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十四章進村情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進村情怯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謝『書友081022204512519』兄弟的打賞,萬事如意,謝謝!1更到!

…………………………………………………………………………………………

「唉!我好久沒見過他了,整天說是要出去溜達溜達,這一溜達就是一年多了。唉……」葉凡也給勾起了心煩事,師傅費老頭還真是一來無蹤去無影的主。

就是跟他苦練的10年中也少見到他的身影,有時一年見到幾天,交待葉凡一些練功中需注意的地方后就不見了人。就連葉凡都沒搞清楚師傅倒底是真隱士還是玩虛的,甚至於葉凡都有些懷疑費老頭是不是華夏神秘的武當少林青城之類的武學門派中的長老什麼的。

就連師傅守著的愛如珍寶的那堆孤墳更是荒謬,連塊碑都沒有。師傅也不修理,只是草太長時才剪去一些。葉凡小時候也問過墳中人,費老頭不吭聲。

臉色沉得能滴出墨雲來了,葉凡知道墳中人與師傅有故事,不過他不肯說後來葉凡再也沒問過。只是每年的清明會去好好的拜祭一番,把墳堆給整理一下,敬些孝道。

現在想到師傅心裡一酸有些難受。

齊天見葉凡半天不吭聲知道說到人家痛楚了也閉了口,閑話了幾句最後叮囑葉凡千萬別把軍工910的事說出去。走時還留下了一張空白抄有電話的名片。

十天後,葉凡傷也好得差不多了,其實是全好了,在強烈要求下終於出院了。

回到鎮里分別向蔡鎮長秦書記彙報了工作,蔡大江對他是不冷不熱,秦志明倒是噓寒問題地問了一下他的身體。

「葉凡,你的下一步工作就是搞好天水壩子選舉疇備,抓緊做好,力爭在元旦時能讓選舉正常舉行。選出了村長過年了你也可以回到鎮里了。還有一個任務就是墨香市的周副書記特批了10萬塊的修路款,專款專用,鎮里黨委會決定這筆款子就由你們天水壩子工作組負責。管好用好,千萬別讓人說閑話。唉!天水壩子,那條路也真該修了,要是早就修好了就不會死那麼多人了,唉1

秦志明有些傷感對著窗戶發了一陣子呆,估計是真正的心焦。秦志明還是一個好乾部的,是個真想為民做點實事的較誤實的人。在林泉鎮的口碑還不錯!

對於這筆巨款蔡大江倒沒敢剋扣絲毫,直接就批了,也是慎重地交待了一番。其實蔡大江心裡特別的窩火,因為前次答應葛朴大師的祖宗抱朴子銅像還沒著落。

雖說這幾個月下來東拼西湊,拆東牆補西牆地剋扣了一些村辦的上級拔款,不過全湊一塊也不過幾萬塊。給抱朴子雕兩條腿還是夠的,愁啊!眼巴巴地見到了10萬巨款。

按潛規則的話至少能截下6萬,可是這筆款子是墨香市市委分管黨群的周副書記親自拔點的,當時還有縣委書記李洪陽,縣長張曹中等人在場,好像還有電視台正在拍攝。

所以給蔡大江一個天膽也不敢打這筆錢的注意。當他眼巴巴見到葉凡把批條拿走時那股滋味的確不好受,就像是自已口袋裡的錢被人搶走了似的。

下午回天水壩子時秦書記還特別叫了鎮里那輛二手三菱送葉凡回去。當見到回天水壩子那條大變樣的路時葉凡也是愣神了一陣子,不長的時間。

這條原先僅四米寬的小公路在嶺南軍區野戰一師的工兵營以及南福省軍區調來的工兵營聯手挖炸下,全變樣兒了。路基一下子猛地拓寬到了10米左右。

不過當時炸得急,因此寬的寬窄的窄。峭壁上倒處都是像狗咬過似的坑坑塊塊,有的地方還搖搖欲墮。

泥土公路上也鋪了一些大塊頭石疙瘩,因為那天搞得亂,所以路面其實非常的糟糕。路的兩旁堆滿了重達幾噸甚至十來噸的巨石。如果僅靠這10萬塊錢想整平路基都難,更別說買**火yao規範地拓平公路了。

