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十八章非炸不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八章非炸不可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謝古月老頭的打賞,老哥!謝謝!

………………………………………………………………………………

哩響了一陣子葉若夢放棄了掙扎,讓葉凡的魔手得逞了。從山峰到溝壑全方位撫弄著,手指在芳草中一劃而過帶起了點點甘露,兩條香艷小舌早就糾纏在了一起。木桶里傳來兩條傻魚的碰撞聲,也不知二芽子是否聽到沒有,簡直是殘害祖國的根紅苗子。

*滿室關不住,兩條裸鯉戲秋寒……

罪過!

林泉鎮紫雲酒樓一號包間幾個人正愁眉苦臉地坐著。

省廳刑警隊李隊長皺著眉頭呷了一口烏龍茶總覺得特別的苦澀,看了看那烏龍葉子好像沒有霉變什麼的。

掃了一眼屋裡眾人道:「這事還真是難辦,刁六順和三貴子好像鑽地老鼠無影無蹤了。難道已逃到江浙地帶了?據可靠消息說應該不會。不過也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我們要有各種思想準備。兩手抓,大家都知道,這兩人像泥鰍一樣滑得很,手上捏著十幾條人命。連軍人警察都敢殺的混蛋。上面很重視這次圍捕,今天給幾位通個氣,等下子會來個人加入我們核心專案組。」

「誰啊李隊?」墨香市公安局副局長於建臣好奇地問道。

「聽說是嶺南軍區獵豹特種團出來的,叫齊天,20歲左右。一個上尉連長,估計隨他一起還會帶來一個班的特種兵蛋子。」李隊長話語中神秘得很。

「呃!一個上尉有啥稀奇的。」魚陽縣公安局副局長周柏成不以為然,認為那叫齊天的小夥子一個太年輕,二來軍銜也不高。

「周局,你可能不清楚嶺南軍區獵豹的名頭之響亮,呵呵。」趙鐵海早就眼閃羨慕神光嘴張得老大了,完全是一種粉絲表現。

「噢!鐵海也知道獵豹,說來聽聽。」於建臣微微一笑。

「嘿嘿!於局。我可是偵察兵蛋子轉業的,當年唯一的心愿就是能進獵豹混個幾年,可惜進不去,痛心啊!就差一點就能進獵豹了。聽說獵豹是咱們嶺南大軍區的尖刀兵團,裡面隨便一上尉走出來比普通正規軍的一少校都要牛氣,全是高手,千中挑一的超級好手。那齊天才20歲就能升為上尉連長非常的不簡單,絕對是個高手,說不準還有著深厚的背景。有他帶著一個班的兄弟加入咱們這個行動組就更有把握了。」

趙鐵海非常的興奮,兩隻手一直搓著,好像很緊張似的。

「嗯!鐵海講的沒錯!所以等一下他們來了兩位大局長可別小瞧人家了,呵呵。」李昌海隊長淡淡一笑。

「李隊!兩個a級通輯犯也鬧不著請出獵豹來吧!他們雖說是軍人精英。咱們公安中也是能人輩出,直接從省廳多派些經驗豐富的老刑警下來就行了,何必勞煩部隊出馬,那樣子不是給部隊領導看輕了咱們警察。」

於建臣有些不服氣樣子,覺得有點丟臉。趙鐵海和周柏成也有這種心思。畢竟追捕罪犯是自已的本份事,外人插進來不是說明公安無能。

「唉!開始我也是你們一樣的想法。不過省廳領導有交待,這次他們來是執行秘密任務的。追捕逃犯時還要以獵豹為主,我們負責查找和協助。估計那刁六順和三貴子是不是有事犯在了嶺南軍區手上,不然部隊在得知消息后也不會那麼急。而且據可靠消息說是刁六順的小弟可不少,說不準還有威力大的武器。是個極端危險的人物……」

李隊長分析道,「不過也只能說是猜測,服從命令就行了。鐵海,天水壩子情況怎樣?」

「葉組長說是沒查出什麼可疑人物,天水壩子村太大了,上萬人口,也確實勞煩葉凡了。聽說剛才計生辦李軒石主任帶著黑箭行動組去抓人被人家給反包圍住了,還受了傷。蔡鎮長和秦書記急得叫我趕緊出警,估計是怕鬧出事來。我正準備出動時後來居然給葉組長一人給解決了,成功的救出了黑箭隊員,這葉兄弟不簡單啊!想當年我去都成這樣了。」

