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十七章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逼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3更到!

「肯定有事。」葉凡心裡想著,但人家不肯說也不可能逼問,轉念想到張副縣長拜託的事又問道:「金蓮姨,我看張校長一直來都不怎麼開心。經常見他坐在一墳包前發獃,那塊碑文上寫著的李雪花跟張校長有關嗎?」

「唉!作孽啊!這事我倒是清楚。」

葉金蓮嘆了口氣說道:「張校長19歲師範畢業後分配到了天水壩子,二年後認識了村裡的一朵花,就是李家那叫雪花的丫頭。奇怪的是兩人就對上眼了,開始的時候還互相對罵,最後仇人變成了相好。好得不得了,本來這事就快成了,誰知張家人不同意。」

「為什麼?」葉凡追問道。

「張家人在縣城有點門頭,剛好張校長的小叔又升了官,那個時候好像是角林鎮的副鎮長。最主的是聽說縣城一個副局長的閨女相中了張校長。

要知道那個時候年青的張校長長得還是很帥氣的。一個是副局長閨女,另一個李雪花也只不過一初中畢業的山裡妹子,又沒皇糧吃,張家人當然看不上眼了。

因此就托他小叔,也就是現在的張副縣長來勸家林。當時他小叔也有那個意思,因為那副局長聽說是掌管縣裡財政的。

如果家林能與副局長閨女好上了對家林的小叔來說也有相當大的幫助。不過家林是說什麼也不肯,口氣堅決一根筋就是只要李雪花。

說是如果家裡不同意就呆這天水壩子一輩子了,最後他小叔見家林這一塊說不通了乾脆托我叫李雪花過來。

我當時也不知他叫李雪花幹什麼,還以為是家林小叔有事跟李雪花商量。所以就叫來了李雪花,誰知家林小叔是勸雪花離開家林。當時為了家林前途李雪花是含淚答應了。

面上與家林還保持著聯繫,不久家林去外地讀書,一去就是幾個月。而李雪花的爹得了重病,急需2萬塊開刀。對於咱們天水壩子人來說,當時88年那個時候別說2萬塊,就是要拿200塊都難。要知道當時吃皇糧的工作人員一個月也才80來塊錢工次。

雪花也沒告訴家林,他知道家林也拿不出來。最後縣城有家姓陳的富人,兒子叫陳利明。大家都叫他傻胖豬的,因為頭腦有些獃痴,所以娶不上媳婦兒。也不知是誰牽的線,居然看上了李雪花。陳家有錢,答應出3萬塊。李家當然同意了,因為還等著錢治病呢!

事情辦得很快,結婚證都沒打李家收了錢就辦了事。而李雪花那天出嫁,出門后硬是叫新娘車停在了離我們天水壩子不遠的金泉橋上。說是想最後看一眼天水壩子,誰知那閨女乘人不備,嘴裡哭喊著家林的名字跳了下去。

唉!

人是撈上來了,早死了。當時換衣服時我發現李雪花已經有了五個月左右身孕,估計是家林的孩子。作孽啊!家林回來后聽說了這事提著刀就要去找那陳家那傻子拚命,最後硬被學校老師拖住了。

後來聽說家林找到他那小叔,也就是現在的張副縣長大鬧了一陣子。從此連縣城的家都不願回去,每天都要去李雪花的墳前坐坐嘮嘮嗑,都快30的人了,家裡父母親哭著求他回城找個對象卻是被他冷冷拒絕了。

葉組長,你跟家林很好,勸勸他吧!人都死了又不能活過來,如果再這樣子下去怎麼辦?」

葉金蓮講著眼淚直冒,就連葉凡心裡都是酸酸的。暗暗嘆道:「唉!想不到天水壩子還有這麼美麗的愛情,作孽啊1

晚上7點,劉馳見葉凡去拜訪李家族長了,而李春水去了葉家。老宮中沒人趕緊再次溜到了葉金蓮房間。

「葉金蓮,今晚你必須把吳鎮長那天喝醉酒後在老宮中發生的事全給我說出來。不然我明天早上回到林泉鎮就要上報蔡鎮長和趙所長。我想警察們可不會對你客氣的。」

劉馳惡聲惡氣地相逼到。

「劉……劉幹部,我真的什麼都不知曉,我放過……我吧1葉金蓮嚇得手一嗦眼淚一下子就冒了出來,身子都抖嗦著。

「沒你事為什麼要求我放過你,肯定有事,快點說,到明天就晚了。」

劉馳猙獰著臉喊道,「你可能還不知道,我明天回去就是林泉鎮綜治辦的主任了。再過得年把很可能升副鎮長,如果你能把吳鎮長的事告訴我以後還怕會少了你的。蔡鎮長還可以為若夢辦理民辦轉成公辦手續。想想這些好處,你還猶豫什麼?真是一傻子。」

「我……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你叫我說什麼?」葉金蓮瑟瑟著哭道。

「不說是不是?」劉馳凶相畢露,一把抓住了葉金蓮的手臂壓向了桌面。痛得葉金蓮眼淚直冒,狠狠地喊道:「劉馳,你再敢對我無禮我就死給你看。」

嚇得劉馳慌忙著鬆了手,他還真怕葉金蓮想不開尋了短見那自已惹上一身騷就慘了。

「好!你行!明天等著警察來收拾你,媽的1劉馳呸了一口痰惡狠狠地走了。

深夜,老宮的後山上傳來了一陣陣壓抑的哭泣聲,難道有冤魂?

「媽!你在嗎?」

林子邊突然傳來葉若夢的聲音。以前葉金蓮有傷心事總會躲在後山一個人傷心,葉若夢也知道。今天半夜上廁所時無意中發現母親的門居然斜開著,進去一掃發現沒人。估計母親又想父親到後山哭去了。

「夢兒,你怎麼又來了,快回去。」葉金蓮收住了哭聲。

「媽!爸……爸都去了那麼多年了,你……你想開些。」葉若夢想到自已父親也有些哽咽。

「唉!你爸的仇沒報媽死不冥目。」葉金蓮嘆道。

「媽!您別說傻話。什麼死呀死的,我們要好好活著,爸的仇慢慢來,德貴那畜牲會遭報應的,我就不相信這世上沒有報應。」葉若夢狠狠地說道。

「唉!好人不長命,壞人活逍遙。若夢,以後你要好好活著……」葉金蓮又有些哽咽了。

「媽!你心裡有事,快告訴我。是不是劉馳又來問什麼了?」葉若夢差點喊出來了。

「沒……沒有。」葉金蓮有些難言樣子。

「媽!你不說是不是?你不說我就去求葉組長,葉組長是好人。」葉若夢逼問道。

「慢著夢兒,唉!媽告訴你。劉馳又逼問那天晚上吳鎮長喝醉后回到老宮的事了。媽怎麼能說,劉馳還說要上報蔡鎮長和叫警察來抓我。只給了我三天時間,夢兒,媽命苦,沒臉……嗚嗚……」

葉金蓮再也忍不住哭了。

「媽……嗚嗚……」林子里傳來了母女倆的抽噎聲,慘如山魈鬼魅,令人聽之生寒。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