不過對於天水壩子沿線村子來說可是一個大好機會,如果能再搞到一些錢倒是可以徹底拓寬整平這條小公路,讓他達到二級沙石路的標準,不過一切都要靠錢說話。

就是周副書記拔的那10萬塊也是一個燙手山芋,林泉鎮鎮長、書記,以及各大副職,各所頭頭,各科主任等可全都盯著的。誰都想分杯羹,誰都不想相讓。

不過因為天水壩子那旮旯村特殊,雖說大家都想揩點油不過誰都不願當那隻出頭鳥,就怕天水壩子哪把*把自已這隻富貴鳥給斃了。

特別是這次圍捕特a級罪犯,天水壩子人所表現出的強悍、神勇令林泉鎮那些黨政頭頭都是心寒不已。不亞於一個正規連的攻擊能力,人家連特a級犯都敢拚殺,難道還真怕了自已這一小鎮長書記什麼的?

所以大家心頭都有陰影,最後黨委會才會隨水推舟,說是響應墨香市市委書記楊國棟大膽使用年青人的號召,把這10萬巨款的指揮捧落給了葉凡這一毛頭小子,其實是顆定時炸彈塞給了葉凡。

對於這筆錢的使用,本來是要一位副鎮長坐鎮的,奇怪的是這次那些副鎮長全都啞火了,沒人出頭,最後才便宜了葉凡。

不過這筆款子的監督權還是在林泉鎮黨委手中。葉凡要使用它必須弄出一份完整的詳細使用計劃來經黨委會批准才行,說白了,葉凡只是個干苦力的勞工,真正的……

回到村裡,雖說已經過去了十幾天了,但村裡還是縈繞著一股悲涼氣息。葉凡坐車裡久久不敢下車,他怕!

怕進到老宮后卻是物在人非了。

最後硬著頭皮走了進去,二芽子早就跑出來迎了。老宮中已經清理乾淨,不過子彈打出的彈洞歷歷在目,倒是可以作為歷史的見證。葉若夢和另外一位慘遭毒手的青年李樵已經火化安葬,追贈為烈士,各人家屬得了三萬塊撫恤血。

葉金蓮每個月估計還有幾十塊的撫恤金,她獃獃地坐在老宮中的石碾子上。本來胖實的身體一下子瘦下去了好幾圈,頭上一頭較黑的青絲一下子就冒出了一些白髮夾於其中,看上去瞬間就蒼老了十幾歲。整個臉皮都浮腫在那裡,估計是給傷心鬧的。

見葉凡進來也沒作聲,手上抓著葉若夢經常玩的一個布娃娃。

「金蓮姨!我……我回來了。」葉凡沙啞著聲音輕輕說道。

「葉……葉組長,若夢不在了……她永遠不在了……她不要我了,若夢……若夢……」

葉金蓮突然爆發了,整個人一下子跳了起來大喊大叫。杜鵑泣血,聲聲震響九天,眼中淚水如雨樣冒溢而出。

想到若夢是為了自已擋了槍子而死的,想到死前請求自已照顧她母親的囑託,葉凡再也忍不住撲了過去『吭』地一聲跪在了地下。哽咽著大聲凄喊道:「金蓮姨!從此刻起您就是我葉凡的乾媽了!這輩子我照顧您,媽……媽……」

葉凡的喊聲和葉金蓮的嚎啕大哭久久地回蕩在老宮中。

「葉蓮姨!我給您作閨女……」春水也忍不住嘩啦啦直跟著掉淚。老宮中愁雲密布,二芽子在一旁盡抹眼睛,段海也是眼圈紅紅的蹲在地下拚命吸著牡丹,難受啊!段海這段時間表現非常的好,好像也融入了村裡工作中。配合葉凡工作,血案發生那天晚上在老宮中表現也可圈可點,葉凡都記在心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