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十二章唐朝主公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二章唐朝主公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謝書友080810111759700大大的打賞,狗子激動啊!嗚嗚……今天早上終於可以開飯了!謝謝哥們!今天『收藏』+『票票』增加得厲害的話明天三更,俺看好各位大大!期待中!!!!

××××××××××××××××××××××××××××××××

「啥事!你看看你們,一個個平時嘴裡吹得牛皮鼓都快破了。人摸狗樣的,什麼老子是條漢子,是漢子的會搶老祖宗的寶貝嗎?這龍墓中央的墓既然做得這麼精緻,又是你們三家老祖宗圍在中央的人。肯定是你們三家祖宗要保護的人。說難聽點,就是你們三家祖宗的主公。你看看你們,你們三家的老祖宗這麼忠心地守衛著主公,就連死了也要守著。再看看你們這群大老爺們,男子漢。居然搶主公的東西,丟不丟臉。我都為你們害臊,呸!你們自已說我說得再不再理?」

葉凡的確生氣了,差點就發生群體性流血衝突了。如果真的發生了自已估計這輩子就甭想翻身了。所以他那破鑼嗓子在半導體傳音下也特別的大,刺耳。

「再理!葉組長,你說得對,我們……我們丟老祖宗臉了。」李宣石極為不好意思,一直撓著腦殼子遮醜。轉頭沖李家人大喊道:「媽的!一群笨蛋!盡想著搶老祖宗的寶貝蛋了,還不給老子放下,放下1

葉偉強、吳天嶺、張居水也沒落下也沖自已族人喊了起來。

「鄉親們,都給放下,全歸回墓中。那些可都是老祖宗的主公留下的,祖宗的主公我們更應該拜祭,你們這樣子沖犯老主公會遭天雷的。你們看,龍墓的龍氣都被你們搞成啥樣了,龍氣亂了天水壩子就會亂了。你們想亂嗎?二芽子,快點點香祭拜,咱們大伙兒趕緊向老主公請罪。叩首吧……」

葉凡隨勢而下利用敬祖心理帶頭點香叩頭,一陣子后終於平息了紛亂。個別人把幾錠銀子抓手上不願歸還在葉凡那殘鷹一樣的閃目厲光下終於還是把銀錠子放進了主公墓中。

看到這種驚險場景使得這位剛從縣府象牙塔中走出的謫人,段海同志眼中也露出了佩服神情。心道這葉組長年歲比自已還要小,處理起這種雜事來還真是有一套。以前在縣政府那些個高高在上的副縣長書記們,一見到群眾鬧事立即成縮頭烏龜閃人了。而一旁的春水妹妹和若夢小女人兩女眼中更是暗放溢彩,好像是自已男人得了冠軍一般。

「暴殮天物啊1

墓壁被強行砸坡,墓地一遍泥潭,雜亂如垃圾堆。一些估計是文物的瓦盆等也被踩或者搶破碎成了瓦礫。看著被搶得一塌糊塗的唐朝古墓,葉凡差點氣炸了肺。

這墓的確大,顯露在上面的墳堆僅有qq車大。估計當時為了掩人耳目故意搞的掩體。墓底下正室長寬有三十來米,深達10米左右。

四壁上全是用課桌那麼大的條石堆砌的,這麼重的條石也不知當時的老祖宗們是怎樣搞上去的。條石裡層還圍了一圈子30厘米左右個頭特別大的超級青磚,當時估計這墓在zha藥包的威力下,土層上面的蓋子被山石滑坡壓裂了。所以才會被村民們亂砸亂撬開了,不然即便用zha葯估計都難以炸開的。

從村民們手中還回來的金盆銀盆子倒有三個,銀錠也有十來錠,金元寶倒是沒有,幾個古老的粗糙瓦罐子,有點像古代煎藥的藥罐子,這些東西有的雖說粗糙但好歹也是古董,古董可是以年份講價的。商朝人的一個破罐子都可以賣到幾百萬,因此應該來說價值不菲。最惹眼的當然就是那尊將近半米高課桌長的三彩金馬。在晚霞映襯下更顯得流霞溢彩,威風凜凜,誘人得很。

