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十三章是鳥盡弓藏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是鳥盡弓藏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謝『萬古雲霄一我在』哥們的打賞,謝謝!

……………………………………………………………………………………

9點了,還沒出來急煞眾人也。

10點鐘,終於出來了。市裡的聚焦新聞攔目開始講到魚陽縣林泉鎮的天水壩子。不過奇怪的是主要講的是那地方歷史悠久,山清水秀,發現了唐朝古墓和一尊價值不菲的三彩金馬。從文化和歷史方面對魚陽也間接的大吹噓了一陣子,后又延伸到了整個墨香市。

當然,對於擊斃特a級罪犯刁六順其團伙組織也一筆帶過。詳細展現了人民公安的英武形象和不怕死,不怕累的忘我戰鬥精神,就連天水壩子的李炎亭族長捨身搶金馬的事都給報道了分把鍾,葉若夢和村裡一位李家人為守護金馬犧牲等等也投下了幾句話。

就是沒葉凡這位還活著的正主兒英雄啥事,直到最後,終於播出了市委副書記周乾陽看望受傷的葉凡一事。不過鏡頭都減集在了周乾陽如何的關心受傷群眾身上,而那普通群眾當然就是葉凡了,並不是什麼英雄。至於怎樣受傷根本就沒說,估計墨香市也沒幾個電禮觀眾會去關心那個一不小心受傷的倒霉蛋葉凡同志。

葉凡的光輝形象就在電視中忽悠過幾秒鐘,而且還是頭上纏著層層紗布的熊樣子,估計紗布取了,走大街上誰也不知他是誰了。弄得葉凡一家人都是鬱悶不已。

「媽的!倒底怎麼回事?咱二弟不是英雄嗎?出了這麼大力連個全身像都沒播出來,還宣傳屁的英雄。」大哥葉強忍不住破罵道,二弟和小妹都去上學了不然估計全家人都得在醫院開罵了。

葉凡的父母親也是大眼瞪小眼一臉的無奈,估計其中另有隱情。這些都不屬於葉凡這種層面的人所能了解到的。

不過葉凡也是無所謂,因為他本不想作什麼英雄外加名人,心裡那股子濃濃的憂傷還是在心頭裡撞擊著。葉凡估計跟那個軍工910有關係,因為當時見那獵豹特種兵上尉連長非常重視那東西。估計還屬於保密階段,如果宣傳葉凡怕把它給揪了出來。不過這也僅僅是葉凡的猜測罷了。

不過第二天省報——南福日報倒是替葉凡叫屈了。

上面在不怎麼顯目的第四版面下面一個角落地方登了豆腐大的一個方塊,說了葉凡捨身守寶護寶追敵的事,至於擊斃歹徒此等威風行徑,當然就留給了咱華夏威武的人民公安和武警了,軍隊卻是半個字兒都沒提,這其中真是透著股玄乎勁。

「難道真是那則軍事機密,叫什麼軍工910的給鬧的不成?也許是國家特級機密不想給記者炒作出來,所以這次報道才會如此低調,連軍隊的半個子兒都沒提到,就連電視台也是以唐朝古墓為主。唉!也許是鳥盡弓藏嗎……」

葉凡自語著氣也消了一半。想到自已能為國家出份子力作個幕後英雄也挺自豪的。

最後一看此則報道的記者時葉凡又愣神了幾秒,居然是被自已瘋狂冷語說得暴走的蘭闐竹美媚,葉凡稱她為『冰山』。

「她倒是個好人!想不到啊!咱當時對她是有些過了,與一小女子斗什麼,不像個爺們……」葉凡心裡有些過意不去了。津津有味地把省報上蘭闐竹寫的那一豆腐塊新聞琢磨了一會兒終於發現了其中一些耐人尋味的東西。

