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十八章伏殺與阻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章伏殺與阻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怪了!我這怕不成神眼了?難道這就是小說中所說的開天眼?」正疑惑納悶時感覺五六十米處有個影子晃過。葉凡想都沒想狠狠地一甩手,師傅傳的柳月飛刀劃過夜空如追魂之箭溜擊了過去。

葉凡這柳葉飛刀薄如蟬翼,小指頭大小,抓手中輕飄飄的並不感覺十分的沉重。聽師傅費老頭說是此柳葉飛刀來自傳說中的小李探花李尋歡的鑄練技術。

號稱小李飛刀。

當時就把葉凡給震蒙了,李尋歡可是如雷貫耳的飛刀界祖師爺。

人稱小李探花,江湖人送外號小李飛刀,與楚留香、鐵中棠並列為「古龍三公子」。其人武功高強,胸懷博大,是正義的化身。他的小李飛刀百發百中,從不落空,曾殺死金錢幫幫主上官金虹,在百曉生的兵器譜上排名第三。尤以弟子葉開盡得真傳,後人尊其為刀神。可見非一般,不然何稱『刀神』?

「媽的!不會再冒出個林仙兒出來吧1當時葉凡就這樣子逑逑胡思亂想的。

葉凡用的柳葉刀也稱為『小李刀』,並不是玄鋼打制,而是來自一種特製的兇殘獸骨頭打磨腌制晒乾再打磨再腌泡多次才成。工序複雜,而且最後還要修為達養生術第七層的高手把內勁逼於掌穴之中蘊潤幾十次才成。

如果沒有高手的內勁之氣滋潤即便是再高明的鑄刀大師造出的『小李刀』也只是形似而無法體現其精髓。當然效果也是差了n倍,所以想仿冒都冒不出來的。所以這刀得來不易,憑現在的水平根本就磨製不出來。失掉一把就少了一把,攻擊之後要盡量收回來。

按照師門的『落葉飛花刀術』施出的話疾如閃電,凶似雷罡。百發百中,要人命絕沒得商量。比現代的子彈有過之而無不及。子彈射出時有響動,即便是消音器手槍也有輕微響動。

這點對超級高手來說就是個致命的缺陷。而『小李刀』施展出卻是無聲無息,令人防不甚防。不過那也得看你養生術的境界能達到第幾層。要使出這種『落葉飛花刀術』至少得養生術第三層純化境界修為。

葉凡雖說得到那怪異木樁上紅皮果相助功能猛漲到了第五層純化頂階,但最多能連續飛出三四刀力勁就枯竭了。要再歇息一下等內勁恢復一些才能再次使用。因為他的功力還沒突然到養生術第八層的『先天高手』那種內勁生生不息,可以在體內自然循環的大周天境界。所以此刀雖說威力大,但不到關鍵時刻絕不能用,太費力勁。如果一擊不中等自已力勁疲確雌四薔駝媸譴宰羔羊了。

「哎喲1

果不其然。

不知是誰中刀了慘叫了一聲,不過唰啦幾聲樹搖枝動過後接著就是『呯呯』幾聲槍響,葉凡被子彈壓得抬不起頭來。

「轟隆1

一聲巨響中火光咋然騰起,一顆手榴彈的炸響聲就連遠隔他們幾里之地的齊天上尉等都聽見了。

「全速前進!快!目標距離約10里左右。」

齊天一聲大吼,後續跟上的二千多名野戰一師的兵蛋子們和幾百名刑警武警托起了槍以分散包圍形式全速層層交替推進。

『吁吁……』

隨著炸聲響起,空中幾顆照名彈騰上天空映亮了整個蒼穹。等葉凡抬起頭來時發現刁六順等人已經沒影了。

氣得他是咬牙切齒腳步內勁一發踮到一棵樹樁上騰空滑過十來米。追了二里地后發現了一絲絲血跡,順藤摸瓜終於發現有一名傷者躺地下估計是不行了被刁六順無情地拋棄了。按理說以刁六順的仗義性格應該不會這樣子的,不過葉凡恐怕有詐所以並沒急著靠近,而是潛伏了觀察了一陣子后又摸了幾顆石子,彈擊了過去見伏地之人沒動靜。

