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十章盧家三少架子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章盧家三少架子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謝『zzz456』兄弟的打賞。兄弟好運艷艷!1更到!

………………………………………………………………………………………………

如果硬是要強行撬開或者鋸開說不準那石棺里有機關設置引發起動那樣子石棺真的就毀了。像蘭教授等人絕對不會幹那種傻事的,所以葉凡很是放心地走了。

回到老宮后見李宣石,吳天嶺和葉偉強三人正坐於大殿中與幾個人聊著。春水和段海陪著縣裡農技站下來的技術員到山上指導村民進行農作物栽培去了。

大殿正中間的長凳上以前葉凡經常坐的位置,這時卻是坐著一20來歲年青人,冷傲中略帶點慵懶樣邪乎氣息,清透白晰的臉龐居然流著濃密的鬍子,使他看上去文雅中不失洒脫及狂放味兒。眉毛適度的彎曲著顯得老成持重多了,明顯與年齡不相符,一身沒有商標的純黑色便裝式西服,顯得洒脫自然。

「這料子看上去非常的特殊,難道是傳說中的定訂服。國外富家弟子流行的時尚,聽說那東東很貴的,一套要幾萬甚至幾十萬。從這年青人的作派看來是不可能穿地攤貨的主兒,八九不離十了。」葉凡在快速的在頭腦中打了個轉兒,從錢方面倒是猜透了這個年青人的來歷,定位是富家公子。

最近葉凡養生術突破到了第五層頂階后,師傅傳的八卦相面術也漸有所成。施展起該術后能從人的氣質、人氣、氣機、精神、面相行為等多個方面去估測人的身份、家勢、閱歷、能力、喜好、愛惡等等。有點像是古代測字先生經常玩的揣摩人之心理之術。其實要說現代的心理學家,絕對比不過古時的那些算命測字大師的。人家真是煉得火眼金睛了,一眼就能揣摩出你的心思,不然還騙什麼錢?

年青人身後站著一個老頭和一個年青人,老者穿著的是仿唐裝短衫袍子,眼神平和,充滿閱歷。其人身上散發著的人息令葉凡一下子就聯想到了古代少爺一旁立著的精於算計的管家之流。

而一旁貯立著的年青人身體強實,一身義大利產的名牌阿瑪尼。從而也肯定了葉凡的推斷,既然那青年人身後站的人穿的都是阿瑪尼,難道他自已還喜歡穿沒牌子的地攤貨,作賤也不是這麼個玩法。

此人在黑色西裝包裹下那胸大肌還是鼓了出來。雙眼警示著大殿中每一個人,氣勢給人一種霸殺厚重的壓抑感覺,葉凡的直覺就是這廝是個煉家子,而且是個不可多見的高手,與李宣石有得一拚,估計是個保鏢之流。

「你就是葉凡?」年青人掃了一眼進入大殿的葉凡冷漠的問道,其中語氣的冷傲是個人都能聞出來。

「我是葉凡!林泉鎮駐天水壩子工作組組長,你是……」葉凡點了點頭,不卑不亢看著對方。本想伸手握一下來個歡迎不過看那年青人架勢估計不願伸手的,嫌自已手臟唄!所以也就沒伸了,免得到時自找沒趣。

「盧偉1年青人淡淡哼了一聲皺起了眉頭,好像對葉凡那形象有些不滿似的,弄得葉凡心裡一直嘀咕,真是莫名其妙。不知是哪個世家出來的貴公子,這作派的確大。有管家有保鏢後面還站著一秘書樣靚妞,就差一對伺候人的y環婢女了。

這時李宣石站起來小心地關上了老宮門,好像有什麼神秘事要商量似的。

「葉組長,盧少爺來自省城水州,龍墓中央的盧氏主公墓中安葬的就是盧少爺的祖宗盧定宗。而我們天水壩子的吳家、李家、葉家三家老祖宗吳通天,李懷遠,葉和信就是當年盧定宗主公的家將。聽盧偉少爺介紹,說是盧氏家族是漢代大儒盧檀的後代,150年前盧家與咱們天水壩子三大家因為一些特殊原因失去了聯繫,直到前段時間南福省電視台播放了在咱們天水壩子挖出了唐朝古墓,那三彩金馬上有盧定宗的印鑒時才驚動了盧氏家族人,因此找到這裡來了。」