其中一段就是——

省報日:……葉凡同志,紮根偏遠窮困農村。作為黨的好乾部,從來就是一身沾著黃泥的土布衣衫,破舊解放鞋。為了修繕天水壩子小學捨不得花錢買褲腰帶,那褲帶還是正宗的牛皮做的。不過沒經過加工,聽村裡人說是人家殺牛後直接從皮子上割下來晒乾后就綁褲腰上了。雖說性格有時有點毛燥,思想觀念也有點脫節於時代,但也的確為民辦了些實實在在的好事。比如幫老大爺扛米,幫寡婦餵豬,幫人家姑娘挖地瓜,為孩子們修學校等等。

就憑這報道就能看出葉凡同志是一典型的農村土佬冒,說難聽點就是一個沒文化素質低下的土鱉,正宗的一落後村官,而且傻不啦嘰的很是可憐,盡幹些雞毛蒜皮般小事兒。比如幫寡婦餵豬,幫姑娘挖地瓜等等就非常的耐人尋味了,不得不令人遐想萬千啊!

「毒啊!典型的公報私仇,老子都快被她寫成一乞丐村長外加好色之徒還得加上葛朗台式小氣鬼了。連條褲腰帶都捨不得買,那不是華夏的葛朗台嗎?不過她也誇了我是為了修學校,看的人應該會說我是一有愛心的人。

不過幫寡婦餵豬,幫姑娘挖啥的,人家讀報的哥們會怎麼想,寡婦門前是非多呀!姑娘勾搭就成奸啊!肯定會想我這土鱉村長是好色之徒什麼。上不得檯面,連寡婦都要,有點飢不擇食的感覺。

不過!

唉!我好像是幫天水壩子的林寡婦餵過一回豬,那是因為她忙不過來我正好在場就幫他舀了幾瓢豬食。至於挖地瓜那是因為我想弄幾個地瓜回來烤著吃,當時那醜小鴨一樣的姑娘叫我自已動手,所以就挖了。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怎麼能寫在省報上面,還有就是那次在水田埂上一個人跟一百多人差點打起架來,那不是就是說我是一愣頭青,不知死活,說難聽點就是傻子。俺當時可是調解,咋能說是打架呢……」

細細解讀了一遍下來葉凡差點氣得掛了,拿著那省報呵呵苦笑了半天。就差咬牙切齒了,心裡鬱悶不已:「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得罪誰千萬別去得罪女人,我的娘也!咱惹不起還躲不起嗎?老子以後見到你就躲,躲……」

弄得他母親林秀芝以為他的腦部是不是真的有點腦震蕩,嚇得趕緊去求醫生來檢查了一番。

葉凡入院的第五天,齊天來到了醫院。

「哥們,命硬啊1齊天甩出了一句很不中聽的話,不過口氣親切。

「我屬蟑螂的,呵呵……」葉凡苦笑著應對。

等病房裡就剩葉凡和齊天時那小子小心地關上了門,神詭一笑「哥們!你那天殺死三貴子的是什麼秘密武器,能否借我看一看。」這小了原來是來探秘的。自從見到葉凡那驚天一刀之後齊天可是琢磨開了,「那東東倒底是何種利器?好像一點也不輸給子彈,甚至有過之,厲害呀!如果能弄過來玩玩就美了。」

「呵呵!不在身上,等我傷好后一定借你看看,其實也沒什麼,就是一些獸類骨頭磨的刀片,形狀像柳葉樣子。」葉凡一本正經說道,告訴齊天也沒事,因為那小李刀是仿製不出來的。就是師傅和自已目前的水平都搞不好來。

「啊!骨頭1齊天眼睛睜得老大,神色中含著幾多的不信,不過看葉凡不像撒謊,最後聳了聳肩無奈地笑了笑。

「那哥們的師傅肯定是一奇人,或者武當少林青城峨嵋派中高人是不是?昂或是咱們華夏一些大世家中的隱藏高手。」齊天還不死心,又從師傅那個開始了,旁敲側擊的總想敲出點什麼來才罷休。

「哪是什麼隱士高人,一個糟老頭。整天神叨叨的二兩小酒,一碟茴香豆過日子老人。

「那……那你能否幫我引介一下,我想見見隱士高人。」齊天也難得的露出了不好意思和極端渴求的激動神情。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