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十章飛刀一出天地失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章飛刀一出天地失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3更到,明天繼續3更!順便感謝ligno大大的打賞,快樂!

………………………………………………………………………………

齊天通過對講機向野戰一師的師長,以及李隊長通報了現場情況後幾個繼續快速追擊。

轉過幾道彎又爬過一個小山樑后呯地幾聲槍響起,其中一個戰士腿中彈倒下了。大家訊速倒后這時從草叢裡竄出一個手舉盒子的光頭,躲在大樹後面一下子撕開了外衣露出了身捆著的一大圈zha葯**。

那小子眨巴了一下三角眼大聲叫囂道:「管事的出來,放下武器。我知道你們是獵豹那群雜種。想不想要這個盒子,想要就送我下山準備好車輛送我出國,不然這軍工910就是老子的陪葬品,信不信我馬上爆了它,嘎嘎……」

三貴子得意地狂笑著一點也不害怕,真是久經殺場啊!

齊天和葉凡等人無奈地站了起來。

「別動!我們好商量。」

齊天喊道,眼睛示意幾個兵蛋子放下了手中的槍,奇怪的是那盒子好像不得了的重要。齊天一直盯著三貴了手中的盒子緊張得冷汗都冒了出來。他們獵豹精英隊這次出來的任務就是為了這個盒子,是國家最新科研出來的910圖紙。

即便是野戰一師的到來也是為了配合弄回這個盒子,順便對戰士進行野戰拉練。要知道在和平環境中再想遇上真刀真槍的追捕攻擊是相當的沒有機會。

這也是訓練士兵心理承受能力的絕佳良機,當時軍區領導接到齊天報告后就有了這個打算。借圍捕兇徒的機會順便練兵,找回盒子,一舉三得。不然即便是有幾個窮凶極惡之徒估計也請不動野戰一師的精英們。要知道野戰一師也是嶺南軍區的頂樑柱子,軍中尖刀師團。

看到齊天等人放下了槍三貴子更為得意,眼神掃到葉凡身上愕了幾秒臉色突然變得鐵青。如一瘋人樣大喊道:「快點!把這小子給我廢了。媽的!敢殺我兄弟天順!狗日的,快斃了他,不然就引爆……」

估計葉凡在老宮中殺了二個黑衣人被他認出來了,這小子還挺有義氣的這時還想著為兄弟報仇。

「這……這……」齊天的頭可是快脹成豬頭了。

「快點!斷手斷腳1三貴子手按在了那盒子的一個紅色扭扣樣東西上面,估計是引爆按鈕。

葉凡突然舉起雙手沖齊天使了個眼神道:「來吧!三貴子,有膽放下盒子咱們挑挑。」

「嘎嘎……動手1三貴子根本就不上當沖齊天狂燥的喊道。

「啊!刁哥1葉凡突然大驚失色地沖三貴子背後喊道。

三貴子條件反射很是自然地回頭斜掃去,不過手還的按鈕上,眼前虛虛的刀影一晃。

滋啦!

脖子一股血箭咋然噴出,握盒子的手腕也被另一把飛刀扎了一下一痛楚手一松盒子往地下落下。虛影一閃葉凡的追雲幻影步使出已經順手穩穩地抄起了盒子猛退到了幾十米開外。

齊天也不慢,也不知從何處撈出了一把槍呯呯幾聲三貴子的腦袋瓜頓時成了爛西瓜。

血濺飛灑一片紅。

不過齊天知道三貴子先前在那道虛線白影下已經被割斷了喉嚨,後面自已的槍也只是怕他沒死透補了。半天沒動靜后齊天等人撲了上去,不久幾人全成了一堆呆鳥。

那一刀割得非常的平整,就像是用電鋸割的一般。半個脖子都被割斷了,如果再加些力怕不是整個腦袋就會飛出來了。這倒底是什麼秘密武器,幾個人同時在心底里嘀咕。狼眼地三貴子脖子周圍搜尋著想找到秘密武器,想起正主兒才轉過頭來全駭然地盯著葉凡,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而葉凡這時候也因為體力透支過度,傷心過度,眼前花花著掙扎著找回了刀片隨即倒下了,迷糊中傳來齊天『夷如雷吼聲,後面什麼都不知道了。

