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十一章王八對綠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章王八對綠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更到!2更2點,3更9點,4更要看收藏+會員點擊率+票票。收藏票票增700的話10點上傳第4更……

…………………………………………………………………………………………

大哥葉強野戰偵察兵轉業,分配到古川縣下面一小派出所。後來為了幫一戰友伸張正義被人陷害了落了個記大過處分,一氣之下不幹了現在還是無業游民。

父親在勞動局雖說幫他找了幾個工作但他都不去,說是要下海經商作老闆。不過因為家裡拿不出本錢還要供兩個弟妹讀書所以那商也沒經成。

不過平時別看葉強挺牛氣的,在古川縣也算是一把頭,人家見他都得喊聲強哥,可是這強哥最怕的不是父親葉辰西,反而是二弟葉凡。因為葉強也修鍊了養生術,還是葉凡教的。現在也達到第二層純化層次了,鼓足勁用腳踢斷一塊青磚應該沒問題。

不過打小兩兄弟切磋在訓練時每次被揍成豬頭的都是葉強,從小就在他的心中落下了陰影。見到葉凡很是聽話,至今父親葉辰西也沒落明白,牛高馬大身高接近1.85米的葉強為何就聽這個並不十分壯實的二兒子葉凡的話。

二弟葉子奇其實不是葉辰西親生的,是撿來的。不過大家都不知道罷了,現就讀於首都燕京的《龍華大學》,從小就是葉凡的忠實跟屁蟲,很崇拜葉凡。養氣術也有一層純化水準,不過他根骨太差,連塊紅磚都搞不定。不過,收拾2個普通人還是沒問題的。

小妹葉紫衣就讀於《水州音樂學院》,聽說是燕京中央音樂學院的唯一分院,南邊七八個省的傑出音樂人才都落戶於此。小妹可是家裡的寶貝疙瘩,幾個哥哥全把她捧在手心,誰敢欺負她那鐵定死定了。

一家人雖說生活過得清貧,但家裡人感情卻是非常的好,其樂融融。這次葉凡昏睡過去后全家都趕來了,一天24個小時就由全家人輪班守候著。

「二弟,快快招來,那姑娘你怎麼勾上手的。哈哈,漂亮,天仙啊!就是有點冷,以後就怕你搞不定要挨訓跪磋衣板就好……」葉強得意不已的乾笑道,好像抓住了葉凡的天大把柄似的。一直被葉凡欺負著如果能發現一個能欺負葉凡的人他心裡那是特別美的。

「那是!如果放在《龍華大學》也可排入校花榜前三。二哥真是牛氣,才畢業就弄了個天仙美人,羨慕……」二弟葉子奇也是讚嘆不已雙眼閃光,為二哥的好運而yy就差流哈喇汁了。

「你們也不看看咱二哥可是海大的高材生,一畢業就是正股級的官。而且這次還成了英雄!說不定過幾天二哥就是鎮長了,鎮長啊!咯咯……」葉紫衣像只嬌傲孔雀頭仰得高高的。

「不要說了,唉1葉凡臉陰了下來,他想到了逝去的葉若夢,一時心亂如麻。

「好了我們出去,讓凡兒先休息一下,別累著他了。」父親葉辰西慈愛的笑道。

下午。

那冰塊女神蘭闐竹俏生生挺立在了葉凡面前,一直注視著葉凡,淡粉的櫻唇兒還掛著一線戲謔,弄得葉凡一股子邪火騰騰直達百會穴就要井噴了。

雖說她胸前那傲人高峰令人有種高山仰止的感覺,雖說她那兩條修長美腿令人yy著有股子遐思無限。但現在葉凡一點那種想法都沒有,壓抑了許久的凄涼終於爆發了,還管她什麼大記者不大記者,冷冷問道:「你有什麼事快說,別沒事站那裡像一花痴,撓心得很。」

「花痴1蘭闐竹開始算計了許久但絕沒想到葉凡會冒出這麼一句天大笑話,自已是花痴。她是再也忍不住再也不肯裝『冰蟬』了,『咯咯咯』母雞下蛋樣嬌笑不已。笑得眼淚都冒出來了,笑得差點扭傷水蛇腰。