李宣石激動不已敘說著。

「歡迎啊盧少爺。」這次葉凡倒是熱情的伸出了手,既然盧偉是來自水州,其祖上應該是屬於名門旺族之流。看今天的作派就知道這是個有錢的主。

現在既然到了天水壩子,他這個主公後代再不怎麼說也得放點血。葉凡的天大理想就是想把天水壩子的破路給修好,讓這一方人能擺脫貧困,過上較好的生活,但現在正愁資金。這不!財神爺自個兒就送上門來了,不熱情還行嗎?不宰白不宰啊!既然自已現在要求人就要放低身姿,在精神上吃點虧也無所謂。

「嗯!葉組長好。」盧偉鼻孔里哼了一聲,臉上難得的擠出了一絲笑意伸手輕沾了一下點到即止,不過看上去也實在是太假了。那臉上笑意僵硬著呢,葉凡在心裡暗自腹腓著。

「不知盧少爺到我們天水壩子有什麼需要工作組幫助的嗎?」葉凡笑了笑不再意。

「我想知會一下葉組長,龍墓中央的石棺槨墓是我的先祖安息之地,因為自然塌陷被無知村民挖掘了出來,到現在才知許多都是我先祖的家將後人。這點我也不怪罪他們了,一些陶器金器瓦罐等珍貴陪葬品我們也可以捐給國家,只是那件印有祖上名字的三彩金馬和石棺得由我們盧家作主,其它任何人不得干涉。我想葉組長應該通知一下現在正在挖掘和想開棺的一些亂七八糟的人,叫他們立即離開。不然我將向法庭提起上訴,維護我們盧家的利益不受侵害。」

盧偉氣勢逼人,很沖地說道,好像葉凡是他的下人一般差點變成喝叱訓命了。

泥人也有三分氣,何況葉凡也是一毛頭小子。再加上本身也有點小本事,於是淡淡回道:「按國家《文物法》規定,從古墓中出土的文物都屬於國家所有,難道你們家先祖就是不咱華夏人了嗎?不過如果你能證明此墓是你家祖上所有那就有等商榷了。」

「葉組長,我們可以作證。當年我們三家老祖宗保護的就是盧氏主公,所以中央的墓中人應該就是盧氏主公。不然為何把他給圍在中央,三國時的孔明先生穩坐軍中帳,有本事的人才能坐中央是不是?」

葉偉強急著搭話,連諸葛亮都給他胡亂的搬出來了。看來雖說經過這麼多年了,他們族中祖訓還是記得較清楚,後代子孫居然還是以盧氏主公的家將身份認可。雖說現在並不如以前那樣子強烈了,但還是有點這方面意識的。想清除他們頭腦中的封建殘餘思想還真是不容易了,其實從另一方面來說葉凡還有點彼為欣賞。

「這點還不夠,得拿出物證來。現在做什麼都講求個證據是不是?不然很難得到國家承認的。」葉凡搖了搖頭,這唐朝古墓干係重大,從縣市到省各方都在關注,馬虎不得,一個弄不好就會落下個侵佔國家文物的罪名。

「葉組長,你好。我是水州盧氏家族管家盧世澄,唐朝三彩金馬上不是有個盧定宗的印鑒嗎?呵呵!這印鑒可是作不來假的,那可是唐朝之物。」

睿智的老狐狸盧世澄向旁邊站著的一個工作人員使了個眼神,就見身後一個身著職業女裝的清麗素雅年青女子,小心地把一個精緻的古老木盒子輕輕地擺放在了桌上。打開后翻開了幾層黃綾綢包裹后終於露出了其廬山真面目——

一方古玉雕琢的印章出現在了大家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