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十六章兩個字追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六章兩個字追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要收藏!票票!嗚嗚……

「什麼?刁順六三貴子劫了唐朝金馬。還死了幾個人,你詳細說說,別追了注意安全。」

李昌海覺得心裡一麻後悔不已,早就知這場大火來得奇巧我為什麼要用那發哥去調大魚啊!早就抓了一審不就出來了。

「齊天,老於、老周,快趕回來。集合隊伍朝天水壩子快速度進發,快……」

李昌海從來沒有這麼痛楚過,一拳砸得那張茶几有散架的苗頭。

不到幾分鐘。

天水壩子慘案已經通過無線有線電波上達魚陽縣、墨香市直至南福剩就連公安部都給驚動了,葉凡其實也不知老宮中具體死了幾個人。

當時見到倒下的以為都活不了啦,所以一口氣在死亡方面就報了五六個被殺,還傷了好幾個。再加上價值幾百萬的金馬被搶,兇犯是特a級犯人,並且手中有槍和持有大威力手榴彈等等東西,這下子可是爆出了驚天血案引得南福震動。

從公安部到南福省再到墨香市轉到魚陽縣最後直達林泉鎮一層層指令十幾分鐘後到達了。縣裡和墨香市,省廳一卡車一卡車的武警和刑警全體出動了,小車大車排成了一條長龍行馳在104國道上。華夏國八大軍區之一的嶺南大軍區在接到獵豹特種兵團軍官齊天上尉彙報后覺得事態緊急。

因為罪犯有槍有手榴彈,那手榴彈估計還是從嶺南軍區搶走的。說不準還有大功率的衝鋒槍zha藥包之類,所以經過軍委批准,立即指示駐紮在墨香市的野戰一師,緊急開赴林泉鎮天水壩子配合武警公安搜捕殺人狂徒。

一時間風起雲湧,暗潮騰動。

去林泉鎮的柏油公路上軍車是一輛接一輛拉著警報飛馳寒人而過,其中更是夾雜著警燈閃爍。城裡人鄉下人全給驚醒了,以為是不是台海地區局勢緊張準備打仗收復統一,或者上級搞什麼軍事演習什麼的。一個個全沒了睡意全盯著電視發獃,等著顯出個英武漂亮的女軍官報道一翻那就過癮了。

今晚註定是個不眠之夜。

牽動著多少人的神經那就沒法子計算了。

魚陽縣委、墨香市市委、就連省委會議室都閃著燈。最倒霉的就是林泉鎮了,剛剛撲滅了大火還沒落下個歇息一會兒的秦志明和蔡大江兩對頭,立即就接到了縣委書記、市委書記,省里分管政法的書記等等,平時求爺爺告奶奶根本就見不到的各級大佬們打來了電話,口氣嚴厲,寒煞煞的,那官威在電話中都能把他們倆給壓癱下。

而最早出發的救援隊卻是被攔在了去天水壩子一半車程處,那裡就是天水壩子人俗稱的龍龜崖。因為塌方倒致車輛根本就無法通行,雖然林泉鎮的蔡大江鎮長已經事先組織了幾十人挖抬杠撬,但沒有大型機器根本就推不開那些重達幾千斤甚至上萬斤的巨石。

齊天大大那脾氣還是照樣子爆燥如一隻火雞,見到如此情況急得大喝了幾聲,拔出槍來嚇得林泉鎮在現場指揮的黨委委員張希林副鎮長腿兒一軟差點尿了褲子。

而一旁的剛升的綜治辦主任劉馳以為自已英雄,這可是個巴結領導的好機會。而且劉馳肯定齊天上尉即便是再囂張也不敢胡亂開槍的,因為咱們又不是殺人犯,胡亂開槍可是要上軍事法庭的。

