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十二章協助查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協助查案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李昌海沉思了一陣子,轉頭對後面那年青工作人員點了點頭。不一會兒,那年青男子從包里掏出一個精緻盒子放在了桌上。

「小葉,這是國內最新款手機,信號能力強,保密性好。還有自編鈴聲,你先拿著,有緊急情況時可以用它與我們聯繫,不過,當然是借給你的,呵呵1

李昌海難得地露出了笑容。

葉凡眼睛早已發兒,要知道當時擁有一部磚頭式大哥大就不得了的牛氣了,這部僅三指寬的小巧手估計價值不菲。而趙鐵海在一旁早就成狼眼了也僅剩下流口水的份頭了。就連他這個牛氣所長也無權配大哥大的,林泉鎮里僅有秦書記和蔡鎮長兩人配得有。

「那……李隊長,如果不可抗力損壞了你們不會叫我賠吧!我一個月才300來塊可是賠不起的。」葉凡吃吃地說道。

「哈哈……」

大家都笑了,「不用擔心,大膽的用,話費我們給你報,不過也得節約點,與女朋友通電話就撿要緊的說就是了,呵呵1想不到縣局的周副局長也會開玩笑,又引來了一通大笑。

見到周局長的笑容,葉凡猛然想到天水壩子的裂縫,猛吸了一口氣讓心境平和些說道:「周副局長,小子想求你辦件事行嗎?」

「你說。」周柏成微笑著像只老狐狸。

「天水壩子這個村你也知道,路難行。上土灣塌方了近半個月了,就連大三輪也要冒著風險才堪堪而過。因為那石頭個頭太大了,搬不了,非要用zha葯才行。我怕是如果真遇上什麼緊急情況,如果那什麼刁哥、三貴子等人真的藏天水壩子那條路,警車開不進來讓他們溜了就麻煩了,所以想請周局長批些zha葯一來是為了抓罪犯,二來也是為天水壩子人作些善事。而且天水壩子這條路許多地方都需要開爆,路面如果能拓寬一些危險就會降低許多,所以這zha藥量也需較多。當然是越多越好了……」

葉凡鎮定的說道,「不過!天水壩子這村沒錢,是個典型的乞丐村,村委會上就剩下一堆白條子,聽說還欠著外面近萬元。這zha葯能否……」

聽葉凡這麼一說大家的眼神都怪怪的盯著他跟周局長。

「老周,人家小葉這次可算是幫了大忙。你們那天晚上的收穫可不校」於建臣副局長開玩笑道。

「嗯!小葉的確不錯,給你特批5千塊吧,不要錢了。就算是獎給你前次舉報有功了,這事交待給鐵海辦。」

周柏成想了一陣子有些無奈說道,老狐狸就是老狐狸,把葉凡個人的獎勵轉成了為天水壩子人謀福利。不過他轉眼看到落井下石的於建臣心想:「前次抓賭共落下了200多萬,不過也被墨香市公安局順走了一半。既然葉小子的功勞墨香市也得擠些出來,不然自已魚陽就太虧了。」

於是趕緊說道:「呵呵!小葉,咱們墨香市的於副局長可是一尊大神,也是咱們魚陽的上級,富得流油啊!既然化緣了也不差他這一塊是不是?機會難得小葉你說是不是?」

「好個老周,厲害!眼紅了是不是?唉!算啦,我給5千塊,趙所長一併辦了,錢市局付。」於建臣也給逗樂了。

第二天上午,趙鐵海倒真把這些zha葯**都給裝好了。局長開口了一路綠燈好辦事。不過他一直叮囑葉凡要小心保管和用好。葉凡心情可是大好,有了這近萬塊的zha葯可就能辦許多事了,天水壩子這路因為經常修修炸炸,所以村裡能使zha葯的老手那是相當的多,技術方面倒不用擔心。平時即便是有錢這zha葯也難搞到,因為那可是違禁高爆品。

