過了,隱有所指。站廳里細想了一陣子終於反應了過來,心裡再次罵道:「媽的!估計是蔡大江那老鬼故意的。」

原來昨天晚上蔡大江又來電話催問葉凡查詢吳鎮長上吊的事在村裡查得怎樣了,葉凡只能苦笑著說是還沒個頭緒。當時蔡大江冷哼了一聲放下了電話。

事情哪有那麼巧,蔡大江昨天晚上才打來電話今天張希林副鎮長就下來了。像天水壩子這破村根本就沒鎮領導願意來。不要說別的,單是那破路就能把人給震散架了,搞不好山上落下一塊石疙瘩連命都得給搭上。

而且來了連餐像樣的飯都吃不上,桌子上不是土豆就是地瓜,菜葉子,比城裡人喂的豬食也好不到哪裡去,運氣好遇上殺豬才會撞上幾塊肥肉片,不然跟進尼姑庵吃齋飯也差不多。

而且天水壩子自從解放以為就被縣裡人私下稱為原始部落,誰願意到原始部落去觸那個霉頭。因此林泉鎮基本上是見不到什麼領導來這破旮旯地方自找苦吃。

當然,只有干計生那攤子倒霉蛋會偶爾來一下。聽說每次來抓人都會乘著月黑風高夜像特種兵一樣潛伏出現,抓了人立馬撤退,那速度絲毫不比正宗的特種兵蛋子們慢。

所以林泉鎮計生辦專門組成了個快速反應行動小組,聽說就是由退伍軍人組成的,還取了個響亮的外號叫啥『黑箭』。意思就是黑夜之箭,不過即便是黑箭出手每次到天水壩子抓人基本上都有人挂彩。

聽說上個月計生辦開的兩輛破皮卡抓了人就開溜,結果後面居然追了10輛大三輪,只見天水壩子村人全副武裝,都拿著鐵捧,鋤頭,鋼、板磚,有的村民臨時頭從夢中驚醒居然連尿瓢都給抓手上了。

不時還有飛石從後面的大三輪上砸向計生辦的皮卡,嚇得計生辦10位黑箭行動成員慌亂之下差點就把皮卡直接開下了幾百米高的縣崖下到閻羅處直接報道。

當然這種情況葉凡只是聽說過並沒見過,他好歹也是一縣城人。當時聽了也是一笑置之心裡根本就不相信。

冷眼掃了一下劉馳,葉凡回了房間,『』地一聲重重地關上了門拿起筆來準備寫檢查。思前想後了一陣子都感覺冤得很,寫不出啥來乾脆把筆一撂閉目養神。

「葉組長,秦書記找你。」這時李春水輕輕敲門進來說道。

「小葉啊!最近聽說你都在調查農村現狀,為天水壩子人致富尋出路是不是?」秦志明口氣和藹,像一慈祥長輩。

「是的秦書記,這幾天修繕學校的事也已進行得差不多了。我想天水壩子亂的根源就在這地方太窮了。俗話不是說窮山惡水出刁民,當然我不是指天水壩子人。這些天來我到處跑,想了解一些情況,看看能否幫天水壩子人做點實事。不過最近工作沒做好,領導批評得對,我一毓ぷ鰲…」

葉凡心裡不安地說道,心道一定是張希林那狗才把這事給弄秦志明手上了。準備著再次經受一次暴風驟雨般的洗禮。

「嗯!不錯嘛,年輕人就該這樣子。至於你說的批評我就不明白了,為什麼要批評你,你這是為天水壩子村人謀幸福,這是好事。好好乾,下一步你要注意把選舉的疇備工作做好。天水壩子村的村長選舉方面有什麼問題沒有?」

秦書記不但沒批評他還給了幾句鼓勵,弄得葉凡是丈二的和尚一點也沒摸著頭腦。心道這是怎麼回事,幾個小時前張副鎮長還罵自已不誤正業,沒有組織紀律性。轉眼間秦書記卻是誇自已為民什麼的。這倒底是咋回事?同樣一件事怎麼出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評價。

「秦書記!據我初步了解,天水壩子村人選村長主要是為了龍墓問題。我想要徹底解決吳李葉三家對村長位置的勢在必得之態就需尋根溯源,從龍頭抓起。只有那樣子才能一勞永逸,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不然這村長之選還會……」

葉凡整理了一下子思路細說道。

「嗯!小夥子不錯,一下子就抓住了天水壩子選村長的根源所在。我支持你,至於吳鎮長的問題你了解得怎麼樣?」

秦書記話題一轉問道。

「對不起秦書記,關於吳鎮長的事我……」葉凡說到這裡不知該怎麼彙報好。

心道原來龍墓的事估計鎮里那些頭頭腦腦全知道,媽的,既然全知道卻是沒一個人提點一下,這不是叫自已用頭去撞大山嗎?幸好遇上了二芽子,不然非得撞個頭腦血流不可?

這官場上的事真是複雜,稍不小心還真會落得個屍骨無存的下常葉凡心裡暗暗警示著自已萬事小心。幸好經過這麼多年師傅費老頭的熏陶,不然葉凡早就失聲叫起來了。

「小葉啊!做為一個國家幹部,要向組織看齊,聽黨的話,做到實事求是……」

秦志明態度詭異。

「什麼意思,聽黨的話,向組織看齊。」

葉凡心裡想著,轉念心裡一驚暗想道:「組織不就是秦志明嗎?他可是林泉鎮的黨委書記,他不就代表黨嗎?糟糕了,秦志明這是婉轉的逼我認清形勢,站好隊。下午那張殺林估計就是蔡大江派來的走狗,估計那蔡老鬼已經對自已不滿了。如果再不表明態度又得罪了林泉的頭號人物秦書記那自已還怎麼在林泉混下去?倒底投向誰呢?誰強誰弱,不管了,蔡大江既然已得罪乾脆將錯就錯的投秦志明算啦。」

葉凡沉默了幾秒,他知道不能繼續沉默了。

「秦書記,我會堅定的跟黨走的。我沒忘記自已也是一快轉正的預備黨員。這些天來我都在暗中查訪,聽說那天吳鎮長到村后就被族長吳忠修叫去了。吳族長逼著吳鎮長支持吳家選上村長,您也知道,天水壩子這村特別複雜。即便吳鎮長是一鎮之長想要決定這個村長人選估計也是難以做到,李家和葉家也不是省油的燈。後來隱隱聽說這天水壩子村的村長與龍墓的份頭有關,誰家選上村長其族中人就能多分到一塊龍墓祖地,因此……」

葉凡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跟秦志明說了一遍。當然,對於葉金蓮一聽說吳鎮長之事就變色失神等等事他暫時還是沒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