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十二章官帽子要飛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二章官帽子要飛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更!

不過蘭教授和顧館長以及周主任卻是捨不得離開,一直想探出墓中石棺之秘,不然看樣子三位估計睡覺都睡不著的。盧偉這人別看人較冷傲,接確幾天後感覺這小子也不錯!並不是如面上所顯得的那樣子。

幾天下來,與葉凡等人也熟悉了。在葉凡的說道下盧偉也邀請了蘭教授三人參與開棺專家組,盧家又從首都燕京請來了二個資深考古學家一起研究開啟之法。不過這些專家組研究了七八天了還是不得其門而入,盧偉可是急了。因為那墓中石壁磚層被破壞后再不開啟石棺槨就怕毀壞了棺中祖宗遺骸罪過就大了。

財大氣粗這下了可是表現淋漓盡致了,盧氏家族花錢雇來了七八台大力神挖掘機晝夜不停的開挖,五天時間就開闢了一條從天水壩子到龍墓狗熊崖的10米寬的一條機耕路,鋪上了一些碎石湊合著也能行車了。

葉凡和天水壩子人當然高興了,無償組織人工出工出力挖溝填土的也幫了不少忙。對於盧氏主公的事天水壩子三大家族當然是全力力挺,費心勞神。而葉凡的工作也開展得更是順利,盧偉也不小氣,吳李葉三家每家給了80萬,這錢由族中長老會商討安排。

試著用大型吊機想把石棺吊回天水壩子,不過剛剛一動石棺就發出了嚓嚓的異樣響動,嚇得盧氏家人再也不敢妄動,怕毀了老祖宗的安息之棺。因此只好把龍墓周圍挖大,蓋起了一個臨時的簡易磚棚,大家也算是放心了一些。

其實葉凡經過七八天的揣摩,已經摸到了開棺的門道。只是他暫時不說,想再磨一磨,到時等盧偉真急了再出手落下的人情也會大許多。

葉凡倒不是說想從盧偉身上搞點什麼,他只是想把天水壩子的路修好。所以施些恩惠最後搞筆巨款修路就是他的大目地。這些天來葉凡每天都要到葉若夢的墳堆前去坐坐,淡淡的憂傷總是伴隨著自已,感覺自已的心境怎麼與張家林也有些相似了,也許是同病相憐吧。不過張家林肯定更強烈了,因為人家是生死相戀。自已只是有些內疚罷了,當然,情也有一點,對於與自已有過合體之緣並且佔了人家處子之身的親密女子孰能無情。

在這期間盧家當家人帶著幾個老頭也來拜祭過。

離元旦選舉也越來越近了,村裡倒是顯得較平靜。早上,趙鐵海打來電話,神秘的摧葉凡馬上回林泉,說是李隊要結案子了,想了解一下當時葉凡追擊歹徒的情況。其實這個葉凡在住院時刑警隊已經了解過了。

開著盧偉調來的六缸三菱v6改裝車葉凡不知有多爽,這車聽好要好幾十萬,經過改裝后達到六七十來萬。盧偉這人並不喜歡顯擺,所以才想出了這麼土法子。

剛到林泉鎮的紫雲酒樓一下車就被趙鐵海擂了重重的一拳道:「你小子牛啊!去天水壩子那窮得掉渣的旮旯村也會發財!是不是從唐朝古墓中淘到了啥文物倒賣了,嘿嘿!見者有份,不分點的話我可要舉報了。」

「趙哥,我敢嗎?一萬雙眼睛都盯著的,旁邊還有荷槍實彈的武警,你說是不是?」

葉凡打趣道,「這車嘛,借來的。趙哥,最近鎮里都有啥大事沒有?說來解解悶。」

「你還不知道啊!不得了的大事發生了。」趙鐵海看葉凡樣子好像真不知道。不由得有些感嘆這小子的反應也太遲鈍了,就知道窩那破旮旯村有屁出息。

「什麼大事,快說來聽聽。」葉凡有些好奇。

「前段時間廟坑鄉發生了餓死人事件,後來嘛就被市委書記,市長,副書記三大巨頭點名批評了,所以魚陽縣委經過討論論證,決定撤鄉並鎮,把咱們縣最窮的廟坑鄉撤了合併到咱林泉鎮來。不過正式文件還沒下來,目前來說僅僅只是謠傳。

不過鎮里可是已熱翻天了,你想想。廟坑鄉單是副科級以上幹部就有十來名,鄉長書記副鄉長副書記的。聽說鄉長書記降為咱林泉鎮的副鎮長副書記,而原來的副鄉長副書記估計就得成了各所各科辦主任頭頭的有力競爭者了。

咱們林泉鎮各科室各所各大副職本來就超編了,這下子猛不丁地一下子湧進來了上百人,你說怎麼辦。那邊人拚命往這邊擠,這邊又沒空位置,縣委的合併方案出來后估計林泉鎮許多副鎮長所長各辦主任的官帽子是保不住了。這就要看各人的靠山和手段了,唉!危也!葉兄弟,你可得抓緊了,不然等回到林泉鎮說不準就被塞進什麼農機站之類的垃圾地方去了。」

趙鐵海直言不誨鼓動著葉凡,他是真關心。

「趙哥不擔心你那所長寶座被別人截啦?」葉凡開玩笑。

「咋能不擔心,不過現在稍穩了一些,說起來還是沾了兄弟你的光呢。哈哈……」趙鐵海一臉的神往和感激啊!

「沾我的光,那個……什麼意思。我可不是公安局長?又沒辦法給我陞官。」葉凡不解地望著趙鐵海。

「嘿嘿!你看我肩上,是不是升了。現在連『代所長』的『代』字都去掉了,昨天剛發文,正式走馬上任。不過這個得感謝兄弟,要不是那天晚上你聽到了麻姑廟的那些破事兒估計我這所長八層早飛啦。要知道合併以後聽說咱林泉鎮派出所也許就要改成林泉公安分局了,所長也許會提為副科級。不過我現在級別還沒提上去,只是職位扶正了,小可憐的一個正股級所長,還需努力啊!唉……」

趙鐵海說到這裡又嘆了口氣,有些苦澀樣子。如果林泉鎮的所長還掛一個縣公安局副局長的話也就許就輪不上他了,這公安局副局長可是副科級幹部,要經過縣常委會討論並報墨香市公安局備案的。這個阻力就相當的大了,盯著這副科的副局長之位的有多少所長,或者縣公安局裡的各個股級的科長、主任什麼的。

「嗯!是升了,以前一橫杠三顆星星,現在變兩橫杠一星星了。這星星倒是少了二顆,不過那可是升三級警督啦,趙哥,祝賀你了。」葉凡賀喜道,「不過趙哥,那天晚上麻姑廟倒底發生了啥事?」

葉凡老早就想問了,可又怕這是人家公安的秘密不好意思問。

「呵呵!告訴你葉老弟也沒事,反正你是知情人。不過不要往外傳就是了。刁六順和三貴子這兩人你可能沒聽說過,91年時犯下了滔天大罪。這兩人雜碎都是特種兵轉業的,就因為一個傢伙喝醉后罵了他一句『日你媽/,後來那傢伙全家三口被滅。

事情就是這樣引起的,公安組成了抓捕組圍捕,可是這兩個傢伙滑得像魚,再加上是特種偵察兵轉業,身手不凡。估計你也跟他們斗過了,身手就不說了,絕對超高。經驗也是豐富,反偵察能力超強。當時有一個市的公安局局長曾經說過,這兩人是一超級人才,可惜沒用在正道上。」

趙鐵海講到這裡居然露出了一絲英雄相惜的荒唐味兒。