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十六章黑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章黑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2更到!

水田的田埂上站滿了人,估計約有上百人正在進行混亂的砸抓杠打。發出『呯呯旁旁』的嚇人聲音。村民中持著鋤頭,尿瓢、扁擔、有的乾脆順手撿起石塊就狂砸。

因為水田裡儲有許多水,許多人抱成一團在水田的爛泥地里糾打成了一起,水聲嘩嘩的,要不是親眼見到葉凡還以為是在拍電影。

「住手!住手……」

葉凡老遠就開始大叫了,可是沒人理他,格鬥繼續。估計都打紅了眼,有的開始冒血了。情況緊爭,如果任由發展下去估計就是一場流血衝突。

「格老子的,再不住手老子就砸死你們這群龜土蛋子。」葉凡如下山猛虎狂運養生術沖將下去,順手抓過一人的硬實扁擔。『嚓』一聲爆響,那雜木做的扁擔被他狠狠地砸向了自已膝蓋腿上,頓時斷成了兩截。

這一手硬氣功露出一下子就震住了現場的一部分人,大家獃獃地望著葉心手中已變成雙截棍的扁擔,心裡寒寒地想:「高手!絕對是屬於電影中演的大俠身手。」

不過還有一小部分在水田裡糾在一起,拳來腳往不管不顧。葉凡沖了上去幾腳踢了下去。

「啪啪……」

幾聲過後糾在一起的人全給踢開了成了滾田葫蘆,大家終於停了下來。

「說,倒底怎麼回事?是誰惹起的。」

葉凡也顧不及斯文了大聲吼道,對天水壩子村人來說斯文管屁用,他們喜歡聽拳頭說話。就連村裡姑娘找老公都喜歡以施瓦辛格為榜樣,越壯越好。那樣子才顯得威猛,在這村裡才有話與權。

現場一時陷入了沉默之中,嘈亂的現場一下子成了安靜的樂園。

「怎麼啦!有種打架沒膽說,都是孬種嗎?不是孬種的全站出來。」葉凡這句話吼得狠呀,誰願作孬種。特別是對於農村人特信這個,所以葉凡話剛完就有兩個人站了出來。

「葉組長,我叫吳信滿。你看,我今年特別選了塊大田花了許多功夫挖深了養了些小魚。最近天都沒下雨,水一直在下降,我一直擔心田裡的水乾枯了。所以最近每天都要從山上水溝里擔上幾十擔水灌入田中,才使得魚田裡的水始終沒下降。剛才我去山上砍了擔柴回來,誰知看見李金牛正在挖我的魚田。葉組長,你看看,挖了個口子,水已經被流去了三層,我的魚也被流了不少。李金牛,你心都給老鼠藥毒爛了是不是?龜蛋的1

吳信滿指著自已的魚田憤憤然吼道,聲震如雷。

「放你媽的臭狗屁!老子見你魚田裡水漏了出去好心好意地想幫你重新糊上,誰知你這龜兒子見人就打。良心給狗吃了是不是?」李金牛氣得嘴唇都在抖瑟。

「別吵了1葉凡吼道,瞪了兩人一眼。開始細細地觀察起水田來。發現吳信滿的魚田在上面,李金牛的水田在下面。田地種的是土豆。苗長得老高了,隨即就明白了,肯定有人下黑手故意挖開的。

隨即問道:「吳信滿,土豆吃水嗎?」

「吃一點,但太多的話估計會淹死了。」吳信滿老實地答道。

「這不就清楚了,既然李金牛種的是土豆,土豆又不需要太多水。他挖你的魚田讓水流到自已土豆田裡就不怕自已的土豆被水淹死泡爛了?」

葉凡說道。

「他心爛,就想讓我的魚全乾死掉。土豆不值錢,我的魚苗可是花了6百多塊才買來的。那可是我存了一年的錢啊葉組長,你可得為我做主。」

吳信滿愣神了幾秒嘴又倔了起來。

「我沒挖,我是好心的。」李金牛反喊道,「你吃飽飯沒事幹了讓自已的土豆全爛了,吳信滿,你有這麼傻嗎?媽的!這年頭好人做不得,一做就糟罪。」

「好了!吳信滿。你剛才說砍完柴剛擔回來路過這裡就看見李金牛正挖你的田是不是?」

葉凡問道。

「說過我沒挖好心的。」李金牛不滿的嘟嚷道。

「閉嘴!沒問你,一個個來。」葉凡吼道。

「是的!我看見他正在放水。狼犢子的,心肝爛了。」吳信滿還隨口罵了一句,覺得不解氣時已經被葉凡喝止住了。

「吳信滿,你剛才不是說你田裡的水已經被放掉了三層多。就憑這個田口子你相信幾分鐘之內就能把你這塊大田的水放掉三層嗎?」

葉凡問道。

「不能1吳信滿望了望那口子想都沒想直接就搖了搖頭。

「這不就結了嗎?說明你這田埂口子是你離開去砍柴時被人挖開的,但是這個人肯定不是李金牛。一個原因是因為他的田在你的田下面,最容易引起你懷疑。第二就是如果真是他挖的幹嘛又要堵上,他應該躲得遠遠的才是。還有就是他不怕爛土豆你們說是不是?」

葉凡頭頭是道,三下二下就把事情分析得明明白白。

「看……看來我是錯怪李金牛了。」吳信滿撓著頭不好意思說道,「那葉組長,我這田裡水倒底是哪個龜孫子放的,媽媽的!良心給狗吃了。」

「這個就要查查看了,不過你這田裡損失不大。還有這麼多水,魚應該沒跑多少。大家一起幫個忙,擔些水來。」葉凡說著帶頭撿起旁邊一擔尿桶去下面擔水了。

「哄1

人群散了,大家見葉凡帶頭了。原先打架的雙方都加入了擔水隊伍中。天水壩子人雖說粗爆,但其實心地是好的。當然,也不排除個把爛人,就像那個故意挑起事端的人。

葉凡一連擔水一邊琢磨,估計是有人想乘選舉找事,弄得選舉搞不下去或者說是想混水摸魚。

倒底是誰家乾的呢,如果從表面看應該是葉家人乾的,因為只有引得吳家、李家大吵起來他們才好混水摸魚。但也不排除是以張姓為首的雜姓人群,可是這事又沒什麼證據,一時難下決斷。

「媽的!傷腦筋啊1葉凡嘆了口氣,「估計從此刻起天水壩子將處於飄搖之中。

五點鐘時,葉凡見葉金蓮正在灶台前忙碌。於是一屁股坐了下去幫忙燒火,意外的發現葉金蓮的眼圈紅紅的腫得老大,估計有什麼傷心事。

「金蓮姨,你想啥傷心事了,人啊要想開一些,天天活得快樂更好。傷心事過去了就算了,再不是你說出來我幫你參謀一下看看能否幫點小忙。」葉凡勸說道。

「沒……沒啥事,謝謝葉組長關心了。」葉金蓮身子一震臉色瞬間慘白,不過立即就恢復了裝著洗菜躲旁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