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十四章血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血案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淚求收藏,泣求票票!

不久!

縣局刑警和武警威風的開了一大卡車下來,本來是要去天水壩子保護珍貴文物的,可一看林泉鎮東鐺洋發生特大號火災。半邊天都燒紅了,喊叫聲,救人聲,腳叔聲雜亂的響徹雲空。

事發突然,所以他們也來不及想太多,再加上車也被激奮的群眾攔了下來,被逼著加入了救火隊中。群眾中大部分人估計都認為這些武警是下來救火的,他們也不想想哪會來得這麼快。

一旁看熱鬧的一個瘦瘦的年青後生嘴裡叼著根牡丹贊道:「奇怪!這次縣裡武警倒是來得快,救火車沒到他們倒是先到了。啥時學會飆車啦1

「嗯!是有些奇怪!你看,那些個武警公安好像連槍都帶上了。這救火也沒必要帶槍啊!又不是抓逃犯。真有些邪門了。」身旁另一個平頭小子挺納悶的,一直撓著頭髮非常的不理解。

其實也沒啥奇怪的,省公安廳的馬副廳長親自打了電話給縣局的王冒然局長所以才搞出了這麼大陣勢,人家是去天水壩子保護唐朝國寶的。

這些個帶槍武警的出現倒是把人群中一個看熱鬧的長發瘦子嚇了一大跳。慌慌張張地趕緊一邊溜跑一邊掏出了手提打了起來:

「刁哥!大事不好了,武警和帶槍的刑警來了一大卡車,有好幾十人,全副武裝,是不是咱們的事給發現了,得趕緊跑路啊!不過有點奇怪,一個個全參加救火去了,是不是想掩人耳啥的?」

電話那頭叫刁哥的沉默了一陣子道:「慌啥!笨蛋!掩人耳目都不會講。不過他們應該不是沖著我們來的?估計是路過。他們不是全參加救火了嗎?如果發現了我們的事應該不會理救火的。黑狗,你立即帶上阿發他們轉到鎮里另一頭再放一把火,越旺越好。媽的!最好是燒死幾個人就更好了。把老子拖死他們,事辦完后每人二千塊。我聽說天水壩子那條小公路也壞了,他們進不來,如果走路的話至少得好幾個小時。密切注視著,有情況電話聯繫。」

那刁哥還是顯得非常老辣,一下子就抓住了事情的要害,畢竟是高手。

「是刁哥!保證大火衝天。媽那巴子,全鎮人都到東鐺洋了老子黑哥就去西鐺洋繼續革命事業。拖死你們這群條子,哥哥來采野花了,哈哈……」

長發瘦子得意地哼著黃歌鬼鬼崇崇離開了。

「李隊,林泉鎮東鐺洋發生特大號火災,已燒了十幾家了,火勢一片天。會不會是人故意乾的?」紫雲酒樓里一個年青人有些焦急地望著遠方彙報道。

「李隊,我帶幾個兄弟去看看,看看能否出點力,別傷著人了,這火太大了。」紫雲酒樓天台上一個目光炯炯的年青精幹男子放下了手中的軍用望遠鏡說道。

「好!麻煩齊連長跑路一趟了,救人要緊。」李昌海隊長眉頭緊鎖,預感到好像要出事,細想了一番好像也沒想到什麼地方。心道難道是那刁六順聲東擊西之計,估計是藏不住想乘亂外逃了。

「老於老周,密切注視墨香市內出外省外市外縣的路口,嚴查暗訪,所有刑警取消休假投入戰鬥。唉!難道真要變天了。」

李隊長下達了一番命令后眉頭皺得更緊了。都這麼多天了那殺人如麻的特a級通輯犯刁六順和三貴子好像真變成老鼠遁地而去了。李昌海甚至都有些懷疑這些人是不是會施仙術。

省廳分管刑偵的馬副廳長已經被省委常委,省政法委書記費書明叫去批了多次了。這次更是撂下了狠話說是再抓不到刁六順和三貴子他的帽子被人摘了,下面市縣各分管刑偵的副職全都得搭上。正職的話不死也得脫層皮。