一天過後。

在幾千軍警和天水壩子村民群情激奮下圍山打狗,剩下的六名歹徒擊斃了四個,重傷一個。不過那刁哥非常的硬朗,毫不畏死地想抱著金馬同歸於荊

不過他的詭計沒有得逞,天水壩子李家的族長李炎亭不顧性命,為了搶回老祖宗的唐朝金馬硬是撲了上去,在千鈞一髮之奪回了金馬。

不過李炎亭也受了重傷,腿上被刁哥扎了三四刀,估計是廢了。遺憾的是那金馬還是斷了一條腿,馬腹穿了幾個彈洞。當然是被刁哥拿去當盾牌才搞出的事端了。

李炎亭的飛天一撲和閃電一腿再次震憾了齊天一夥那驕狂的嫩心肝,心道這天水壩子倒底是怎麼回事?齊天心裡澀澀的只用了一句話形容——虎踞龍盤之地!

二天後。

魚陽縣醫院的單人病房中。

「若夢……你別走1葉凡在夢中發現葉若夢突然背生雙翼如一潔白天使扇了幾下飛走了,最後還回眸一笑弄得葉凡心焦不已,這一急就醒了。

剛從迷糊中睜開眼的葉凡頓時就呆成了木雞。

眼前出現了一尊女神,緊身圓項羊毛衫把她上半身曼妙的曲線勾勒得玲瓏畢現似欲破體而出,鼓脹豐隆的玉feng和冷寒滲人的雙頰相映成趣。乳白色的高腰輕薄羽絨服將女孩子腰以下的身段襯得格外修長纖細,一雙被牛仔褲裹得緊繃繃似乎想繃出來的長腿圓臀極具誘惑力,吹彈得破的嫩臉上似嬌似嗔似怒似夢似幻……

不過此女好像不懷好意,盯著葉凡也不知在yy著什麼。反正葉凡從她那神秘含笑的雙唇上沒看見一絲絲友善。

怪事天天有倒沒見過如此花痴。「我長得帥如潘安嗎?」葉凡自問。

當然不是?

「你……你是誰?我在哪裡?」葉凡抬眼巡了一下周圍,潔白的牆壁,白床單,一個木架支著的吊瓶,屋裡還放著兩條獨木雕鶴椅子和一個茶几。一股淡淡的葯香味兒縈繞其間。

「原來在醫院1葉凡鬆了口氣祝賀自已大難不死。

「凡兒,你醒了,醒啦……嗯……」母親林秀芝正端著一盆熱水進來。發現葉凡睜開了雙眼喜得是老淚直流奔了過來。

「哼1那羽絨衫美媚嘴兒撅成一個美麗弧度,想到什麼似的收斂了嬌容哼了一聲轉身噠噠噠走了,弄得葉凡是莫名其妙。

「我得罪她了嗎?俺不認識她呀!邪門埃」葉凡丈二和尚一樣迷糊了幾秒鐘。

「媽!她是誰,好像咱們親戚中沒這人?」葉凡鬱悶不已。剛從死神手中逃出居然被人冷哼了一頓,真是天大的笑話。

「凡兒,好像是水州來的大記者,叫蘭闐竹。估計是想採訪你這英雄!別看她面上冷冰冰的,對人其實不錯的!昨天見你沒醒過來還提議轉院到水州呢!後來墨香市第一醫院的鄭主任帶了幾個專家看過後認為是體力透支,外面一些小傷已經處理好了,問題不是特別的大。就是不知腦部是否有輕微的腦震蕩,要觀察幾天看,不過你現在醒過來了就該沒事了。」

林秀芝一臉的欣喜,那紅腫的雙眼也有了一絲活色。

不一會兒大哥葉強,二弟葉子奇,小妹葉紫衣和父親葉辰西都沖了進來。一個個紅腫著的眼圈全都露出了狂喜神色,親情溫溫,令葉凡心裡一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