葉凡輕潛而上發力踢了那傷者一腳。

「哎喲!輕點我的爺,饒命啊1

一道熟習的慌亂聲音傳來,「嗯!你不是李德貴嗎?快說!刁六順那雜種跑啥地方去了?」

葉凡貼地感覺了一陣子好像周圍沒人,警覺地問道。

「我不知道,求您放過我吧葉組長!我可以給你錢,五萬塊1李德貴可憐地喊道。左腿在劇烈抖瑟著,葉凡隨手一摸一震一拍取回了自已的柳葉刀。痛得李德貴『嗷嗷』殺豬般慘叫了起來,葉凡可是不管不顧狠狠地再踢了一猛腳。

「嚓1聲響中李德貴的右腿徹底斷了,痛得慘嚎如鬼叫。「說不說?」葉凡問

「葉……葉組長,停手!我可以告訴你個秘密。以前那葉金蓮的老公葉水根是被人害死的。」李德貴趕緊招出了這麼一件事。

「誰害死他的?」葉凡心裡一緊追問道。

「我也不知道?當時景陽林場的陳二順打來電話叫我去背受傷的葉水根回天水壩子,說是葉水根摔傷了。答應給我五百塊工錢,所以我就去狼鐺崖把他給背了回來。不過……不過我發現張水根好像不像摔死的。」

李德貴見葉凡又抬起了腿身子一陣嗦嚇得趕緊說道。

「當時你為什麼不報案?」葉凡憤怒的吼道。

「我……我怕!景陽林場的陳二順和場長可是霸頭,誰敢惹他們。就連林泉派出所所長見了他們都稱兄道弟的。」李德貴瑟瑟道,其實他當時想強佔葉金蓮,所以高興得不得了,還報個屁案。

「我踢死你這龜兒子!為啥夥同刁六順害死若夢!嗯!雜種!你難道不是天水壩子李家人嗎?現在李家也有人被殺了,你娘的會對得起自已祖宗嗎?什麼玩意兒……」

葉凡吼叫著狠狠幾腳下去『嚓』聲中李德貴肋骨又斷了幾根,痛得眼淚鼻涕一起出來了,估計屎尿都拉褲衩里了。

哀嚎求饒不已道:「別打了,我只是想弄點錢花。當時我也不知那刁哥是個殺人犯,也是一哥們介紹湊一塊的。當時那哥們只說這幾位大哥是開一地下賭場,這種事也沒什麼。而且他給了我10萬,說是搶到金馬後再給我30萬。當時還答應不殺人我才同意的,誰知他會……」

「刁雜碎還說了什麼?」葉凡哼道。

「說是叫人到林泉鎮放火,還……還有經常念叨一句什麼『紅脈花兒窖』。」李德貴怕葉凡繼續整斷他的骨頭所以一股腦兒把知曉的都說了。估計刁六順也不會把太多事給他說。

「紅脈花兒搖,啥意思?」葉凡喃喃著正想繼續追擊感覺腳下白光一閃,李德貴居然死性不改,從草土地里弄出了一把匕首乘自已喃喃時狠狠地刺了過來。

「找死1

葉凡狂足的內家勁力迅猛一腿蹬了下去,這一腳在憤怒之下不要說李德貴那血肉之軀,即便是一花崗岩條石也得給蹬斷了。葉凡功力突破到第五層純化境界后完全有能力踢斷一條30×30厘米花崗岩條石。

『嚓/聲中李德貴胸肋骨全斷了,就連腸子都給葉凡踢了出來。『隘聲慘叫中火光一閃,一枚手榴彈呼嘯而來。

……………………………………………………………………………………

狗子在這裡特別推薦好友『盡歡歲月』的新書《重生之官途》,絕對好書,大家去翻翻!

………………………………………………………………………………

沖榜求:

今天3更近8000字謝書友。收藏票票多明天繼續3更,各位大大看好狗子的話就加把勁『收藏』和『砸票』——狗子天天3更謝你們。主動權在各位大大手上,今天起點有了新規定,看書時一定要先用號登錄,不然點擊率不算……我不再嘮叨了,不然有人要用板磚砸俺的!

順便感謝下面兩位哥們的慷慨打賞,祝你們鴻運滿天。施和尚這騷包最喜歡掉人味口,一塊一塊的就差一塊到學徒了就要挨上一天或幾天,把狗子吊在了半空中難受啊!人家書友2211506多大方,哈哈……施兄,開個玩笑,謝謝啦!!!

書友2211506打賞作品588起點幣

施和尚

打賞作品100起點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