「趙哥,這隻綠毛狼鼠就請你燉給李隊於局周局他們補補身子吧,天水壩子會記住他們的恩情的,謝謝。」葉凡把最後本想送給秦志明的那隻鼠轉給了趙鐵海。

「你小子,有你的,這種東西都弄得到。以後還有可別忘了趙哥。我們局坐特好這一口。」趙鐵海也是開心不已,像這種綠毛獄鼠口感特別的好,聽說還有絲絲提精補神作用。

「不會忘了趙哥的。」葉凡嘴裡答著心裡早就甩了一把汗,「去啥地方搞這東東。」

回村後葉凡也在暗中查探是否有陌生人到村等等,不過天水壩子人口太多了,猶如大海里撈針,太難了。不過在葉凡鼓動下吳李葉三家人倒是派出了許多勞力修路。

10月10號晚上,葉凡再次召集了全體村委幹部以及10大小組長開會。交待李春水在林泉鎮買了200多塊錢菜回來。

這次因為葉凡與大家都熟習了所以這會開得非常的融洽,不像前次見面就是吵。商量決定10月16號在天水壩子村小學升國旗,樂一下。葉凡主要是想乘這機會交流感情,造些勢出來,為吳李葉三家創造機會,看看能否減少一點以後選舉村長時帶來的困難。

晚上,葉凡再次拜訪三家族長去了。李春水和二芽子都不在,劉馳卻是鬼鬼崇崇地溜到葉金蓮房間拉起了家常。

「金蓮姨,我聽說那天吳鎮長喝完酒後就回到了老宮,聽說吳鎮長喝醉了,還是你照顧的。」

劉馳裝著很隨意地問道。

「沒有!你聽誰亂嚼舌頭根子。」葉金蓮身子一顫趕緊說道。

「哼!這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你以為那天晚上的事兒我就不知道了嗎?快老實交待,不然我把林泉鎮派出所的趙所長叫來……」

劉馳一聽生氣了嘴裡威脅道,其實他也不清楚情況,這下子只是亂下套子嚇唬一下看看能否從葉金蓮處了解情楚吳鎮長那天晚上醉酒後的事。

「劉……劉幹部!請你不要逼我了,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那天財政所的劉所長送吳鎮長回來后他直接就睡了,我哪知道什麼?」葉金蓮嚇得開始哽咽出聲了。

「不說是不是?」劉馳口氣冷冰冰的,就像是在審犯人。

「媽!你在幹什麼?」這時葉若夢即時出現了,發現她母親居然臉上掛著辛酸的淚珠,一下子撲了上去。發現劉馳也在房間,大喊道:「劉幹部,你這是幹什麼?」

「若夢,你回來啦。沒什麼事,葉阿姨想到了一些傷心事所以,對不起了,我不該讓她想起傷心事,我走了。」劉馳訕訕了幾句溜了。

「吳族長,選舉就要開始了,我希望您老能支持天水壩子工作組的工作,讓選舉順利舉行。」

葉凡微笑著說道。

「葉組長是鎮里來的幹部,我們一鄉下人能幫什麼?」吳忠修瞥了葉凡一眼不冷不熱地說道。

「別的也沒什麼,您是一族之長。吳家人都聽你的,我希望在選舉時您老能安撫好吳家人,別出……」葉凡話說了半截后一直盯著吳忠修。

「呵呵呵!葉組長太抬舉我了。現在是新時代了,那個什麼族長只是族中人對我的尊稱,其實沒什麼用。這事我是幫不了葉組長什麼了,唉!現在是年青人的天下,你可以跟天嶺商量一下。」

吳忠修淡淡說道。

「媽的!老狐狸!不幫還說得這麼冠冕堂皇。」葉凡正想告辭卻碰上了吳家年青一代人中領路人吳天嶺。

「葉組長來了,咱們好好喝一常」吳天嶺熱情地打著招呼叫他老婆搬上了酒菜。

「好!早就聽說嫂子的菜炒得不錯,今晚有口福了,呵呵1葉凡微笑道。

不一會兒,兩人就干進去了五瓶啤酒。

吳天嶺一時興趣大發,說道:「葉組長好酒量,我知道你來的目地。不過咱們天水壩子不是吳家人一家人說了算,如果葉組長能把李家和葉家都說服了我也沒啥意見,呵呵,來幹個一大套。」

「噢!吳哥灑量驚人啊!好像村裡人稱你酒罈子,小弟我哪能喝得過你。」

葉凡設套了。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