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十三章降服酒罈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章降服酒罈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各位大大,收藏砸票吧!還等啥?小高潮就要來!

「呃!葉兄弟也知道我那破名頭,呵呵,那些都是村裡人瞎起鬨的。」吳天嶺有些得意。

「這樣吧吳哥,咱們打一賭。既然你號稱酒罈子咱們就賭喝酒,我輸了答應在選舉村長時鼎力相助吳家,如果我僥倖勝了一點點那就……」

葉凡說了一半挑釁樣子盯著吳天嶺。

「1

吳天嶺巡了一眼桌上的吳族長以及作陪的二個長老,見他們居然詭異的微微點頭了。

立即把那個裝湯的海碗捧手上,咕嚕幾口菜湯全下肚皮后往桌上重重一嗑略帶不屑地乾的笑道:

「葉組長,說話可得算數。咱們農村人很實成,今晚當作咱吳家三位老人這個賭我應了。如果輸了我全力支持葉兄弟搞好選舉工作,吳家人絕不鬧事怎麼樣?」

吳天嶺說得斬釘截鐵樣子。

心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會喝幾瓶馬尿居然敢在咱酒罈子面前來弄斧。你不知道咱一口氣能吹下12瓶啤酒嗎?咱這酒罈子可並不吹出來的。去年李家李炎亭還給咱喝進了林泉鎮中心衛生院。其它不敢說,說起喝酒咱還真沒落下過誰。今晚贏定了,有了這葉組長支持選舉的話把握應該大得多。」

吳天嶺彷彿已經看見自已選上村長時的風光樣子。

「呵呵!吳族長,二位長老,你們可是見證人啊1葉凡笑道。

「嗯!好吧1三個老頭點了點頭,面上裝得較平靜,其實心底里早就樂開了花。說起賭酒他們對吳天嶺有絕對的信心,在這天水壩子他說第二就沒人敢稱第一的。

在三位公證人的眼皮子底下開始了,一瓶瓶啤酒下了肚皮。到18瓶時兩人都已經開始醉了,搖搖晃晃地繼續著。

這時吳家三老已經感覺好像有些不妙了。這姓葉的白面書生人也不胖,肚皮也不大,咋就能整進18瓶好像還能繼續裝下去。

「拿盆子來1葉凡突然大喊一聲,他要加點猛料了。

「盆……盆子拿來作甚?」吳天嶺的老婆周樹花不明白,但還是搬來了一個洗臉用的大號臉盆。

葉凡也不怕臟,隨便地開了一瓶酒洗了一下。接下去開始倒酒了,一下子倒了8瓶,直到把盆子裝滿為止。

吳天嶺有些蒙了,轉眼也就明白了,臉色一變,不過也只好硬著頭皮叫他渾家找來了一個差不多的臉皮依葫蘆畫瓢『咕咚咕咚』裝滿了。

「吳哥,開始吧!這樣子帶勁1

葉凡說完捧起臉盆開始喝了起來。那酒一滴都未外漏,一口氣拚了老命『咕咚咕咚』終於整進了肚皮。當然,體內的養生術也全速度行氣著化解著酒力。

但養生術畢竟化解得慢,這一盆下肚后開始翻江倒海了,不過葉凡拚命地壓制住了。胃裡的東東冒到喉嚨處時又被自已硬生生壓回了胃中,那種難受勁頭跟受刑也差不了多少。

吳天嶺還在拚老命消滅著那臉盆啤酒,眼睛微閉著,臉龐憋得通紅,汗濕全身如下雨。就連雙腿都在打閃兒,好像快撐不住了。畢竟這一盆可是有著8瓶的量,再加上已經整進去了十來瓶,如果是一瓶一瓶整著應該會喝得進去,這下子一起來就不一樣了。

葉凡有著養生術他可是沒有,全靠那肚皮撐著。看得桌上的三老頭他的老婆是擔心不已,就怕他的肚皮突然間爆了怎麼辦?