其馬金燦燦中夾雜著一些紅黃之色,雖經一千多年歲月侵蝕並沒使它流失多少氣勢華麗,顯得是流光溢彩,富貴逼人。令得葉凡不由得想起了肥組,細察了一陣子,用手敲了敲,發出聲響,感覺應該是純金的,只不過是空心的。如果是實心的如此大金馬還了得。在金馬的蓮台法座上發現了一個印鑒,上刻:盧定宗櫻

葉凡研究了一陣子也沒研究出啥來乾脆不理了,心裡嘆息不已。

難怪村民們忍不住要哄搶。不要說他們忍不住,既使是自已的心也跳得厲害,『咚咚』直擂鼓估計早就高血壓了。

最特別的就是墓室中央還有座麻青色的中等石棺。

整個石槨為面闊二間,進深兩間的仿宮殿式造型,整體結構由3塊槨頂、6根廊柱、8塊槨板、3塊基座共20塊普通的花崗岩石材組成。

此石槨高約1.2米、寬約1.5米、長約2米。石槨上雕得有粗糙的人形騎馬射擊圖、捕獸、寄情山水,鳥獸蟲魚等等粗糙圖案,雖然做工較粗,但圖案中人物非常的奇特。服飾等都呈現出顯齣電視中演的唐朝人特徵。

最奇怪的就是面上雕的一幅幅巴掌大的人物圖景怎麼有點像是傳說中的瓦崗寨英雄,著名的《隋唐演義》中的「十八傑」、「四猛」、和「三怪」。比如那西府趙王李元霸就特別明顯,胯下千里一盞燈,手中一對擂鼓瓮金錘誰也惹不起,為頭一條好漢。

天寶大將宇文成都,胯下賽龍五斑駒,掌中鳳翅鎦金鏜,勇貫三軍,是大隋朝的頂樑柱。

少保羅成的雕像最大最威風。

羅成又叫羅神槍,胯下一匹西方小白龍,掌中五鉤神飛亮銀槍!從沒打過敗仗,人稱「常勝將軍」……

葉凡認為這簡直就是一不得了的寶貝,是研究唐代建築繪畫陵墓製作的重要參考資料。看著那石槨上已被村民們撬壞了的一絲邊角痕葉凡氣得那是怒目圓睜想要生吞活人。

大吼道:「你看看你們都做了什麼?如果真查起來要坐牢的,這些可都是國家的珍貴文物……」

隨後趕緊打了電話回林泉鎮,秦書記和蔡大江都指示要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好唐朝古墓。特別是那些文物和棺槨,鎮里已經向上級彙報了,武警明天早上才能趕到。

林泉鎮派出所的趙鐵海受命將立即出發趕來,不過聽說因為暴雨倒致了去天水壩子的小公路路基多處損壞、塌方,能否按時趕到還難說,不過因為發現了唐朝古墓,鎮裡面已組織人手搶修了。

與吳天嶺幾個帶頭人商量了一下,這石槨肯定是搬不動了。只好放在原處,為了安全起見決定晚上由四家族帶頭人組織上百位青壯年守墓隊全天候守護。

至於吃飯一些必要開銷等等全由工作組給報銷。墓室上方臨時頭由村裡人湊了些朔料薄膜縫起來遮在了上方,官槨那是層層包裹了起來。

而那些金銀盆子瓦罐子金馬尊就搬回老宮了,由工作組葉凡帶頭,村裡再挑出10名小夥子守老宮門外巡邏。

至於吳李葉三家自已祖墓發現的寶貝因為是有主之物葉凡也裝著不知由他們自已處理了。從大的方面來說這些都應該上繳國家的,不過葉凡可是不敢開這口,如果真那樣子估計自已走不開這墓地就被三家人狂k成豬頭了。

交待完這些事後天已黑了下來,幸好已經沒雨了,不然還真是不好辦。

回到老宮,把金馬尊等放在了自已房間。三人吃了飯商量了一下晚上的守護等等事項。這時葉凡才鬆了口氣,累得實在夠嗆。

靜下心來時才想到了《海江大學》歷史學院院長蘭基文院長可是個歷史考古狂人。因為葉凡在《海江大學》還是學校的學生會委員,所以在一次偶然機會下也認識了蘭基文院長,正好手中還有一張名片。

這唐朝古墓蘭院長知道了肯定立馬就會趕來,而且這種石槨的開棺也要懂行的人才行,不然胡亂開啟損壞了就可惜了。魚陽作為一國家級貧困縣,考古方面是沒有什麼人材的。

於是打了電話道:「請問是蘭院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