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十九章內勁能化的古代粘合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九章內勁能化的古代粘合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3更到!感謝『如果在回到重前』好兄弟的打賞,狗子今天有個朋友店鋪開業,去慶賀了一下所以回來晚了,謝謝!相信大大是個懷舊的人,我也有同感,過去總是有點苦澀……

………………………………………………………………………………………………

宣傳部部長孔麗珠卻是接了句道:「沒錯!偉人在1986年8月19日-21日在天津聽取彙報和進行視察的過程中還說過——

我的一貫主張是,讓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大原則是共同富裕。一部分地區發展快一點,帶動大部分地區,這是加速發展、達到共同富裕的捷徑。

肖副縣長的意思是不是叫林泉鎮帶動廟坑鄉共同富裕?這個想法非常的妙,可以試試。」

「呵呵!有新意,老肖繼續說下去。」張曹中也笑道,雖說張曹中並不喜歡常務副縣長肖竣臣,可是只要能讓廟坑鄉富起來他還是很高興的。不然打板子首先卻是打在他這縣長的屁股上。

「如果只是叫林泉鎮帶動廟坑鄉共同富裕老秦和老蔡肯定不高興。要知道即便是林泉鎮與其它縣市的大鎮相比也是一乞丐,自已還只是剛處於溫飽的情況下怎麼捨得分一杯羹給廟坑鄉這個天大的黑窟窿,換作是在座諸位估計也是不樂意了。

我的想法就是乾脆用行政手段把廟坑鄉撤了合併到林泉鎮去,林泉鎮有6萬來人,廟坑鄉有4萬多人。合起來就有10萬來人,就是一個超級大鎮。

反正這次廟坑鄉已經被市委三位領導點名批評了,行政班子估計都得調整。我們何不利用這次大換血的機會撤鄉並鎮。鄉黨委書記調為林泉的副鎮長降了一級也還算對得起他們了,副書記副鄉長調整為林泉的所長各科辦主任,有能力的去爭爭副鎮長也行,不然按市裡的調子估計他們都得免職。這樣子也等於挽救了他們一次政治生命,只是不知道市裡同不同意。不過我想只要把事情的真實情況打個報告上去,楊書記和羅市長應該不會一耙子打死的。

你們想想,如果廟坑鄉成了林泉鎮的一部分,那樣子林泉鎮的秦志明和蔡大江兩人就不得不搞好廟坑鄉的經濟了。如果搞砸了打屁股可是一起的,而且這次廟坑鄉受到了市委楊書記的重點點名批評,老秦和老蔡可被逼上梁山了,不死賣力干都不行了。只是卻是苦了林泉的老秦和老蔡了。」

肖竣臣有些無奈說道.

「呵呵呵!老秦和老蔡真快成烤豬了,這法子有新意,一合併廟坑鄉的經濟肯定會好起來,而原來的林泉鎮水平估計會下降了一些。不過林泉的底子厚,降一點沒啥事,總不會跌到餓死人的地步吧!你們都議議吧,如果能行就叫老肖擬個具體方案出來上報到市裡去看看能否通過。不然我家的大門都快被廟坑鄉的幹部踩塌了,最近廟坑鄉是人心惶惶,全都怕頭上烏紗帽沒了……」

李洪陽定了個大方向,後面張曹中及其它常委商量了一陣子,覺得此法可行,只是苦了林泉鎮就是了。沒法子,為了能讓市委楊書記消消火,總得找一隻替罪羊吧,這隻衰羊就是林泉鎮了。

第二天早上,葉凡陪著蘭教授和周啟明等人到了墓地。發現墓坑中非常的潮濕,如果再不想辦法搬走石棺槨就怕裡面的骸骨會受到損壞。

像這種古墓如果是在原先封閉的環境中屍骨當然保存得好些,換個環境或者暴露到空氣中也許十幾天骸骨就會受到損壞。蘭教授和周啟明,顧則武都憂心不已。三人甚至都有打算請出吊機來把石棺吊到村裡再作打算。

不過這方法顯然很難實現,因為天水壩子到狗熊崖龍墓之地有近10里,連條小公路都沒有。如果要吊棺就得開闢一條專用車路出來。那可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辦到的,主要是經費誰出。

即便周啟明是財神大老爺也沒這能力一下子就整出個一百萬開條路出來。更主要的因由就是這石棺的主人太神秘了,不確定,地位不夠高。如果能確定是一王墓的話說不準憑著三人的影響能搞來幾百萬。為了保護石棺不受破壞,魚陽縣也派出了四個武警輪班保護石棺。

整個石槨為面闊二間,進深兩間的仿宮殿式造型,整體結構由3塊槨頂、6根廊柱、8塊槨板、3塊基座共20塊普通的花崗岩石材組成。高約1.2米、寬約1.5米、長約2米多。石槨上雕得有粗糙的人騎馬射擊、捕獸、寄情山水,寒江獨釣、鳥獸蟲魚等等,雖然作工較粗,但葉凡認為這簡直就是一座不得了的寶貝。

從石板上推測,棺中人定然是一位超然隱士,地位就該不低,可他倒底是誰呢?難道就是盧定宗,可盧定宗又是誰呢?蘭教授等人查過資料,沒有盧定宗其人。

石塊的接縫處非常的細密,奇怪的是接縫處全密粘在了一起,好像沒有縫似的,純然天成!

不過葉凡那經過養生術修鍊過的靈敏眼睛在抱元歸一,氣神注於眉心祖穴時,施展起師門的天視地聽之術觀摩了許久之後,葉凡可以下結論了,跟先前的推斷差不多。

那石縫處應該是由一種類似石乳樣的自然或者人工合成的特殊粘合物質,在經過內家勁氣洗潤之後與石棺的石塊融煉在了一起。葉凡選定了座基處手指頭粗的一截連接處。

乘人不備施展起養生術。不久,一絲絲氣勁從手中孔穴中無聲無息地滋潤著石縫處的粘合物質。十幾分鐘後葉凡收手了,驚訝的發現縫隙變大了,那粘於石縫處的特殊物質萎縮了下來,全成了粉末狀沾於葉凡手掌心上。葉凡細察了一下,發現那粘合物有點類似石粉的透明晶體,抓手上感覺特別的重,有鋼鐵的厚重感。

「這物質倒底是一種什麼材料?弄回去研究一番,說不準還能開發出什麼新的粘合劑出來。這種物質在沒有內家勁氣滋潤下未發生化學反應就跟原來的材質一樣。如果用來粘一些特殊的機器什麼的那不是非常的完美……」

葉凡搜集起那些特殊粘合沙粒肉眼瞧去,發現在肉眼下居然能看見石縫了。當然,那一小截石縫太小了,蘭教授他們當然發現不

「蘭闐竹,洗腳水好好準備著,少爺俺就等著你那白嫩小手搓腳啦,嘿嘿……」葉凡心裡暗暗得意不已,想到到時蘭闐竹低下了那高貴的頭是多麼的爽啊!

「葉組長,有外地來的客人找你。」正在這時候二芽子氣喘吁吁路來,老遠就嚷嚷開了。

「外地客人,什麼人?」葉凡隨口問道。

「不知道,他們不說,吳家、李家、葉家三家族長叫你趕緊回去,有重要事商量。」二芽子答道。

「好吧!蘭教授,你們先探著,我先回去了。」葉凡打了個招呼走了。蘭教授和周啟明、顧則武三人簡直快淪入痴迷之境了。三個中年人一直在龍墓中央那石棺槨處摸來查去的,妄圖找到開棺之法。葉凡心裡好笑,不得其法而入你們也許一輩子都找不著開棺法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