李昌海知道費書明是在借題發揮,他是想把馬副廳長給捋下去。因為馬副廳長是省長朱世林的人,而費書明與省委書記郭朴陽走得較近。平時那馬副廳長基本上不去費書明處彙報工作,越級直接上報到了省長朱世林處n次,差點沒把費書明給氣得隔屁過去。

「媽的!你們上面的神仙打架卻要我們一群可憐的蝦米來背黑鍋。」李昌海黑著臉一臉的無奈夾雜著苦笑,向樓下狠狠地呸了一口把那根剛夾在嘴邊的玉溪給噴了下去。

「幹啥狗日的,沒長眼是不是?沒看見發哥我在下面嗎?給老子下來,不拔了你這龜兒子皮老子就枉稱發哥。發哥知道是誰嗎?香港影星。我呸1

樓下路上突然傳來一身穿花格子夾克的青年囂張的大罵聲,這小子外號發仔,剛接到黑狗哥的電話后本來急地想跑到東鐺洋去查看一番現場片直播的火戰好戲。

然後再轉到西鐺洋下手放火,誰知倒霉的是頭上突然砸下一根玉溪外帶口痰,傷倒是沒傷著只是嚇了一大跳。想起來就噁心得要死,當即隨口就破罵了起來,反正也習慣了。

「一根煙又砸不死你,吼啥吼!信不信老子一腳就能把你踢到溪里喂王八,哼1

李昌海可是省刑警隊長,平時有哪個不開眼的敢在他面前嚷嚷著要拔皮。而且剛才還被馬副廳長訓了一番正窩著一肚皮的火氣,這下子可是再也忍不住連粗話都給噴了出來。

「喲!小子,有種!今天發哥沒空陪你玩,你小子有種的話就在這紫雲酒樓呆著,等下發哥有空了再好好收拾你。我呸雜碎1

花格子青年張發順甩下一句狠話,撅了撅屁股還示威性地揮了揮沙鍋大拳頭走了。

「媽的!還挺牛。想不到林泉鎮這旮旯地方還有這種臭屁角色。嗯!不對!好像口音不像本地人,發哥!發哥!火災、刁哥、發順……不會是發順吧?張發順……」

李隊喃喃著突然感覺眼前一亮,突然有種拔雲見霧的感覺。轉頭對一旁的年青手下道:「立即通知周局,密切注視從紫雲酒樓路過的那個穿花格子夾克的青年,小心別打草驚蛇。可能是條大魚啊1

零點過後。

水霧升騰了起來,天水壩子籠罩在一遍仙雲似的霧海中。山村因為海拔高達800米左右,所以顯得有些寒冷了,葉金蓮特別在老宮的大殿上燒了一盆旺旺碳火。

見沒啥怪異情況村裡派的10個青年人已經有5個睡了,想等下來接班。而葉凡和段海正坐殿里哈欠連天,眼皮子直打轉可又不敢睡只好硬撐著。

「1

一聲微聲響終於驚醒了葉凡,「段海閃開1葉凡大喝一聲騰地而起如一隻捕食的老雕,抓住段海往後面猛力的一退。順腳伸腿發狠踢地向了砸向段海的寒森森鐵棍。

「1

一全身緊裹的黑衣人手中鐵棍被葉凡踢得飛彈了出去,而反挫之力也讓剛從夢中驚醒的段海整個人一屁股摔砸在了堅硬濕滑,爬滿了青苔的天井裡,呲牙咧嘴著不敢吭聲,估計一時蒙了,不過已經爬不起來了。

幸好有葉凡的一抓,不然段海那腦袋就得像西瓜一樣開皮炸花了。

感覺後面風聲一起,葉凡迅速側身躲過,可是大腿上還是被從側面而來的鐵棍側掃了一下,那腿肚皮子立馬就是麻灼灼火燒樣的疼痛。

「有情況1葉凡大喝一聲,聲震幾十米,順腳踮地而起彈地而起二米高左右踢在一黑衣人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