最後怕引來隔壁病房的高幹們不滿才硬憋住了,冷煞煞掃了葉凡一眼嘴兒一撅嘎出一句話道:「花痴!你也配。一個泥腿子……」

「是不是還想說癩蛤蟆吃臭狗屎什麼的?我不是癩蛤蟆,你也最多比那臭什麼的好一點罷了。」

葉凡毫不留情的反批了過去,差點沒把蘭闐竹氣得掛了。其實葉凡現在就是一火yao桶,誰惹誰倒霉,蘭闐竹不知道罷了。

「野蠻人!混蛋!我是南福日報社記者蘭闐竹,本來想好好地採訪一下,吹吹你這位英雄。現在嘛你令我噁心,什麼英雄,全是假的1

蘭闐竹不屑哼道。心道還狠狠罵我,有你哭的。你們這些當小官的不就是想當英雄,登了報,引起了省市縣領導注意成了名人,有了政治資本好撈業績最後還不是為了頭上的官帽能疊得更高。蘭闐竹似乎看見了葉凡聽後會苦苦哀求自已大人不計小人過放過他,給他在省報上好好吹只等等情影,她那嬌美的淡淡紅嘴唇難得的擺了個弧度以勝利者的姿勢等待著葉凡的哀求。

想笑了!得意的笑!

「對不起!我不稀罕,請你走開,我要拉尿了。」葉凡根本就不為所動,現在心裡就剩下凄涼,什麼陞官進爵、揚名立萬全都成了狗屎,眼前轉著的就是葉若夢飛身替自已擋子彈血濺老宮的凄美倩影。雖說葉凡並不愛葉若夢,先前甚至有恨。不過人一死什麼都消了,傷心得還是挺厲害的。

人啊!孰能無情呢!

「好!土包子,你懂什麼叫新聞的宣傳力量。你懂什麼叫一文一帽子嗎……如果能在省報登出英雄事,可以說,你立馬升個副科絕對沒問題,現在嘛!姑奶奶生氣了,很生氣!你求我啊!求哇!叫聲姑奶奶我就饒了你這可憐蟲。」

蘭闐竹雙手叉在羽絨服上像一隻抓住了盜獵者的巡海披甲母夜叉,長長而飄逸的頭髮散蓬著滑順迷人。她故意那麼一甩頭髮絲飛旋更顯得風姿綽約。如果是平時葉凡早就雙眼發直大喊受不了啦,不過現在對葉凡這心已半死的人來說不起啥作用。反而更引起了他的反感,他暴怒了!英雄就該發脾氣才叫英雄!

「小娘皮!你走不走,再不走就伺候老子拉尿吧!嘎嘎……你……當護工還算湊合,蘭護工……」

葉凡大生氣了,歇斯底里的狂笑了起來,拉動著全身的傷口,不過痛感覺不到了,因為他生平就最計厭那些名門高官的嬌妖千金之流。初戀就是那樣子被名門扼殺在了搖籃里的,現在想起來更是滿腹的苦澀心酸不已。

「瘋了!瘋子……」

這一時刻!蘭闐竹感覺優越感在一瘋子土鱉面前根本就不抵事,有種對牛彈琴的荒唐感覺,氣得眼淚直冒高跟鞋『』地一蹬掉頭如受驚的兔子樣跑出了病房。

本來這次她來見葉凡就是有興師問罪的意思,想羞辱他為什麼在電話中那樣子對自已大吼大叫等等。誰知結果就是罪還沒開始問自已經被瘋子樣的葉凡逼得是棄盔棄甲了潰不成軍。

………………………………………………………………………………

感謝下面兩位兄弟的支持打賞,狗子祝你們快樂無煩!最近許多書友叫狗子哥哥或兄弟,我很高興,我也一樣,把大家當作兄弟,既然因為這本書大家認識了,也算是有緣分!你們說是不是?葉凡快陞官了,我想請各位兄弟給狗子支支招,看看如何在96年時代搞活一個具有10萬人的大鎮林泉鎮。你的方案能得到採納變成文字我想也是一種成就吧,呵呵*謝謝大家支持!

書友100603154337686

投了1張更新票

書友100603154337686

打賞作品100起點幣

游塵逸情

打賞作品100起點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