「天嶺!咱認輸了,別再喝了。」周樹花再也忍不住了有些哽咽著喊道。

「滾開!男人的事你一婦道人家少摻和。」吳天嶺用肘子拐開了他老婆繼續喝。

我喝!我喝!我喝喝喝……

「天……天嶺,實在不行就算了。」吳族長開口了,他還真怕把自已的孫子給喝死了。

「不行1吳天嶺唔了一聲繼續著。

喝進去了一半時『』地一聲連人帶盆子都摔在了地上,躺地下腿兒彎了幾下嘴巴咂巴著擠出了幾個字道:「葉……葉兄弟!咱服了。」

說完後頭一歪當然就睡蒙了過去。

葉凡也醉熏熏在吳家一年青小夥子攙扶下回到了老宮。迷迷糊糊中感覺有一隻細嫩的手在打理著自已,有股熟悉的淡淡輕香縈繞其間。不過葉凡頭一歪醉蒙過去了,香艷不知為何物,可惜啊!

10月16日。

這天對於天水壩子村人來說是個好日子,小學修繕一新還異外的迎來了魚陽縣的教育局副局長劉永澤以及林泉鎮的張希林副鎮長。本來應以葉凡為主角的現在他反而成了一配角,主席台上倒是有個位置,只不過被人擠到了很尾巴上。

葉凡鬱悶的同時也有些奇怪,這一村小學只不過修繕一下,築了間較大的土牆廚房用得著勞動教育局副局長劉永澤和鎮黨委委員,副鎮長張希林大架光臨嗎?

這事還真透著股子邪乎勁兒。不過當聽到兩位領導發言過後他總算是明白了,原來自已忙活了一個半月下來全是在為他人作嫁衣。

劉永澤清了清嗓子開始喊話了,因為沒有麥克風和音箱,最後還是李支書聰明,不知從啥地兒搞了個半導體擴音筒讓劉永澤抓手上喊話,估計是天水壩子村李六狗賣老鼠藥時經常用的那喇叭樣鐵皮玩意兒。

劉永澤激情滿懷地喊道:「同志們,鄉親們,看到天水壩子小學從破爛走向了新生,我高興啊!就連操場都灌上了水泥,這在咱們魚陽縣村級小學中是頭一個。不要說村級小學,就是林泉中心校的操場還是泥巴的。這得花多少時間和勁力,經費等等。對於這一點我得感謝天水壩子的鄉親們對林泉鎮駐天水壩子工作組的支持,特別是對劉馳的支持。當時劉馳一來到天水壩子,看到那破落的學校。孩子們在這種環境中讀書是多危險啊!劉幹部立即就向鎮政府和魚陽縣教育部門上報了。並且建議工作組的葉組長修繕天水壩子小學。計劃好后劉馳又到處跑經費……這一個多月下來,他都蹲點在天水壩子小學……」

劉永澤在講話可是操場上坐著的幾千天水壩子村民們全在詭異地笑。

「天嶺,當時提出修繕的不是葉組長嗎?而且聽春水說葉組長還搞了近萬塊錢,怎麼一下變成是劉幹部在跑了?」一個50歲左右男人問道。

「呸!搶功勞唄!狗日的。」吳天嶺朝地下狠狠地呸了一口痰罵道。

自從那天晚上與葉凡拚酒過後,吳天嶺可是對葉凡是佩服得很。

「媽的!真不知羞恥,卵蛋蛋個毛。這話都講得出來,估計那個什麼教育局的狗屁副局長是劉馳那小子的什麼親戚。」李炎亭也在小聲罵道。

「有道理!都姓劉,一定有鬼。」旁邊一小夥子接話道。

「劉永澤講完后劉馳帶頭鼓起了掌,林泉鎮來的張希林和幾個跟班也鼓起了掌。不過村裡的幾千人只是稀稀拉拉的響了幾巴掌。細心的人會發現其中鼓得最帶勁的就是那個叫德貴爺的李德貴。這小子別看他號稱什麼林泉三霸,其實也只是一馬屁精外加紙老虎。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