這小子頭腦一熱就衝上前去大聲爭辯道:「上尉同志,這是塌方,是天災不是人禍。咱們這地兒窮沒機器有什麼辦法,請你對張鎮長客氣些,他不是你手下的兵。」

「什麼!他不是我手下的兵,今天老子就以工作不力殆誤戰機先斃了你這破鳥蛋1

隨著話聲『』地一聲刺耳聲響,子彈在劉馳的腳下開了花,那濺起的塵土才讓已經發矇的劉馳醒轉了過來,知道這子彈的確是真傢伙而不是玩具鐵彈。

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下屎尿啥時自個兒到了褲里也不知。只不過感覺屁股處好像墊了塊糯米食一般粘乎乎的感覺怪怪的。

「笨蛋!還不去抬石頭1張希林臉都氣綠了,手下就這種熊樣這不是給齊天和一群兵蛋子武警什麼的看笑話。要不是看在他叔劉永澤面上老張真想一腳就把這騷胞踹下懸崖喂狗去。

「一群膿包1齊天憤然罵著朝天開了幾槍一聲令下:「全體下車,跑步前進,野戰拉練。」

野戰拉練其實就是馬拉松,這對於那些武警兵蛋子還行,可是那些平時缺少訓練的公安哥兒們可就慘不忍睹了。跟著部隊跑出幾里路后開始掉鏈子了。不過齊天有齊天的辦法,氣得把那把衝鋒槍往地下一陣掃射。

噠噠噠……

火苗飛濺中……

如天神下凡一樣大吼著就是誰敢掉鏈子就地槍決,還真有股子拚命三郎的首長臨場作戰架勢。嚇得那些個平時養尊處優很少再參加現場抓捕花天酒地找不著北的公安隊長、所長、分局局長什麼的拚了命地提著褲子跟上了。

開玩笑,不跟上行嗎?

累死總比被當作逃兵槍決了好,至少能撈個烈士什麼的為家人謀點撫恤金。看那個上尉連長那凶神惡煞樣子說不準還真敢開槍呢!這血肉之軀還是不要去碰最新款的衝鋒槍那高級玩意兒。

「葉凡!我以省廳領導名義要求你立即停止追捕。」李昌海隊長在電話中大喊道。

「不行!死也得追。」葉凡手一甩沙啞著聲音掛了電話朝天衝去。

「這刺兒頭!要不要命1李隊長氣得又一巴掌擊在了茶几上終於震得茶杯掉地下碎了,趕緊電話打到了魚陽縣委。

不一會兒!

「葉凡!我是縣委書記李洪陽,我命令你立即停止追捕迴轉天水壩子,這是命令明白嗎?」李洪陽沙啞著嗓子喊道,最近火大,給氣的。

「對……對不起李書記,拚了,這群狗雜種殺了人。我要報仇!報仇……」葉凡喘著氣喊了幾聲又掛了電話,口氣倔強。

「唉!愣頭青啊!就憑你這一點小身手還不是白白去送死。」李洪陽心裡一酸罵了一句粗話:「賊窩子的,叫武警給老子快點趕上,救人為主。小夥子——好啊1

無奈之下李洪陽電話掛到了墨香市把愣頭青說了一下。

不久!

「葉凡!我是市委書記楊國棟,馬上給我回來。不聽組織命令的開除公職1

墨香市市委書記楊國棟接到魚陽縣縣委書記李洪陽的電話后哼了一聲道:「沒用的東西,連個股級幹部都敲不定。」

接著打通了葉凡的電話,他不相信一個小小的股級幹部敢違抗自已的命令。如果都這樣子那自已這市委書記還能使喚誰?

「開除就開除,老子不幹了,做一無業游民也要把這些雜碎殺人再說!格老子的刁六順1

葉凡已經給逼瘋了,罵了一句粗話掛了電話。根本就不知對方是誰,現在全蒙了,一股氣血在胸膛燥亂地盪著。葉若夢的點點滴滴,嬌柔冷凌、強嫩胴體,靈巧細緻等等一切過往一直在心坎底里、血液里流淌,針扎樣痛如心菲。

「罵誰?還刁六順1楊國棟氣黑了臉隨口哼道。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