趙鐵海心有餘悸,條件反射般摸了摸臉上那條淺淺的刀疤。

「一個人解決了,真能行?」周柏成可是最清楚天水壩子情況了,失聲問道。心裡卻是疑慮重重根本就不相信。

「呃!聽你們說好像那天水壩子村龍潭虎穴似的,真有那麼可怕嗎?咱們可是公安。」

李昌海隊長有點不解,更多的是不信。雖說先前已經聽他們彙報過多次天水壩子村的複雜情況了,可並沒怎麼放心上,最多就是該村人口多一些,人野蠻一些罷了。李昌海面對的可是居有幾千萬人員的南福省,一萬人對幾千萬來說的確算是小菜一碟。而且什麼窮凶極惡之徒沒見過,一農村旮旯再鬧也鬧不出什麼天大麻煩來。

「李隊可能不清楚,也不怕各位領導笑話。我臉上這條刀疤就是天水壩子村人給留置的。」趙鐵海有些尷尬地摸著臉苦笑道。

「刀疤1李昌海和於建臣望著趙鐵海臉上的刀疤更是不解。心裡可是有些吃驚了,敢在公安臉上划刀疤。

「呵呵!當時天水壩子村人為選個村長發生了流血事件,鐵海帶了幾個人上去。誰知那裡人真是野蠻,林泉鎮派出所五個人上去全掛了彩。最後還是縣裡出動了武警才把事平息了下來,不過聽說那村長到現在還沒選出來。可也真夠難為葉凡這小夥子的,不要說他去駐村,就是叫一副縣長去都不敢誇口能把天水壩子擺平。」

周柏成很是理解,連連晃頭。

「想不到!實在想不到1李昌海直搖頭,眼前突然一亮道,「那葉小子還真不簡單,是個人才。這樣的人如果能招入警隊就好了。」

「人家《海江大學》畢業的驕子哪肯當警察?」趙鐵海搖了搖頭……

「說不準!給他個副科干不幹?他現在充其量就是個不算官的正股級,村官一個。」於建臣搭訕道。

「副科級,葉兄弟莫不是真要撞大運了。」趙鐵海心裡酸酸的咚咚直跳。

「再看吧1李昌海哼了一聲,公安的副科級可不是那般好弄的。主要是葉凡太年輕,即便是李昌海也不敢誇口,畢竟牽扯的方方面面太多。而且他覺得葉凡也並不值一副科。

「李隊,葉兄弟絕對是個人才。我剛才在電話中得知他一人獨對李家上百人。你們知道他是怎麼救出計生辦那一伙人的嗎?」

趙鐵海提出了懸念,他也想幫葉凡一把。如果葉凡真的上位了憑他與自已的關係也許還能幫著自已。不過趙鐵海也認為提副科那是不可能的,畢竟葉凡才19歲而且剛參加工作。在華夏資歷可是提拔的先決條件,最主要的是葉凡並不是警大畢業的。

「你小子別賣關子了,有屁快放。」周柏成不耐煩罵道。

「一腳下去踢散了凳腿有一條小兒手臂粗的雜木凳子,當場就把李家上百號人全震住了。天水壩子村人野蠻,所以拳頭大也好說話。而且聽說前次在一田埂處他硬是用大腿砸斷了一根雜木做的扁擔。」

趙鐵海可有些得意樣子,好像他是一伯樂發現了奇才,言語中也是佩服不已。

「真的假的?」於建臣可是驚訝了,「如果是真的那小夥子絕對練過,而且是個高手。這樣吧鐵海,什麼時候他回來你叫來我們試試,如果是真的話我立馬向局長推薦他到咱們刑警隊作臨時教官。」

「慢著老於!咱省隊正缺這樣的人才。有時候槍並不好解決問題。在熱兵器縱橫時代冷兵器對於咱們刑警辦案也是非常重要的。甚至在關鍵時刻還能起到決定性作用。」

李隊可是有些動心了……

當然對於幾個要人的爭論葉凡並不知曉,此刻他一邊隨意的撫著葉若夢的嫩嫩的新剝雞頭,看著它在手中變化萬千。頭腦在思考著如何下手把天水壩子的龍墓這個禍根給炸了。從這幾天情況來看,不炸毀龍墓是不行了。只有剷除掉這個禍根子村長選舉才有可能順利舉行,不然說什麼都是一場空。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